Klavigar Skaal,又称高阶术士斯凯尔
评分: +42+x

Klavigar Skaal

高阶术士斯凯尔,烈火与屠杀下的重生者,内殿殖民统领,亚恩的先锋军与忠实之仆

概要

Klavigar1 Skaal是Nälkä的信仰体系下第一位被直接观察到的高阶术士,同时也是相关文献资料中最后被记录的一位。在公元前十一世纪末,位于乌拉尔山脉深处的第一外殿被联军攻破,Adí-üm帝国覆灭后。术士Skaal乘联军主力未撤回,在伊比利亚地区建立起一支反抗军,向联军本土进攻。曾一度使机械帝国崩溃。约十三周后因「无比鲜绿的未知」而覆灭。

图像

Skaal

在伊比利亚反抗军对机械帝国的战争期间,对Klavigar Skaal的艺术绘画。注意到他明显身着不符合当时时代的服饰。

情报

特性:Skaal的身体结构仍与正常人类相同,但看上去遭受了严重的烧灼与腐烂,身上可以见到被枪支击中的残留、被尖锐物品的刮伤痕迹。这些特征通常被他使用衣物遮盖,而衣物风格也偏向现代,在这一点上无论其所处时代。

作为一名Klavigar,他意料之内地拥有强大的lihakut'ak2,但与通常的血肉重塑术不同。由此,他可以在一定范围内凭空地召唤出他的Halkost3——呈人类手状的实体,以及失去了头部与手部,其余同他自身一样的人形实体,让它们为自己战斗。出其不意地袭击正是他所擅长的。Skaal的敌人大多会被拉入大地深处不见踪影。

性质:

吾等仍感受到,太岁之上,他翻覆的无垠的锁链正在逐渐破裂,那些渎神的Mekhane追随者将败阵于我们手下,不朽的破锁链者将带领我们用双手创造乐土。

“衪正梦见战争,内殿必将崛起。”

先锋者4如此说道。

——堕落之书,30:9;所罗门尼派《Valkzaron》

Skaal被视为当今欲肉教活动中的极端激进派与战争狂,即使是在教派自身中也有许多他的反对者。一些教徒向我们透露表明Skaal正在谋划一起针对帷幕之后的侵略战争,并建立所谓“第三外殿”,以此为内殿向帷幕外扩张的根据地。

Adí-üm帝国,这伟大而不朽的帝国曾经的敌人们认为帝国已经覆灭而松懈,这些可怖的灵不会知晓,帝国将如癌变般卷土重来。

——圣徒传,25:3;内殿觉醒《Valkzaron》

我们确信这些行动已经在本世界展开,一些图书馆的借书人无端失踪,以及来自狱卒和焚书人的异常现象报告,均是对其的有力证据。

历史&相关势力:

……混杂着血肉的黑色液体在村落中流淌,高耸的教堂被尖状物缠绕,矗立在村落的中央。无数的生灵与建筑在火焰与屠杀下见证他们地终结。

内殿大术士,不朽的破锁链者降临于此。亚恩闭上那些多余的眼睛,聆听灾难中的求饶与哀嚎——这一切借助他的名义造成的灾难。随后便将亡魂引渡到内殿。

他转身离去,泪流不止。

——伊比利亚事变,3:1;内殿觉醒《Klavigar》

Skaal第一次被记载的出现时间晚于其他四位圣徒56。目前认为他曾经是位于现葡萄亚北部一处无名村落的平民,距其所处村落的不远处具有一座欲肉教部落。当时,一群穿着怪异的非欲肉教徒潜入了该欲肉教部落,偷走了一件异常物品。

尔后,Skaal的村落突发地燃起了大火,一群武装人员与「很高的,有着尖爪的白色怪物」进入了村子进行屠杀,并借以欲肉教的名义,尽管目前所有教徒均不知晓此事并对其表示否认。Skaal在这次灾难中第一次遇到了之后的大术士亚恩。随后他便与亚恩一同回到内殿,学习六兽之术。

在之后的一段时间内,Skaal没有被记录到有重要事件,他一直追随在亚恩身边,直至亚恩西征地中海诸国失利时消失。到公元前十一世纪末,Skaal带领一众教徒以及下属术士出现在伊比利亚地区,向地中海诸国重新发动战争,矛头直指联军主力机械帝国。

……我们的先知没有料到这一切,所有人都认为胜利已经到来。当我们正一同庆幸于血肉的怪物终于被击倒时,不计其数的手掌从虚无中喷涌而出,抓住我们的足拉向地底,无一例外。

当其他人发现时,只余下了似乎来自深不见底的地面下的哀嚎。

——帝国史,第三章;齿轮正教《破碎之念》

由此,机械帝国远征军在外,本土受危,政府职能濒临瘫痪。同时,远征军在攻陷第一外殿后,追击撤向北冰洋沿海的残余Adí-üm帝国军。始料不及的是,先前的亚恩北征军7突发出现,导致远征军在此受阻。

据记录,当时的战场被迷雾笼罩,能见度极低。穿着黑白色服饰的人类和某种通体绿色的怪物频繁出现。在后来的北征军留下的文献中,他们在北冰洋遇到了同样的情况,除此之外还有一座「坚固无比的城池」。此后我们派向北冰洋的勘察人员失联,此后再无相关工作8

在Skaal即将获得胜利之时,一起突发且诡异的意外摧毁他的军队——无影无踪。此后Skaal消失于伊比利亚地区,再无出现。

尊敬的Klavigar Skaal:

如果这封信蒙主之恩送到了您的手上,由我深感歉意地告诉您——我们的东征失败了。

这并非联军所为,他们多数的主力部队都被阻击在外殿。驻守本土的军队,无论是埃及人、迈锡尼希腊人、克里特人、迦南人、亚述人还是Mekhane的追随者都不堪一击。

我们兵临不末城9下,面对的只是毫无组织的反抗。我下令进攻时,一名穿着黑白色衣服的人立在队伍的前面,我想他是个欧罗巴人。

“这不是他出来该干的事,太早了。往后撤吧”

他如此说道,随后我们便看不清他究竟是何物,或许是某种未知的法术——总而言之,我们看到他先变化成了日月星宿般的东西,然后是模糊不清的不定型物。最后慢慢离去。

“狄瓦人的东西怎么可能在这?”

我听到队伍中的先知惊讶地喊道,便转过身去。一个穿着像是黑色斗篷的人扬长而去,没有人会知道他是谁。留在原地的是一棵树苗,挺拔而翠绿。随后便渐渐地连着我们一同虚化。

我等已将一切物品沉睡埋于地下,待主的后继者将它们唤醒。所有的武器攻向城内,Mekhane的追随者和他们的联军必然落败。

我等已知晓结局,愿我们的亡魂在内殿与您重逢。

我永远深信。

术士Aluk

对策:Skaal对于我们大部分同胞称不上友好,或者说是敌对的。如果你担心倒了天大的霉单独碰上了他,我们建议各位同胞记得带上一个人形玩偶或者其他什么玩意,记得给他贴上“Mulhausen”的名字。遇到了就朝他扔去。

这是从狱卒那块弄来的法子,能转移一会Skaal的注意力——他似乎很喜欢虐待这玩意。在这之后,你就应该能跑多远跑多远了,毕竟他总会回过神来。虽然这个法子保住性命的几率不高,但至少能够多活一会。我们也诚心建议幸存的同胞们给予更好的意见10

其它细节:在我们进行了无数次友好的交谈后,我们和其他同胞一致认为不能逃脱,需要直面这个可怖的存在。我们决定加入来自狱卒和焚书人组建的“彼岸计划”。正在考虑拉虔信徒们入伙。

最近,一些同胞还给我们传递了情报。Skaal又一次出现在了罗马尼亚霍阿森林深处,在其中发现了一座庙宇。随后,再一次被发现他出现在莫斯科地下组织,我们的勘察员表示其中有一个巨大的人类,像是昏睡或死亡,从此便失去了联系。不久,上述二地发生了剧烈的地震现象。

用狱卒的话讲,我们认为正在遭受一场维度殖民侵略。

观察&故事

致F.W.:

项目描述:项目是一团呈圆柱状的血肉,但它的组织不符合任何已知生物。当人员位于项目附近一定时间后,人员的身体结构将出现剧烈变化:五官除嘴外消失;身穿衣物开始自燃;通体裸露后呈雪白色,且极其瘦弱,身高迅速上升;全身任意部分可以随意生长出尖爪;拥有再生性质。由于此时的人员开始对我们展现出敌意与掠食性,推断其已不再具有人类意识。

Mulhausen已经在准备把这个东西送进那个村子,他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到时候请你去解决一下就好。依据公约,祂会来的,Skaal会诞生于此。到最后让篡位者清醒些。

A.S.

——狱卒提供,来自一个反法则走廊

……先锋者半跪在亚恩的王座之下,抬头询问应在何时重振内殿昔日的荣光。亚恩将手置于先锋者的头顶,轻轻抚摸:

“待吾等彻底知晓他翻覆的无垠身躯之上的无穷奥秘,我们的力量将让从太岁直至母星的恶之生灵颤抖。彼时,束缚着我们的锁链将彻底破裂,即使Mekhane本尊降世也不得阻止。当战争不可避免,你即为外殿先军。”

亚恩转身望向背后璀璨的日月星宿,若有所思。先锋者便无声无息地从王殿退去。

未来之事,3,23;内殿觉醒《Valkzaron》

疑问

疑问尚存:Skaal身上为何会出现与其所处时代不符的特征?所谓的Mulhausen又是何物?又一场超自然世界大战是否会因他而起?欲肉教是否正有意于此?各种情报中涉及的其他人物或超自然物品又在何方?仍有待我辈去反复钻研。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