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咔。砰。
5Xw4PjV2222.png

站点对讲系统发出一声杂音,一段低沉的啜泣声随后化为一首美丽的尖啸,老人将头歪向一边。

他们在演奏他的歌曲。

他听得出来,尖啸中夹着恐惧与愤怒的音符。一顿美味的盛宴。

老人马上消失进地板里。被他追逐的研究员扑进前来营救的MTF怀中,这段故事她可以讲上很多年。

老人浮出地板,进入尖叫着的人的房间中。要是老人提起注意的话,他就会认出这是他几小时前才逃离的收容间。他就会发现那扇门几年来第一次敞开着。但老人只看到了恐惧,捆在餐桌上的恐惧。

老人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眼睛随之皱起来。然后尖叫声戛然而止。老人停了下来,睁开眼,他面前是一个脸上画着颜料的短手土豆人。那双手围在他美食的头周围。头被扭到了不自然的角度。

这个……东西……竟然打断了他的晚餐。老人完全浮出了地板,感到了一种很久都没出现过的情感:愤怒。

门砰的一声关上了,随着发电机的启动,整个房间开始嗡嗡作响。他们又一次被磁力悬在空中。他被困住了。在这里。没有食物,只有这个短胳膊人。外面的机器开始给收容间一层层地添加材料,老人慢慢地走向入侵者,一只手伸向他的脸。

他的手没能如预想中那样穿过去。这不是肉体。它很坚硬,好像石头一样。而最糟糕的是,他从这个东西上感受不到恐惧。

喷漆冒着气泡消失了,但它还站在那里。面无表情。漠不关心。凝视着虚无。

老人转过身去,环顾四周。然后那个东西便来到了他身后。它扭了他的脖子。老人的脖子折断了,他尖叫起来。他扭过头去看那个东西,但没有转动身体。仍然面无表情。仍然漠不关心。

他又一次将手穿过它。混凝土一开始阻挡着他,但最终还是屈服了。在他穿过去之后,它几乎毫发无伤。他一遍又一遍地穿过它。一遍又一遍地犯下移开视线的错误,然后它就会打断又一根骨头。

它们会长在一起的。迟早。但这疼痛是真实的。久而久之……恐惧也变成真实的了。

老人开始逃避不可避免的断骨。但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构成雕像的混凝土慢慢地破损了。一块块地掉下来,露出下面的钢制框架。随着他进入和跳出世界,大部分混凝土都掉进了口袋空间。

完工之后,他观看了他的作品。一连几个小时地盯着它。现在,它的胳膊只是围绕在主框架上长长的钢条而已了。它再也不会伤害到他了。他开始滑进地面。在他转过身去的那一瞬间,他感到钢条穿进了他的胸脯。他感到一根肋骨断成了两半。行吧。他会把钢铁也摧毁掉的。

最终,这里空无一物,除了几堆铁锈、灰尘、和一段老人难以忘怀的,恐惧的记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