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你想写篇项目计划书
评分: +14+x

项目计划书2024-数字之后补:“起名好麻烦啊啊啊啊啊”

姓名:Kana Cyanite
标题:没想好
所需材料:


“说你呢。”

“嗯?”

“别再抽那个智障叠叠乐了,你知道你每抽一块它就会多出两块来,咱们这儿已经够卡了。”

“哦,不好意思。”

卡娜动了动她绿色的手指,在那一小条立方体上捻了捻,木纹的机理顺着指腹传递到神经元,带来一种微妙的疗愈感,安抚着她焦躁的情绪。她把积木插回去,一眼望不到边的通天木塔因她不温柔的手法晃了两晃,反而从顶端掉下十数块来。

卡娜沉默了。

项目计划书2024-数字之后补:“起名好麻烦啊啊啊啊啊”

姓名:Kana Cyanite
标题:没想好
所需材料:

  • 两千(2000)个芭比娃娃,头和身子分开,不一定要分开,也不一定必须是芭比娃娃,可以是比芭比娃娃小的工业生产的玩具娃娃都行,我这人比较不挑


“……太啰嗦了。”

“怎么能叫啰嗦!这叫详细!”

“而且很口语化。”

“拜托,我又不是那帮白大褂,我想怎么写就怎么写。”

“你确定吗。”

“……不确定,而且现在我好想出去蹓跶蹓跶,找点灵感,但每次我出去总控制不住我自己,非得摸点什么。”

“你还知道啊?你每次出去都能让他们的收藏品喜加一,你知道基金会已经盯上你了。”

“我忍不住嘛。手贱嘛,你又不是不知道。”

“嗯那是挺贱的。”

卡娜不再看她,转回到眼前的申请书上。

项目计划书2024-数字之后补:“起名好麻烦啊啊啊啊啊”

姓名:Kana Cyanite
标题:没想好
所需材料:

  • 两千(2000)个芭比娃娃或类似的工业化生产的人偶


“我真的不想写这破玩意,拜我妈所赐,我讨厌写字,或者说我讨厌字。只要字一多我就头疼。”

“她强迫你写文章?”

“不。但我小的时候家里全是那种书,你知道的,每本都很旧,泛着一股东西放久了的腐朽味道;还有些不是纸做的,我非常有理由相信她有几本书原料是人皮。于是到最后我不光讨厌字,我还讨厌肉。”

“所以你来到这里并不是因为你多么虔诚,只是因为你厌憎你血肉构成的身体?”

卡娜闭上嘴和她对视了一会。

“不要再抽叠叠乐了!”她突然呵斥道。

于是卡娜把那些倒霉的积木塞了回去,这导致刚才的事情再次发生,积木哗啦哗啦掉下来,不断砸到她们身上再弹开。

“嗨,我确实不够虔诚,也不够酷。到这儿来是出于一种薛定谔的心态,一方面是积极逃避,另一方面是消极应对。”

“我看不出这两者有什么区别,带哲学家。”

“当然有。逃避更有用,再说我可没兴趣当英雄或者哲学家,我只是在以自己的方式和自己的步调反抗。”

“那好,带艺术家。”

“很上道嘛。”

“我只是不明白,你从一个框架里跳出来,又跳进了另一个框架里。”

可不是框架。酷是追求,是对自身的诘问,是让你照出自己还不够酷的身形的镜子。嘿,咱们已经在一位神明里面了,你认为这已经很酷了?我可不这么觉得。做人嘛,总得向着更高的目标努力。”

卡娜从口袋里掏出一把不知什么时候吃甜品得到的装饰小纸伞撑在头顶,松开了手,这把小伞便像浮在水上一般飘在半空,在积木的浪潮中不断被摧残得风雨飘摇。

“我就像这个。”

她说完,低下头回到那篇草稿上。

项目计划书2024-数字之后补:“起名好麻烦啊啊啊啊啊”

姓名:Kana Cyanite
标题:中心思想是包含美好的祝福之类blabla你说祝你生日快乐怎么样
所需材料:

  • 两千(2000)个芭比娃娃或类似的工业化生产的人偶
  • 人肉(已拥有)


“嘿。如果你不确定你需要什么,我建议你先写后面的部分,理清思路,再回来补完前面的。”

“好主意啊姐们儿!嗯……总的来说我想要做个蛋糕。大家都喜欢蛋糕。”

“不是每个人,而且我看不出来用人做蛋糕哪里cool了。”

“这里指的是我的肉体。”

“……”

“怎么了,绿色健康无公害无污染呢!”

“绿是挺绿的,但是其他我不做评价。你看看这儿,我说过已经够卡的了,你每用自己一次这儿就会多一个,内存被你自己弄出来的冗余数据越挤越小。”

她依言回过头。十三个卡娜躺在建模太过精细,不断卡顿闪烁的沙滩上一同侧过身,微微抬高脸上的墨镜用鄙夷的眼神看她。只有一个没看她,因为她的头正在另外两个卡娜那里充当沙滩排球。还有十七个卡娜正在给她们身上画比基尼,负责画打沙排的那两个卡娜的卡娜看起来颇有些像红心王后的倒霉花匠。

卡娜转回头,看着卡娜盘腿坐在桌子上撑着脑袋盯着她。卡娜拿着笔刷在她的背后画比基尼的挂脖吊带。卡娜推开身旁的卡娜。

“别涂那儿了,好痒。”

她说着抓了抓自己的胸口,心烦意乱地试图回到项目计划书的写作上。

“为什么这儿有这么多个我了,我还得写这个劳什子计划书?”

“你觉得我会做我不想做的事吗。”

“有道理,我觉得我会先被我删掉以节省内存。不管了,我真的很讨厌文书工作,但我可不想错过十年展……总之我试试和我的焦虑和平共处吧。”

“我对此还是持乐观态度的。毕竟我们都能和平共处了不是吗。”

卡娜说完这话,就被飞过来的卡娜脑袋砸翻在地,桌子和八字没一撇的项目计划书一起飞向宇宙,那座叠叠乐巴别塔也倾倒崩塌,卡娜们就此陷入积木的海洋中。一时间保持直立的只剩下那把浮空的小纸伞。

“这物理到底谁做的,自觉出来挨打?”

“问这个问题有意义吗,反正答案都是卡娜。”


QQ%E6%88%AA%E5%9B%BE20200313203709.jpg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