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乡曲
评分: +28+x

满脸血污的士兵撞开小楼的大门,看见角落里的身影往后缩了缩,一双漂亮的蓝眼睛从斯拉夫人的面孔上恐惧地看着他手中的AR步枪。

士兵小心地关上门,在门边警戒,手中的枪械微微有些颤抖。经过了一个晚上的战斗,他太累,已经没力气再开上一枪了。六小时前,当FAF攻入这座东欧城市不到一个小时,他们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强烈还击。混沌分裂者的士兵化整为零,将基金会大部队分开,在不同地区包了饺子。士兵凭借着过硬的军事素养才得以侥幸逃脱。

万幸的是,外面的枪炮交响曲并没有影响这幢房屋的和平与安宁。在确认没有追兵后,士兵松了口气,沿着墙边缓缓坐下,舒缓被一个晚上绷紧的神经。身边的女孩仍惊恐地望着这位不速之客。

突然从里面传来一声喊叫。士兵的神经忽地绷直了,条件反射地将手指放上扳机。

“孩子……有人来吗?”苍老的俄语是从卧室里传来的。

女孩不敢搭话。士兵小心翼翼地站起身,踱步到房内,手因为握着握把而生疼。他走到卧室里,看见床上躺着一个干瘦的老人,眼神迷离地望着门口,似乎是在努力看到一些虚无缥缈的东西。他是个盲人。他的手无助地抓着床架。

“孩子……是你吗?”他看着门口,问道。女孩没有搭话,又是担心又是恐惧地跟了过来,站在门口哆嗦着。

士兵放下枪。

“不,先生。”他说,“我只是个路过的。外面打仗了。”

“路过的……”老人的语气中透露着失望,“我的孙女呢,我的小灯塔呢?”

士兵回头看了眼女孩,后者压抑着颤抖的声音回答:

“我在这里,爷爷。”

“哦……你还在啊……给这位先生拿杯水喝吧,他一定渴了,很抱歉我没什么东西给你,我自己也是自身难保啊。”

士兵沿着墙根坐下,努力不让自己的枪械撞到背心的弹匣上。外面仍然炮火连天。士兵打算说两句话。

“你为什么没走?”他问。这时他的女儿递过来一个杯子。士兵低头看了眼,水有点浑。但他还是皱着眉头喝了下去,有一股奇怪的味道。

“老了,不想走了。”

“外面打仗呢。其他人都撤离了啊。”

“早就知道了。我儿子已经死在战场上了,就在之前。家里就剩我们俩。比起逃跑,我更不愿死在异国他乡。”

“多谢。”士兵将水壶还给女孩,后者匆匆离去,“您以前是做什么的?”他问。

“钢琴调音师。我调过这城里几乎所有的钢琴。当然,战争一来就没生意了。”

“你孙女呢?他叫什么名字。”

“солнце。1”老人笑了笑,“多好听的名字,不是么。我们两个总是一起出门的。她帮我看路。”

士兵看着女孩,仍是畏畏缩缩地待在门边。

“你恨那些人吗,那些打过来的人?”士兵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说这个。老人摇了摇头。

“不……孩子。我不恨打仗的人。我恨发动战争的人。”老人茫然地挥手,“这些士兵,他们有家人,有朋友。他们也是无辜的。只有发动战争的人不用考虑这一切。我恨他们。”

窗外的枪炮声更加响亮了。FAF的装甲集群突破了封锁线,试着营救被包围的己方士兵,随即被混沌分裂者的反坦克小组干了当头一棒。

“看到那台钢琴了吗?”老人突然说,士兵回过头,在房间的窗户旁,静静地矗立着一座三角钢琴,样子看上去很古朴。

“那是沙皇皇室里的东西。我当年花了大价钱买下来的。调音很难,几个零件还得儿子和我一起做……当然那是在我眼瞎之前了。就冲着这个,我说什么也不能走。”

士兵站起身,走到钢琴前,摘下战术手套,用布满老茧的手细细抚摸着钢琴琴身上奢华的纹路,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他心中流淌,冲刷着他被几年的征战打磨得麻木不仁的心。

“我母亲……”士兵说着坐在椅子上,“她也很爱弹钢琴。她会带我去钢琴店,教我弹琴,每周六下午。”

老人长长地哦了一声。

“我儿子也在这上面弹过。匈牙利舞曲和蓝色多瑙河,我教他的。你能帮我弹一首吗,孩子,就一首?”

士兵摘下另一只手套,在钢琴键上摸索着。

“已经二十多年了,我都不知道能不能记得起来。毕竟这最早是小提琴曲。”

他很快找到了第一个音,接着是第二个,接着是第三个,第四个……他讶异于自己竟然记得如此清楚,就好像回到了二十五年前自己生活的城镇上那家破败的钢琴店。他跟着旋律轻轻哼出那些歌词。

城墙上的跑马,

掉不回那个头。

思想起咱们包头,

哎呦我就眼儿抖。

外面的炮声忽然间安静了下来。时间似乎凝固了。世间只剩下了这古老的钢琴声,久久回荡着。直到通讯传来。

“这里是‘海湾’,所有单位开启敌我标识。后续部队正在进行扫荡,完毕。”

士兵停下了自己的双手,转过身。

“老人家,我得走了。”他说着从背包中掏出剩下的两袋军用干粮,“这些或许能帮到你——”

他一开始以为老人只是睡着了,可是老人不再动弹的胸部却昭示着他的死亡。刚刚的杀伤性模因已经杀死了这片区域内没有接种过疫苗的任何人。

士兵呆住了。

许久,他摘下自己的枪,接着是战术背心,芳纶头盔,绑带,最后是无线电——把他们扔到了地板上。

窗外由远及近而来的脚步与喊声似是从宇宙的尽头传来,朦朦胧胧的,在他的脑海里织成了或许再无人知晓的思乡曲。

他抬起手,按下黑白相间的琴键。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