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愈猛,美丽愈失

Hy-Brasil的最后一名国王站在他王国的港口上,那王国已被摧毁得比村庄大不了多少了。一场暴风雨来到Hy-Brasil,雷电交加,仿佛神明的怒火。Delbáeth是个谦恭的人,他希望他的遗产是一片正在重生的土地,但那片土地的心脏已被挖出。这是他的愿望,也是他整个统治时期的重点。

但在他身前,矗立着一只怪物。就是这只怪物,杀死了他的父亲、他的叔伯、他的同胞,摧毁了他的家园。它五年前已经死亡,但再次归来,体型比过去庞大了两倍。那物太高了,头部已插入雨云层,无法看到。它极丑陋——过多的手臂,触手过少,应该属于无数野兽的可怜部分。

无论如何,一个公正的世界不会允许它存活,但尽管如此,它却在这里,没有理由与正确性。

当Hy-Brasil的第一个祸根摧毁这座岛时,他就已离开Hy-Brasil了——这就是他活下来的原因——但他现在又回来了,准备与他的人民同死。由于那些自基金会日本站点中浮出的讨厌海怪,世界的其他地方已崩塌为火焰与废墟。Hy-Brasil很幸运,因为它避开了大多数野兽,但即便是最伟大的地方也会在时间长河的冲刷下倒塌。

怪物太大了,无法在海中游泳,所以它倒在它的触手上,向城市爬去。它所爬行的路正好经过Delbáeth,而他站在那里看着那泰坦前进,眼中带着嫌恶。关于它的任何事都是错误的,他头顶的第三只眼喊叫着它有多可憎。他尽力忽视那些喊叫,这样他就能看着他故土的死亡。

那野兽自他身边爬过,Delbáeth五只眼中的一只看着它,试图深入地凝视它的灵魂。他的第三只眼刺透了野兽的心灵,什么都没有找到。那海怪——那些海怪——只不过是一种动物,一种失去新意的愚蠢野兽。驱使着这个可憎事物的东西只有本能。世界末日对他来说只不过是一种生活方式罢了。

Hy-Brasil上有很多魔法区域,太多太多了。它们什么都没做成,仅仅使得这个岛成为了第一只野兽的目标,而现在,大批大批的后人也会如此。它们猎杀魔法,错将魔法当做食物来源。没准那就是?没准它们在掠夺魔法本身?奇怪的事情已经发生了。但无论如何,它们会来到Hy-Brasil,但找不到什么可杀死的,只有一座城市可摧毁。

也许在其他世界这不会发生。其他世界的Delbáeth也许会更加幸运。他也许能够达成一个协议,保护世界不受这种怪物的侵害,而且有机会从废墟中重建Hy-Brasil。但让一个人因其他世界的命运而分心是不明智的行为,因为他所在的那个世界才是最重要的。在这个世界,这个悲惨的世界,有成千上万的怪物与数量不足以杀死它们的人类。

世界其他地方的情况几乎根本没有改善,当野兽们自海中登陆时,它们纷纷陷落。美国拿自己的核导弹毁灭了自己。诚然,杀死一头野兽的唯一方法就是核武器,但那帮蠢蛋把他们的武器对准自己并扣下了扳机。那原子之火确实气化了袭击纽约的怪物,但在这个过程中纽约发生了什么?

其他国家——至少那些有选择权的国家——被留给了魔鬼的选择。他们是想死在五只那不属于这世界的可憎之物的手中,还是那悠久且熟悉、他们认为那可能会成为他们终结的恐怖中?他们为自己的选择辩护,声称他们并没有主动自杀,而只是让末日冲刷他们。

因那野兽将自己拖向Hy-Brasil的心脏,Delbáeth握着长矛的双手抓得更紧了。他将剑自剑鞘中拔出,那剑开始发出耀眼的光芒。剑与长矛是Tuatha Dé Danann四宝之二,是他民族文化的最后残余。长矛先前属于Lug,剑则属于Nuada Airgetlám I,那人与Delbáeth的叔叔同名,是上一位皇帝。

它们是笼罩在故事与迷雾中的武器。据说,持有长矛者不会败战,敌人无法逃脱那剑。如果传说所言不虚,那Delbáeth,手持这两把武器,站立在Hy-Brasil的海岸上的人,将无法战胜。他手中握住的,是有史以来最强大的武器,拥有庞大可怖力量的武器。

统治者Delbáeth、Tuatha Dé Danann的君主、Hy-Brasil王国的最高统治者、Fair Folk之主,手持可用于认定他是皇族的武器,站在海怪身前,感觉他只不过是一个假装是皇室成员的幼儿。

据他所知,剑与长矛已在Hy-Brasil遭到第一次袭击时就已被使用,在那次战斗中,Hy-Brasil的第一个祸根已经倒下,这很好地说明了剑的威力,但那个握住长矛与之战斗的蠢蛋也死了。野兽又狂暴了一小时,在那一小时里,Hy-Brasil的心脏被扯出。

Delbáeth仰望正下着暴风雨的天空,任凭雨点打在他的脸上。在岛剩余部分死去后,控制Hy-Brasil天气的区域也随之损坏,使得岛上的天气与世界剩余部分相同。他在一片幸运且光明的美丽岛屿上长大,而现在是他在一片黑暗且腐败的破损岛屿上死去的时候了。

联盟先前全副武装,轰炸并攻击第一头野兽。但这次却没有他们的踪迹。Delbáeth不知道他们究竟是在其他地方忙碌,试图拯救仍然存在的民众残余,或是已经与剩下的世界一同陷落。但他们不在这里的原因并不重要,单单是他们不在这里罢了。他们不在这里,无事会因此改变。

Hy-Brasil最后的国王转向野兽。他想到了他的叔叔,他的父亲,以及那些年里在Hy-Brasil死去的家人们。他们当然已经在雨中死去,但他们从未料到它。但他已准备好。他使自己变得坚强,以面对接下来将发生的事,并将目光转向正在蚕食他城市的怪物。

Delbáeth大叫。他家族中很多女人死后成为了女妖,而他则引导她们与自己的声音和鸣。他为自己王国的死亡、他神话的死亡、这世界的死亡而痛苦。哭声回荡在城市中,那是Hy-Brasil最后的悲鸣。

眼泪自Delbáeth的脸上留下,他瞥了一眼他的武器,意识到了他们多么没有价值。Tuatha Dé Danann是刻板的民族,他们的魔法也与这相同。如果不完全按正确方法使用,武器上的魔法将不会起效。它将发现任何漏洞并加以利用。

这把剑能阻止它逃跑,但这又能有什么用呢?剑的攻击只不过是轻轻扎了一下野兽,几秒钟内就能痊愈。它不想从剑下逃离,所以这把剑就没有什么用了。在凡人对付Fair Folk侵入者时,这种魔法将会很强大,但这次的攻击与那没有相似点。这把剑杀人,不杀怪物。

长矛同样无用。蚊虫胆敢叮咬上帝可不算战斗,甚至只算一次攻击。联盟对海怪的袭击就是战斗,因他们带来了与野兽相匹敌的武器。但无处寻找联盟,而Delbáeth以他自己的名义所拥有的那两把武器都很没用,他也缺乏使用它们的技术。联盟猎杀神明,Delbáeth猎捕鹿。

海怪将自身抬到陆地上,它的头短暂回到云层中,随后再次伸下,释放了一大股火焰。城市如以前一样被点燃了,但这次将不再有救助。这些火是决定性的,因这世界上其余地方的勇士都已离去,Hy-Brasil最后的残余也已经离开。

现在该采取行动了,不管决定是逃跑或是战斗。他有足够的资源去尝试寻找人类最后的遗迹之一,或用另一架飞机逃离这个世界,就像被放逐者之图书馆那样。除非他想,否则这将不是结局。但当他看到水上巨龙烧毁他的城市时,他内心深处的火焰开始燃烧。

他将剑放回剑鞘,用双手握住长矛。他知道怎么施放一些咒语,并在自己周围施放,用他人民的自然魔法填补空白。他没有准备好进行战斗,但他将不再进行。但他已准备好进行发言。周围无人聆听,但这并不重要。他仅仅是为自己而做。

Delbáeth开始谴责。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