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rrod Nooh的网页讲座:成为普通人
评分: +52+x

上午好各位。我知道你们中的一些人倒时差,这很难受,但请各位打起精神。

各位来到这里,想必都是各自的指挥官或者主管要求的。既然能够坐到这里,那么各位一定通过了三级信任测试。尽管通过了三级信任测试,各位仍然不知道我是谁。没关系,这是正常现象。我们“风暴蝴蝶”就是这样的一群人,各位其实本没有必要认识我们。

当然了,自我介绍是必要的。我叫Jarrod,机动特遣队“风暴蝴蝶”指挥官。

对,就是你,第三排那个。我们昨天在公交车上见过,我想你应该记得。

什么?你不记得了?嘛,那这就是你的不称职了。你是一名特工,而我也是。我观察了你,识破了你的特工身份,可你却没认出我是个特工。假想一下我是敌对组织的成员呢?如果我想的话,现在你早就身首分离了。

第二排那个,我知道你曾经是军人,但你不用时时刻刻都坐如钟站如松。我曾经也是军人,而我敢赌在我说出这句话之前没人能看得出来。军人总是被关注的,相信我。

什么?你说才二十多就担任机动特遣队指挥官?年轻的指挥官比比皆是,而且我前些日子刚刚过完37岁生日。

请安静一下。现在我们开始正题了。我应邀来告诉各位如何成为一个普通人。

我知道各位都不普通,你们当中有战争之子,有收容专家,甚至还有现实扭曲者,有超能力者。

这就是各位最致命的缺点。各位不普通

我一眼就知道你是特工,甚至你参加了哪些训练,我都一清二楚。我知道你是现实扭曲者,甚至不用通过康德计数器我就能有信心去估算你的休谟指数。成为一名特工、一名需要在需要的时候变成任何样子的特工,你们的特征实在是太明显了,这是今天各位来到这里参加这个讲座的原因。

你需要成为一个普通人来伪装自己。

想一想你原来的陋习。我知道改掉陋习很不容易,以至于你不想把这些陋习捡回来。但是你得这么做。你的陋习让你更像你自己。比如你抖腿成性,好不容易改掉了。我知道这不容易,你的腿就像是脱离了你一样不好控制。但是如果你要伪装成普通人,记着抖腿和略微佝偻着背让你看起来更像是普通人。

这只是个例子。比如那个曾经的军人,对,是你。我知道你原来喜欢把腿翘在桌子上,现在,这么做就行了。我知道这不雅观,但是你需要不雅观。

不要误会,我对军人没什么意见,何况我自己也曾经是军人。但是现在你不是,你军旅历程提供给你的是自保和守护他人的能力,而不是愚蠢地暴露自己。

各位可以自行找回一下自己的陋习,或者想想别人有什么陋习。玩手机也没关系,各位的训练会告诉各位怎么伪装成漫不经心的样子。但最好不要通过移动设备泄露你的位置; 抠脚也行,或者你想挖鼻孔或者当中吃大蒜——不不不,那个行为在不必要的时候就算了,如果你要扮演变态的话,或许可以试试,现在就算了。相信各位都是有分寸的人。

变成普通人还需要各位观察。各位要知道一般的人的情感如何。这里最好的榜样是你自己,是曾经的自己,要知道做自己想比做别人还是有一定优势的。

总之,各位不普通,但是各位要变得普通。就像各位变得不普通一样,有分寸地变得普通一点。

最后说两件重要的事情。

第一,我希望各位今天回去之后能够忘了“风暴蝴蝶”和我这个已经37岁的老男人。忘不了可以来找我,我帮你,不过方式似乎只能由我决定了。

第二,各位应该接受过关于如何安排自己记忆的训练。请各位把基金会的存在放在最深层记忆里,而你的常识则是基金会只是一个写作网站而已。安排好你们的大脑。安排不好可以来找我,我帮你安排,用什么方式我想我不用多说。

不得不提醒一句,我在这个页面里面放了一个认知类模因。这样你就会明白为什么你看到的是网页但是你眼前出现的却是在阶梯教室里面的讲座。所有被要求查看这个页面的人员请于24小时内在评论区写下你的心得。然后拿着你的心得找你的指挥官或者主管注射模因疫苗。不注射疫苗的后果可能是不停抖腿,不停地流鼻涕什么的,或者其他什么以你们的头脑想不到的后果,抖腿毕竟是小事嘛。

请记住基金会只是个网站。

接下来这句话你一定听过很多次。但我不嫌麻烦一定再说一次。

你已经被警告过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