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妹妹)和月亮(勇士)

从一个角度看,与星星相依靠的是一片黑暗,那只在宇宙中能看到,就像星空中的一个豁口。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一个由黑色的反光金组成的生命与太阳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它有着一个长着不可思议的卷须的女性外表, 长长的卷须般的头发有着不可思议的长度,如闪闪发光的薄纱般一直延伸到太阳光环与其之外。

第一个视角属于太阳。不同的视角属于一个完全不同的存在,而那个存在,也是它的对话者,现在正沿着一条向后延伸到不全无限远的火箭轨迹朝着它高速前行。穿宇航服的人,如果的话,在他走近时招手。

也许那个人就是宇航服。

“祝贺你啊,下流的女士,”他大声说,扭转他的推力,并得以与她动面对面。“是我,我自己!也是月亮勇士。”

“你好,”她说,“你颠倒了。”

“是吗?”他笨拙地原地旋转,并踢着腿挥着手。“嗯,确实像他们说的,当在南太阳光球层的时候……”

太阳光从他的宇航服反射到她无光泽的黑色皮肤上,然后他观察到她精致的面容,她身上发光的雕文,还有她用一只手指着…不知什么东西。

“你的称呼是什么,球航员1?”他现在基本上是正面朝上了。

她眨了眨眼。“什么?”

“你的名字,恒星公民!”

“我是索尔苏埃索。”她说。

“萨尔萨也给你翻个筋斗!”他吼着,自己转了一圈。“有人在你身上乱涂乱画。你知道吗?”

她的黑眼睛睁大了。“什么?”

他指着她躯干和脸上的符号。“真的。在月球上,从来没有人肆意破坏过我们的裸体主义者。”

她蜷缩成一团,羞怯地朝他微笑。“那这些是什么?”她伸手一个接一个地轻拍他衣服上的补丁,用那只没有指着东西的手。

他把一只手套攥成拳头的形状并捶了捶胸膛。“这些是我的奖章。我因为无畏、勇气与离开而被授予它们。”他指着一个又大又圆的蓝色的勋章。“这是我最喜欢的。它代表着不再是清洁工2!你知道,我所有的月亮朋友都是清洁工。原因月尘实在太多了。”

“哦。”

月球上。”

她点头了。“哦。”

“多么动人的美丽的吝啬啊。是什么把这多么美丽的生物带到这不寻常的银河来的?”

她优雅地伸展身子做了个旋转动作,头发像一个黑色的向下旋转的漩涡,从几公里到几米然后又转回来。“我就在这里,”她说。“这是我注视的地方。我是瞭望者。”

“瞭望什么?”月亮勇士戏剧性地端详着星空。“那只是我们自己赤裸着在这里喝着无足轻重的高酒,苏爱俗3。”

“索尔苏埃索,”她纠正道。“索尔-苏埃索·塞迪拉·福伊贝·大日孁贵·加拉蒂亚·尼拉·瑟夫斯·特内布里斯·露西。”

“你是一群人!难怪你们需要你们自己的吸积盘。你们经常洗头吗?你们用护发素吗?那些名字是什么意思,我没完全注意。”

“那些都是我的名字。”她说。

“那它们意味着什么?”

“它们意味着我。”

“那你是谁呢?”

“我是瞭望者。太阳的妹妹。”

月亮勇士盯着漆黑的天空中灿烂的光芒,索尔苏塞尔看见它映照在可能是他脸部,或者可能已经隐藏了他的脸部的东西的中间。“你哥哥,太阳,幸会!”他挥着手喊道。“我保证,我对你那可怕而又可爱的太空妹妹绝无任何恶意。”

一道弧形的火焰从那恒星表面的爆发,曲线地回到了光球层。

“你还是不相信我。可能因为你是场爆炸吧。”

索尔苏埃索非常轻微地歪下头,然后那移动脑袋而产生的结果,在她身后以宏大的规模展现了出来。“他不认识你。我们没什么访客。”

月亮勇士为了得到重视而挺起了身,然后开始慢慢地向上漂去。“我不是访客,我的女士。我是星际旅行者。那是一个令人印象深刻的头衔。至于你…”他若有所思地抚摸着他那红宝石色的颈圈。“从你慷慨提供的长长的列出的称呼中,我很偶然地,宁愿选择你明白…露西。”

她点头。“你来自于哪里?”

他对着她翘起头盔。“…月亮。那是…从来没有人疑问过我从那儿来。”

“有很多月亮,”她说。“但它们都在很远的地方。索埃尔没有月亮,只有行星,而且它们也很遥远。你从那么远的地方来。为什么?”

没有表情的面罩郑重地注视着她。“太空里很孤独。”

她向后靠;当她沐浴在日光下时,无尽的黑色膜状物环绕着她。“我从不孤独。”

“然而你向黑夜呼求,随后我就答复你,好像一颗飞奔的有好刹车的彗星。”

她又笑了。“是吗?”

“真的!”他把两只手套紧紧地贴在臀部上并骄傲地挺起胸膛。“任何不存在月亮勇士的地方都渴求着冒险和月亮勇士,月亮勇士本身也是冒险。拟人化了。”他垂下背,恢复了他不寻常的样子。“这很方便。”

她傻笑着,没有声音。“我喜欢你。索埃尔也喜欢你。”

他朝太阳招手。“回头看看你,多亮的眼睛啊。你工作的忠实粉丝。”

突然,她挺直了身子。她带着一种可怕的恐惧神情地面对着遥远的蓝色斑点,那是月球上唯一的天然卫星,她举起了她那只不受限制的手并指向了它。

他举起一只手,至少是一只手套,指着她。“孩子们,不要在家里尝试,我们是训练有素的行家。”

她摇了摇头,带来了浩大的结果。“麻烦。”

“你很难去指吗?所以这就是你一直这么做的原因,你才不会忘记这么做吗?”他指着太阳,又指着月亮说。“在家里,我们总是指点东西。月亮猫,月亮老鼠,月亮可怜虫。没有月亮狗。”不知怎么的,他看上去垂头丧气。“从来没有月亮狗。”他恢复了注意力。“我是月亮勇士,所以你可以用你那无休止的刘海下注,我至少和一些古怪但迷人的太空隐士一样擅长指点。”

她又摇了摇头,两人都裹在一件无光泽的天鹅绒斗篷里4。“在地球上,”她说。“有问题。糟糕的问题。”

他用手搭在他的面罩上瞭望,仔细看向家里和它右边。“我看不出有什么问题,糟糕的或别的。你确定你没有中暑吗?”

“他们需要你。”她低声说。

他的喷气发动机突然燃烧起来,显然是出于自愿。“!你要派我去探索吗,大日孁贵?”他疯狂地游回她身边。

“他们需要你。”她重复道。

“他们必须,因为这是你强调的第一件事!我一直都这么做,所以就没那么重要了。”

“有些不好的事情正在他们身上发生。”

“那么月亮勇士也一定会发生在他们身上。”他突然瘪了下来——或者,他的衣服瘪了下来。“啊,但事实上不,我凯旋归来的时刻还没触手可及。他们仍然向星星挥舞着拳头并且大声向月亮勇士致敬,宣布他的英勇事迹并用他在他的路上安全地高速行驶。以及当我两次紧接着以我的存在为他们添光增彩时,有时他们还没有把火扑灭。”

“你要把火扑灭,”她说。“我会帮你。”

他浑身发抖,像一个在强风中的气球人。“你说是联合任务吗?”他调整了头盔的倾斜度,直到它潇洒地落在他的肩膀上。“我永远不会拒绝一个大到可以自己的逃逸速度的女士。”

“好。”她说。

“以及我相信地球勇士不会介意我是否飞抵他的领地…他基本上只是游来游去然后撞到自己然后哭,以及我完全不想这样做。”

“你很勇敢,”她说。“也很奇怪。”

“也很高兴认识你,我的真空湖夫人。我说,你应该加入我的团队。太阳妹妹和月亮勇士!多好的头衔。”

她低下头,望着油乎乎的黑色地平线5。“我不能去,”她说。“我就在这里。”

“那么我任命你…管理太阳。”他的喷气发动机再次点火,然后他疯狂地向空中踢去,来改变他的冲力。“穿上你最好的白背心,然后提醒我吃蛋白丸。”

她点头。

“我们还会见面吗?在太阳那等离子监护人的光环监督下,当然。”

她那笑容的温情无可匹敌,就连最明显的那个也不是对手。“当然。”

“那么,现在就再见了,指妹妹,因为我必须飞走!”他转过来面对着月亮,然后,延伸到地球,他仍然被她全部的头发拥抱着。

他停了一会儿。

他转回去面向她。“给我授予称号。”

“什么?”

“给我授予称号。授予我为你的勇士,月亮太阳的勇士!让它变官方,这样太空计划就知道谁说了算,谁去责怪谁去负责。这将是我们两个可能是不同族人的之间的历史性缓和。”

她看起来很困惑。”我怎么授予你?”

“当然,一次我肩膀上的猎户座坚决的尝试。标准程序6需要一把剑,但我不想因为宇航服破了而不得不去修补,如果你已经有了一把剑,我不想看到你放剑的地方。”他跪下;准确地说,他把靴子拉到大腿后面。“不过,你就得让你那些昏暗的手指休息一下。让我帮你指着吧。”

她摇了摇头发,宇宙的无上庄严再次显露出来。“我不能那样做,”她说。“但我不必须。”一只手臂继续指向地球。另一只手臂继续指向…不管它指向着什么。她的第三只手臂轻拍他的左肩,以及她的第四只手臂轻拍他的右肩。

她曾有两只手臂。

“你被授予了吗?”

“双重授予!”他欢呼道。“现在,我要假装我明白刚才发生的事,然后你可以给我以女士的帮助,然后我就不受你头发的引力了!”

现在,她看起来更困惑了。“我该怎么做?”

“把你天真的情感的信物交给这些月亮手套吧。规定允许我每次飞行携带一件个人物品,然后,我把来自于你的最珍贵的私人物品带进轨道将给我巨大的动力。”

她回头看了一眼太阳。

“第二珍贵的私人物品也行。”他建议道。

“但我一无所有。”

“但是有那炽热的微笑和百万英里长的拖把?哦,只是个想法。”

她眨了眨眼睛,然后用她不常有的两只手伸出手小心翼翼地从头上摘下一缕有高速公路那么长的头发。她递给他一个极其沉重,但没有重量的毛囊,然后他把它缠在前臂上直到他有了一个完整的黑色臂章。她使劲拉扯头发直到它折断,多出来的手臂就消失了。

“你是我阴影下的太阳,”他宣称,然后转身面对月亮系和他的命运。“为和四臂女人一起游泳干杯!为尘暴之城的人们干杯!从月球,到地球!”

当他飞奔而去时,她又伸出一只手臂,做了一个对她来说,很不同寻常的手势。

她挥了挥手。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