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超自然大战简明史(上)》节选



99%1%
评分: +196+x


序言


……

与其他超自然大战最不相同的地方就是,第一次超自然大战分为两个阶段——两个交战方几乎完全不同的阶段。

第一阶段最早为狄瓦征服战。就如同第零次超自然大战一般,这个好战的种族再一次吹响了阿瑞斯的号角,疯狂地向全世界宣战。但是,随着亚恩为首的奴隶军起义,战局朝不同于上一次大战的方向滑去。最后以狄瓦圣城Alagadda消失,Adí-üm帝国建立为标志,狄瓦族退出了战争舞台。

然而,获胜者连喘息的机会都不会拥有。随着狄瓦这头巨兽的倒下,被征服者们的复国欲望也开始死灰复燃;Adí-üm帝国的血肉之道,让信奉机神教的城邦惊呼“末日将至”;新的国家诞生,亚恩需要土地与奴隶来满足新贵的胃口。种族的仇恨,宗教的冲突,统治者的野心……战争随之到来。

如果单论规模与惨烈程度,第一次超自然大战完全可以被拆分成两场战争。事实上,过去有许多学者这样建议过,但由于两者间隔太过短暂,替换者在法理上有承接关系,目前学术界依旧将那两场大战统称为“第一次超自然大战”。

……


开端:贪婪的王权


“狄瓦都是狂热的战争疯子!”这句话被不同的语言所表达,在不同的文明中反复被发现。可能是深红之王信仰中对淫威和强权的崇尚,更甚可能是受来源更加神秘的疯狂思潮支配,在狄瓦文明中,暴力、血腥与战争才是主流。公元前16世纪~公元前14世纪,发动战争,对他们而言只是获得财富、奴隶和地位的常规手段。虽然第一手资料稀缺,但从流传下的记叙中狄瓦的暴虐性质可见一斑

可即使是这样,发动一次世界范围的战争,仍是一个不可思议的事情——收获战利品没必要把家底都赌上去。然而,事实上,统治阶级需要这一场恢弘的战争。

松散的邦联帝国

哈斯塔 · 狄瓦 · 马利德劳格Hastur · Daeva · MalidraugAlagadda邦独裁者,狄瓦共主,在现存记录中,他是第三位,也是最后一位统一狄瓦族的统治者1。但这个统治并不牢固,事实上,当时的狄瓦汗国只能算是一个松散的邦联,“政令不出阿拉卡达”才是常态。而且,他的成功让更多的城邦独裁者跃跃欲试。想让统一的各个城邦不再叛乱,就要成为一个利益共同体,每个人都能获得满意的利益。这有多困难呢?我们来看一下,狄瓦城邦Jel在某一次战争获得的战利品:

1340名奴隶–20人足够俊美成为树宠

12 biltu2纯金

200只山羊,300头猪,400头牛

曾经沧海难为水。狄瓦各邦已经习惯于普通规模战争所带来的利润,小打小闹无法满足他们。作为新任的狄瓦共主,哈斯塔大汗需要一场足够大的战争,既要获得足够的利益来巩固当前的地位;也要展现自己的肌肉,让蠢蠢欲动的领主们打消自己的野心。

同时,这也是一个整合各部的机会。战争是最好的融合剂,按照史料记载,哈斯塔大汗下令,军队以兵种而非城邦为单位组建。这使得各个城邦的士兵相互融合,在与外族人的战斗中,促进族群认同感。类似的政令相继下达,民族主义在战争的催化下开始萌发。在第一次超自然大战之前,狄瓦贵族的墓志铭开头为:吾乃XX邦之Daeva。在第一次超自然大战之后,墓志铭开头为:吾乃狄瓦之Daeva

……

疲弱的掠夺经济

狄瓦族不是生产者,事实上,他们本身并没有生产价值的职业。在“撑犁孤涂”雷利文二世的“本甲改革”之后,狄瓦族进入了军国主义雏形。他们的阶级形态类似于后世的斯巴达,奴隶包揽了所有的生产活动,而城邦公民则全部为战士。这样的社会形态让他们瞧不起生产者。一首当时的歌谣反应了这一点:

高贵的战士手持骨矛,天上的雷霆为他助威。

敌人的血肉是他的盛宴,敌人的妻女是他的奴隶。

卑贱的奴仆在肮脏的泥中仰望,它们又怎会明白狄瓦的荣光。

一般的补给依靠奴隶的侍奉,奢侈品则由战争进行掠夺。这样的经济体系的确可以短时间获得大量的财富,但无法持久。周围的部落成为了奴隶,也就意味着无法再生产出高价值的物品。为了获得更多的奢侈品以维持上层阶级的日常生活,下一场战争必然规模要更大。即使哈斯塔并没有统一狄瓦族,世界性战争也会降临。

……

天渊般的敌我

如果战争爆发的早一些,奥托世国3还处于“星陨时代”4;或是晚一些,等Robert Bumaro饮下“神之脓”成为地上天使,破碎教宗;或许会使哈斯塔大汗对发动这种规模的战争心生忌虑。但事实上呢?

第零次超自然大战中,从公元前7900年,狄瓦英雄萨蒂瓦姆 · 勒沙尔 · 阿帝维克Sativum · Leshal · Ativik5率军突袭奥托世国在巴尔干半岛最大的教堂——这座教堂同时承担了该地区献祭仪式中心的职能——为开始,到公元前5000年左右奥托世国最高统帅 索拉达 Soradal 被俘宣告东南部防线彻底崩溃为止。狄瓦蹂躏了奥托世国近3000年。如果说当时的观星者们还能组织抵御的能力,那么现在,只能勉强维持部落社会的他们将是案上鱼肉。

那些信奉机神教的城邦?还不如奥托世部落们。相比于共同抵御外敌,他们对征服同源的城邦更感兴趣。由于这些城邦建立时,第零次超自然大战早已结束,他们并不清楚狄瓦族的强大与残忍。事实上,在第一次超自然大战早期,有部分城邦意图与狄瓦族结盟——虽然他们之后成为最早被狄瓦攻破并屠城的机神城邦——以遏制其他的城邦。作为城邦的联系体,机神教会,对于这些城邦的分裂呈鼓励态度。这有些匪夷所思,又理所当然,一方面,这符合“破碎”这一基本教义;另一方面,对于宗教团体来说,世俗权力之间彼此争斗更符合他们自身的利益。

……

那么狄瓦族呢?从考古遗迹中发现,当时的军用Amumj已经发展出了五十多个亚种,从而可以适应各种战场环境。旧都Mamjul遗迹的发掘使得奇术方面有了进一步的提升,因“大洪水”而失传的“血魔法”得到传承。狄瓦血处女是当时最强大的血肉法师,欲肉教的Võlutaar6很可能就是在模仿她们。事实上,作为狄瓦的子文明,Nälkä强大的生化技术有很大一部分是狄瓦的遗产。

……


出征:狄瓦的咆哮


史无前例的规模代表着史无前例的利润,在巨大的蛋糕面前,每个人都想咬上一口。公元前1320年,随着哈斯塔大汗一声令下,27个狄瓦城邦/部落与他们的附庸浩浩荡荡地前往Alagadda,去朝拜他们的王。在完成祭祀先祖,取悦深红之王的仪式之后,他们被划分为四个军团,兵分四路,按照王指示的道路,开始了他们的征服。

进军的北方

北方的敌人是一个已被历史抹去名字的文明,唯一对此有记录的是大陆另一端的东方,对他们的称呼是“有殃”。根据现有资料推测得,他们应该是西方最早信仰“亚大伯斯”的文明。由于地理位置与狄瓦旧都Mamjul遗迹相近,他们很可能获得部分“大洪水”之前的狄瓦技术,这使得他们的生物科技大幅度超越当前时代。如果他们遇到的是其他军团,很可能让狄瓦军团铩羽而归。可惜的是,他们遇到的是最强大的北方军团。

北方军的假想敌根本不是“有殃”,而是这个世界的上个主宰者“星之子”。传闻在永冻的冰川之中,还留有星之子最后的领土,“不可言说之森”,那里有着仅存的遗民与上个时代的财富。作为从“大洪水”中存活下来的种族,狄瓦绝不会小看星之子的实力。

基朌尼 · 勒沙尔 · 马利德劳格四世Kifenn · Leshal · Malidraug IV,“赤发屠戮者”,哈斯塔大汗的亲弟弟,狄瓦联军的最高统帅,亲自带领着狄瓦28城邦最强的战士挥师北上。为了抵御星之子的未知能力,他们甚至携带了当时的最强武器——“终焉之种”。这种威力足以从概念上抹除敌人国家的武器,那怕是现在的基金会都没有十足的把握对抗。

这样的军队袭来,对于“有殃”来说,无异于灭顶之灾。 在SCP-1726中,我们找到了这样的描述:

炽热的火焰似乎永远不会熄灭,宫殿的惨叫7还在耳旁回响。狄瓦—死亡归于这蛮族—的士兵们高声嘶吼着,发泄着他们的恶心欲望。哦,即使是腐肉里翻滚的rsyde也比它们可爱。

狄瓦—死亡归于这蛮族—的统领,那该死的红发仿佛浸泡在鲜血里,端坐在巨木上。手里会闪出以太黑障,整个过程里像是水波一样荡漾,巨木上、像是深渊者的触须,硕大的巨炮还有很多炮筒,还有与我们的矛匹敌的刺,屠戮着忠实的腐肉巨人,肆虐着我们的故土。

狄瓦—死亡归于这蛮族—的统领走向下一个领地,士兵用锁链带来奴隶,他们尽是饥肠辘辘、伤痕累累,每一步都在颤抖。那是我们的王族,他们将被带往地狱,去服侍那些魔鬼,狄瓦—死亡归于这蛮族。

对于强大的北方军来说,“有殃”只是路边的小石子。在满足屠戮的欲望之后,基朌尼四世命人将新获得的奴隶与财宝运往阿拉卡达,随后,继续向“永远到不了的无名之地”进军。作为第一批战利品,丰厚的让所有狄瓦人为之惊叹,但所有人都不会想到,其中一个王室奴隶的儿子,将会重建文明,掀翻狄瓦……

反转的东方

对于奥托世部族来说,公元前1319年,是幸运之年,也是绝望之年。在年初,Phaetos部族收复了先祖索拉达丢失的Kurda要塞。这座千年要塞在昔日敌人的保养下,依旧坚不可摧。掌握部分夏异常科技与古奥托世奇术Phaetos部族骄傲地认为自己能够守住这个要塞。然而年末到来的狄瓦东方军团告诉他们,他们还不如三千多年前的先祖。

%E8%A6%81%E5%A1%9E%E9%81%97%E5%9D%80

Kurda要塞遗迹

公元前1319年年末,由于族长 达洛菲乌斯 Dalorpheus 的错误领导,Phaetos部族被迫与狄瓦东方军团正面对抗。虽然有Kurda要塞这一优势,但巨大的实力差依旧使Phaetos部族接连失利。因此, 达洛菲乌斯向所有的奥托世部族发出求援。如果Phaetos部族能够再多坚持几个月,或许他们能等到援军,奥托世部族的命运也能发生改变。可惜,历史没有如果。

公元前1318年年初,萨蒂瓦姆 · 狄瓦 · 阿帝维克八世Sativum · Daeva · Ativik VIIIZajae邦的独裁者,东方军团统帅,复现了先祖萨蒂瓦姆一世的伟业。乘着Phaetos部族举行“放血仪式”的时机,奇袭Kurda要塞,大获全胜。族长达洛菲乌斯战死,Kurda要塞再次归于狄瓦。而这时,各个奥托世部族的援军姗姗来迟。他们将要面对的,是强大的东方军团与坚不可摧Kurda要塞…….尽管援军里有圣安特斯一世这样的传奇名将,也只能堪堪保护援军不被全歼。从此奥托世各部族一蹶不振。

理论上,他们将一路东行,穿过哈萨克丘陵,准噶尔盆地抵达蒙古高原,随后南下。他们的敌人将是苟延残喘的夜之子残部与刚刚经历迁都,各个方面都很动荡的商王朝。可以说,胜利十拿九稳,他们将是收获最大的军团。但现实就是那么不可思议,他们是败得最彻底的军团,被人从正面击穿。他们真正的敌人是——“金帐军”

也许是幼时的伤痛太深,也或许是为了躲避异常攻击的后续效果8,成吉思汗在亲手砍下最后一个纯血狄瓦的头颅后,毅然决然地选择从源头解决狄瓦族。他利用盖乌斯 · 马略9的时光机,奔赴到各个时代对狄瓦的战场,再次享受战争与复仇的快乐。

很不幸,当东方军团登上蒙古高原时,迎接他们的,是“一代天骄”成吉思汗与他的五十万战无不胜的蒙古骑兵。萨蒂瓦姆八世,是已有资料里,在第一次超自然大战中,最早陨落的狄瓦族高级统帅。

对峙的西方

相较于北方的“有殃”,东方的奥托世部族;西方,不论是赫梯帝国还是机神城邦,都是难咬的硬骨头。但,不论是赫梯的奇术武器还是机神城邦的贵金属神像,在狄瓦眼中也都是无比美味的肥肉。因此,西方军团的兵力最为庞大且总实力仅次于北方军团。

由于这是可以预见的,能得到大收获的战线,数个狄瓦领主亲赴战场,所以这条战线与东方一样,由 狄瓦 Daeva 而非 勒沙尔 Leshal 担任总指挥10。 这使得在军队内部的声音并不统一,导致在中后期发生了指挥不一致的现象。但,这丝毫不影响狄瓦军团的恐怖战力。

……

首先,赫梯帝国与机神城邦们并不是友好的邻居,公元前1593年,在消化完灭亡巴比伦第一王朝所得到的利益后,穆尔西里一世11悍然进攻当时还算是盟友的机神城邦们。虽然那场战争并没有对机神城邦们造成太大的打击,但从此结下世仇。

其次,机神城邦们的内战从未停止,他们仿佛是最虔诚的神仆,紧从圣谕,始终破碎而又分散。实际上是因为实力相近,谁也不服谁。

这样的结果就是在卡蒂斯战役中,两大势力不仅不合作抵御狄瓦的入侵,反而相互打击。最后,狄瓦兵分两路,同时击溃赫梯帝国与机神城邦。这一役,赫梯帝国士兵损失近十万,机神势力中,数个城邦被狄瓦当作战利品,老人幼童被屠杀,青壮妇女为奴隶,金属神像被熔毁。

ruins-111492_1280.jpg

Μηχανικοί城遗址

外部的压力迫使内部团结。机神教会内,“银匠”12德米特里乌斯一世Demetrius I ,“神言先知”布马洛βοήμέρος等高层神职人员,开始重新注释《破碎之书》。面对狄瓦的威胁与宗教的松口,各城邦首脑齐聚圣城Μηχανικοί,签订协约,建立了泛Hakhama联盟,也是后世机神帝国的雏形。与此同时,赫梯国王穆尔西里二世13亲赴Μηχανικοί,缔结盟约,宣布机神教在国内合法,允许机神教传教。

至此,两大势力强强联手,赫梯帝国士兵开始接受机械改造,机神城邦的甲士装备了奇术武器,并且开始接受统一训练。与此同时,狄瓦军团内部,由于战利品分配不均,领导者地位相近,上层开始内讧,西方军团逐渐被分解成数个小军团。这使得,在接下来的一系列战役中,战场由一面倒的屠杀转变成了微妙的战略相持状态。


失踪的南方

相较于前面三者的战事,南方却十分诡异——没有一点儿关于他们的后续记录。最后关于他们的记录是从Alagadda出发,征服南方,我们连统帅是谁都不知道。理论上,他们会与古埃及第十八王朝相碰撞,但不论是狄瓦文献还是古埃及文献都没有对这一支军团的描述。他们失踪了。

很多学者猜测发生了什么,比如“文献不足”,“逆模因污染”,“空间折叠”……但最近的“陨石事故”给了我们新的思路——时间乱流,这极有可能是金帐军穿越时产生的时空涟漪所导致的。或许有一天,在开罗,在亚历山大港14,我们会突然发现一支活生生的古狄瓦军团。


转折:内忧外患


…….

第一次超自然大战前期,狄瓦族顺风顺水。北方,“有殃”全军覆没,文明化为乌有;东方,奥托世各部族奄奄一息,惶惶不可终日;西方,每隔一段时间,就有城市归于狄瓦……大量的战利品涌向狄瓦,所有人都欣喜若狂,所有危机都被掩藏。

然而,等战争到了第20个年头,东方军团已毫无音讯;北方军团依旧在寻觅;西方军团的分裂,使他们难以对敌人的联盟造成致命打击;至于南方?那个连一批战利品都没运过来的军团已无人在意。

即使这样,狄瓦族依旧有掀翻世界的能力——本土有充足的精锐士兵,随时都可以再组织起一次“四方征服”。然而现实,就是那么不可思议……

赤发叛贼

在最后一批“有殃”战利品送到Alagadda后,世人就失去了北方军团的踪迹。这很正常,荒芜的北方本就没什么值得掠夺的对象,而他们真正的目标又太过飘渺。没有人会想到,他们的归来会是第一张多米诺骨牌的倾倒。

公元前1300年初,一条消息让整个Alagadda都为之震惊。北方军团已回归狄瓦本土,基朌尼四世宣布自己改名为基朌尼 · 狄瓦 · 马利德劳格四世Kifenn · Daeva · Malidraug IV。基朌尼四世是Alagadda人,他的改名就是向Alagadda独裁者,狄瓦共主哈斯塔宣战。

英雄“赤发屠戮者”变成了“赤发叛贼”,强大的北方军团成了砍向自己的刀。唯一的好消息是,他们的“终焉之种”遗失在北方15。但同时有个坏消息,他们找到了被放逐的异族狄瓦将军——“恒人王子” 亚伯 · 勒沙尔Ab · Leshal。凭借着基朌尼四世的指挥能力,亚伯的强大战力与庞大的北方军团,他们硬生生地在各地领主的围攻下杀进了Alagadda。哈斯塔被迫率领直属精英迎战,并亲自出手击杀亚伯。最后基朌尼四世战败,被关入地牢,叛乱结束。

这次的叛乱导致狄瓦本土的兵力开始衰弱——有些城邦的士兵被亚伯与基朌尼四世屠戮殆尽.。叛乱的起因我们却无从知晓。作为哈斯塔大汗的亲弟弟,他完全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他对政治和财富毫无兴趣,唯一的爱好是屠城;他的荣耀遍布整个狄瓦,“赤发屠戮者”是当时公认的最强统帅……似乎他叛乱的唯一好处就是能将 勒沙尔 Leshal 改为 狄瓦 Daeva 。目前最有说服力的原因是:他收到了关于他嫂子的死讯,为了报复哈斯塔不能保护好她从而叛乱。我知道,这听起来像黄金时间段的肥皂剧剧情,不过这的确是最有可能的原因。

皇后薨逝与大瘟疫

lady-1318973_1280.png

根据文献描述的复原图

哈斯塔的妻子,在史料里没有她的名字,对她的称呼只有“黑皇后”16,对她的家世等更是一概不知。在狄瓦,女性的地位相当之高,大部分地方还是母系社会,由女祭司兼任领主。相比之下,哈斯塔身为一介男流却执掌大权反而显得有违祖制。“黑皇后”便充当着缓冲的作用,同时她对狄瓦的贡献绝不亚于哈斯塔。是她决定挖掘旧都遗址,从而使“血魔法“再显世间;开创了“血处女”兵种,使得狄瓦的战力又上一个台阶;平衡诸邦势力,联系各方领主,可以说狄瓦第三帝国的建立她有近五成的功劳……可想而知,当“黑皇后”逝世的消息传播开来之后,对当时狄瓦的政治局势有多大的震动。随之而来的北方叛乱更是让哈斯塔颜面尽失,虽然叛乱很快平息,但哈斯塔的直属精锐损失巨大。在统一中利益受损的人开始蠢蠢欲动,谋划着拿回以前的东西。

如果说“黑皇后”的逝去只是导致了上层统治阶级的地震,那么同时期的另一件事则彻底动摇了整个狄瓦社会——“大瘟疫”。据推测,这场狄瓦的“雅典大瘟疫”17直接或间接造成近1/3的狄瓦人死去。由于史料的匮乏,我们无法确定其起源和病原体,但能确定的是,这场“大瘟疫”是罕见的多源点,多病株瘟疫。目前的猜测有“战俘携带说”,“血肉实验泄露说”,“祭祀仪式回火说”,“神明降灾说”等等,每一种有一定的佐证,但又都无决定性证据。

……

这场瘟疫最直接的受益人是刚刚发展的欲肉教。接受身体改造的他们对瘟疫的免疫力相当高,而因为瘟疫导致人口大幅度下降的狄瓦无力对他们进行围剿。对生的渴望压过了对狄瓦的恐惧,大量奴隶外逃投奔亚恩起义军,这使得欲肉教迅速崛起。


Nälkä崛起

北方的叛乱使得当地的武装力量大减,这给了被压迫的奴隶阶级一个绝佳的机会。当时的狄瓦碑文上记载了极北省份发生的一起奴隶起义,其领导者是一名极有魅力的异教首领和“混血”。在其中发现的卷轴内有欲肉教派原型的文段和词语,包括“大术士亚恩”。至此,这个第一次超自然大战最闪耀的明星登上了历史舞台。

……

cf15Pj6.jpg

欲肉教纹章,具有重要意义。可以明确发现狄瓦奇术概念的痕迹

在“黑海宣道”后,欲肉教正式成立,从此掀开奴隶起义的序幕。由于北方狄瓦武力缺失,他们迅速攻占了包括KurstJel在内的北方重镇,但战果不够牢固。为了能在接下来的战争中获胜,昔日的奴隶用近乎自残的方式改造他们的身体,从肌肉到神经。有部分信徒已经很难被称为人类,不论是从生物学上还有心理学上。但他们依旧在寻找能够变得更强的方法,能够获取力量,打败狄瓦的方法。

当狄瓦的“血公主”拉娃塔20叛逃至亚恩的怀抱后,最后一块拼图也得到了。狄瓦的血肉技术与“有殃”的古法结合,最终发展出了全新的道路——“神之肉”的劣化版, Akuloth 神圣的白虫 21。欲肉教终于开始有能力量产自己的高端战力,术士 Ieva,术士Valkzaron22术士 Alka等著名术士在这一时期开始展露头角。

狄瓦人们开始发现,过去的奴隶拥有了比拟自身的能力,而数量却比自己多出数十倍。他们试图围剿,但接连的对外征战,内部叛乱,大瘟疫使他们无力对抗。而造反的奴隶们的数量却在滚雪球似的飞增,面对“卑贱”的奴隶,狄瓦最终低下了高傲的头颅。在欲肉文明的“黄金时代”中,狄瓦文明迅速衰落23,仅在今日的蒙古留有一座小城邦。


西方圣人现

……

相较于叛乱的北方,惨败的东方与失踪的南方,西方战场成了狄瓦最后的翻盘机会。虽然由于上层管理的混乱,西方军团已经分解成数支互不联系的军队,但每一支军队都有不俗的战力。泛Hakhama联盟与赫梯帝国强强联手,也只能勉强维持战况。考虑到狄瓦的西方战线兵力是最多的,这种僵局可能是最好的成果,但接下来的两个人的出现打破了僵局,并让狄瓦的侵略计划彻底失败。

bumaro.jpg

Robert Bumaro,目前掌握的最新图像资料

随着狄瓦族越来越强烈地攻势与惨烈的现状,机神教会决定推选出首领来团结教众与城邦。“银匠”德米特里乌斯一世力排众议,推举当时仅是主祭的Robert Bumaro担任教宗。这个推举引起了轩然大波。诚然,Robert Bumaro的能力是有目共睹的,他指挥“凡迪亚之役”是第一次对狄瓦大捷,之后提出的众多决策更是使联盟获得了一定的战略优势,按照惯例主祭也是有竞选资格。但毕竟主祭的宗教地位还是不够高,大多数高层神官心中的选择还是“神眷者”圣索菲亚St.Sophia26,毕竟从宗教理论上来说,她才是地位最高的人。但是,随着“虔信者”Acolyte Smythe,“监察者”Trunnion等一众元老级主教力顶Robert Bumaro,甚至于圣索菲亚本人亲自表示愿意追随Robert Bumaro,风向逐渐转变。这与越来越恶劣的战争情况有关,再宗教狂热的神官也知道,选择要上去的应该是能力更适合的人。

公元前十四世纪末,Robert Bumaro在圣城Μηχανικοί接过神之权杖,饮下“神之脓”,正式继任为“筑造者”。这是机神教会的里程碑,宣告着机神教会开始拥有统一的声音,为后世的机神帝国打下了思想基础。这位新任的破碎教宗是否能有足够的能力呢?时至今日,破碎之神教会的势力已大不如前,三大派27互相敌视到睚眦必报的地步,祂依旧能让破碎之神教会达到至少表面上的团结,依旧能挖掘资源筑造神明,依旧有能力讨伐异端。更何况,当时祂背后有数十个城邦组成的联盟呢。

政治上,靠着Robert Bumaro在基层信徒的威望,个人魅力与政治手腕,元老级主教的全力辅佐,泛Hakhama联盟开始有了自己的地位,不再是大城邦扯皮的场所;文化上,以机神教会教宗的身份为切入点,加强同文化认同感。军事上,通过Robert Bumaro的指挥,泛Hakhama联盟逐步掌握了战争的主导权。

……

如果说Robert Bumaro让分裂的机神城邦有了统一的意志,那么另一位圣人就是让泛Hakhama联盟拿起了武器。时至今日,我们仍很难想到祂会出现在西方。这应该是有记载以来,夏异常遗留技术与西方机神教会第一次直接接触。这位让人意想不到的存在就是——岿阳“五方行者”之首,郁玄仙君28座下首徒,”金公“郁宣皓华。

作为一个疑似黑型的个体,郁宣皓华毫无疑问有极强的战力,但祂到来的意义不只于此。由于历史发展的不同,东方的机械主要体现在造物法器上。而在当时,机神教的重点则在于“如何离神更近”,即人体机械化,对于大型机械制造并没有思路与尝试。金公带来了大量夏异常时期遗留下来的图纸,这为泛Hakhama联盟补上了短板。他们开始有能力筑造能够自行移动的青铜士兵29,隔绝异位面军队30铁墙,可以折叠的战船……在郁宣皓华带来的东西中,最重要的莫过于“神之子”卡隆马斯尔德的设计图。

sui2.jpg

破碎之神教会中对卡隆马斯尔德的艺术描绘

卡隆马斯尔德,通过已有的资料来看是一个超巨型类人机械,配载V类超级智能31。根据异学会的文献资料,夏异常时期的“卡隆马斯尔德”被称为“夸父氏”,最早由蚩尤打造,是当时用于对战炎黄联盟的大杀器。对于泛Hakhama联盟来说,这有着军事与宗教的双重意义。这则消息立刻以“MEKHANE眷顾”的名义散播到各个城邦,“我们将重筑神子”这种想法鼓舞着所有士兵的士气。当然,以当时只能打造出青铜士兵配载的I类弱人工智能的技术,无法制造出完整版卡隆马斯尔德,但这并不影响图纸的实际作用。SCP-2406SCP-3813乃至现在基金会的“屠龙者”机动装甲都大量采用了“卡隆马斯尔德”设计理念与技术,甚至可以说就是“卡隆马斯尔德”的劣化版或修改版。

凭借SCP-2217,泛Hakhama联盟迅速地装备上最新设备,包括三台“神赐巨像”,这让联盟终于有了与狄瓦军团正面战斗获胜的能力。经过一系列的谋划与布局,在“荣光之战“32中,泛Hakhama联盟彻底击垮狄瓦族主力。包括巴 · 狄瓦 · 阿齐布六世Ba · Daeva · Azieb VI在内的七位西方军团统帅全部陨落。经此一战,狄瓦无力与泛Hakhama联盟抗衡,只能龟缩在已侵占的领地中。联盟同样损耗巨大,“银匠”德米特里乌斯一世,“神眷者” 圣索菲亚战死,两台巨像报废,一台重创,无力扩大战果。与此同时,亚恩的军团推进到了这片区域,昔日的敌人甚至需要达成合作,才击退了第一波血肉大军。随后,短暂的合作破裂,缓过来的双方再次猛烈交战。

……

公元前1280年某一天的凌晨,当泛Hakhama联盟的战士像往常一样登上城墙,却惊讶地发现狄瓦的军营里是空的。狄瓦军团连夜东撤,战争就此结束。之前哪怕黑后薨逝,北境叛乱,统帅阵亡都没有让狄瓦撤退。能让他们这么做的只会有一件事——狄瓦共主哈斯塔出事了……


幕落:你方唱罢我登场


MAP222-aw-1-1.png

……

战争的进一步发展,狄瓦早已不复当初征战天下的豪情,内忧外患的他们连自保都成了问题。与此同时,泛Hakhama联盟与Nälkä进入高速发展时期,开始向帝国的层次进发。

新王的诞生必将伴随着旧王的陨落。随着三大势力的矛盾进一步深化,第一次超自然大战的第一阶段即将落下帷幕……

缢王登神

当军国主义政体的侵略战争无法再持续下去时,便是这个政体垮台之日。亚恩的大军拦截住了西方军团与狄瓦本土的联系,意味着哈斯塔政权最后一株救命稻草断裂。外部,四大军团全部败北,诸多势力准备反攻;内部,皇后薨逝与亲弟谋反造成的政治动荡愈演愈烈,以北部为大本营的欲肉大军借助大瘟疫这一良机开始南下。似乎只有神明才能挽回局面。哈斯塔大汗也是这么想的,但与我们不同,祂也是这么做的。

登神,这是一个大胆的想法,但在当时却并不是无法做到。并不是一时兴起,相反,这是深思熟虑,准备充分后下地决定。事实上,在哈斯塔成为狄瓦共主后,他便已经在谋划登神。

IMG_4831.JPG

“缢王”的示意图

参考狄瓦宗教史就可以发现,每次狄瓦族信仰都会随着统治者的变化而变化。在“大洪水”之前,狄瓦族信奉“七圣女”,而随着“疯王” 莫罗斯的陨落与“大洪水”带来的压力,狄瓦族逐渐成为深红之王的眷族以寻求庇护。后世的许多艺术作品 都反映出这一点。到了“撑犁孤涂” 雷利文二世时期,为了打破宗教壁垒,引入多神教,包括虚无之主the Nothing-In-All多面王迦太克Carthac the Many-Faced King摩洛克-羞赧中加冕的王Moluch the King Crowned in Shame等等开始受到崇拜,并在狄瓦第二帝国解体后,成为各邦独有的保护神。

如果哈斯塔成功登神,那在宗教上必然能够取代其他神明,从而使狄瓦各邦从思想上彻底归顺。同时,各方势力绝不会是一个拥有地上神祇国度的对手,能够凭借底蕴勉强抗衡就是最好的结局。但,这一切的前提是哈斯塔登神成功。那么结果呢?

根据不同古籍的描述与对特工Papadopoulos33的访谈和检测。“缢王”哈斯塔的确升格为一尊顶点多功能黑型实体。但状态极为诡异,似乎不能完全掌控自身。而作为下属侍从的“阿拉卡达大使”,“面具领主”34则更加完整。“窃取说”是目前的主流学说。当然“缺失说”,“容器说”,“多节点熔毁说”也有一定的证据。

这次失败的登神导致了影响至今的后果。最直接的是圣城Alagadda消失,代表着狄瓦族在第一次超自然大战中彻底败落,西方军团不得已连夜东撤保护本土。但他们要面对的是连绵不绝的瘟疫与已成为庞然大物的Nälkä,只能继续东撤,成为南狄瓦帝国35的前身。其次是瘟疫式模因传播,目前,基金会发现了包括戏剧戏曲绘画诗歌等多种传播媒介。MTF-Sigma-3 “书志学家”在被放逐者图书馆探索中,也发现了许多主题为“缢王”的书籍,其中少部分拥有自主意识,会对阅读者强行灌输相关的禁忌。

影响最大的后果就是间接杀死了第六圣,约仑-勒上。在哈斯塔登神时,数尊至高神祇投下目光——这也被认为是Alagadda被扭曲为高维度地域的原因——相互地碰撞造成了席卷宇宙的神性风暴,引起了沃无徒的注意。最终,在SCP-2070的指引下,于2000年侵入太阳系。那是史上最大的一次沃无徒入侵,直接导致了第六圣,约仑-勒上陨落。

……

双雄并起


狄瓦的遗产不止是它自身的体量,战争是最好的催化剂,其他文明在与狄瓦的战争中都革除了一定的弊端。旧帝国的倒下伴随着的是新帝国的崛起。狄瓦第三帝国的轰然崩塌声,是昭示他们进入新时代的礼炮。

…….

与其他文明不同,泛Hakhama联盟并没有因狄瓦败退而释然,相反他们更加恐惧。这源自于亚恩的西征军,那是一次试探,兵力并不是很强。所以尽管联盟与狄瓦都是元气大伤,却依旧能击败他们。但欲肉军团的形象与《惊惧书》36中的“血肉大敌”太像了。这也是为什么联盟愿意放下仇恨与狄瓦暂时结为同盟。

西方军团连夜东撤,泛Hakhama联盟却并没有乘胜追击。机神教高层们齐聚圣城Μηχανικοί,为了抵御即将到来的“血肉末日”,确定了影响世界的举措——建立机神帝国。

…….

伴随着一次次的动荡,阴谋,杀戮,教会像养蛊一般的培养城邦。终于,公元前十三世纪中期,以Amoni城邦为基础,泛Hakhama联盟变成了一个高度中央集权的神权国家,其政治、宗教与军事领导职位不加区分。该国对货品生产实施控制,特别是对被其视为神圣技艺的冶金业。同时,机神教一改过去的封闭状态,开始与埃及、亚述和迦南建立密切贸易往来,与许多国家建立盟友关系。他们的侵略性的商业政策、传道式的仪行、再加上海军力量令其成为当时最强大的国家之一。

……

rsz_1024px-edmontosaurusmummy_zpsd4db2d38.jpg

Adí-üm帝国圣城伊亚罗斯遗址

在狄瓦本土,新的霸主正在吞噬旧王的尸身。哈斯塔登神失败,代表着最后能遏制亚恩的势力退场。哪怕是东撤的西方军团,面对已经成长起来的Nälkä也只能继续撤退,不敢与之交战。“血皇后”拉娃塔,“低语者”撒恩,“苍白猎手”欧若科,“无舌圣人”纳多克斯,“先锋者”斯凯尔,带着亚恩的意志与军队,收割剩余的狄瓦城邦。

随着势力的不断扩大与内部对凝聚力的进一步要求,最终,公元前十三世纪中期,亚恩于伊亚罗斯宣告Adí-üm帝国37成立。帝国的成立并没有让Nälkä感到满足,相反,他们继续向外扩张,高加索、安纳托利亚、巴尔干和累范特及美索不达米亚部分地区相继成为其版图的一部分。庞大的地域,狄瓦族的丰厚遗产,令人生畏的血肉军团,让Adí-üm帝国一举成为当时最强大的国家之一。

……


结语


随着狄瓦族败落,两大帝国建立,第一次超自然大战第一阶段宣告结束。但和平却不会降临,被喻为“血魔之癌”的Adí-üm帝国走上了狄瓦的老路,开始向四方进军。

与此同时,西方,机神帝国为了抵抗预言里的“血肉末日”,不惜耗尽底蕴地备战,迈锡尼、亚述和迦南都与其结为军事联盟。南方,古埃及正处于鼎盛时期,伟大的拉美西斯二世君临于此。因为此前的战争,奥托世部族被迫迁徙到兴都库什山脉区域,并逐渐南下,与当地人相融。因此,在印度地区,奥托世文明开始复苏。

而在更东方,夜之子最后的国度龟缩在青藏高原上,但也试图复出,重铸他们的荣光。侥幸躲过夏商屠杀的古异常文明群,借助商王朝迁都社会动荡这一机会,以西王母部落为首领开始西逃,并逐渐组成西王母国。东亚的龙头大哥,商王朝,更是重新获得了人造至高神——“天”的部分掌控权。

第一次超自然大战第二阶段,几乎所有的文明都将受到波及,你死我活的战争一触即发。选手们已经准备就绪,真正的世界大战即将开始。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