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公司

早啊,水占卜师Ali来啦!有人要来杯饮料吗?或者两杯?

Aleison Chaoley,黑皇后Babalon到了。今天让人头大,咱们还是速战速决吧。

unit黑皇后已接入(我这边网烂得一批;我尽力了)。

我说啊,咱们不等等Vanta吗?从她说她要来开始已经过了一小时九分钟59秒了。我知道啊,我准备了足够的茶,咱们可以边喝边等嘛。她不来我们又不是没法开工了。真不客气啊。她可以之后再补充啊。


开始

它是个梦境建筑公司,通过推平现有的梦境来建筑梦境“公寓”。如果有足够的钱的话,你可以租一间按你的要求建造的豪华梦景。但是如果你没有那么多钱,被推平的又恰好是你的梦的话,那你的运气的确不怎么样。你没梦可做了。别让我想起这茬。付款方式似乎随宇宙不同而不同,但据我所见,一般用来交易的是概念性的东西——有一个实例中那个人卖掉了连续10小时以上保持清醒的能力。

我一直没能追踪到该公司的任何创始人。我觉得它有自己的智能,但这是基于本能做出的判断。要是有时间的话我该到Aiwass之声去找一下。

前提

你们的宇宙有梦吗?它存在统一结构吗?要是二者同时存在的话甜梦公司就可能存在。其他前提我们也不知道啦。用魔法搅动的水只足够我看到这些(抱歉啊)

用途

完全没用。都删了吧。别急,aleison。反复做噩梦的人(普通的噩梦,或者“清醒着被追杀”这一类噩梦)可以在公寓里避难。但它们的安全性仍未知。这是在玩火。除非你在梦境艺术方面有一定水准,还是别碰这类东西为好。


前言:寻找甜梦公司的信息很难。很多人一起床就把自己的梦忘得一干二净,访问梦神集团(尤其是在你为研究目的而跨越其边境的情况下)是件麻烦事,并且当梦境实体卷入你的记忆系统时,写梦境日记就成了不可能的事儿。我们现有的资料大部分都来自于我们的亲身经历。这已经是我们能拿到最好的资料了。


实例:时间线W-870

有个朋友建议我在一个集团内部给我的水预言和我制作的饮料(我开发了一种可以加入思绪和记忆的茶)打广告。观众相当多,并且你要是能接触到正在睡觉的人,你的知名度就会噌噌噌往上涨!我当时正好路过W-870,所以我就准备在他们的西部梦神等价物(南/北梦神)那儿开家店。妙啊。我可没这么干过我为什么就没能早点儿想到这个!我去了一座小城市然后开始这么干。我有一次必须接入图书馆,所以我掉线了,但我一回来整个城市都被推平了。

什么程度的“被推平了”?楼房和任何你觉得像建筑的东西要么没了,要么就被拆了。到处都是路障胶带,这些玩意儿像蜘蛛一样可哪乱跑,告诉人们赶紧撤,要开工了(声音也像是在锯木头)。建立这座城的人跟别人大吵一架——那些胶带把他梦里的化身吃了。然后我就跑出去了。我后来回来的时候这个梦境已经被封锁了。那你后来还试过在梦神集团里打广告吗?我考虑过,但讲真这事儿让我再也不想这么搞了。

实例:时间线R-101

这条时间线上基金会发现了甜梦公司,把它归类进他们的“thaumiel”级异常里头。任何可能做梦的实体都受到了认知危害影响,迫使他们找到基金会/甜梦公司拥有的公寓楼然后去租一间。要是Vanta在就好了。她收集了一些这类认知危害,我想知道它们的原理是什么。拜托,让我说完。每间公寓都是按该实体所向往的理想现实设计的。但他们一进去,基金会员工就把他们塞进感官剥夺室里,连上生命支持系统,轻而易举地收容起来。天啊,这可太糟糕了!从我的经历来看基金会不会反感这个词的。我不吃惊。可不是。

实例:时间线J-367

我今天才把这个烂摊子收拾完,这就是我召集你们来讨论的原因。我开门见山了:我当时在J-367,在把我的梦境变成一个名叫泰勒玛哲学的开放中心。不愧是你。无尽夜空中升起单行的六角星,奉A∴A∴谕令的寺庙从现实褶皱中升起。我看到这一景象而热泪盈眶。

我猜甜梦公司把这个搞砸了?可不是。容纳那些公寓楼的石柱掉了下来,把它们所经之路上的一切都砸碎了。但我尝试用非正教的方式解决问题。我去了大阿拉卡达地区的山区,见了一位旅行中的Kalaphastian天空之神。我们一见钟情,打住然后把我们的手臂和翅膀卷须锁在了一起 我们制作了甜美的████ ███ ██████ ███ █████ ███别说了。为读者起见我得把这段剪掉。████ ███ █████我被烙上的数字是████████夜空中第11个以及 ██████有那么糟吗? ██████ ████我说出了那个词的结尾,它进到了我的████更糟了。██ █████ ███ ████████████ █ ███ ████ █走了,回到神界东方她的座位上去了,我——算了,继续吧。 别说了,真的。

行,你们这帮败兴的家伙。我们的事儿刚做完,我就回我的梦境去了,在我们爱情的██████找到了一根十一倍于普通矛的长矛。我拿着那根矛去了最近的公寓石柱,拆了几面墙,进到了其中一间公寓——墙上的标签写着“你的牙以一种令人放松的方式不断掉出”的梦里。我明白啦。这挺小众的。我刚准备把这地方拆了,就有不知道什么的东西把我打了出去,送到一个昏暗的地方,有个声音要求我拿童年时幻想的朋友来作为交换。我不干,我做的任何事儿都没能把甜梦公司逼出来。所以你在去山顶那一趟光浪费时间了?那个神很迷人。值了。

实例:时间线A-174

这个很奇怪。甜梦公司开始进行梦神改造,但它跟一个睡眠危害发生了冲突。他们建了座公寓,然后就消失了。一点痕迹都没有。 在那之后再没人听说过他们。

实例:时间线N-009

是我的时间线,一切都被搞砸了。起初几次显现还算正常;有几个家伙的梦被铲平了,但我的梦境还算正常,我幸免于难。等下,你不是个安德森标准机器人吗?做梦的能力都能预装了?我也这么想过。实际上仿生人不止会梦见电子羊。但至少那段时间一切都还顺利。

然后他们把公寓建到了秀槃州

……为什么啊?没人知道。我们能知道的就只是经过西部梦神的新闻智能过滤过的东西,它说有大规模无人机集群攻击了甜梦公司,该公司越来越深入秀槃州地盘。什么也阻止不了他们。外部壳层一破坏,秀槃就采取了最极端的行动:入侵西部梦神来获得它所失去的领土。第一场梦战开始了。这是我做过最糟糕的噩梦,我不是在吹——骷髅形的月亮在天际飞速穿梭,上亿架无人机咬碎它们前进道路上的一切,跑路的人落在梦境内的安保矩阵上。当世界人口的六分之一同时陷入昏迷时,面纱崩溃了。

天啊,很遗憾听到你经历了这些。你是怎么出来的?在正确的时间找到正确的、通往图书馆的路。然后我做了个脑叶切断来关掉我的梦处理器。我一听说更多的战争打响了并且甜梦公司已经扩展成了一个奢华的帝国就这么干了,尽管我没法确准这些东西是不是真的。图书馆有充分的理由封锁这条时间线。这可能已经过去很久了,但你要是想跟人谈谈的话可以随时来找我。我不止有愈创酒还知道对过去的创伤来说发泄有多重要。请让我知道,好吗?好。你们在玩火,真的。在玩火。


信息员Vanta来啦。

等等,vanta?!快到点了。闭嘴,Chaoley。Vanta!怎么这么晚啊?我们这边出了点乱子。


实例:13层12级图书馆区

这糟透了。所以,今天早晨(图书馆时间)我为了协助解决Z-398那边的模因问题来了图书馆区。一切顺利,直到我想从某个架子上拿本书下来,结果注意到上面的字在胡话之间忽隐忽现为止。我照了照镜子想测试自己是不是还清醒,但镜子里没有我。我只看到一个没有形状的水滴。在做梦?没错。

任何一种醒过来的方法(盯手指,掐自己,把自己拆开)都没有用。梦拒绝结束,当甜梦公司要我为“优质现实”和“逃出梦战恐怖”付费时,我意识到这是它干的。……梦战?幸好我想到了跑路计划。如果你研究模因足够久,就有一部分废物堆积在你自行封锁的大脑区域里。做梦可以削弱这些屏障。别告诉我你做了我担心你会做的事儿。我把我记忆里的信息危害一股脑儿倒进了梦境。然后我立刻就醒过来了。我知道这是你的事儿但拜托下次别这么干了。我不想看你受伤。我一醒了就让一个信息狂给我杀了毒所以已经没事了。

等等,我没听错的话你是在图书馆内部遇到这事儿的。你没碰什么来自Z-398的东西吧?Z-398连甜梦公司都没有。那他们是怎么做到一个梦灵都没触发就进来的呢?这就是问题所在。有个图书管理员去调查的时候发现所有人都完全昏迷着,中央广场那儿还有条开着的通道。那条通道不通往任何一个有正常的甜梦公司的维度,它是通往时间线N-009的。

……那条通道被远程关掉了但昏迷的人还没醒,甜梦公司(多场梦战之前)的后续影响仍然存在。梦灵没能拦住威胁。时间线N-009发生的事儿迫使它们加强了安保(并在梦中模拟真实世界——是想逃避更糟糕的东西吗?)。

那个图书馆区封锁了吗?要是还没,我估计图书管理员很快就要去了。 了解。

文件守护程序:unit黑皇后已退出编辑

呃。她往那边去了?她往那边去了。……行吧。我正准备建议咱们也去呢。

……你觉得这样合适吗?比这危险的事儿你们都干过。行吧,不合适。我不准备在图书管理员能做得更好的事儿上插一脚。泰勒玛比这要有意思得多了。

文件守护程序:Aleison Chaoley已退出编辑

妈的,她当然把咱们都扔下了。咱们别理她了。反正咱们也用不着她了。等会儿,你想起来什么了?可以加入思绪的茶还有吗? 有啊,今天早晨刚泡好的。那你还能往里边注入记忆(关于从我的梦里跑出来和相关模因的)吗?我……你想干嘛?

咱们去给那些昏迷的人来一场今生绝无仅有的噩梦体验吧。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