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belict的提案

来自记录与信息安保管理的提醒


下列文件于2026.08.10接收自残留维度R-42,且描述了一个威胁到所有现存世界内全体人类的异常。在收到此信息前,曾有一束信号发射了八分钟时间,内含一格外强力的(稳定且穿透等级5)危险等级0(安全)认知危害。基金会无法反制该异常,但目前没有发现它在地球居民的心智中留有症状影响。存在维度R-42再次发起认知危害性或其他形式攻击的高度威胁。 根据最新测量,R-42维度已不再存在。

下列信息内没有隐藏的模因触媒,可安全阅读。

文件开始

致敬。

你正在残遗维度R-42的超维度内阅读本档案。

因你们世界地址冗长,为你们的方便,在此把你们世界叫做“PD”。

下列信息由残遗维度R-42的SCP基金会构建,发往超维度PD内的SCP基金会。在其中你们会发现关于多元宇宙威胁SCP-001的信息。

你们可能已发现,本信息之前伴有一内含无危险认知危害的爆发信号。此爆发信号是从能造成PD居民无差别且压倒性伤亡的信号略作改动而来。如你方所见,R-42具有歼灭绝大多数PP居民的能力,但没有实施这种能力。在上述背景下,我们请求你们不要将此举视为进攻行为,而只是要表明R-42确实没有为征服、或是以其他形式进犯PD打掩护。请认真对待我们传递的信息。


worlds-2.png

对R-42及PP在多元宇宙内方位的图表化描述

项目编号:SCP-001

项目等级:悖论-Apollyon1

特殊收容措施:唯一能保证根除该异常及避免ZK级跨现实崩溃事件的办法,既是全面消灭(或根本性改变)全体人类。延后(或彻底回避)001-ZK事件来临的可能方法列举见下。

问题描述:SCP-001是全体智人物种的在世成员,没有例外。这在当前包括存活在残遗维度R-42及PD超维度内的人类。此异常起初在残留维度R-42内出现并发展,而后意外在PD内被激活。SCP-001的不受控增长会造成整个多元宇宙毁灭。

据我们的研究员所知,在大爆炸的瞬间,于被称作“阿尔法”的事件中形成了数量有限的若干平行维度(共计57个)。在自然条件下(不加干预)创造新维度是不可能的。因不明原因,57个残遗维度中仅有一个出现了人类—即维度R-42。

SCP-001对现实造成的威胁体现在超维度的异常性广域复制能力上。此名词是指一种和“母本”间差异极度微小的平行现实。任何发生在时间之内的人类决策构想(即便是完全微不足道)都会在多元宇宙内填入N个超维度(N是决策中的选择项数量),每一维度内分别会有一独特的事件结果发生。因此,居住有活体SCP-001个体的维度每时每刻都在不受控地“生长”出数量庞大、且差别微小的平行维度。

其他残遗维度(R-01到R-57,除R-42外)不具备超维度,因为人类出于未知原因不存在于这些维度中,因此,所有进程仅仅遵照自然的物理法则进行。R-42的SCP基金会不知道其他残留维度内是否存在有其他形式智能生命,即便真的存在,在这些维度内也没有发生进一步超维度复制的迹象。

R-42的分析确认超维度总数存在一上限,超过之将造成整个多元宇宙毁灭。这个值被称为“俄梅嘎”。没有可视办法能表达此数字,附录内有对“俄梅嘎”的估算,且只可从一串存在高度争议的数学计算中将其推导出。在最模糊的估算下,基于当前平行维度数量逼近“俄梅嘎”的速度、对PD内人口增长的预期、以及最坏设想情形(你们的超维度完全拒绝反制该异常),多元宇宙的死亡(又称ZK级跨现实崩溃事件)预期会在收到此信息后的0.3年±2月后发生。

通过复制产生出的超维度以“存在性未定”的状态存在(或“悬滞”)。尽管其间接影响了多元宇宙的稳定、且客观上已因SCP-001的影响而成形,所有超维度并未表现出存在痕迹,其内部缺失任何物理进程。此状态会在向维度内开启时空通道后打破。在此时“存在性未定”将结束,超维度开始在完整意义上“存在”。所有物理进程开始流动,如同从大爆炸到维度形成瞬间一直存在着一般。由于新的存在(人类,SCP-001)在“存在性未定”告终后开始存在,该维度本身也将成为超维度复制的源头。

你们和你们的超维度PD是在约17.4个R-42年之前被创造,此后在相当长一段时期内处于“存在性未定”状态(从R-42视角看)。从此状态中浮现、你们和你们维度实际存在的开端发生在约0.7个PP年前,当时一个来自R-42的探索传送门短暂开往了你们的世界。为此,R-42的技术和历史均领先PP约16.7年时间,让R-42的SCP基金会得以发现SCP-001并开发出进行超巨尺度计算的对策,这又反过来大大加强了对该异常的研究。

R-42社会对抗此异常的历史:SCP-001由基金会研究员在约5.1个R-42年之前发现。“俄梅嘎”值在此后不久被算出,同时发现现有平行维度的数量很快就将灾难性地逼近极限。残遗维度R-42的特别研究团开始开发能完全或部分抑制超维度复制的方法,以避免(或在任何可能的时间段内推延)ZK级跨维度崩溃事件发生。

不幸的是,R-42的SCP基金会必须采取极端手段来尽可能避免ZK级事件。为此目标开发了“王车易位”及“最小收益”行动。

O5议会筹备了候选单-1,其中包含全部对SCP-001研究有关键科学性或其他重要性的人员,以及候选单-2,其中包含全部在“最小收益”行动过渡期间执行外勤工作所需的人员。为增强士气,每个名单内还为每人包括有一名家庭成员(自选)。

因所采取的行动,跨现实崩溃事件已被拖延了相当长的幅度,迫近速度已被减缓到最小。

当时最具前景的发展道路是创造出意志及理性多样化抑制设备,并计划将所有幸存者意识委派给中央处理单元。在最保守估算下,考虑到人力资源高度有限,在ZK级事件开始前基金会凭(在当时的)可用资源需要消耗9-15年时间实现此计划。

不幸的是,在当时对超维度本身所知甚少,“存在性未定”理论也尚未提出。很多研究者提出理论认为,由于超维度从超维度本身中复制(看起来类似不受控的裂变反应)的情况不存在,这可能表明存在于其中的人类不是SCP-001,因此,可以之作为R-42的绝佳测试材料。O5议会决定以基金会控制下的剩余异常材料为基础、开始对联通随机超维度的跨维度时空通道技术进行开发,以此展开研究。此超维度最后便是你们的超维度,PD。

R-42专家开发的通道被证实是高度不稳定的。基金会人员无法选定超维度来进入(PD是随机成为了目标);此外,在存在了一段并不坚实的时间(约两天)后,时空通道自发关闭了。在同一时间,发现你们的世界本身也成为了超维度源头。考虑到PD在被创造时恰好与当时的R-42处于相同状态,“存在性未定”作为假说被建立。因存在意外使其他维度遭受此异常的高度风险,R-42的SCP基金会选择不再尝试开启通往PD的通道。

从PD开始制造超维度、使多元宇宙加速迫近ZK级事件之时起,R-42便已丧失了得救的时间或希望。不幸的是,R-42的基金会无法开启通往你们维度的通道并亲自消灭PD居民。R-42已放弃了大规模消灭PP居民的想法,因为PD的基金会人员在地下地堡内生存,能接触到多个使此种行动归于徒劳的“Thaumiel”级项目。ZK级事件前所剩时间无几、外加欠缺维持研究的能力,重复“王车易位”及“最小收益”行动的可能性也被否决了。基于上述原因,我们用此信息联系到你们,提供当前条件下能拯救多元宇宙的唯一办法。

世界先于我们存在,也必须存在到我们之后。我们的多元宇宙罹患疾病,这病的名字即是人类,SCP-001。唯一的出路是SCP-0000。凭它的帮助我们将不再是威胁。我们有能力为其他智能物种留下机会,或许不会为同样的异常所侵害,或者是能在为时已晚前找到摆脱它的办法。我们,O5议会及R-42的其他幸存者,已经选定了我们的命运。我们希望你们也作出一样的选择。

自维度R-42的O5议会
至维度PD的O5议会

在信内你们将会找到计算“俄梅嘎”的方法及调查超维度的途径、关于SCP-001的主要科学性推演、以及创造并使用SCP-0000的指导。赶快。

最后的附录内有给你们每个人的私人信息,以监督者的个人秘钥加密。


0000.png

准备就绪的SCP-0000

项目编号:SCP-0000

项目等级:悖论-Thaumiel2

特殊收容措施:任何收容措施都与此项目的概念和目的相抵触。

描述:SCP-0000是一种设备,由残遗维度R-42的SCP基金会开发,能够在启动后毁灭整个维度。在消灭目标维度后,所有处于“存在性未定”状态的子维度都将缓慢自我毁灭。

其他蓝图及运作规则:SCP-0000的核心为一四元件设备,组成部件为[已编辑]及"Euclid"级项目:SCP-████,SCP-████还有两个并联的SCP-████。此项目的运作规则为[数据删除]


致:O5-1
自:Joan Simpson

你好,爸爸。

我不知道我有没有权利叫你“爸爸”,毕竟你只是我最近才悼念逝世的那人的复制品。某种意义上,你是他的死因。但你也是一个人类,和我们一样,对这一切没有过错。

在你的世界,我只是个小姑娘,正在写字的则是你长大成人的女儿,领导着基金会的员工们。很奇怪,不是么?我不想要录一条信息,但我的同事们让我来。他们说这很重要。好吧,我没能听到他的遗言,所以我和你留遗言吧。我就称呼你为你而不是您,假装我已经认识你很多年了。好吧?

我记得候选单开始实施的那天。让其他所有人必须为他们而继续工作的候选单。曾经还有想法让监督者能留下不止一名家庭成员,而是两名。你自己对此反对,相信这会在将要变得非常、非常小的基金会内部引发不健康分裂。只要一百余人,在你计划的疯狂收割后只应该有这么多。这些,还有其他一万五千人进入冬眠。你不愿和解,你开始筹备候选单的那天,我凭你的眼神就理解了一切。你没有救下母亲。你选择救我。我依然不知道对此作何感想。但……即便我对你本人有过些愤怒,它也早已烟消云散。

我开始与你一同工作。所有的“人质”,按他们在背地里的叫法,开始在计划里工作。我们有绰绰有余的时间。希望是我们的启明星。

在我感到格外悲惨的日子里你领我来到地面。我们穿着防护服坐在草地上,看着山脚下空荡荡的城市。城市现在只住有猎鸟了。你允诺我们会回到那里,在它的中心为人类建起巨大的纪念碑。我听着你的话,知道这是谎言。我们的每一个可能计划都会让我们心中再无人类可言。我们的后代不会把自己浪费在感怀上。

接着…接着有人提议开启通道。致命失误。当你得知超维度开始复制世界你就明白了……全都完了。某些不足采信的想法说还要再开启通道,往里面丢些神奇炸弹之类,但没有人能保证这不会开往另一个超维度。倒计时再一次只剩数月。你的允诺成了不可能。你结果了你自己的生命。为纪念你,O5-1之位被留作空置。

说实话,我不在乎了,现在,不管你是要毁灭你们的世界还是不要。无论宇宙会否存在,无论其中会不会有新生命。我的世界许久以前就被碾碎了。

幸好这份信息用了你的秘钥加密,我继承了它—否则这些话就会被删掉的。所有人都想拯救世界。但谁需要这样的它呢?空旷而冰冷。没有谁能欣赏它的美。没有人类。

做你觉得是对的事吧。

我现在真的感觉好些了。

爱你。你忠实的,Joan Simpson。

验证钥—监督者O5-1

文件结束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