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队
评分: +20+x

萨布丽娜不知道自己在哪,她什么都听不到,只有自己剧烈的心跳声,还有粗重的踹息声提醒着自己还活着,她无法控制自己,只是恐惧的奔跑。为何奔跑?她跑动着环顾四周,雪山,风雪,暗夜,就好像宇宙中的一个黑洞,她什么都听不到,什么都无法做到… … .直到在悬崖边,凝视着深渊。而她身后追捕她的黑影也越来越近,萨布丽娜一直都没有回头,她恐惧……她迷惑………直到黑影爬上她身体,扭过她瓷娃娃般脑袋,看透她的内心。

机动特遣队FOX-2(“Witch Hunter”-女巫猎人)
Alpha小队与SCP-CN-1274-03“萨布丽娜”
高加索东部
1994年12月7日

萨布丽娜猛然从梦中惊醒,脑袋狠狠的撞在的BTR-80装甲车的仓壁上。

“看来萨布丽娜梦见她获得SCP之星了。”
她身边的下士威廉被萨布丽娜的举动吓得虎躯一震。

“不….只是一个梦而已。
萨布丽娜揉揉自己的额头,并没有过多的在意威廉的调侃。

“够了,你们这群乡巴佬,她可是你们中间唯一懂做外科手术的人,也是基金会在我们这群“可消耗资产”中,最重要的那个。“
马卡洛夫军士在前面对着威廉提醒道。

“好吧,老大,只是旅程有些无聊,你又不让放音乐……“
接着在说什么萨布丽娜没有听进去,只是转过头,擦拭了一下车窗的雾气,看着外面的风雪,还有连绵不绝的山……和梦境一样。

“阿尔法1,你有成功联系到81摩托化团吗?”
风雪有些大到让车队难以继续行驶,马卡洛夫军士通过车载无线电希望可以更多的了解情况,他非常谨慎老练,几个分队内有传言他曾经参加过阿富汗战争,还带队冲进皇宫里把国王一家老小都安排的整整齐齐。

“否定,贝塔2,我任何人都联系不到,不过根据我这边的人说,前面不远处就到哨站了,也许我们可以到哪里喝杯热咖啡,等到风雪停止,这样下去的话,迟早会出事情。”

“收到,阿尔法1,希望如此,我现在只看得到你的车尾灯,轮廓不清,请降低速度,保持队形,完毕。“

“收到,贝塔2,速度下降到30,注意车距,完毕。”

“收到,速度30,完毕。”

本来不长的旅途因为风雪导致”实际“旅途变得更加漫长,也难怪威廉会如此无聊,没有音乐,没有电动玩具,没有披萨,城里人可是坐不住。
不过萨布丽娜倒是很习惯,或者说是享受,这大概和她过去五年的大部分时间都在基金会的第24号设施中的实验室与自己那间三居室度过有关,不会像她身边的同僚一样,为了某件事情抱怨不停,这趟旅途中她很少开口说话,除非有人问她。多半的时间只是用她漂亮的蓝色眼睛注视着别人,或许是她作为一个“异常”的特性,她的言行包括眼神都可以很好的让人安静….也或许只是受过伤的人才会明白如何更好的治疗别人。

“……你在害怕什么??????”

恶魔的低语突然在萨布丽娜的耳边响起,萨布丽娜注意到身边一具腐烂的尸体正用鲜红恶毒的眼神注视着她。

“你究竟在躲避什么? ? ? ?”

“不,我只是……”
萨布丽娜恐惧的开不出口,不……这应该是梦境……
就在眨眼的转瞬之间…恶魔再次开口…….声音更加尖锐……

“你过会想吃什么口味的MRE?”
卡尔的语调有些搞笑,夹杂着西海岸独有的嘻哈风格,所以每当他对新人说自己曾是德国边防军第九大队的狙击手时,没有任何一个菜鸟相信这个看上去不具备任何“严谨”特质的“德国人”,直到他们和他一起第一次去靶场。
“事先说明,牛腩是我的。“

”可以…我还不算很饿……“
萨布丽娜额头上慢慢的渗透出汗水,顺着她高挺的鼻梁滑到嘴唇….刚才她看到什么……又好像没有……还是梦吗?

”好吧……你没事吧?暖气太大了?”
队医瑞贝卡注意到了萨布丽娜额头的汗水,这个看上去比萨布丽娜大不了几岁的医疗官,曾经是浣熊市里最年轻的S.T.A.R.S.队员,直到那场将整个城市抹去的惨剧。

“我….只是有些累. .. .最近实验录像还有体能训练的事情。“
萨布丽娜微笑道,然后转过头,用手捂着脸…..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呼吸,大口的踹息起来..
心跳声……呼吸声……周围的声音越来越低沉、沉闷,就好像要消失一样。
萨布丽娜缓慢的用右手慢慢的摸向自己的口袋抓住某样东西…..好让自己觉得安慰……不是,这不像安慰,更像某种拿出与不拿出的挣扎…..

"我们到了……不过……我没有看到人……也许是因为风雪的关系。”
无线电中传来前排车辆的警告。

“我也注意到了灯光,这么近的距离,无线电应该没有问题..并且风雪天气也应该有人值班才对。
马卡洛夫军士回应道。

“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冠军,现在就变成这种鬼样子,真是让人不省心。”
驾驶员查理在不合适的时间发挥出了不合适的幽默,这个来自英国伯明翰的小伙子以前曾有望成为陆军中最年轻的尉官,直到军方在准备授予他勋章前,才发现他是真的“太过年轻”,以至于使用的是假ID来加入的军队。

“我们这是在那些车臣佬的地盘附近了,小心点。”

“明白了,老军士。”

“贝塔小队,从现在起授权致命武器,确保枪不离身,哪怕你在上他妈的厕所,上实弹,不开保险。”军士关掉无线电后,对着后排的萨布丽娜还有其他人说道,尤其盯着她看了几眼。自从马卡洛夫军士被博士“说服”来“自愿“接受萨布丽娜加入自己的特遣队之后,军士便一直像处理一颗未爆弹一样“重点关照”着她。

“明白,老大,总算不无聊了!”
威廉像个过节的孩子一样兴奋的从边上拿起自己的AK-74突击步枪,检查状况,打开瞄具的电能开关,检查身上携行具的弹药携带。

“这可真是一个好恐怖片的开头。”
机枪手塔克抱着自己的RPK机枪盯着仓顶的那张泛黄的红色警告,可能他还在思索这里面的其中一条规定了驾驶员不得在驾驶时饮用65°以上的酒精的准则,是不是代表着65°以下就可以?这个来自布鲁克林的前警察身上,总是带着一种吊儿郎当的气息,据说直到萨布丽娜加入之前,他即使站在那里不动,也每次都是军士“重点关照”的对象,或许这也解释了部分为什么他会被NYPD解除职务的原因。

"明白,萨切尔军士。“
萨布丽娜在军士的命令中,稍微冷静了下来,因为有人需要她……她把手从口袋里面拿出,同样开始检查自己的武器。

BTR的汽笛在风雪之中回荡,接着传来,前面车辆军士的咒骂声,没有人出来应门,没有人升起路障,没有人……还活着……

“也许,真是有什么问题,阿尔法1全员已经武装,我们会下去检查。”
马卡洛夫军士也开始有些担心起来。当你看到一个经验老练的士官皱起眉头时,你就会知道绝对有问题。

“收到,贝塔2小队也全员武装,我们会守护车辆,支援你们,完毕。“
马卡洛夫军士没有熄火,只是解开安全带,抓起武器。

“收到,我绝对会投诉他们的,一群人不务正业,我们开始检查路障。“

“明白。”
马卡洛夫挥挥手,示意萨布丽娜,还有其他A小队的成员下车警戒周围。

打开车门后……寒冷,黑暗,飘散的雪花……如刀刺一样的寒风向着萨布丽娜
刺来……
见鬼……萨布丽娜耸了耸肩,自己忘带头盔了,估计这样又会被军士说。

她悄悄转身返回车辆,看到车辆另外一边的威廉正在以非常标准的跪姿持枪警戒着周围,只是嘴巴里面不断发出“BIU,BIU”的声音,虽然他算是一个不错的硬朗帅哥…然而却是个中二智障。
看到威廉幼稚的行为后,萨布丽娜笑了笑,也许一切并不是那么糟糕……

头盔就放在座椅边上,说实话萨布丽娜需要安全感,头盔就是最好的选择之一,但是这次竟然忘记拿了,萨布丽娜一边提醒着自己,一边伸手朝头盔抓去……

梦与现实的区别是什么——物体参照物, 非存在的生物也是其中之一。
虽然说对于基金会成员这条可能不怎么管用。

但是……

萨布丽娜震住了…因为一只漆黑的利爪按在了她的手臂…..这只爪……她有些熟悉…梦境…她惊恐的抬起因为恐惧而肌肉收紧的脖子,一个黑暗的生物就蹲在车顶上,如同梦境一样……它有着鲜红且充满仇视怨恨的眼睛,正直勾勾的盯着萨布丽娜,就好像一只贪婪的猎杀者盯着自己晚餐一样……

肩部传来的拍击犹如一记重锤,击穿了萨布丽娜眼前的幻象,黑暗的生物瞬间便消失不见,萨布丽娜惊恐地回过头,却看见的是马卡洛夫军士。
“你在做什么?1274-03。“

“我的头盔落在车上了。”

“我的小队等了你两分钟,你却告诉我你一直在拿头盔?”
马卡洛夫军士明显不买这个账,一把拿过车上的头盔,扣在了萨布丽娜的脑袋上。
“希望你不要把枪也落下了,现在跟上!“

“是,长官。”
萨布丽娜一边扣上头盔的固定带,一边跟上马卡洛夫军士,来到了格罗兹尼市郊的哨站入口处。

“贝塔2,这里是阿尔法1,我们要进去了。“
马卡洛夫军士转过身,看了眼前方十几米远的贝塔2小队,摁着挂在携行具上的麦克风开关。

“贝塔2收到。”
无线电内传来回音后,军士挥了挥手,带领着阿尔法小队翻过了入口放置的沙袋,来到了哨站的门前。

“真是活见鬼了,人怎么都不见了。”
军士站在门边,说完指了指萨布丽娜,然后冲哨站的大门比了个手刀。

萨布丽娜点了点头,深吸一口气后,走到门前,一脚把门踹开,然后举着步枪冲了进去。
“安全!“
“安全!”
一番紧张的搜索过后, 小队什么也没有发现,没有人,没有尸体,没有弹孔…彷佛所有人就这么蒸发了一般。 而哨站桌上的香烟却都还冒着一缕淡淡的白烟 。

“贝塔2,这里是阿尔法1,哨站确认安全,没有发现任何人,请确认任务地点,完毕。“
马卡洛夫军士似乎也摸不着头脑,站在室中央呼叫贝塔小队。
"阿尔法1,这里是贝塔2,任务地点确认,格罗兹尼市郊东入口,没有错误,建议继续前进,完毕。”

“贝塔2,阿尔法1收到,继续前进。“

萨布丽娜站在哨站的角落,无论是加入基金会之前还是之后,她都听说过类似于这种情况的都市传说,而卷入这种都市传说的一般都没什么好下场。想到这里,萨布丽娜不由得有了一种不太好的预感,但是当她看见还握着收发钮与上级通话的马卡洛夫士官,在大门口放哨的威廉与塔克,已经在哨站高处就位的狙击手卡尔,和随时都在附近背着医疗包的瑞贝卡,一种温暖的宽慰感似乎又在心中浮现,或许他们即将面对世界上最残暴恐怖的噩梦,但与这些队员在一起……

“见鬼,或许我们真的能解决那些噩梦,让剩下几十亿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蠢蛋睡个好觉。”

我们解决噩梦,让地球上其它几十亿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蠢货能睡个好觉,可以说是24号设施里人人都知道的一句非官方口号,但萨布丽娜似乎第一次开始慢慢相信了。

耳机内军士召集小队的命令打断了萨布丽娜的思绪,小队再一次被调动,于是她连忙端着步枪跑了过去,和小队一起,再次走进了笼罩着这片土地的全部的浓雾之中。

但这一次,萨布丽娜似乎不再那么恐惧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