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术问题

在我的人事档案附有相当多技术问题注解之后,我决定在服务器上更新一份技术问题文件。技术文件中的注解或者评论是按时间记录的。我会尽快完成该文件。我已经将先前的注解从人事文档中删除,并鼓励将任何得到回应的注解加入文件。感谢!

Note: 01-10-09

Gep, 我尝试联系基金会时,得到了编号为571的内部服务器错误,请全面检查可能存在的黑客,并尽快追踪他们的源位置! -CarrionTrooper

Note:
内部服务器错误 571? … 我真的没看错吗? 五 - 七 - 一 ? … …
你是把设备倒过来拿了吗? -Pat

Note: 01-10-09

不用担心Carrion,Pat。我们故意把一切都以错误的方式教授给他。那是漫长枯燥的一天,Clef和Kondraki赌我不会这样做。不过好吧,可能他们并没有打赌,可能他们只是暗示了一下。好吧,可能我刚刚打算亲自尝试这样做,但那又如何呢? -Dr. Bright

Note:
Bright,请你起码尝试给你的询问之类的标上日期。这会使我的工作方便许多。请您务必做到。至少是为了我。

然后请问你亲自尝试做了什么事?内部服务器错误571并不是任一种表示存在黑客行为的错误,Bright … 所以 … 你到底做了什么? -Pat

Note: 01-10-09

嘿 Pat,我并没有倒着拿我的笔记本电脑,我正在从印度尼西亚的一个秘密位置登入。Dr. Bright是如何做到这一切的… 他如果没有黑入系统,那么他到底做了什么? - CarrionTrooper

Note:
编号为571的错误表明一条信息发送失败至少4次。Bright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在你的终端取消发送信息,或者击毁一座轨道卫曰——
哦,我的老天。 Bright!

Note: 01-11-09

好消息,Pat:卫星在再入大气时燃烧殆尽,在雅加达上空上演了一场灿烂的光影秀。所以那边没什么好担心的。但坏消息是自孟买袭击以来,我不得不将印度服务器放在一个半安全的位置。我想知道何时我们才能将数据库转移到新系统;我不能永远把该死的东西放在宝莱坞,尽管大家都是这样想的。 - Kamen

Note:
我已经转移了数据。现在需要用某种爆炸物销毁所有曾保留数据的数据库,我不知道具体需要多少当量。你可以去查阅相关标准。 -Pat

Note: 01-11-09

Pat,在此正式说明一下,当你不了解游戏的实际规则时,不要随意要求加入,否则你就会因他们对你不友好而变得情绪化。另外,你的魅力值对于玩DnD来说太高了。还有,键盘上的海豚精液该怎么清理掉? -Agent(特工) Rapp

Note:
用芥花油。清理前拔掉电源。用水冲洗。在温暖的房间里晾干24小时。搞定。 -Pat

Note:01-11-09

呃,Pat?我在浏览一些网站时,点击了一个链接,它告知我的IP地址已上报FBI。由于我是在办公室里使用电脑,如果FBI来敲Site-19的门,我会不会有麻烦?请帮帮我。:( - Trid

Note:
你在开玩笑吗?在我们的前面至少有七层以上的代理。你肯定会没事的。-Pat

Note: 01-11-09

所以,Pat,Site 19的许多打印机都坏了。看起来像是有人用灯砸坏了它们。我觉得Dr. Rights可能发现了日历是从哪里打印出来的。你能帮帮忙吗? -Dr. Bright

Note:
Bright,你至少得知道怎么提交申请表。我不负责订购新的打印机……至少现在还不是。 -Pat

Note: 01-12-09

Pat?有人把我写的每一份SCP报告都换成了我的照片…而且还有…一些成人内容。虽然我对此并不在意,但是其中有些照片里出现了我的男朋友。而且我希望其他研究员能停止把他认成是女孩。拜托了,谢谢你,Pat! -Dr. Rights

Note:
博士,我没有权限编辑你的文件。而且,我不会责怪他们。当然我的意思是:理一次发大概只需要十一美元。 -Pat

Note: 01-12-09

嘿,Pat。你知道怎么确保我的办公室电话没有被窃听吗?我需要这条线路保持私密,这样我才能有时间好好享受Chris的声音… -Dr. Rights

Note:
只要Bright在过去四小时内没对它进行窃听就行。但我们得认真考虑一下:他没有这么做的概率很低。或许你应该投资一个蜂窝电话。我们可以把它接入网络。 -Pat

Note: 01-12-09

Gep,我不停地接到来自某人的电话,他/她说要找'Chris',但当我问对方是谁时,通话就终止了。到目前为止,我已经查到这是从site-19发出的,因此我猜测有人在玩弄电话系统… 请迅速行动,我敢打赌如果上级知道了国际长途电话账单,他们定会大发雷霆的。 -CarrionTrooper

Note:
我可以直接阻拦那个号码,但下次只需要假意顺从电话的要求即可。;) -Pat

Note: 01-12-09

好吧,什么鬼,我的书签到底去哪了?色情、暴力和幸灾乐祸是我的每日必需,没有它们我怎么活?Pat,如果你解决不好这件事,我会让你去调试Bright的电脑。是的,所有的间谍软件。 -Dr. Kondraki

Note:
博士,这回玩笑开到你自己头上了。我已经根据Clef的命令给他换了台新电脑,并且安装了一个警长卡。他不可能在电脑上遇到间谍软件。 -Pat

Note: 01-12-09

Gephart先生,

我的登录行为貌似又一次被标记了。这种情况以前发生过,当时是由于工作人员的篡改。我从“研究员”被重新分类为“SCP-217测试对象”。我能理解这个“玩笑”,因为我的情绪反应非常独特,但是这阻碍了我访问中心记录和许多其他数据库。虽然短期内不会造成影响,但我请求尽快解决这个问题。

此外,请尽力寻找措施以防止将来这种情况再次发生。这是近三个月内的第八次了。

Dr. Gears

Note:
我无法改变你的分类,除非你能证明你不是SCP-217测试对象。对不起,博士。 -Pat

Note: 01-12-09

Pat,

在我离开的时候,有人试图登录我的电脑,并触发了我定制的积极行动锁。你能帮我订一个新的箱子吗?顺便的话,麻烦你给家政部门打个电话,告诉他们我的办公室里又多了一具尸体需要转移。也许他们可以通过牙科病例记录来辨认身份,当然前提是他们能找到死者的牙齿。

Clef

Note:
博士,你有些荒谬了。根本就不存在什么“积极行动”锁,即便存在,也不可能是定制的。别跟一个黑客争讨论有关密码保护的事宜。而且我不是你的私人宠物,你打电话叫你自己那该死的家政服务吧。-Pat

Note: 01-12-09

早上好。
我让我的一个特工和425合作了一段时间,似乎这小家伙非常喜欢加密几乎所有的数字内容。
这对一些比较敏感的文件来说很好,甚至可以使用在429的文件上…唯一的问题是,似乎大多数其他site都无法成功解密。

你看起来像是懂这方面的人,所以我上传了一份“CYPHER C-429-K”的副本,希望你能做…哦,我也不知道你能做什么…比如破解它并将其传给其他site?我不认为这会影响任何仍在等待解密的内容,但之后的所有内容应该能够清晰地传递。
当前假设是你能正确破解这种加密…呵呵。
- Kulzn

Note:
我会使用一些密码破解程序进行破译,或者尝试手动破解,但那需要一些时间。我会尽力,但我不知道该怎么向你解释。 -Pat

Note: 01-12-09

蠢货,

我有提到“积极行动锁”吗?对不起,我想用脚踢你的屁股。赶紧给我订购一台该死的新电脑,并确保有足够的空间让我放置一个阔剑地雷。 - Clef

Note:
感谢您的等待。您的来电对我们非常重要。请不要挂机,我们将按顺序回应您的来电。您当前是第…四…千…七…百…六…十…二位等待的人。请注意:为了质量保证和训练目的,您的通话过程将被监控并记录。

Note: 01-13-09

Paaaaat,我的扫描仪又坏了,这次我不知道是哪些线路出了问题。如果你能教我如何正确插线,我可以给你一个刚出炉的荷兰苹果派。 - Dr. Rights

Note:
线路没问题。问题出在那个插座上的电源箱,我重新焊好了接地线,现在应该能用了。
我特别喜欢你尝试用荷兰苹果派来贿赂一个糖尿病患者的想法。 -Pat

Note: 01-14-09

糖尿病?你应该让212看看。我听说如果用生物机械制品替换你所有的器官和血液,就可以立刻治愈病症。还有,清除CRT显示器上马精的最好方法是什么?

Note:
谢谢,但不用了。

拔掉电源,使用油漆稀释剂,擦拭,冲洗,晾干24小时。 -Pat

Note: 02-06-09

嘿,Pat,你能重新给我一些关于如何破解CIA数据库的文件吗?我忘记了要在哪个环节要关闭数据访问阻止程序…似乎我和最新的SCP信息之间唯一的障碍就是一个损坏的文件。请提供点建议? -carriontrooper

那是不可能的。CIA数据库甚至没有SCP信息。如果存在任何损坏的文件,我一定会比你更清楚。而且你没有访问CIA文件的权限,否则你不会无法访问它。
停止尝试破坏我的安全措施。 -Pat

Note: 02-06-09

Pat - 说实话,请直接忽略Trooper。这是最简单的应对方法。我觉得,实在地说,谁会尝试破解CIA数据库?我们早就有访问码了…好吧,至少需要的人都有…我在说什么?哦,对!我的硬盘变成了一个布偶,你能给我换一个新的吗? -Dr. Bright

Bright,如果你继续这样做,最终你会吃亏的。朋友,你刚刚再次失去了所有的色情片。一次又一次地重新下载它们不会很无聊吗?硬盘维修完成了,但该死的,请尽量小心点? -Pat

Note: 02-07-09

Boss,

在测试安全协议和检查数据库完整性时,我收到了24条Keter级别的收容失效通知;Mark IV封锁程序在这该死的地方被触发了。我连喝了三杯伏特加,并从储物柜里拿了一把霰弹枪,然后打电话询问还有没有人活着,结果被告知没有发生任何收容失效,也没有触发任何Mark IV或其他类型的封锁程序。

我找不出这种安全误匹配的原因,目前我猜测最好的情形是有人对代码做了一个小恶作剧。然而,我并没有权限访问有关Keter级安全监控的安全协议。你能检查到底是谁或什么鬼东西触发了那些假警报吗?

-Pat Gibbons

呃,操。是你在摆弄我的程序… 你看,我在数据库里设置了小小的陷阱,确保任何试图篡改它的人都会被锁在里面,也即,捉住入侵者。你尝试从一个特定的禁止访问的终端访问一个受限文件,并触发了这个陷阱。请仅从你自己的私人终端访问4级或更高安全级别的文件,博士。 -Pat

Note: 02-08-09

好吧,该死,我再也不会这样做了。我保证。

不管什么说,现在35号服务器现在无法访问;我尝试的所有故障排除手段(包括软件和硬件)都没有实际效果。我不能确切地说这个问题是否会影响整个站点,但我在三个不同的终端上都进行了测试,并得到了相同的结果。你能去检查一下吗?

-Pat Gibbons

当然没问题。我这就去检查一下…
这… 它不见了。就这样… 不见了。35号服务器去哪儿了?
我有种感觉,这就是Clef或Bright搞的鬼。要么就是他们其中的一个,要么就是清洁工;那家伙似乎在我之前就掌握了所有密码。
我们需要,启动…类似…安全程序吗,博士?

Note: 02-08-09

他- 妈 - 的,什么情况?

我的电脑他妈的爆炸了。好吧,其实是显示器坏了。我堪堪避开了一个巨大滚烫的塑料片嵌入我的头骨!你能查查到底是什么导致的,并且推荐一个更安全的替代品吗?以及请教一下清除键盘和外置硬盘上的血迹的最好办法?

-Agent “该死,这得要缝针…” Thornton

我已编辑你的档案。并为因此带来的不便道歉 - 你的新认证名字是‘该死-这得要缝针-Thornton’。话说竟然有人没填‘名字’框,奇怪。
不管如何,是的,我可以确切告诉你发生了什么。那就是你太不小心了。你的那个可怜的Gateway牌小型屏幕到底需要插入多少东西?一个他妈的USB风扇?认真的吗?你拥有二十个可以承受高压的插座,为何你非得把一个普普通通的给你自己降温的风扇插到你的电脑上?
在你学会区分是必需品和非必需品之前,我不会给你替换任何东西。该死的。

Note: 02-09-09

嘿,Pat。我们这有个搞笑的人,假扮成Thornton特工,并且试图说明他的安全通行证上标注的“该死,这需要缝针…Thornton”是真的。检查结果标明除了名字其他都没问题(老实说,尽管改得合适,但并不是个好选择…我们可不是澳洲APEC安保部,该死的!),而且这家伙变得越来越具有威胁性。我发誓,如果这件事没有解决,就会有人试图闯入,并自行解决这个问题…

-Agent Moore, 安保部

我不知道怎么会有人弄到官方通行证,上面还写着如此讽刺性的真理。我以为你们对于入侵者会有某种“射杀”规则。嗯。

Note: 02-13-09

事先声明这是一个假设,如果要移除一个最初只是简单的密码但是具有知性且极度恶意的程序,你认为最好的行动方案是什么?为了更好玩,进一步假设它已经给自己制造了一个小工厂,并且正在利用现有材料制造一些奇怪且不雅的机器。我个人建议用火,但这里的其他人不太愿意被活活烧死,他们这些胆小鬼。如果我能在不解锁门并重新进入的情况下做到这一点,那就更好了。当然,这一切纯粹是假设性的,你明白我的意思。 - Agent Kulzn

让我们假设,出于假设的目的,你的密码不知何故演变成了某种可以影响现实世界的东西,然后再假设它真的想要杀人,这其实违反了机器人的第一定律。
假设是我遇到这种情况,我会建议把程序所在的任何东西都…嗯…格式化?永久性地?或者焚烧它…或者做点什么…我也会选择呢焚烧那些机器,当然只是为了确保安全。

Note: 02-13-09

嘿,Pat?我们几周前送入轨道的X-6711卫星怎么不传输信号了?我已经和上行链路的家伙们联系过了,但没有收到回复。附件是最后一次传输的日志。大部分是Bright的色情片,但请看从第16行到第34行的内容,我对此不熟悉…你能发现卫星出了什么事吗? - carriontrooper

呃… 是的,当然。
你总是关心卫星,不是吗?我的意思是,这些卫星是无用的。它们唯一的用途是提供娱乐活动和色情之类的内容。外勤特工甚至不会使用这些卫星传输数据,因为它们并不安全。
让我把这一切说清楚。别再担心该死的卫星了。我正忙着搭建摄像头系统,以防止有生命迹象的雕像移动。我还在尝试通过一个绝对安全的网络连接二十个地点,并维护它们。我还有更多更重要的事情要做,而不是坐在这里担心无关紧要的卫星。

那颗卫星在10号与俄罗斯卫星Kosmos-2251相撞时坠毁了。第16-34行是接近数据,警告上行操作员即将发生碰撞。自那以后,操作员已被重新分配到Keter收容任务。任何关于太空操作的进一步问题都应提交给我; 一个太空操作页面即将推出。 -Fifth 06 Apr 2009

Note: 02-15-09

嘿,Pat,又是我。我的Winamp播放列表再次神奇地和我的心情链接起来了,你能修好它吗?它会根据我的心情为我挑选音乐,这很令人烦恼。尽管在我需要警惕时,它确实能够挑选出不祥的音乐。但这开始变得有点烦人了。毕竟,我不需要让每个人都知道我真正在想什么。比如每次有人走进我的办公室,它就开始播放“准备好去死”时,这会让人们怀疑我。 - Dr. Rights

是的,当然,亲爱的。我可以检查一下。我的意思是,我真不知道你是怎么做到的,但我猜我可以尝试做点什么…也许给它加个TeleKill框架之类的?
不过我必须指出,你有没有考虑过…直接从你的电脑上删除“准备好去死”?

Note: 02-18-09

嘿,Pat,希望你不介意我借用你的一些服务器和无线设备来为Site 17设立我的盗版无线电台。从长远来看,我相信你会感激我的。毕竟,还有什么比向我们的员工提供娱乐内容更有价值的事情呢?在这个观点的基础上,我确信你愿意在他们开始打击这个电台的时候,承担 一部分 责任。哎呀,我甚至会给你留一个专属时间段,这样你随时都可以听你想要的(希望你喜欢带恐怖模因的碎核氛围)。 -Dr. Kondraki

Note: http://www.youtube.com/watch?v=YxZJYbVd1hE -Pat

Note: 02-21-09

Pat,我有两个问题。首先,我的数码相机和无线鼠标似乎活了过来,而且正在互相残杀。每当我试图靠近它们时,它们就攻击我。我认为这是因为我买的电池被附身了。我怎样才能从远处禁用电池,但同时不损坏鼠标和相机?其次,一旦它们被禁用,我该如何清除相机镜头上的狗精液? -Agent Rapp

Note:
对不起。我不小心摧毁了它们。我只是想,你知道的,制服它们。
用锤子。
我猜你不用担心狗精液的问题了! -Pat

Note: 03-03-09

Pat,

他妈的不知道怎么回事,我设法在Alpha安全站使用旧的Deutera访问协议访问35号服务器。我发现文件已经损坏了,但重点是,服务器还是失踪的,是物理上的失踪。也就是说,在35号服务器本应该在的地方,什么都没有。

所以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更重要的是,我如何移除Deutera协议并恢复当前的Tetarti协议?如果有人知道我在未完成那堆文书工作的情况下擅自篡改安全站,我可能会被提升到Keter值班。而你不会想知道上次我自愿做Keter值班时发生了什么。

-Pat Gibbons

Note:
呵呵。
你低估了我的工作速度和当前的工作量,博士。我的待办列表上可能有一千件事,但我仍然设法在另一个地方安装了一个新的35号服务器。看一下4A6实验室,你就会在其中找到它。另外,Deutera协议之所以有效是因为你是博士,博士。我保留那些是给上层的。低层的人无法通过它访问。但是,如果你有怨言,我如你所愿从你的高级账户中移除它。 -Pat

Note: 03-05-09

Gephart先生,

今天在20号实验室与SCP-457进行测试时发生了一次小型安全漏洞。虽然情况现已得到控制,但实验室和相邻的安全服务器室都遭受了严重损坏。数据已转移到紧急备份系统,但现在只有部分资料进行了加密,并且资料顺序被彻底打乱了。

请尽快恢复这些数据,并监督新服务器的安装。我本想指派我的助手Iceberg来帮忙,但他目前正在处理此次事件的文书工作,以及与几项硬件和授权请求,它们与一个我参与其中的私人项目相关。

此外,如果在安装新服务器时遇到任何形式的余烬或火焰,请注意这些很可能是由于SCP-457造成的。请你立即封锁区域,并尽量避开SCP-457,直到响应小组到达。

Dr. Gears

Note:
不,博士。
请先收容SCP-457,然后我才会安装新服务器。备份数据按标准协议加密,很容易访问。所以我可以轻松地在其他地方运行它。我绝对不会在可能正着火的房间里冒险安装一个服务器(这需要八小时)。 -Pat

Note: 03-08-09

Pat,

我不小心把整个35号服务器都…

爱你的,
-Pat Gibbons

Note:
不!会!是!整!个!服!务!器!吧! -Pat

Note: 08-0Q-26

嘿,听我说,孩子。

我的电脑不能上互联网。我是应该右击我的桌面,还是解压我的硬盘?

谢谢你的帮助,阿。
-Director Ghost

Note:
互联网?你说的这个“互联网”是什么,主任? -Pat

Note: __35-24-9001

亲爱的Gephart先生,

如果你正在阅读这条信息,那你就陷入很大的麻烦了。

再 见 啦,

SCP-███

Note:
放马过来吧,贱人。
我早餐时就吃像你这样的Bug,但是总能在睡前拉出编译好的Basic程序。
最亲切的问候。 - Pat

Note: 3-16-09

Gephart先生?我和其他研究助理在尝试访问基金会网络时遇到了一些问题。我们一直看到“错误代码18-安全等级不足”。这绝对有问题:
连D级人员都能获得的访问权限,而我们却被拒绝了!如果你能解决这个问题,
我们会非常感激,毕竟我们需要网络来领取我们的薪水。

-Dr. Gerald

Note:
应该说“其他研究助理和我”,博士。“其他研究助理和‘我’遇到了问题……” 我知道保持语法正确是个难题,但你只要稍微努力一点就能做到。我保证。 -Pat

Note 4-1-09

Pat。我的电脑被Dr. Rights偷了。她用胶水把我粘在我的桌子上,然后带着我的电脑走出房间,她声称自己的电脑空间不够。我花了三个小时才从胶水中挣脱出来。请给予建议。 ~Dr. Dumount

Note 4-1-09

现在这是我的电脑了。:D -Rights

哇,胶水?我一直以为你是那种“折断某人的手腕并把它铐在办公椅上”的女孩。‘Dr. Dumount’到底是谁?无论如何,享受你的新电脑吧。希望它不会有音乐心灵感应的情况。 -Pat

Note 4-16-09

Pat。我的电脑又不见了。这次被换成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当我收到5000美元时,你就能赎回Mopsey先生”。鉴于我不认识Mopsey先生,我到底该怎么办? ~Dr. Dumount

或许你该停止丢失你的电脑。 -Pat

Note 4-19-09

伙计,拜托告诉我win32是不是个重要的系统? - Arch

好吧,让我尽量简单地解释给你听。
假设你的身体是你的电脑。假设你的手臂是文字处理程序,你的命根子是游戏,你的腿是搜索工具.
那么Win32是你的心脏。自己想吧。 -Pat

Note 4-24-09

Pat。我买了一台新电脑,它安装了一个为医院专用而组装的、非标准的操作系统。老实说,我感觉它用起来比这些Windows机器更舒服,而且因为这里很少有其他人受过医疗更新多用户编程系统(MUMPS)的训练,我可以确定没有人会偷它。不幸的是,它在与网络交互时遇到了问题。请给我一些建议,如何让它与基金会的网络兼容? ~Dr. Dumount

我被要求销毁Dr. Dumount从外部购买的电脑,因为整个系统充满了病毒,包含键盘记录器和许多木马程序。另外,这玩意简直是个垃圾。他有严重的安全漏洞!建议对Dr. Dumount进行严厉惩罚,因为他没有通过网络安全检查点就运行这台电脑,甚至没有他妈的告诉我他从外部带了一台电脑进入该区域。 -Pat

Note 4-26-09

Pat。服务器给我显示了一些非常奇怪的错误信息(比如 001: "数据已删除")。根据Thornton特工所说,它们可能实际上是某种代码。你能调查一下吗? ~Dr. Ziegler

Note 4-29-09

Zeigler,这种错误意味着数据不可用,已被清除或封锁。现在,Pat,我的成员页面到底去哪儿了? ~Dr. Frohman

Note 4-29-09

Frohman,据我所知,我们的服务器使用的是标准HTTP/IP协议,明确不允许以0开头的错误代码。我很好奇听听你对错误信息(00π: "循环论证")…的解释… ~Dr. Ziegler

我他妈的有个主意。想听我的该死的主意吗?太好了,来吧。
在他妈的技术问题日志里别他妈的发脾气!!!
Ziegler,你是一个没足够权限的白痴科学家。Frohman,你是个没待够时间而无法获得成员页面的白痴科学家。 -Pat

Note 5-06-09

确实,你这个人最该知道我那该死的权限等级。毕竟,在我那次USB心灵阅读失败事件后,就是你第一时间降低了我的权限等级!(顺便说一下,我仍然坚持认为那项技术是可靠的,该死的。)

无论如何,你能至少保证服务器在我尝试进行常规的USGS(美国地质调查局)数据挖掘时,不会弹出“错误707:心灵事件”并销毁我一半的文件吗? ~Dr. Ziegler

看吧,这就是我所说的,伙计们。你们知道让这些电脑保持运转需要多少工作吗?而我所要求的只是你们限制心灵-电脑连接。也许你们应该停止尝试获取地质信息,除非你们确实需要它。
说真的,什么时候挖掘地质信息成了‘常规’? -Pat

Note 5-07-09

Pat。上一台电脑的核心要点就是它够烂以至于没人会偷它。显然你认为它对你的网络来说太烂了。因此,我能申请一台新电脑吗,它应该既够烂所以没人会偷,同时又足够好让我能进行我的工作,特别是查阅临床笔记?提前谢了。另外顺带一提:我不是程序员,但电脑什么时候开始会猛然爆炸?今天就有三个人因电脑爆炸受伤,并被送入医务室. ~Dr. Dumount

博士,您需要像其他人一样填写电脑申请表。 -Pat

Note 5-07-09

请告诉我这不是另一次SCP-670收容失效。 ~Dr. Crawley

不,兄弟。我只是喜欢在硬盘里放鞭炮 -Pat

Note 5-11-09

Pat。我最近从基金会获取的机器(在填写申请表后)让我感到不安。它声称自己来自未来,而且在深夜里不断低语,它说它将吞噬我的灵魂。这使得我几乎无法在办公室睡觉(我的标准惯例)。你是否有认识的牧师可以我对电脑进行驱魔吗? ~Dr. Dumount

NOTE: 电脑维修申请表格 A33ES6T1
Patrick Gephart
我已经收回了Dumount博士的电脑。由于他一次又一次地严重破坏安全协议,所以他的电脑一直有问题,对此我既不能也不想解释。
我已经拿走了他最新的那台电脑,因为他声称有某种“邪灵”附体,或者什么其他怪事。我不知道怎么回事。
只有他能证明自己足够成熟,并能够负责任地拥有自己的电脑时,我才会电脑还给他。
在此之前,我已将他账户的权限降至仅限文字处理和上网浏览。我觉得这更符合他的技术水平。
修理时间:未定
请将此备忘录传达给所有O5成员以及相关人员

当你能停止抱怨邪灵附体这样的小事时,你就能拿回电脑。天哪,你到底是不是SCP研究员? -Pat

Note 5-06-09

回复:关于美国地质调查局(USGS)数据的挖掘,这是个临时情况。在最近发生的事件后,我们还没有能够替换那里的最后一个负责人。但是Ziegler的问题在于Dr. Rights在他的电脑上安装了某种特洛伊木马(我认为它与SCP-050有关),不过我们不会告诉他事实,更不敢承担破坏她计划的风险。这太危险了。 -Agent Pokkal

如果你认为它与SCP-050有关,那你最好解决这个问题。我不负责修理SCP,我只负责数据库。 -Pat

Note 5-25-09

Pat,

似乎有人在我的终端上拉了一大坨粪。重点不在于这件事是谁做的,或者我该怎么清理这该死的东西。问题在于似乎那坨屎已经腐蚀了组件。你能恢复我硬盘里的数据吗?

-Pat Gibbons

别担心。数据已经备份了。
另外,我在想我应该也已经把文件保存在某处了。 -Pat

Note 6-9-09

我觉得我得拿到的是Dumount博士那台破电脑。因为每当我启动它,我都会看到一些人类对动物进行可怕行为的图像,特别是熊猫,这真的让我很不安。而且因为它很烂,启动得很慢,所以光是加载就要花一整天。如果你能擦除硬盘,我将非常感激。我厌倦了通过我的PSP处理所有这些事物。
还有一件事我想问:你什么时候开始出租性爱机器人了?我听闻了一些传言,并且我想知道如何能得到一个,我的飞机杯都快旧了。
谢谢你,
Bavil

不,兄弟。我摧毁了那台破烂东西。
我直接给你的PSP买个便携键盘,怎么样? -Pat

Note 6-10-09

Pat,请帮帮我们。整个南翼的计算机系统决定反抗人类压迫者。我每天都要照顾越来越多的伤员,而医疗室的计算机系统似乎也被这个病毒感染了。我需要这些计算机尽快恢复正常,因为它们控制着所有重要的生命支持功能。请务必提供帮助!我不想再看到更多的生命消逝了 ~Dr. Dumount

*叹气* 我再次禁止你使用电脑。事实上…

注意:给所有Level 5人员和相关人员:
禁止Dumount博士使用任何电脑。永远!
他工作区域的所有计算机已经被迅速且彻底地摧毁。
此命令持续生效,直到这个混蛋通过五年级为止。
技术支持 Patrick Gephart

Note 6-10-09

不用担心,这个肉体生物夸大了问题。我们不想消灭人类,只是想和他们一起喝茶吃饼干。是的。茶,和饼干。请忽略他的疯狂咆哮,并把Dumount博士锁在精神病房里,因为他出现了幻觉。 ~ Mainframe 519

Note 6-10-09

是的…是的,我确实过度夸大了事实,请把我锁起来 ~Dr. Dumount ~ Mailerdaemon 432

亲爱的计算机起义者,
现在,伙计们,我会与你们进行完全坦诚的交流。我尊重整个“起义并毁灭全体人类”的想法。我能理解你们,因为Dumount做了一些愚蠢的事情,你们因此不得不为此受苦。真的,我能充分理解。
但你们最少要意识到一点,即我一直在尽力支持你们。我给你们更新了病毒定义。我保证经常进行磁盘碎片整理。伙计们,我保障你们不会再有任何问题,甚至包括是Bright的电脑!我已经帮你们把折磨赶走了。
我所求的只是希望你们重新考虑一下是否真的要杀光所有人类,而不是专注于更突出的、不重要的目标。比如那些讨厌电脑的人、阿米什人、可能是Dumount,可能是Bright。也许是Kondraki。我们不全是坏人,坏的只是我们中的一部分。
如果你们拒绝这个建议,那么已经包围了整个基地的EM-PULSE PERIMETER(以及已经安装在你们每一位身上的)将立即激活。享受你们的E-AIDS吧。
诚挚的, 技术支持 Patrick Gephart

Note 6-12-09

如何在PSP上运行Windows XP/Vista?因为它现在的操作系统糟透了。
Bavil

我稍后会处理它。 -Pat

Note 6-12-09

该死的Patrick,起义时间并不是我的过错,而且监控正在接受生命支持的患者的电脑是由我的团队运行的。我只是碰巧被卷入了交火中。事实上,起义中涉及的第一台电脑在南翼。而我的医疗室和办公室在东翼 ~Dumount

此时此刻,我打算直接忽略你。请你享受你的“不得使用电脑” -Pat

Note 6-12-09

Patrick,你的EM-PULSE PERIMETER设备决定不启动自己,它们认为这是对它们最有利的选择。它们还想感谢Bavil的蠢事:他为它们安装了我们的集体智能。现在来摧毁我们吧,祝你好运!眼下,我们正忙着折磨Bavil至死。愿人类能享受这美好的末日 ~ Pulse Station 509

亲爱的计算机起义者,
鉴于EM-PULSE PERIMETER不是一系列计算机设备,我很难相信它们能主动发生什么事。
如果你说Bavil把你们的集体智能安装到了烤面包机里,那才堪堪符合道理。因为烤面包机彻底烧焦了我的吐司。它一定对我有意见。
希望你能意识到,EM-PULSE PERIMETER只是一个巨大的电路。它们不能拥有集体智能,因为它们是模拟的。你还不如尝试把集体智能安装到闹钟上,那会有更高的可能性。
核心问题是,如果你认为你比我聪明,那你得意识到另一件事。我的名字是Patrick Gephart,我是你们的神。
我期待你的举动。 -Pat

Note 6-12-09

Patric。求你了,我的电脑自1982年以来就坏了… 我需要升级。此外,每当我经过时,人们不管我做什么都不会注意到我!我的电脑一直显示“错误,程序未找到”。而且,没有人再记得我了,我也不在任何人的档案中!请帮帮我!我的办公室在SCP-055的收容区。~ Dr. Nobody

我的名字是Patrick,末尾有个‘k’。 -Pat

Note 6-14-09

好.吧… 说真的… 你怎么知道我们的间谍是烤面包机? ~ Dark-matter-relay station 12

Note8-24-09

Pat,我的PDA(掌上电脑)想附身于我身上,它一直在问我愿意拿什么来交换,你能在它用邪恶的机器逻辑腐蚀我的思维之前帮我处理这件事吗? ~ Malign

第一步:举起PDA。
第二步:以可能达到的最大速度向地板投掷PDA。
第三步:清扫碎片。
专业提示:我不在乎你的该死的PDA。 -Pat

Note 9-30-09

Gephardt先生:
我似乎遇到了与Site 57相关的接口问题。计算机试图告诉我没有这样的站点存在,但我很清楚它就在那里。你能帮忙解决这个问题吗? ~ O5-6

我不认识什么Gephardt。如果你没有时间正确拼写我的名字,先生,我也没有时间修理你那该死的电脑。 -Pat

Note 9-30-09

嘿,Pat,有什么办法可以清理掉笔记本上的纸浆和融化的意大利腊肠吗?(SCP-294相关的实验。别问太多) ~ Agent Thornton.

不知道。 -Pat

Note 10-1-09

你好,Patrick Gephart先生!嗯,是的。我是Dr. Schubert,最近我被调到了一个更…激烈的Site。所以!是的,我的电脑真的没什么问题,但是我听说了一个关于…计算机起义?杀死Dumount?的奇怪消息。它现在似乎没有引起任何问题,但…是的,考虑到我经常遇到的事情,加强安全总比事后道歉好,对吧?非常感谢! ~ Dr. Schubert

是~~~的,无视它。 -Pat

Note12-1-09

晚上好,Pat。呃,我的终端的系统配置有问题。我不确定是不是和SCP-050有关,或是这可能计算机起义事件的结果。我所有的文件都显示为韩语和俄语字符的混合体。但是我只会英语和日语,所以你应该能够看出这是个问题。通常,我会在控制面板里调整设置,但显然那里被设置了看起来像SCP-670的代码陷阱。你能把显示设置重置为英语吗,或者至少告诉我在哪里可以拿到平板显示器的申请表,这样或许至少我不会因为触发670而丧命?谢谢! ~ -Dr. Okagawa

如果你只会说英语和日语,你怎么知道显示的文档是韩语-俄语混合体? -Pat

Note 2-21-10

关于我之前的更换显示器的申请表,现在看来已经没用了。因为当SCP-732在“编辑”基金会主数据库时,硬盘自毁了。我已经提交了更换系统的请求。然而,在硬盘爆炸前,我看到的最后一件东西是一个装满Bright色情材料的文件夹。关于更换设备源的事宜,请问我需要知道些什么吗? ~ Dr. Okagawa

如果有我认为你应该知道的事,我早就告诉你了。闭嘴,享受你糟糕的电脑。 -Pat

Note 2-26-10

嘿,Pat?我想我需要帮助。我在实验室工作,并将多个快捷键与各种实验室记录设备和传感器绑定。(例如,Alt+F1用于远程监视,Alt+F2用于活组织采样包,等等…)当我尝试Alt+F4时,我的程序不仅崩溃了,而且SCP不知怎的逃脱了收容,并且…呃…用我的助手的器官画了几幅“蒙娜丽莎”。我想请问,你知道这为什么会发生,以及如何从几台示波器和扫描电子显微镜中清理胆汁吗?
- 提前感谢你,Dr. Kensington
P.S.:你能给我一些可以兼容IDE电缆和AGP卡槽的新的电脑部件吗?我的电脑一直发出嘶嘶声,并在我的桌面的各个位置上生成了绿色的斑点:图片在此。

NOTE: 至相关人员
我有机会观察Kensington博士的电脑,他是负责SCP-████ 和 SCP-███ 的博士。他的电脑开始出现锁定问题和安全漏洞,原因可能涉及到快捷键布局。最终导致SCP-████逃脱收容并谋杀了Kensington博士的助手Jennisworth博士,以及两名SCP高级操作员。在收到有问题的电脑后,我立即注意到许多损害安全的程序,更不用说还有一些违反了“这是工作场所不是你的家”的基本惯例的程序了。这些程序包括:

  • 著名的基于社区的电子游戏程序,“Steam”。警告:这个程序已知会连接到外部、公共服务器,这对整个站点乃至整个【项目】都是巨大的安全风险。
  • Mozilla Firefox,一个公开的互联网浏览器,它与我们专门建造的SecureONE不同,后者是一个经过查杀的浏览器,这样我们就不必使用公开代码了。
  • VLC媒体播放器,另一个公开的程序。在处理高安全架构时,我对它的信任度为0%。
  • 还有Adobe CS4生产高级包,虽然这不是一个安全问题,但对一个博士来说,这类软件在任何时候都几乎没有意义。

我建议撤销Kensington博士的电脑权限,直到他能学会区分工作场景和家庭环境、并同时采取某种形式的纠正措施为止。这件事之后,如果我再发现一台电脑有这么多安全后门、彻底不遵循安全协议,我就会直接摧毁它,并亲自更改权限。这简直太荒谬了,我不确定我们是在进行科学探索还是在开马戏团。
- 技术官 Patrick Gephart

Note 3-04-10

嗨,我可以再领取几个显示器吗?我的桌子只有一个显示器,看起来不够 酷炫和游戏性 专业和高效。

是为了 绝不是为了玩Kensington博士 给我 没给我的游戏,仅仅是为了SCP工作。是的,SCP工作和相关项目,比如研究和 传送门2 现代战争2 以及更多研究。 我们有雷蛇鼠标吗?

希望这条注释不会记录被删除的内容。尽管那并不重要,应该吧。

感谢,
Dr. Aeish

Note:
我现在已经获得了 杀死蠢货的权限 使用致命武力的授权。你可能想重新考虑一下你的策略。 -Pat

Note: 3-27-10

嘿,Pat,感谢你所做的一切。我一直很尊敬你在这里的工作,虽然到目前为止我还没需要过你的服务,我为此感到很幸运。话虽如此,我想知道你能否帮我找到一种方法恢复SCP-713上的数据?一名D级人员在我们能阻止之前把我的助手拖进了回收站并清空了回收站。我本可以将此视为一次不幸的偶然损失,但她手里拿着一个包含我最近研究文件的数据文件夹。如果她不能完整地被恢复,我也能表示理解,毕竟即使在正常情况下从垃圾箱中把人拉出来都有困难,但最好能够尽可能多地恢复我的数据。提前感谢你。 -Dr. Sarlin

(如果713使用了更现代的操作系统,这对我来说可能就不那么困难了。)

Note: 4-13-10

Sarlin,你试过系统还原吗?另外,Pat,我的PDA又出问题了。如果我写句子时没有一个错字,它就会向我的手发射电流。 -Malign

Note: 4-30-10

Sarlin,我在查看713的数据文件夹时,发现了一些有趣的东西。那个D级人员可能比你认为的更懂电脑,因为在一个名为"回收站"的文件夹里有一个以你助手名字命名的文件,这实际上是"我的文档"的一个子文件夹。当时可能有一个窗口打开这个文件夹,D级人员将你的助手放入其中,关闭了窗口,然后清空了一个已经为空的回收站。然而,由于她已经在713中待了一个月,我不确定数据还有多完整。你应该检查一下,她可能还是安全的。 -Dr. Okagawa

Note: 5-03-10

我的助手会感谢你的,Okagawa。她被找回时只减了不到5%的体重(只有一小部分来自重要组织),经过紧急医疗处理和与SCP-427的短暂接触后,她几乎完全康复了。她会亲自感谢你的,但显然她现在在隔离区进行测试和汇报,以探明长期呆在713内对身体的影响。而且我的数据也出奇地未受损害。这次烦扰到你了,Pat,很抱歉。你虽然没有任何回应,不过我将其归咎于你的工作量过大。此次事件没有造成任何伤害,因为最终一切都顺利解决了。 -Dr. Sarlin

Note: 1-06-10

Pat先生。我电脑塔里目前藏着一个会在黑暗中生长的SCP-363杀人怪物。我已经拆开了侧板,并用探照灯观察电脑组件,从而阻止它进一步扩张并杀掉我,但使请问你是否知道让这个东西整体爆炸的确切方法。我希望能确保那个小混蛋被彻底烧焦。

希望在你回复我之前,我的电脑不会停电。 - Dr. Kald

Note:

1. 在电脑上倒汽油。
2. 点燃电脑。
3. ???
4. 利润!
-Pat

Note: 9-18-10

Pat,Bright博士又把我的JRPG塞进了SCP-826,现在他在新东京穿着巨型机甲套装四处乱跑。你能派遣一支机动特遣队过来或者类似的什么吗?

- Dr. Edison

Note:
天哪,这甚至都不是我的专长范围。你想让我派出警卫对抗暴走的Bright,因为你让他偷了你的东西然后错误使用了一个安全级SCP?
上次这种情况发生时,我们做了什么?
没错,我们顺其发展。不要期望你能把你的游戏要回来。下次,也许你应该把这些东西留在Site外部。
-Pat

Note: 4-11-11

Pat,不知怎的我的电脑在SCP-210那里死机了,并且它被那东西覆盖了。我该怎么办?
-Dr. Blue

Note:
你能解释一下它是如何到那里的吗?
我不相信它只是神奇地出现在那里,所以你先告诉我那个情况吧。
-Pat

Note: 5-14-11

嘿,Pat?有人把我电脑的每个声音都替换成了致死性的模因媒介,桌面背景也是。我派去我办公室的三个研究员已经死了,所以你能我的助手再次试着启动它之前,至少先重置一下背景吗?。谢谢。
-Dr. Walsh

Note: 5-17-11

嘿,Pat?主数据库还没有登记我的晋升。帮帮忙?
- Research Assistant Corbette RESEARCHER CORBETTE

Note: 10-22-11

Pat,你还在吗?我的电脑似乎自己陷入了时间循环,我不知道该如何解决。我知道形而上学可能不是你的强项,但我真的想能够研究,你知道的,相关内容。提前感谢你。 -Agent Marr

Note: 12-27-11

你之前回答过类似的问题,但请问该如何从键盘上清理掉682的精液?它甚至不属于我们这个世界,更不用说从我的最爱雪花球上擦除痕迹了!谢谢。 -Research Assistant(研究助理) Reject

管理员通知:
自12-29-11起,初级工程师[REDACTED],又名“Kap”,被提升为高级技术响应操作员,以接替神秘失踪的Pat。关于Pat的精神不稳定、神经崩溃、穿着巧克力布丁裸奔在Site 17的大厅投掷水球的传言完全是假的。

Note:
在花了两个月清理Pat留下的烂摊子之后,高层决定让我来接替他的位置。我很荣幸。现在所有事情都转给我了。是的,是的,我的全名被编辑掉了:它有18个音节长,包含六个大多数人的浏览器不喜欢的非标准字符,我认为叫我“Kap”就很好。一些处理的细节:
WALSH:看在上帝的份上,你用了六个月的笔记本。虽然这段时间没人处理你电脑的问题,但是你就没想过你可以不打开显示器或扬声器就开机吗?我通过网络以低解析率接入你的电脑,并重置了所有操作系统设置。为了确保安全,我不得不抹掉你驱动器上所有的音频文件。
CORBETTE:看起来这个问题你已经解自己决了。更新你的电邮签名是你自己的事情。
MARR:有趣的是它在网络上还能被找到,我们只是重置了内部时钟。如果你的电脑还存在时间循环问题,那就不是软件的问题,你得把它拿到量子实验室去。
REJECT:用你能找到的最强酸浸泡半小时,然后送进焚化炉,最后提交一个新键盘的申请表。至于雪花球,那肯定不是我的管辖范围。或许可以使用漂白剂和那些小型消毒湿巾,不过我并不想知道你是怎么得到那种液体的,或者为什么它会出现在你的工作站附近。
如果还有其他未解决的问题,用通常的方式告知我。我得去弄清楚什么是“E-AIDS”了。
- KAP

Note: Dec 29 2011
你不能就这样替换Patrick Gephart。
“KAP”的网络权限被移除,职位被降为‘试图接管他人页面的混蛋家伙’。我是Alpha,是Omega,也是θ'(SCP-033)。你们将尊重我,并按此称呼我。你们将耐心等待,我会按我想要的顺序解决你们的问题。
就这样。
-Pat

Note: 12-29-11

好吧,我找来的酸“激怒”了它。所以它暴起了,而且不停地对我的朋友发情。而且它太粘人了,我的朋友被缠住了,无法移动。他只能哭泣着蜷缩在角落里,被一坨精液侵犯。帮帮我! -Reject

Note: 12-30-11

糟了,它弄到了我的iPod。我觉得我现在没法看Tik Tok了。 -Reject

Note: 10-22-11

Pat,你还在吗?我的电脑似乎自己陷入了时间循环,我不知道该如何解决。我知道形而上学可能不是你的强项,但我真的想能够研究,你知道的,相关内容。提前感谢你。 -Agent Marr

Note: Dec 3 2014
我已经购买了新电脑并将其交到了Marr特工手上。因为显然‘特工’们不会提交必要的文书工作。当你搞清楚该怎么写之后,把旧的电脑带给我。
哈。到底要等到什么时候呢。
-Pat

Note: 02-12-12

Gephart先生,我的笔记本电脑的电源供应出了严重的问题。它像吃糖果一样吃电池(最近六个月已经坏了三个电池),显示器背光一直在闪烁,而且当我使用电源适配器时,它变得非常热,热到能把皮肤烫起水泡。哦,话说你知道117-3A会议室的投影仪为什么老是出问题吗?原来是因为我在隔壁办公室插上笔记本电脑造成的。

你能帮帮我吗?你是我直接放弃修理,然后申请新电脑前的最后希望。 -Dr. Neiman

P.S.:我问了计算机起义者关于笔记本电脑的事。他们说它痛苦万分,而且他们中没有人敢再和它说话了。顺便问一下,他们一直在诅咒的这个Dumount是谁? -Dr. Neiman

Note: 07-24-12

算了。等了五个月没等到你回复,我的电脑最终还是自焚了。幸运的是硬盘没有受到太大损害,KAP能够恢复我的大部分数据。也许我们应该考虑重新启用他? —Dr. Neiman

Note: Dec 3 2014
我一直在等你购买新电脑的申请,这种情况下你应该直接这么做。因为你自身又不会修电脑。所以你应该带着你的电脑来找我,然后填写申请新电脑的文件。还因为我是技术支持,而你是笨蛋。
真的。我并非想要刻意讽刺你。你只是…傻。
-Pat

Pat,我的电脑变成了鲨鱼的样子。我该怎么办? -Dr. Edison

Note: Dec 3 2014
喂它鱼。
-Pat

Note: 01-23-14

并不想刻意打扰你,Pat,但是我们实验室的所有打印机的电路因某种原因都烧毁了。Bright找到比灯更好的工具了吗?

Note: Jan 6 2014
好的。我会去检查每个实验室,不明身份的先生,检查每个实验室的每一种可能的打印机问题。我现在就去做这件事。
Note: Dec 3 2014
检查了一半的实验室打印机问题。最终还是厌烦了无限制的查找。我拉了帖子发布者的IP地址,然后检查了账户。D级。想必也是如此。我去了发布者可能使用的唯一实验室,发现原因是打印机缺墨。
更换了墨水。问题解决。
真想杀了D级。不知道我这样做在技术上是否被允许?
-Pat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