闹市一隅
评分: +28+x

喷涂着罗德岛标志的载具在荒原上停了下来。煌看了看窗外,又仔细审视了一番眼前这个被沙子埋没了一半的金属屋子。她皱了皱眉。“我说,咱们不是去伦蒂尼姆吗?”

前排的Scout回过头来,“确实是。看起来不像吗?”

“呃。”煌再次看了看面前这个建筑,高不过五米,面积超不过她住的宿舍区,很难想象这个东西能代指一座移动城市。“我说,这座城是不是…小了点?”

“因为这里压根不是你概念中的'伦蒂尼姆'。”驾驶座上的Misery答了一句。“新晋精英干员的二位大概还没来过这里。简单介绍一下,帷幕后第一大交易中心,地下伦蒂尼姆斜角街,选址据说来源于一个经典维多利亚童话。这里只是个入口。”

“不是说这里有基金会秘密办事处吗?”

“问题就在这呢。我们也没听说过这边有办事处,一切全靠那段通讯。”Misery调出那条信息,读到,“已收到基金会联络信息,请尽快至地下伦蒂尼姆接头,届时我们会引导你们找到我们,探讨基金会交接事宜,按发现站点的口令。'遗民'。”

“我们有名为遗民的机动特遣队吗?”Scout回头问。

Sharp摇了摇头。“我手里的列表没有这个名字。另外,口令是什么意思?”

“Area-RB-01存着一大堆接头暗号,有一个就代表站点来源。”Misery解释,“待会就用上了。现在先进去再说吧。”他重新启动了载具,绕着面前的建筑转了九又四分之三圈,然后一头撞向东向的墙壁。

煌下意识地嚎了一声,但车辆毫发无损地进入了这个建筑内部,哐啷一声接上了下滑轨道,并顺着轨道向下开去。一刻钟后,车辆驶出了一个地下通道。

后排的两位干员向外打量着。天空灰蒙蒙的,跟真的伦蒂尼姆区别不大,街景布局也差不多,但路上的装饰相当奇怪:有的建筑以铜管拼插而成,显然并非坚实,却也没有倒塌;路灯散发着不正常的光芒,有些路灯甚至只是悬浮在半空中的一个灯泡;街上的巡警一瘸一拐的,似乎在按照某种固定的路线巡逻,并没有向这辆车多看一眼。

车子在一处公园门口停了下来,惊起了一群吵闹的羽兽。其中一只晕头转向地撞在车玻璃上,正好跟煌眼对眼;煌看出这只生物其实是某种简陋得令人惊叹它如何工作得了的机械结构。

Misery轻车熟路地向对面的酒吧走去。一行人跟在他身后,看着他径直穿出九点后门,在一块砖墙上指指点点。砖墙翻了个面,露出一块电子屏幕来,上面展开一幅诡异的分形图。煌感到一阵恶心,但Misery似乎并无大碍,他身后的机械臂在图形几角点了几下,屏幕不情不愿地转过身来,让出一条道。

鼎沸的人声冲了出来。

头一次来的Sharp似乎并不太惊讶,煌倒是有些震惊。与外面的诡异的铜管世界完全不同,街道上满是各式各样的商店。各种奇形怪状的人或事物在街上穿梭,带来煌在地面上从未听过的奇怪叫卖。

“这是…”煌问道。

“帷幕背后最大的商业中心啊,不是跟你说过吗?”Scout带着笑意答道。“这里没有什么你找不到的东西,我们甚至可以在这里找到一些医学上的助力。就比如说吧,Whitesmith时常会在这里买点矿石病药物。”他指着对角一家店面说。

煌打量着那家药店——至少外表上完全看不出它是一家正在营业的药店。透过橱窗看去,各种药丸毫无规章地堆放在一起,几个潦草至极的便签贴在乱七八糟却异常洁净的瓶子上,店面的名称是用记号笔手写在一块泡沫板上的,字样是“dado的好药物之家”。一位衣冠不整,戴着个诡异头套,看起来精神不太正常的札拉克药剂师正在里面蹦蹦跳跳,几只源石虫趴在他背后。

“这里?矿石病抑制药?我记得Whitesmith似乎不用…”

“她用的。”Misery拖了个长音,“她用的铁矿石都长源石虫了。”

“治矿石的虫子病啊,有问题吗?”Scout最后补了一句。

“……”煌沉默了。她突然间想到了那位O5-2,面对几乎一切问题都能以沉默做回答,诡异的是凯尔希和当年的特蕾西娅还真的能理解其含义。煌直至今日才突然意识到沉默确实能表达一些语言不能表达的东西。“呃,有点饿了,这有饭馆吗?”她转移了话题。

“那里。”Sharp像街对面努了努嘴。

“为什么你对这一切一点都不惊讶?好像你很熟悉这里?”

“萨尔贡黄金城的商业不比这里差,黑市里的奇怪东西不比这里少。”Sharp答道。“这里没什么特殊。这种地方的饭馆通常不会仅仅是饭馆,看上去还是思考人生的好地方。”

对面那家“安布罗斯餐厅镜像伦蒂尼姆分店”里确实有一位正在思考人生的顾客,是一位穿着考究的男性卡特斯。他用叉子试图再举起一块蛋糕,但由于心不在焉,并没有插到,于是他把叉子送进嘴里大嚼起来。

“沃尔特先生,著名美食家。等他沉思完了再去要评价吧。”Scout补充道。

“还是待会再说吃饭吧。”煌擦了擦汗。“话说不是到这后会有引导吗?我怎么没看见…唔!”她向前一个趔趄。

一道裂缝毫无征兆地开在空间中,一只半透明的女性的手从其中伸出来,向一个小巷子里轻推了煌一把。Scout反应很快,几发连珠箭迅速分射这手的几个部位,但无一例外地穿其而过。那只手愣了一下,随即收回了裂缝中。

“真是怪了事了…之前可没见过这东西。”Scout喃喃自语。

“嘿!”巷子里传来煌的一声叫唤。“我找到'遗民'了!”

巷子尽头的小照相馆的标牌是“遗民”。那只手凌空指了一下标牌,随即消失不见。

“去看看吧。”

并不算大的店面里的空间远超其外面看上去的理论体积,显然那扇门并不仅仅分割了两个处在同一维度的空间。一排排整齐的小隔间挤满了绝大多数体积,仅剩的大厅里也堆满了各种从外表看不出来用途的物件。几乎看不见地面的大厅里挤着四个人。一位珠光宝气的红发沃尔珀男性躺在一张躺椅上;一位灰发黎博利女性拿着一张地下伦蒂尼姆的照片出神;一位眼镜片厚到令人赞叹镜框质量的阿戈尔男性正在柜台后面奋笔疾书;一位脸色阴沉到不能再阴沉的萨弗拉男性坐在角落里审视着这间屋子。见到有人进来,沃尔珀站起来笑了笑。“黑月是否嚎叫?”

“它向着白月嚎叫。”

“不错!看来我们没认错人。”沃尔珀鼓了鼓掌,“我们终于联系上基金会的继承人了。你们是从哪里找出我们的?是site-Au-84的例行呼救吗?”

几人面面相觑。煌捅了捅Misery,“这个联络工作不是你负责的吗?怎么没见你汇报过那个站点名称?”

“不知道?好吧,也不是不能理解,现在那地方应当叫…”沃尔珀用手指高速敲打着额头。“雷姆必拓,对的,雷姆必拓。你们是在那里找到一处遗址,又从信号追过来的对吧?”

“这…”

“是。”Scout简短地回答。“你是…”

“哦,抱歉,忘了自我介绍了。”沃尔珀想起什么似的拍了拍脑袋。“O5-9,你们应当还知道O5吧?我是唯一还活着的O5成员了。”

“呃?”煌下意识地发出了质疑,她十分确定现在罗德岛上就有至少两名自称O5成员的领导人,都十分可敬而可信,不至于假装什么;他们也没提到过有的O5藏在这个地方。

“对不起,如果您真是O5,想必能收到议会机密频段的联系。请您公布真实身份。”Misery微微使了个眼色。Scout把弓拉了起来。

黎博利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阿戈尔仿佛没听见般继续奋笔疾书。

“好吧。”沃尔珀无趣地摆了摆手,“新人不太有意思。Jack Bright博士,基金会的…爱是什么是什么吧,现在基金会自己都什么都不是了。”他停了下来,似乎等待着众人做出什么反应。罗德岛的几人不知该做什么答复,只好胡乱点了点头。

“不会吧?”Bright博士失声,“没人认识我了?天启之亮博士?不朽?基金会不怕死第一名?”他报出一连串名号出来,但依旧没能引起反响。“SCP-963?”他最后以放弃般的语气道。

“按现行命名制度,新发现的异常将以SCP-TR命名。”Scout答道。

“那你们对不带其他前后缀的SCP项目了解多少?”

“最高机密。”Scout答道,“我们都没有这个权限。”

“*脏话删除*的,口风真严。”Bright博士不满地嘟囔。“不过我倒是有点有意思的给你们看看。”Bright博士伸手指了指大厅最里面一台巨大而诡异的机械设备,一串看起来毫无意义的齿轮传动装置填满了设备的大半,正面开了两个大隔间,一个上面标着“输入”,一个标着“输出”。

“看过前天灾史研究记录吗?”

“有一点了解。”

“那就好。”Bright博士挥舞着随手抓来的一根拐杖,神态仿佛拉特兰典籍中分开天灾云的先知。“想必你们已经得知,在那个泰拉大陆的伊甸园时代,种族之间还没有如此的隔阂。后来,第一批先民出现在了世上,他们最早拿起了源石作为生命的延伸,不久,他们便接管了大半的旧秩序。但是!帷幕背后的力量并不至于被区区源石与天灾束缚。在自己动手研究的基础下,他们终于自己摸索出一条人类进化的捷径。”

“等等,”Sharp按着太阳穴,“我有点没反应过来。你是说,你们是前文明基金会传下来的?”

“你以为'不朽'的名号是哪来的?”Bright博士微笑道。罗德岛的干员们并没听过“不朽”的名号,只好再胡乱点了点头。

“你猜猜那边那几位朋友是怎么变成现在这样的?大量实验证明,把人跟源石一块塞进那个输入箱,拧到精加工档,就能把人变化成他喜欢的先民种族。Iris就是这么变成现在这样的,这样对学源石技艺有利。我怀疑最早的萨卡兹就是这么造出来的。还有这位萨弗拉兄正相反…”

“别叫的这么亲近。”萨弗拉难得抬起头说句话。

“喂!”Bright博士喝止了他的抱怨。“用你做实验我承担了来自O5议会的重大压力,别说得好像你是什么受迫害对象似的。现在这屋里受迫害最深的就是我。”

“你还听O5的话?”被称为Iris的黎博利笑问道。

“当然。截止到三分钟前我一直是唯一一名活着的O5成员,我受到了我的良心的极大谴责。”Bright博士傲然道。

“……”

“所以,你们联络现在的基金会到底有什么目的?不会只是叙旧吧?”Scout单刀直入。

“当然不是。”Bright博士道,“如你所见,本站点一穷二白,饭都快吃不起了,却还承担着保管这些收容物的重任。”他指了指四周密密麻麻的收容间,“我们是来要经费的。如果你们能把这接管了更好。”

“这点还需要报请上级同意。”

“你们都这么不重视吗?”Bright博士似乎失控了,“我们都火烧眉毛了,沦落到拿异常看异常了。就比如这个——”他猛地拉开一扇门。

Iris的动作停了半拍。阿戈尔正好写完一页,条件反射般地跳起来。萨弗拉半步没动,只是把尾巴尖转向了打开的隔间门口,一个黑点在尾尖闪现。罗德岛四人也跟随着他们的目光向门里看去。

一尊混凝土雕像落寞地站在一角。两个眼睛状的小玩具绕着雕像团团转。雕像纹丝不动,但在场的每个人都瞬间感到了其压迫感。

“这是…”

“嘘。”Bright博士诡秘地一笑。“让它歇会吧,不要打扰这原初的异常了。”萨弗拉一甩尾巴把黑点甩掉,Bright博士顺手带上了门。

致基金会联络员Misery:

关于你小队在site-VT-05的见闻已被记录。隶属于特雷西斯的异常利用组织正在维多利亚进行探究,因此维多利亚是基金会发展的下一个重要方向。你小队的发现有利于基金会。未来我们会尽快与站点取得联系,并接管其掌握的知识。

很抱歉我不能告诉你更多关于前天灾史与Bright博士的信息。在未来这些信息可能被解密,但现在不行。我们必须先集中精力面对一些迫在眉睫的危机,此时我们必须团结一切可团结的目标。

O5-2 ███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