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验-记录 084-DE-10

本文档含有试验 084-DE-10的视频记录。

试验084-DE-10涉及到一个对SCP-084-DE进行的召唤测试。一个月前,站点主管██████博士在数起人员死亡事故后,已禁止所有对包含“魔”的词语的进一步召唤试验。

三周后,克拉尼克博士提出了一个可以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对Daemon autem gnaritas(“智魔”)进行召唤的计划。经过仔细斟酌及克拉尼克博士对其为何想要执行召唤的论证1,该计划被准许实施。

克拉尼克博士独自进入了实验室4-18,基于最近一次对Daemon的召唤的结果,一支战术反应部队在相邻房间内待命。

试验记录 084-DE-10 - 02.10.20██
试验由克拉尼克博士进行
试验在SCP-084-DE上进行

位于房间顶部的摄像头: 克拉尼克博士坐着轮椅2进入了实验室,是自己面向放着SCP-084-DE键盘的桌子,弯下腰打开了屏幕。

屏幕仍未有显示,一片漆黑。

克拉尼博士: 现在输入第一个程式。

克拉尼克博士直接依次输入了 Lux protectionis3 Domum Umbras4 。屏幕显示出两个相应的召唤圈。球体在第一时间内发出了强烈的闪光,黑雾从内部渗出。然而,它是围绕着克拉尼克博士和SCP-084-DE形成的。 切换至桌面摄像头。

可以看到一片柔和的光围绕着克拉尼克博士。

克拉尼博士: 这种光芒可以保护对象免受烟雾侵害的理论得到了证实。稍等……现在已经过了半分钟了。只要它还有事情做,光就可能会继续维持。真幸运。

克拉尼克博士接着输入了 Daemon autem gnaritas5 。屏幕显示了一个新的召唤圈,原本的两个随即对其所处的位置做出了相应的调整。之后在屏幕周围,出现了一个微薄的,黑色雾面。

耳机中传出的声音: 又是你。我还以为你不会再用那个组件了。

克拉尼博士: 呃……致以我的问候,强大的恶魔。

几秒钟的沉默后,一阵咆哮般的笑声穿透了耳机。

声音: 哈!你不是哪个人。一个新助手?

克拉尼博士: ……是的。怎么称呼你们,恶魔?

声音: 嘿,兄弟。你是个处女召唤师吗?这……时候……这个地方……这对他或他的助手来说太过临床了。而且他已经停止了这个设备上的工作……啊……啊哈,差点把我骗了,你这个瘸子。

克拉尼克输入了 Purpura visio6 并不断地盯着屏幕。几秒后,他惊恐地瞪大了双眼,凝视着屏幕上方的空气。

克拉尼博士: 我操他妈的。

声音: 你完全没有经验,是吗?第一戒:在每次召唤前要先用一个视觉咒语。你甚至完全不知道你在做什么。第二戒:不要试图愚弄autem gnaritas7。我们总是注意到这一点,虽然不太一样。

克拉尼博士: 我并未愚弄您。我的主人只为他的仪式寻得了一处新地,我……在帮助他。

声音: 随它去吧。你的工作服出卖了你。基金会,对吧?

克拉尼博士: ……在您面前作伪装可能是没有意义的。您是怎么知道我们的?

声音: 你……你在用它们之前已经编译了召唤,还是什么?

克拉尼博士: 是的。智魔陛下。

声音: 正好。我知晓事理。下一次:不要在向一个恶魔提问前直呼其名。名字带有力量,只有白痴才会出卖你。

克拉尼博士: ……值得注意。我可以问您几个问题吗?

声音: 当然,因为你召唤了我。看在上帝的份上!我知道对你来说我看起来很糟糕,但你也不是什么美女。

克拉尼博士: 嗯……您也能说上帝吗?

声音: 当然。这只是一个词。

克拉尼博士: 这是一个名字。

声音: 不,一个词语。我同样也可以说赛特8,洛基9或者是羽蛇神10。只“J”这个字母是我们需要回避的。哦对,你也是。

克拉尼博士: 为什么?它会把您驱逐吗?

声音: 间接的。它会扰乱所有的召唤。还有黑暗,所以,这个房间里的雾……我们说,黑暗完全不喜欢被打扰。

克拉尼博士: 能知道这些我很高兴。但您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看到一个人遭受痛苦难道不是一件愉悦的事吗?

声音: 你看得太远了。不,这并不是一件愉悦的事。我来自第十二层,我们对这种噱头不感兴趣。

克拉尼博士: 第十二层?您说的是地狱的层级吗?

声音: 在某种意义上是的,但这不是但丁的地狱。是的,我读过,很有意思。但我所说的圈是不同的。我是说,对,有些会落火或者血,但有些也是相当愉快的。

克拉尼博士: 我们以前召唤过恶魔。他们不太友善。

声音: 可能是第四或第十三层的。毫无意义的破坏很受他们欢迎。

克拉尼博士: 受谁欢迎?

声音: 制造这个装置的人。所以,大多数部件都由你们来准备购买。他来改造它们。

克拉尼博士: 谁改造了它?

声音: 一个男人。一个神秘学家和科学家。在过去的七十年里联系过我好几次,还问过我一些问题。

克拉尼博士: 哪些问题?

声音: 各种。如何将召唤术限制在胸部;如何使一个人在两个形态之间任意转换;最重要的是,如何识别“不洁”。

克拉尼博士: 不洁?

声音: 就是那些有其他肤色,同性恋,某些宗教成员等等。表面上的差异。

克拉尼博士: 同性恋……他跟您说起的形态变化,是关于蜘蛛的吗?

声音: 是的。主要都是些我都不知道的事情。他称之为“araneolus Calva”。叫“头蛛”什么的。

克拉尼博士: 然后,您帮了他?您想抹除这些“不洁”吗?

声音: 不。我说过,对我来说看到某人受苦并不会感到快乐,但这并不意味着我在乎。只有我在被召唤的时候才能和别人说话,大多数时候就当是消遣。

克拉尼博士: 请把他的姓名给我。

声音: 名字有力量,这个人很清楚。他没告诉我他叫什么。但是……他痴迷于一个符号。他建立了一些召唤圈,把他的助手烧成了烤肉。

克拉尼博士: 什么样的符号?

屏幕亮起,召唤圈消失,出现了一个符号。

克拉尼博士: ……不太妙。

声音: 你认识这个符号,对吗?

克拉尼博士: 是的。我……我必须结束这场谈话了。

克拉尼博士关闭了显示器,屏幕变成了黑色。雾和光晕一起消失了。

记录结束

一张对着屏幕拍摄的符号照片被记录了下来。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