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废除行动
/* source: http://ah-sandbox.wikidot.com/component:collapsible-sidebar-x1 */
 
#top-bar .open-menu a {
        position: fixed;
        top: 0.5em;
        left: 0.5em;
        z-index: 5;
        font-family: 'Nanum Gothic', san-serif;
        font-size: 30px;
        font-weight: 700;
        width: 30px;
        height: 30px;
        line-height: 0.9em;
        text-align: center;
        border: 0.2em solid #888;
        background-color: #fff;
        border-radius: 3em;
        color: #888;
}
 
@media (min-width: 768px) {
 
    #top-bar .mobile-top-bar {
        display: block;
    }
 
    #top-bar .mobile-top-bar li {
        display: none;
    }
 
    #main-content {
        max-width: 708px;
        margin: 0 auto;
        padding: 0;
        transition: max-width 0.2s ease-in-out;
    }
 
    #side-bar {
        display: block;
        position: fixed;
        top: 0;
        left: -20em;
        width: 17.75em;
        height: 100%;
        margin: 0;
        overflow-y: auto;
        z-index: 10;
        padding: 1em 1em 0 1em;
        background-color: rgba(0,0,0,0.1);
        transition: left 0.4s ease-in-out;
 
        scrollbar-width: thin;
    }
 
    #side-bar:target {
        left: 0;
    }
    #side-bar:focus-within:not(:target) {
        left: 0;
    }
 
    #side-bar: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block;
        position: fixed;
        width: 100%;
        height: 100%;
        top: 0;
        left: 0;
        margin-left: 19.75em;
        opacity: 0;
        z-index: -1;
        visibility: visible;
    }
    #side-bar:not(: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none; }
 
    #top-bar .open-menu a:hover {
        text-decoration: none;
    }
 
    /* FIREFOX-SPECIFIC COMPATIBILITY METHOD */
    @supports (-moz-appearance:none) {
    #top-bar .open-menu a {
        pointer-events: none;
    }
    #side-bar:not(: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block;
        pointer-events: none;
        user-select: none;
    }
 
    /* This pseudo-element is meant to overlay the regular sidebar button
    so the fixed positioning (top, left, right and/or bottom) has to match */
 
    #side-bar .close-menu::before {
        content: "";
        position: fixed;
        z-index: 5;
        display: block;
 
        top: 0.5em;
        left: 0.5em;
 
        border: 0.2em solid transparent;
        width: 30px;
        height: 30px;
        font-size: 30px;
        line-height: 0.9em;
 
        pointer-events: all;
        cursor: pointer;
    }
    #side-bar:focus-within {
        left: 0;
    }
    #side-bar:focus-within .close-menu::before {
        pointer-events: none;
    }
    }
}

B&B废除行动


2020


十月

大本德:加拿大,安大略省,兰布顿县


安大略省的大本德是一片伪装成城市的沙滩。每年一次,这里的常住人口会被追寻阳光而来的、数量二十五倍于他们的游客挤到一边。但是今天没有阳光可追寻——不是因为什么异常,只是季节原因——因此也没有游客。

这让Harold Blank博士倍感轻松,因为游客会令他想起未毕业的本科生。而本科生会令他想起不得不共享一切服务与设备的生活,而又会令他想起他辛苦工作换来Site-43中的私人办公室到底是为了什么。

他不喜欢想起辛苦的工作。那不是他选择成为历史学家的原因。

这个沙滩城市是内部地铁系统的终点站所在之处,是SCP基金会休伦湖研究与收容设施的地下通路的尽头。它严格意义上并不是休伦湖沿岸的枢纽的一部分,因为把“旅游业”和“枢纽”放在同一个提案里无疑会招致降职处分。因此这里也不是退隐的基金会研究员通常会选择的归宿。但Melissa Bradbury博士并不是普通的研究员。

他到达时,她站在她家的网格门背后。她面带微笑,但并没有上前开门迎接他。她看着他自己开门进来,当门再次关闭时他们才互相拥抱。

“你来早了,”她一边接过他的外套一边说。

“我总是来得早。”

“起得早?”

他解开工装靴的鞋带。“我喜欢这样。”

他们走进她宽敞明亮的起居室,坐在舒适的沙发上。“所以,你说这次有特殊状况。”

他叹了口气,伸出一只手揽住她。“是的,非常特殊。他们马上要关闭进出站点的一切通道,就在……”他看了看手表;而她把满是银发的头倚靠在他的肩膀上。“四小时之内。”

“为什么?”她调整了一下隐形眼镜,嘴巴微微张开。

“因为,呃……管它呢,你还能说给谁听去?因为Bowe将军占领了Site-19,他们认为他会一口气把所有skip都放出来。”

她抬头看着他,蓝色的大眼睛瞪得更大了。“你不是在开玩笑?”

“我真希望是玩笑。监督者正在全力争夺,但我们不知道是否——”

他的运动衫口袋里有什么在响。她戳了戳那里。“你被窃听了吗,先生?”

他抽出他的PDA,脸色一沉。“哦,见鬼。”

来自SCP基金会潜在威胁战术响应局的通知

ETTRA.png

多个来自研究与收容设施Site-19的敌意个体现已袭击了世界范围内的各处基金会设施和平民聚居地。基金会的一切行动从现在开始归机动特遣队Alpha-9(“最后的希望”)和基金会潜在威胁战术响应局管辖。

所有站点立即进入封锁状态,直至有另行通知。请原地待命。

——Daniel ███████博士,ETTRA

“ETTRA是什么鬼?”Bradbury问,她坐直了身子。

“我也是第一次听说,”Blank评论道。“不过……这个人该不会就是我想的那个Dan·已编辑博士吧?”

Asterisk43.png

“Daniel。”

“Daniil。”

Daniil Sokolsky望着他的电脑屏幕上出现的脸。“我以为你——”

“死了,对,我知道。”Dan博士抚摩着下巴上长出来的胡茬。“一周以来我反反复复听到这句话。”

Sokolsky摇了摇头。“我不是以为你死了,我以为你去了废除部。我在SCiPNET上看到的这个ETTRA又是什么玩意?”

Dan眨眨眼。“你知道我去了废除部?连我自己都不知道。”

Sokolsky仍然在摇着头。“我并不知道,但这是个很合理的猜测。”

Dan淡淡一笑。他脸色不太好,样子也有点不安。“很高兴看到你的观察力还是敏锐得惊人,因为我需要你负责43站的防御。”

Sokolsky不再摇头,开始点头。“你有太多重要的东西要守护,没空来管加拿大,对吧。”

Dan大笑起来。“加拿大是我们用来存放脱离收容的魔鬼的,Daniil。那就已经够重要了。但是——不,如无必要我不打算调配资源给43站,因为你刚才说的严格来说没有错。加拿大确实没有什么重要的东西。”

“啊哈。你不希望Bowe会找上门来,以为能在这里搞到免费的超级武器。你觉得我们会被攻击吗?”

Dan点点头。“也许不是被异常攻击;他把异常都派到他认为比较重要的设施去了,因为他知道我们一定会咬这个饵。但是他也计划夺取整个基金会,因此所有的站点都有危险。你需要找出你们的弱点在哪里,然后防御住它们。”

“好消息。”Sokolsky露出他力所能及最邪恶的笑容。“我们所需的全部防御就是我们的弱点本身。”

Asterisk43.png

“真是奇怪的一天,”前基金会特工评论道。

“你说得不错,”他的搭档俯视着井底,表示赞同。“你确定这行得通?”

“没问题。我看过文档了;它们应该会喜欢通向43站路上的土壤成分。就从这里开始。”

两人考虑了一会他们接下来要做的事。

“好吧。”第一个特工拉动了翻斗车后部的杠杆。

车斗倾斜,一股棕色小狗的溪流欢快地吠叫着流淌下来,开始涌入井中。

Asterisk43.png

“对不起,Harry,这个禁令对所有人一视同仁。我不能让你回来。”

“拜托,Daniil。你接到19站的那份报告了吗?七个不同的关注团体。我们这儿有麻烦了。”

在Harry的PDA上,Sokolsky摇着头。“不对,我们这儿才是有麻烦了。在那边很安全。你呆在那别动就行。”通信中断了。

Blank把手机扔向沙发;它在坐垫之间弹跳了一下。“那就没办法了。”

“反正我也不要回去。”Bradbury打了个寒战。

他朝她露出悲哀的笑容。“不过你现在看上去状态不错。已经过去很久了。也许——”

她没有笑。“不。再也不要了。”

“你还不知道镜中妖怪现在变得多友善了。”

Asterisk43.png

“她爱你,Philip。”

“谢谢,Doug。”

“你不觉得害怕吗?”

“不,Doug。”

“你应该为此感到害怕,Philip。”

“谢谢,Doug。”

Site-43的保洁与维修部部长Amelia Torosyan用手肘捅了捅他的肋部。“他说什么?”

技术员JM64——Philip E. Deering,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表。“我该告诉她吗,Doug?”

脸上带裂痕的灰肤怪物从表面的玻璃上冷冷地打量着他。“她爱你,Philip,你却想隐瞒她?”

Phil笑了。“他说你喜欢我。”

她又捅了他一下,他们绕过走廊的拐角。“那他说得太轻描淡写了。对了,你今天看到Blank出站没有?”

Phil点点头。“年度的B&B重聚。”

“这到底是什么意思?我从没问过他。”

“哦,那是个历史梗,是——”

警笛声突然响起,研究与实验区域的灯光咔嚓一声从明亮的白色变成了暗红色。“请注意,”一个预录的声音说道。“请注意。封锁程序从现在开始生效。所有人员请立刻回到各自指定的宿舍,等待进一步指示。请注意。”信息不断重复。

Amelia挑起眉毛。“这是怎么了?”

“我不知……”Phil苦着脸。在警报声中说话很难被听见。“咱们先回宿舍吧,有什么事回去再说。”说到最后他已经是在喊叫了。

“这可能是你的错,”Doug在表面上评论道。Phil可以清清楚楚听到他说话。

Asterisk43.png

“好,我们都有些什么?”

Bradbury把纸板箱放在桌上。“局部现实稳定锚,不过是微型的。胡椒喷雾,急救工具箱,三份记忆删除注射剂,一大堆维生素片,一把泰瑟枪,就这些。”她抬头看着他。“你真的认为我们在这里也有危险?”

Blank点点头。“如果他们能访问SCiPNET,他们就能看见我们的档案。他们也许就会知道有基金会成员躲在这个地方。”

她抿起嘴唇。“那么我们就不要躲了。”她看上去准备就绪;毕竟,她在这屋子里已经躲了十八年。

Harry兴奋地拍了拍手。“B&B委员会重出江湖。”

她从纸箱里拿出一瓶维生素片,扔向他。“别告诉我你还在跟人说这个没人懂的冷笑话。”

瓶子砸中了他的头。“嗷。是啊,一直都在说!我总是会跟新人讲世界上最出色的研究搭档的故事,她有敏锐的头脑,高超的智慧,以及完美无瑕的皮肤。”

她跳回到沙发上。“你更应该关注的是你的文档。那样的话,也许你现在还能给Sokolsky帮上点忙,不管你是不是被困在了这里。”

他坐到她身边。“是啊,也许吧。但是我又没有掌握什么他不知道的东西。”他意识到自己坐到了什么东西上。

他意识到那是他的手机。

他还意识到了另一件事。

Asterisk43.png

Téan仰望着头顶数英尺处透着阳光闪闪发亮的湖面,在沉重的潜水装备里做了个嫌恶的表情。不是为了干这个才入伙的。“报到,”他说。

其他蛙人纷纷报出自己的代号。他亲手挑选了这些队员,用古狄瓦语给了所有人一个贴切的描述。他自己是Téan,“头”的意思,也就是领导者。Geát是“石头”,因为他很重;Deág是“士兵”,因为他从没真的搞懂过女人在想什么;Kaes是“山”,不仅是因为他最高,也因为他最慢;还有Ṭao,嗯,Ṭao可能永远也不会知道他的代号是什么意思了。

“跟随吾王的步伐,前进。”他只能说到这里,再说下去就要笑场了。深红之王以很多形式做过很多事,但是他大概从来没有在休伦湖的湖底散过步。

他们开始穿过水体,走向通往这头巨兽腹中的取水管道。

Asterisk43.png

“下水道任务。吹了那么久的大计划到头来是下水道任务。”

“至少我们没分到潜水任务去。总比那些倒霉蛋强。”

Alpha-1转过身来面对她的小队。“现在,我们也是一支MTF了。都他妈给我拿出点样子来。”

Alpha-2和-3在面罩下看着她。她能感觉出来。“我看过很多MTF行动记录,”Alpha-2哼了一声。“他们至少有一半都很不专业。”

“这让我们减轻了很多压力,”Alpha-3补充道。他指指周围湿漉漉的洞窟内壁。“这些地洞太瘆人了,我反而盼着能快点进下水道呢。”

五个混沌分裂者特工向前走去。“我需要你们拿出最佳的表现,”Alpha-1叹了口气。“你们所有人。这里的地道通向43站正下方,我们跟锁链帮和机械脑袋在那儿还有个约会。”

Alpha-2模仿她的叹气声。“我们为什么非要带上他们?”

“这是计划的一部分。”

“计划有没有考虑过我们这些信教的朋友搞砸的可能性?”

“计划方方面面都考虑到了。我们跟着它一步步走,就能完成任务。”

洞窟里一时间安静了下来,只能听见水滴从潮湿的石壁上滴落的声音。

然后突然,Alpha-3说:“可别第一步就踩进什么恶心的东西。”

怨声大作。

Asterisk43.png

Bradbury开着车。“你从Sokolsky那里拿到道路清单了?”

Blank查看着PDA。“嗯,他说我们需要覆盖7号、21号和79号国道。他还说他真希望自己能早点想到这个主意。”

Bradbury拉下遮光板。“那么我们跟Zwist……在哪里碰头?”

“凯特角。他带了颜料、笔刷和他的神奇魔法;Sokolsky说广告牌在不到一小时内就能立起来了。”

Bradbury紧张地敲打着方向盘。“这一定会很有趣的。”

“哈,所以你从来没有画过这种东西。”

Asterisk43.png

他们穿过湖底,带头的人是Ṭao,因为那就是他的职责。Téan只能告诉他,他是“引路人”,这严格来说并没有错。他的职责中还有一些微妙的部分是这个词无法涵盖的,不过这就不是他本人需要知道的东西了。

“水草越来越厚了,”Ṭao报告说。

确实。岩石表面渐渐让位于阴沉的绿雾,而那里正是他们行进的方向。

“不要紧,”Téan回答道。“我们继续走。”他又一次抬头仰望,感觉这已经是第一百万次;到了这里,水面透下来的光已经所剩无几。他们现在在水下超过五百英尺的地方。

深红潜水队排成一列,走进了摇荡的水草丛中,很快茂密的水草就让他们几乎无法看清彼此。Téan小心地向前迈步,心里暗自祈愿能回到感觉剥夺水箱去。

至少我知道那里是真的什么也没有——

通信器里传来了带着气泡声的尖叫,切断了他的思考。

“……Ṭao?”

Geát在逆水而行,把水草拂到一边。他现在应该已经来到了Ṭao的上方,但是……

Ṭao不见了。

Téan脱掉手套,开始在水中划圈。他早就料到会这样。

毕竟,Ṭao在狄瓦语中是“人牲”的意思。

它们来了,”Deág喊道,Téan刚刚制造的水泡圆环这时开始发出光芒。

Asterisk43.png

“……我改变主意了。我应该选择湖底那条路的。”

五名分裂者仰望着占据了他们所在的这个本已高得不可思议的洞窟的更加不可思议之物。几千,几万……几十万平方英尺内充满了轰鸣的机器、发光的管道、疯狂运转的风扇、倾斜角度令人晕眩的龙门吊和脚手架,以及悬空的金属台阶。

“我们的计划里没有这一步,”Alpha-4说。

Alpha-1抽出肩上背的步枪。“我们不得不加几步了。”

“我觉得我们已经快用光跟‘步’有关的……俏皮话了……”Alpha-2望着这座高耸的地下工厂,声音突然低了下去。

“怎么了?”Alpha-1向他走去。“你看到什么了吗?”

Alpha-2指向黑暗之中。“是的。那里有个人。”

Alpha-1哼了一声。“下次再看见就先开枪。明白?拿出武器,我们进去吧。”

武器在手,这支冒牌MTF走进了这机械巨物的阴影之中。在一面墙上有一道双开门,颜色是明亮的橙色,在阴暗的环境里热烈得刺眼。Alpha-2准备破门,其他队员一起退到了另一边。

“陆地之鲨1!”

他一脚踹开了门,检查了里面的走廊。走廊非常干净,照明充足,橙色的墙面中间有一条白色的横线。是办公区域吗?

“安全。”

Alpha-1伸出一只手推了推他的肩膀。“陆地之鲨?”

他耸耸肩。

他们全部踏入双开门的瞬间,走廊尽头出现了一个穿米色马甲的秃头男子。“哦,”他说。“已经到今天了吗?”

门在他们身后砰地关上了。

“你们一定是新来的助理。”

Asterisk43.png

站点主管Allan J. McInnis从不自我怀疑。整个基金会的知识就在他的手边,而他很好地利用了它,因此就算他做的决定是错误的——这种事并不经常发生——他也知道它们至少曾经正确过。

但在此刻,他体会到了某种不确定感。“我跟你说,我能……听到什么。”

“听到什么?”电脑屏幕上的Daniil Sokolsky不论是脸色还是声音都是一副疲惫不堪的样子。“听着,我现在有点忙。我正在追踪三支伪装成加拿大军队直奔B&B而去的机神教突击车队,同时在监控MTF对大本德的内部地铁遇袭事件的回应。我不想听什么你觉得你的办公室声音不对劲。

McInnis皱起眉头。“我知道这个办公室应该是什么声音。我用这个办公室已经超过二十年了。背景噪音里有一种……摩擦声,我认为是从墙壁里来的。”

“你在这个设施的最深处。有任何东西从墙壁里钻出来杀你的可能性是零。不过为了让你感觉好受一些,我可以派GIGO来看看你的情况。”

MTF Pi-43(“垃圾进,垃圾出Garbage In, Garbage Out”)是站点的异常转运团队。Sokolsky给的只是个象征性的回应。

McInnis叹了口气。“告诉你,我这就躲到我的备用办公室去,你可以把这一间隔离起来。我准备好出发的时候会告诉你。”

“行。”

他刚刚关掉显示器,那个声音突然吵闹到了难以忍受的程度,他办公室的后墙……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

……一大片蠕动的棕色小狗。

Asterisk43.png

“那是什么鬼?”

车队的司机看着一块接一块掠过的广告牌。它们有种催眠般的力量;这力量究竟来自它的色彩,还是文字,还是那匆匆忙忙用滚筒刷描绘出来的样子?这个他就不清楚了。

Bromide1.png
Bromide2.png
Bromide3.png
Bromide4.png

但有一件事他非常清楚:现在是回家的时候了。每一辆车,每一个司机,都在经过第四块广告牌时向左打方向盘,沿着他们来时的路返回。他们没有一个人注意到最后的广告牌下满头大汗的两名研究员、他们的车,以及那个拄着拐杖的老人。

Asterisk43.png

有什么不太对劲。一切都不太对劲。

Téan已经创造了他平生做得最完美的防护罩。他的奇术在水下能发挥出在地面上无法企及的效果;他在感觉剥夺水箱中为这次任务做演练时就发现了这一点。在地面上,他是一个祭司。但在这里,他成了一名巫师。

然而在水草丛中跃动着、包围着他的脊椎生物似乎不为所动。他的防护罩只起到了极为微弱的保护作用,无法抵挡它们太长时间。当Ṭao消失的时候,Téan还没有慌乱。当Deág尖叫着被拖入水草深处时,他也只是略略有点担忧。

但是现在,Geát的左臂也被一条剃刀般锋利的铜质尾巴切断下来,鲜血溢满了黑暗的水域,情况就不同了。Téan利用这些血施展了一次强力的反击,把那些生物驱赶到了湖底的一条裂缝中,但是水中现在弥漫着淡淡的红色,水草中有暗红色在涌动。

“我们还是放弃吧,”Geát捂着断裂的残肢呻吟道。“我们应该离开这里。”

Téan抓住他的双肩,将自己的面罩与他的相抵。他直视对方的眼睛。“你带头。”

他将Geát一把推进黑暗中,然后逃之夭夭。

Asterisk43.png

“这他妈的是什么地方。”

“闭嘴,Alpha-2。”Alpha-1试图掩饰声音中的恐惧。他们没有再见到那个幻影,他们正在快速前进——大概。

Alpha-2停下脚步。“我不是在埋怨,我是在问你。”

Alpha-1转过来面对他。“这里是站点的地下。不然还能是哪儿?”

Alpha-2指着排满窗户的墙壁。“我也不知道,废旧科学实验室?因为这里看上去很像一个废旧科学实验室。”

从他们所见的玻璃器皿和机器来判断,这个看法还算准确。不过Alpha-1寻找的不是准确的看法,她寻找的是……

……

……她寻找的是Alpha-5。“嘿。我们少了一个人,5到哪儿去了?”

队伍的其他人用肢体语言表达了他们的担忧。“她刚才还在呢,”Alpha-3嘀咕。

“她在那儿。”Alpha-2指着一扇窗说。

透过洁净的玻璃,他们可以看到那个秃头的研究员俯身对着一张实验台。台子上的东西似乎是一个湿乎乎的巨大白色脓包。脓液滴落在地板上;所到之处,地板的颜色在改变……一直没有停止改变。

Alpha-5站在他身边,她的头盔不见了。他们似乎在交谈;研究员说着什么,Alpha-5不住点头。她的眼里一片空洞。

“搞什么?”Alpha-1踹开实验室的门,一头冲了进去。

又过了一会儿,Alpha-2扒在门框上,探头窥视实验室内部。

Alpha-1已经无影无踪。

在Alpha-2向后退开的时候,Alpha-4看着窗户里面。实验室里现在完全空了,四壁之间空无一物。她和Alpha-2交换着眼神……

……然后注意到现在Alpha-3也不见了。

“你们能帮我个忙吗?”

他们转过身去,看见研究员站在走廊的尽头。Alpha-1、3和5被挂在天花板上简陋的肉钩上,他们都没有戴头盔,像在回应那个研究员般点着头。他没有再发出任何声音,但他们仍然在不断点头。

Alpha-4吞了口口水,口齿清楚地说道,“不了。”她再次转身。

研究员现在站在走廊另一头齐腰深的粉红色粘液中,液体在距离她站立之处只有几英寸的地方突然停住了。它并不浓厚,也不算粘稠,甚至在空调吹出的微风下泛起涟漪。但它就是没有再向她流过来,就像有一道看不见的玻璃墙挡住了它一样。

Alpha-1、2、3和5将没戴手套的手伸进液体中,然后把它涂抹到自己的脸上。

他们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因为他们的脸上没有五官。

“为什么你要这样?”研究员挠着头。

Alpha-4开始侧身向走廊远处跑去,她的眼睛仍然死死盯着他们。眼看就要跑到最近的一扇门时,一条原本并不在那里的管道狠狠撞上了她的头。她瘫倒在地上。

“我要把这个记下来,”研究员说。

Asterisk43.png

Site-43身份信息与技术密码学部的部长Eileen Veiksaar注视着眼前的打印文件。

Vivian,

我加工了你送来的材料。它非常柔韧。

——Wynn

他妈到底是什么意思。”

Asterisk43.png

“这个你肯定猜不到。可伦坡2叫什么名字?”

Phil摇晃着穿袜子的脚轻蹭Amelia;他们各自坐在他们共同的宿舍的沙发两端。“他就他妈没有名字。”

她坏笑着把卡片翻过来。“错!”

“不可能的。”Phil倾身向前试图抢过卡片,却忘了他的手臂不如腿长。“给我看看。”

“你在浪费你的生命,Philip,”Doug在门边的镜子里评论道。

“我们在享受生命中最好的部分,非常感谢你。”Phil倒回沙发扶手上。“好吧,上面一定说他叫‘Frank’,是吧?那完全是瞎扯。”

她摇了摇头。“上面说他叫——不骗你哦——‘Philip’。3

他目瞪口呆。“什么?见鬼了。你说什么?”

他们俩堆在咖啡桌上的平板电脑先后响了起来。Amelia把智力问答卡片放回牌堆,拿起她的平板电脑。“是Sokolsky。”她点击屏幕。

Asterisk43.png
Bromide5.png
Bromide06.png
Bromide7.png
Bromide4.png

“这……太荒谬了……”Blank靠在广告牌背面,喘息着说。

“但它真的有用!”Bradbury递给他一瓶水,他开始拧瓶盖。

Thilo Zwist——Schriftsteller,语言的魔法师——绕到广告牌后加入了他们。“都解决了。”他用拐杖轻敲Blank的腿。“真是个不错的主意。这是我帮助操纵选举之后玩得最开心的一次。”

Bradbury瞪大了眼睛。“你说什么?”

“哦,这事还没有解密吗?等几个月你就知道了。”

他们一同看着机神教三支运兵车队中的最后一支开着从防卫部门偷来的车,轧轧作响地驶上未铺柏油的路肩,朝远离湖的方向驶去。

他们几乎没注意到直升机的声响;但幸运的是,直升机上的人也没有注意到Zwist在从另两人身边退开之前握了握Blank的手。

Asterisk43.png

“他们正在围捕所有的高层员工,Amelia,你要找个安全的地方躲起来。现在。”可以听得出Sokolsky正沿着走廊奔跑,同时在小声咒骂。

“他们是怎么进来的?”

“小狗。”

“什么?”

“小狗。什么都吃的小狗,以后再跟你细说。你打算躲到哪里?”

“我们已经在Phil的宿舍了,在这里不会被他们发现的。”

“好吧,我准备要到地下通道去。注意安全。”

他把自己的PDA折叠起来,然后冲向他在实验室中的秘密藏身处。他们还说‘偏执’是个贬义词呢。

Asterisk43.png

Blank觉得自己大概永远也不会忘记直升机起飞时Zwist的样子——他站在地面上,用拐杖举着一块“我不在”的招牌,目送他们离去。他叹了口气。俘虏他们的人用的是一架基金会运输机,无疑也是从Site-19顺来的;他们的战斗服上没有任何标志,但是从那个言必称“吾王”的架势来看,他们应该是与Bowe勾结的那伙古怪的深红支系教徒。

Blank和Bradbury坐在直升机的后部。只有一个教徒在这里看着他们,这说明敌人在判断上犯了严重的错误。

看守向敞开的门外眺望,然后奸笑起来。“地面部队已经攻进去了。我能看见站点了;他们正在打信号让我们降落。”

“今天可是你们的大日子,”Blank评论道。看守回过头来,正好直面着Zwist偷偷塞给Blank的那张名片的正面。

Jump.png

看守全身一震,随即向直升机的门走去。Bradbury在他走出去之前抽走了他的防暴棍,然后他便掉出了直升机,落入下方几十米处的森林树冠之中。

“你一直等到我们降得很低了才出手,”她观察着那个人撞向树枝,评论道。

“Thilo是个和平主义者。”Blank看着他在无数树枝间一路磕碰下落,露出几分满意的神色。“大多数时候,我也是。”

Asterisk43.png

Kaes死了。

Ṭao死了,Geát死了,Deág也死了。他们都已经去地狱加入古狄瓦先祖的行列。只有Téan仍然活着,有那么一会儿他以为自己也许真的可以逃出生天。湖底已经在渐渐变成上坡路,而他所能想到的一切防护咒语全都围绕在他身周,光芒与色彩混成一团。

怎么会,他想。怎么会?是它们的原因?还是湖本身的原因?我们的魔法怎么会不……

原来如此,当然了。这就是问题所在。枢纽。地域守护灵。在这里唯一真正起作用的魔法……是它们的魔法。他真希望在任务开始前就能有人看穿这一点。突然间,他发觉自己还有很多事想要去做。

一头巨大无比的似蛇的生物从微蓝的黑暗中游出,将他一口吞噬。

Asterisk43.png

Amelia小心翼翼地关上了门。“他们就在外面,没错。”

“他们会来找你的。”

Phil捂住了镜子里Doug嘴部裂缝的位置,尽管这并没有什么用处。“有什么计划吗?”

“我真想像个疯子一样冲出去,踢他们,打他们,用靴子和指甲尽可能对他们造成伤害。”

Phil点点头。“那真是……不得了。呃,可是你都留指甲。”

她瞪了他一眼。“我以前很容易焦虑,你懂的。”

他又点点头。“你现在应该也很焦虑。”

Amelia的平板电脑又响了,她点开了它。“Daniil?”

Sokolsky的脸上有鲜血在淌下来,而且他正在狂奔。她能听到嗡嗡作响的顶灯不断掠过;他现在似乎身在宿舍区的某处。“他们把……Blank和Bradbury……带来了,”他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我正在……往……电梯那儿跑。”

“你为什么要告诉这个?”

“因为……有一支……分裂者……小队……追着我。我就要……引他们……跑过……你们这边了。”

Phil凑过来。“要不别这样?

“要不……你们……别……开门!”

Asterisk43.png

“你有必要揍得这么狠吗?”

Bradbury在裤子上擦了擦防暴棍上的血。“我问过你要不要这样做的。”

他们奔向顶层的电梯,直升机的旋翼在他们身后扬起狂风。他们到达之前门就先开了,三个穿长袍的男人走进了停机坪。

一时间五人目光相接,然后教徒们举起手臂开始在空中挥舞起来。

啪。Bradbury用棍子敲中了第一个男人的头,他立刻倒地不起。第二个男人指着她,用某种古老的语言粗暴地喊着什么,她猛击了他的颈部,Blank敢发誓自己听到了筋腱断裂的声音。第三个男人向她推出双掌,仿佛要发波动拳一样;一直到他倒在地上失去知觉,他还维持着这个姿势。

Bradbury的外套口袋里发出蜂鸣声。她拿出那台微型现实稳定锚,叹了口气。“干得漂亮,伙计。”

Asterisk43.png

Amelia在自己的平板电脑上旁观了整件事的发展。Sokolsky仍然在直播;他把他的平板电脑扔在了地上,现在她仰视着他举起双手。他站在电梯门前,而电梯在发出运转的响动。

“那应该是Blank和Bradbury,”她咕哝道。

“她爱你,Philip,”Doug评论。

Phil看了看镜子,又看了看Amelia。

“好了,博士,”平板电脑中传出一个粗哑的声音。“我们抓到你了,而且我们已经抓住了所有的高级员工,除了两个人之外。”

电梯门开了,Blank和Bradbury走了出来。他们看上去很吃惊。

粗哑的声音大笑起来。“现在是除了一个人。Torosyan。我们知道她就在这个区域;把房间号码告诉我,否则我就一间一间扫射过去。”

“去他妈的,”Amelia说。“他们不会——”

她听见身边的门打开了,Phil向走廊上走去。

Asterisk43.png

十八年来,Melissa Bradbury始终不能忘记那个浮现在她眼镜片上的可怖邪魔的背影,那种无穷无尽的可怕几何深渊是她头脑中理性的部分无法理解的。它把她逼出了基金会,甚至差一点把她逼疯。

但接下来几分钟内发生的一切仿佛对她的心灵施展了神奇的重整魔法。

“你们想抓Amelia?”SCP-5056-B——Philip E. Deering,从一个拐角现身。七名分裂者武装特工全都用步枪指向了他。“那你们得先杀了我才行。”他全身都在颤抖。

“Phil——”Amelia Torosyan呼喊着冲了出来,向他伸出手,她大大的蓝眼睛里充满难以形容的恐惧。

“那就杀了他,”带头的特工吼道,然而就在下一个瞬间,他咬断了自己的舌头。

他的尖叫声未落,鲜血也仍然在喷向天花板,站在他身边的那个人就已经开始发出不成字句的咆哮,直至他声音破碎,昏倒在地为止。第三个人看守着电梯这边,在他双眼瞪大的一刹那,Bradbury清清楚楚地看到镜中妖怪出现在他的眼中——它那灰色的头颅仍然望着Deering的方向。他发出一连串紧急制动的轮胎般的惨叫,然后也倒下了。

在不到十秒的时间里,七名分裂者特工已经全部倒地,有的在胡言乱语,有的在挣扎,也有的已经失去了知觉。

Phil出了一口仿佛永恒般长的气。“谢谢你,Do——”

Amelia狠狠地搧了他一巴掌,他差一点被打翻——但只是差一点,因为她立刻拉住了他,疯狂地吻他,直到他开始感到窒息。

Asterisk43.png

“你确定你已经准备好了,Melissa?”Alan McInnis拉着休息室的门框顶部,舒展着身体。在GIGO弄走他办公室里的小狗,并修复被破坏的墙面之前,他在一个柜子里被困了整整三小时。

Bradbury点点头。“如果你觉得我的博士学位还作数的话,我希望重新接受一次心理评估。”

Sokolsky哼了一声,恶狠狠地踹了自动售货机一脚。“B&B委员会又回来了?”他从出货口拿起一罐苏打水。“那到底是什么——”

Blank迈着轻快的步子走进了房间。“拥有彩色打印机的使用权限真是太好了。”

Bradbury挑起一侧眉毛。“你打印了什么?”

“技术密码部刚刚从Site-19那儿截获了这个,”他一边说,一边用四颗蓝色大头钉把这份淡红色的打印文件钉在公告栏里。他把实验袍往身后一甩,拇指插在腰带环上,得意地笑了;Bradbury和McInnis凑过去仔细查看。

来自SITE-19基金会歼灭联盟指挥部的通知

Bowalition.png

鉴于最近联盟在一个不明确且存在疑点的目标上消耗了大量的人力和资源,从现在开始,基金会歼灭联盟及其合作团体的全体成员应立即停止针对SCP基金会休伦湖研究与收容设施(Site-43)的一切行动。

加拿大不值得我们浪费时间。

——George Bowe将军,John Yttoric大师,Robert Bumaro最高祭司,基金会歼灭联盟

McInnis大笑起来。他们从来没见他这样笑过。Sokolsky只是咧嘴微笑;这不算什么新鲜事。

Bradbury递给Blank一杯咖啡,他用空着的那只手搂住了她的腰。他满意地啜饮着咖啡,与另外三人一同欣赏着那份文件。她把头依偎在他肩上,低声说,“我们永远,永远也不会把它摘下来的。”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