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斯達歐倫克撤退戰
评分: +104+x
blank.png







































    • _













    sral%20logo.png

    西元5688年4月8日半夜(太陽系時間)SCP基金會泡沫外殖民地斯達歐倫克星Site-H-a07-SOR-01會議廳


    GXS-01星系位於H-a07泡沫外殖民地群帶第三段,因其地理位置受四個超光速貿易路線涵蓋且處於極穩定的超維度連結區,SCP基金會於西元3762年在此建立一個貿易中繼點,而作為該星系唯一的適居星體,斯達歐倫克殖民地被順理成章地建立了。

    然而隨著時間推移,斯達歐倫克的戰略價值逐漸超越了其貿易價值,因為GXS-01星系正巧也是最接近佳倫爾納人領地的人類星系,其能夠有效偵察與監控該敵對種族的大規模軍事行動,並實施阻攔行動,因此在基金會歷史上——一次與佳倫爾納發生嚴重衝突的時期——基金會便以斯達歐倫克為核心建立一系列星際防禦系統,形成一個貫穿其群帶第一至四段、由十一個星系共十五個殖民地組成的強大防禦網,並成功迫使敵方放棄攻擊。而在西元5508年的第一次佳倫爾納異星遠征中,該防禦網也使得基金會能夠在泡沫內殖民地不受影響的情況下,贏得戰爭的勝利。

    不過在今日,這顆繁榮的類地行星雖然被四十三艘武裝強大的基金會主力軍艦捍衛著,但這支防禦艦隊面對的卻是戰力多於自身至少五倍的佳倫爾納侵略艦隊,而在基金會歷史上,從未戰勝過一次戰力如此懸殊的戰役,因此,在沒有勝利的可能性下,撤退行動往往是最好的選擇。

    “我們不會撤退。”斯達歐倫克分部總理在作戰會議上宣布。

    面對眾人滿是震驚與疑惑的神情,總理接續說道。“首先,這是來自O5議會的決議,有一項機密性任務需要被執行,相關資料已經傳輸到各位的終端了。在這項任務被完成或終止前,我們必須堅守斯達歐倫克的空域與撤退路線,各位,我們還得要在一小時內完善行動細節,有什麼問題或想法趕緊提出來,時間不多了。”

    話音剛落,防禦艦隊指揮官梅傑上將便開口了。“這代表在部署防禦的同時,所有撤退的前置作業都要完成,同時還要小心革命軍的威脅,而我手上又沒有一百艘船!”

    總理回應道。“不用過度擔心革命軍的部分,上將,一支MTF會負責處理他們的問題,而且你只需要集中防禦主大陸即可,這樣的話我們的船艦是足夠的。”

    “只防禦主大陸?那代表各大群島和次大陸的居民會失去保護,這恐怕會引起不少質疑,”這次換人民協調處的處長開口了。“但我仍會以缺乏防禦力量為由集中這些居民,但是西線島弧地區…那裡恐怕盤踞太多革命軍了…這是個問題。”

    “他們不會根本聽我們的,”情報部主管接著說道。“塔基宏人民陣線長期以來都在接受佳倫爾納人的軍援,他們的人在這個群帶裡到處都是…”

    “好了!”總理打斷他。“都別再提革命軍了,我說過,有一支MTF會處理革命軍,對此我們不能插手,更重要的是有兩百多艘異星戰艦正朝著這裡過來,無論如何,都要讓防禦艦隊迎戰他們,回歸正題吧…”




      • _





      “我先明說了,我並不是什麼好人,只是依照基金會的命令要來控制妳而已,但是我知道,妳很害怕自己的異常能力會傷害到任何人,所以妳會乖乖聽從我的指導,是嗎?”

      “是…”




      “妳不需要懼怕我們,也不需要懼怕自己,跟我走,革命軍就可以保護妳,更重要的是,妳可以暢所欲行,不受任何拘束,好嗎?”

      “好!”




      革命軍


      西元5688年4月9日凌晨(太陽系時間)SCP基金會泡沫外殖民地斯達歐倫克星西線島弧外海


      斯達歐倫克的太陽公公已經把頭探到西大洋的邊緣上,一艘海巡署艦艇——羅恩一號正在曙光的照耀下航行,一群穿著簡易防彈衣的武裝人員在甲板上來回走動,這些人並非正式的基金會特工,而是一般的海洋警察,雖然表面上是如此,實際上這些海警都謹記著一條守則:“只有擁有人性的人民,才是人民。”那是他們向同夥證明自己也是革命軍成員的暗語,而在不久前,基金會還認為他們是聽命於海巡署的。

      而在甲板下方的船艙裡,沙倫娜被鈴鈴作響的鬧鐘喚醒,她迅速翻下床,讓身體貼在船艙的地板上,金屬的寒意猛地刺激她的腦神經,幾秒鐘後,她已經十分清醒地在穿上衣物了。

      經歷一番折騰,整理好儀容的沙倫娜坐回床上,此時艙門外傳來金屬的敲擊聲,一盤食物從門上的小口被推送進來。“早安,沙倫娜!”一雙清澈的藍眼出現在小口,親切地問候沙倫娜。“趕緊吃完飯,然後到船長室找艦長,有重要事項。”

      “了解了,凱姨,馬上去!”

      五分鐘過去,沙倫娜正在前往船長室的路上,如果她這時望向窗外,便會看見一片汪洋大海,僅在遙遠的地平線上凸出幾片陸地,不過那裡也是這艘船的目的地。

      沙倫娜踏入船長室後,首先瞧見的是剛剛為她送去早飯的凱忒絲,她是船上的大廚兼戰略執行官,喜歡沙倫娜叫她凱姨,以及在其身後的另外四位斯達歐倫克革命軍的高層——

      羅恩艦長,斯達歐倫克的星際革命軍協調處代表,他是這顆星球上的本地革命軍與塔基宏等其他星際革命軍的溝通橋樑,沙倫娜覺得他太嚴肅了,但卻很可靠。

      傑克森副艦長,塔基宏人民陣線在斯達歐倫克的地區召集人,同時負責領導與協調當地各派革命軍的武裝行動,跟艦長一樣是個嚴肅的人,卻對沙倫娜和其他下屬很親切。

      海巡隊員查瑞克•傑佛,艦上的首席船醫,看起來有點邋遢,但傑佛家族是一個海巡世家,而且在西線島弧一帶極負民望,同時這個家族也是斯達歐倫克最早展開地下革命活動的領頭羊,因此,出身於西線島弧的海巡人員有許多都成為了革命軍的一員,只是並非所有人都聽命於傑佛家族。

      芭狄娜•安奈特,作為大學海象研究員在艦上實習,實際上是塔基宏人民陣線培訓的特種偵察兵,負責沙倫娜的保護工作,雖然一開始兩人彼此有些顧忌,但過去沙倫娜遭遇危難時,芭狄娜總是陪著她度過難關,兩人如今已是好姐妹了。

      “早安,各位,發生什麼事了?”沙倫娜用開朗的聲音問道,儘管已經察覺似乎有一些不妙的事情。

      “佳倫爾納的艦隊來了,基金會正在準備撤離。”羅恩艦長率先回答。“但是只有主大陸在安置撤離設備…”

      “他們在篩選,這麼做就是為了找出這顆星球上的革命軍。”查瑞克接續說道。

      “我可不那麼認為…”芭狄娜在一旁小聲嘀咕。

      “什麼?”查瑞克氣憤地轉向芭狄娜,但傑克森副艦長伸手擋在兩人中間。“我們已經討論過了,現在安靜讓頭兒發言,兩位。”他輕聲但嚴厲地說道。

      “是的,”見周圍安靜下來,艦長繼續說道。“基金會的舉動並不尋常,但是,我們認為他們的目標其實是妳,沙倫娜小姐,或許妳在這顆星球已經不安全了,所以我們要撤離妳,現在這艘船正在開往交布達羅,塔基宏人民陣線在那裡有一架穿梭機。”

      "等等,為什麼?"沙倫娜有些不解。"佳倫爾納人是盟友沒錯吧?而且基金會要走了,那我離開這顆星球做什麼?"

      凱姨上前摟住沙倫娜的肩膀。"傻呀!這裡可是即將成為戰場的地方,隨時可能發生意外,為了保護妳當然得讓你遠離這裡囉。"

      艦長繼續解釋。"沒錯,我們不能冒風險讓妳落回基金會的魔掌,但基金會對海巡署內部的懷疑也提升了,現在做出任何行動都可能導致曝光,所幸的是,傑佛家族的內線還是成功地瞞過基金會,他們現在還以為我們去交布達羅只是為了疏散民眾,卻不知道我們還會帶著一個女孩下船。"

      “喔…原來如此,所以還有什麼我該知道的嗎?”沙倫娜問道。

      “有!”這次是傑克森副艦長回答。“我們想要再幫妳變裝一次,就跟帶妳來時一樣,另外還有很多行動的原則和細節要告訴妳,妳要謹記並死守它——”

      無線電此時傳來其他船員的聲音。“艦長,五點鐘方向28.6公里處有雷達反應,是基金會中隊。”

      副艦長突然臉色大變。“他們發現我們了?”

      “不可能!”羅恩艦長在船長室的終端上叫出雷達畫面。“這不是衝鋒隊形,所有船員保持鎮定,繼續正常活動。但是,安奈特上士,帶沙倫娜去艦底逃生艇,我無法保證自己是對的。”

      “了解,長官。”芭狄娜立馬扛起她的槍,同時拉住沙倫娜的手向外走。“來吧!小妹,到外面後低著頭,妳可以透過窗戶看到基金會,而基金會也可能會看到妳。”

      跟著芭狄娜來到船長室外的艙道時,沙倫娜瞥見遠方的海面上出現愈來愈大的白色浪花與幾個黑點,她趕緊壓低頭跟著芭狄娜前行,直到她爬下通往下甲板的梯子後,內心才稍稍鬆了一口氣,但一股莫名的熟悉感卻在這時湧了上來,沙倫娜彷彿聽見自己曾學著彈過的一首曲子,勾起了一段塵封已久的記憶…



      “《He is trying again.》是‘藍調演奏法’的入門歌曲之一,極具電音風格——這跟此演奏法的創始人很契合——其歌詞由地球英語、拉丁語、日語和韓語混合而成,當然,它在近三千年來的傳承中也出了不少變奏版本,而我現在要教給妳的版本出自於3k年代的太陽系內部殖民地火星,我會一個一個音節向妳示範,再彈一次。”



      在艦橋裡,方才還在船長室內的眾人正圍著中央指揮台,周圍的其他技術人員雖然保持著正常工作,卻不停地望向自己的上司,緊張的氣氛令他們相當不安。

      “這是一種偵察兼截擊機型——AGB44戰鬥穿梭機,也就是常見的‘流星’系列戰機的特化分支。”凱忒絲看著飛過艦艇附近的基金會戰機推斷著。“飛行這麼低肯定是打算規避來自太空的偵察。”

      “或者是打算尋找革命軍的漁船或海巡艦艇。”傑克森副艦長補充道。“雖然他們似乎沒有發現我們就是了。”

      羅恩艦長沉默地聽著兩人的討論,同時看著基金會的戰機中隊向交布達羅島飛去,接著中隊突然加速。“有動作!”他出聲警告。

      許多人被這聲警告一驚,都停下了手頭上的工作,卻只見十四架戰機迅速上升,在幾秒內便消失在上方的雲層裡。

      “你們瞎了嗎?繼續!"查瑞克訓斥停下的人員。"又沒有發生什麼,大驚小怪的!這樣子怎麼跟基金會特工較勁?”

      見一切恢復正常後,查瑞克回過頭來。"那支中隊飛上去之後怎麼樣了?"

      "雲層阻擋了偵測,我要試著聯絡'深空眼線',看看他們有沒有什麼發現"凱忒絲打開自己的行動終端操作著。"但他們回覆沒有發現,怎麼回事?"

      "那支中隊一定完成他們現階段的任務,所以返艦修整了,"傑克森副艦長說出他的判斷。"我想上頭的空域中應該有至少一艘基金會軍艦,但是用'寶袋'埋伏起來了,再聯絡眼線一次,讓他們轉告協調處,佳倫爾納人或許會需要知道這條訊息。"

      "未知性太高了,對於基金會究竟在打什麼算盤,在這裡宛如瞎子的我們根本沒有準確判斷的能力,"查瑞克看著控制台上顯示一片空白的立體影像哀嘆道。"就算現在基金會發現我們也什麼都做不了,這樣被動的情勢太不利,或許當初送그것來這裡就是個錯誤。"

      "注意用詞。"凱忒絲輕聲提醒。"即使是講方言也一樣。"

      "抱歉,應該是'여자',受訓時留下的壞習慣,算是所有海巡革命者的通病了。"查瑞克立刻道歉。"不過艦長,現在該怎麼行動?"

      "命令安奈特上士和她的小隊,用艦底逃生艇帶沙倫娜先行前往交布達羅,"羅恩艦長終於開口。"同時,告知所有參與計劃的單位,要有應對一切空襲的準備,尤其是空投艙。"

      "你想到什麼了嗎?"傑克森副艦長的臉色變得非常嚴肅且擔憂。

      "老實說,想到太多了,但最重要的是想到這麼一句話:'永遠不要小瞧基金會。'"




        • _




        sral%20logo.png

        西元5688年4月9日凌晨(太陽系時間)SCP基金會泡沫外殖民地斯達歐倫克星西線島弧上方空域


        深空眼線,革命軍精銳的太空情報單位,每一單位主要透過一艘搭載頂尖匿蹤與超遠程偵察設備的輕型艇執行行動,其高效的且異常隱密的行動能力經常使基金會戰略家相當頭痛,因此,深空眼線一直是革命軍在基金會控制區獲取情報的主要來源。

        然而,GXS-01星系的深空眼線已經在太陽系時間4月8日正式來到4月9日的鐘響後全滅了,現在,三艘革命軍輕型艇已經由三個不同的AIC接管,所有輕型艇上總共十四名被擊斃的革命軍屍體已被清理,他們生前的工作也被十五名基金會特工接手,因此,當一艘陶米爾級重型收容艦穿越門徑抵達西線島弧的上空時,革命軍成員連一聲來自對講機的雜音都沒有聽到。

        這艘陶米爾級艦名為尚·西貝流士號,它是MTF-Psi-5a6"扭曲修正者"在H-a07群帶的機動收容站,專精於收容人形異常,不過收容的項目都已事先轉移到其他收容艦內了,而唯一還在艦上的人形異常卻屬於另一支MTF管轄。

        "這裡是斯達歐倫克Alpha防禦艦隊附屬紅A碎星中隊,我們奉命前來協助並保護貴艦。"在尚·西貝流士號的艦橋上,歐貝克指揮官正在與革命軍方才發現的中隊隊長通話。

        “感謝你們前來協助,紅A碎中隊長,請以標準防衛隊形保護本艦,保持待命。”指揮官了表謝意後下令。

        “了解,長官,紅A碎中隊結束通話。”中隊長隨後關閉了通訊系統。

        在通話完畢後,指揮官回頭看向站在自己身後幾位MTF代表。“已經萬事具備了,各位,準備好行動,佳倫爾納人已經來到這個星系的邊緣,等它們發現這裡沒有埋伏時,一定會大舉進攻,盡量在這顆星球陷入戰火前完成收容任務,明白嗎?”

        “明白,指揮官!”代表們回應道。

        來自前線跑者MTF的代表上前報告。“但是,稍等一下,指揮官,我在集合前收到地面的線報,海巡七號嫌疑人申請調度了八艘海巡艦艇前往喀茲伯島,不是行動預計的交布達羅島,數量也比原定的六艘還多,多出的兩艘也都是重點嫌疑船——古吉十九號和巴卡葛六十六號,但另一艘重點嫌疑船羅恩一號還維持著原定航線前往交布達羅。”

        “所以你的判斷是?”歐貝克指揮官回問道。

        "建議增強喀茲伯島的嫌疑等級,並增派一支額外的空投小組至其上空待命。"那名前線跑者給出自己的答覆。"但交布達羅的行動仍應該是相對優先的。"

        "嗯,耶勒上士,我想你帶來的後備應該足夠勝任這個任務了,分出一組前往喀茲伯的空域待命。"指揮官隨即下達了指令。

        音樂狂人MTF的代表回應道。"是,長官,我的人足夠空降五座島也沒有問題。"

        “很好,這樣就可以,”指揮官給出肯定的讚許。“你們是在緊湊的時間裡能召集的最好的MTF菁英,被迫執行一項籌備已久卻必須提前展開的行動,我期待任務能夠萬無一失,即使出現突…”

        警報聲在此刻大作,一名技術人員立刻回報。“迫近警報!三個門徑在行星防禦圈外形成。”

        “邊緣偵察機回報,第五行星周圍的佳倫爾納船艦正在調轉船身,同時探測到乙太能量及Akiva辐射量激增。”另一名技術人員也跟著回報。

        “…突發狀況…”指揮官把原先想說的話告一段落。“它們來了,立刻進行空降,代表們,快!通訊員,告知梅傑上將,我們已經開始行動了。”

        “是!長官!”各MTF代表一哄而散,飛奔著前往各自的崗位,幾秒鐘後,尚·西貝流士號便已經開始向地面投放透著藍光的金屬物體。

        收容行動開始了。



        "別急著走啊!10076,妳想到哪去?突破收容可不是兒戲。"

        "只是想離開這裡去外面看看,還有,我叫沙倫娜。"

        "…無論革命軍告訴妳什麼,妳顯然沒有弄清楚自己的處境,在外頭等著妳的只會有無盡的爭權奪利,別提什麼自由了。"

        "基金會不也是?當你們將我投入武器化實驗的那時就失去教訓我的資格了。"

        "妳又何嘗沒想過基金會這麼做是為了什麼?何況妳是我的親傳弟子,我們一同演奏過,妳應該能了解我的苦衷,被迫做出犧牲的可不只妳一個,所以,停止妳任性的幼稚行為,在事情變得更複雜以前!否則當妳重返收容室時,只會帶著悔恨…"

        "太遲了,現在威脅我已經沒用了,船就要跳離這裡了。"

        "這不是威脅,歷史上是有先例的,是我的經驗談,而妳現在還可以回頭…10076?沙倫娜?唉…"




        西元5688年4月9日上午六點(斯達歐倫克時間)SCP基金會泡沫外殖民地斯達歐倫克星斯達歐倫克行星軌道防禦陣地


        “長官,十五艘佳倫爾納戰艦已經在我方火力範圍外就定位。”在一艘本登巴赫級輕型航母——防禦艦隊旗艦培嘉柯六號上,技術人員正在向梅傑上將報告。

        上將查看著終端顯示的畫面下達指令。“都是標準的先鋒前導艦,讓黎明精靈一號和它的護衛艦逼開這些敵艦,敵方八成會引導航母進場,因此他們必須要有應對‘血砂眼’的準備,確保軌道防禦平台隨時擁有最佳的護盾狀態。”

        “長官,尚•西貝流士號傳來消息,他們正式開始行動了。”旗艦直屬AIC在這時透過神經連結器告知上將。

        “終於,真夠慢了。”上將心想,他望向下方觀察窗外的行星,儘管地面被許多雲層籠罩,但他還是可以些許看出主大陸的輪廓,而西線島弧就在緊貼著大陸西側的邊緣,由一系列大陸島組成,上將可以看見一點一點的藍光出現在那上空,他猜想得到那是什麼,但警報聲拉回了他的注意力。

        “迫近警報,一個超大型門徑在敵方艦隊後方形成。”技術人員大聲警告。"長官,敵方也在第五行星環恆軌道實施封鎖,請求指示。"

        "讓黎明精靈一號返回,所有陣地裡的船艦後撤至B防禦線並組成聯合護盾,保護軌道防禦平台以及撤離點,只要康立德號和伯頓號領導的艦隊維持住'隧道'的結構,一切都沒有問題,還有,開始讓通過篩檢的平民撤離。"在上將做出判斷時,佳倫爾納人的超大型門徑傳出一陣能量波,一艘航母透過超光速穿越門徑抵達這片空域,這陣能量波便是其超光速推進引擎造成的,隨後還有數十艘重型巡洋艦以及更多的護衛艦、驅逐艦和許多其他類型的軍艦躍遷進場。

        "'澤鈀卡'引擎,佳倫爾納的超光速技術還是那麼花俏。"上將瞧著終端上能量波撞擊前線船艦護盾的畫面,他臉上露出一抹微笑,但很快就收斂了回去。"寶袋的情況如何?"

        "乙太能量及其他數值沒有異狀,長官。"AIC回應道。

        "很好,組織一支攻擊機群,針對敵方航母的左舷進行'卡羅計劃',看看能不能給對方一點驚喜。"

        "是的,長官。但…偵測到敵方航母中央的乙太能量出現大幅變化。"

        "是血砂眼?"

        AIC還沒回應,一道青藍色的光束便從佳倫爾納航母的主炮打出,直直打擊在防禦艦隊的聯合護盾上。"是的,長官,已確認為血砂眼,同時己方聯合護盾完整度下降至99%。"

        "謝謝你,我也注意到了。修正己方艦隊的排列,以最佳陣型承接敵方火力並展開陣地對轟,還有,立刻組織機群發動攻擊,現在!"




          • _





          革命軍


          西元5688年4月9日上午六點多(斯達歐倫克時間)SCP基金會泡沫外殖民地斯達歐倫克星交布達羅島


          在尚•西貝流士號展開行動的同時,沙倫娜正從逃生艇爬入密道中,這條密道就在交布達羅的一處懸崖下,因為漲潮而位於水中,波浪也相當大,所有人都得帶著呼吸器並牽著纜繩才得以進入,然而正是因為如此,沒人在第一時間注意到天上降下的藍光物體。

          “辛苦了,”芭狄娜將沙倫娜拉進密道時說。“妳是第一次在漲潮時來的,對吧?”

          “是啊!意外的刺激呢!”沙倫娜一邊摘下呼吸器一邊笑著回應道。

          “對,但同時也太危險了。”

          “嗯,不過跟基金會作對也是啊,我已經習慣了。”

          “話是那麼說啦…小心!”

          密道內突然劇烈晃動,兩人傾力扶住牆才沒有倒下。

          “我們遭到空襲!隊長,緊急護盾已經上線了。”密道外的革命軍隊員透過對講機向芭狄娜報告。

          “我們能撤離嗎?”芭狄娜回應道。

          “已經不行了,隊長,基金會的空襲使用了區域性封鎖奇術,同時也切斷了目前所有的對外聯絡手段。”

          “該死,羅恩是對的,盡力去嘗試聯絡羅恩一號。交布達羅基地,你們能夠派人下來接我們嗎?讓塔隆尤飛行小組準備好。”

          “沒問題,塔隆尤小組就定位了,接應人員已經接近,但基金會的空襲仍在繼續。”另一個聲音從對講機傳出。

          “收到,走吧!各位。”芭狄娜關閉對講機。

          “基金會發現我了?”沙倫娜這時問道。

          “我不知道,可能性很多,不過無論如何,既然妳已經有逃脫過一次的紀錄,我們可以再創造第二次。”芭狄娜拍拍沙倫娜的肩膀回答。“走吧。”

          “好…”


          與此同時,在沙倫娜和芭狄娜的正上方,革命軍的交布達羅基地已將主護盾,各式防空設施也逐個啟動,儘管這些軍事設備看起來老舊,但能凝聚出的火力已經不輸於基金會標準配備了。

          而來自近地軌道的轟炸則是規律但不密集地落在護盾上,地表上的一位革命軍士兵抬頭看著這些炮火,他曾經親身打過兩次基金會戰役,這番景象讓他感到一絲疑慮,在他的經驗中,基金會總是以飽和火力全力打擊每個革命軍據點,而且基金會最擅長的戰術,就是讓對手自以為已經做足所有準備了。

          當這名士兵意識到這點時,卻已經來不及向同伴開口了,在他的頭頂上方,最後一發藍光炮彈落下,在透明的水藍色護盾形成了一個更深藍的圓圈,圓圈內滿是士兵沒見過的奇術陣式,然後,一道藍光打中了他…



          西元5688年4月9日上午六點多(斯達歐倫克時間)距斯達歐倫克星{106.12.96}光秒方向革命軍協調處AA1獨立彗星中隊


          兩艘申德漢斯級輕型艇飄浮在虛空中,它們之下掛載著十四架革命軍珍貴的彗星戰機,儘管型號不統一,但都還是基金會的現役型號,而且如此嶄新的機體對革命軍來說已是十分難得了。

          巴瑞克中隊長領導著駕駛這些戰機的飛行員們,他們一個月前接到任務,要駐守此處並在指定時間前往斯達歐倫克接應一個半末日級武器離開,中隊長不明白一個超級武器怎麼會在基金會控制區內的革命軍手上,但協調處的數名委員親自向他交付了這項任務,他沒有任何能提出質疑的餘地。

          “距離指定時間只剩不到二十二個地球小時了,我打算在動員演講前去睡個大概三小時。”巴瑞克中隊長向他的副隊長說道,但輕型艇的警報聲卻在這時大作。

          “斯達歐倫克傳來緊急通知,他們要求您的中隊立即出動。”輕型艇的駕駛員向中隊長報告。“還有一項友軍增援通知,長官。”

          差不多同時,一個門徑在輕型艇前方打開,一艘陶米爾級輕型截擊艦突然躍遷至此,還帶來了另一支彗星戰機中隊以及一隊隕石轟炸機分隊。

          “是陶米爾級,友軍嗎?通訊員,立刻向指揮處確認一下。”副隊長向巴瑞克中隊長問道。

          “不可能。四分隊,立即升空,其他飛行員們接著彈射起飛。”中隊長立刻做出判斷。“我們不該有任何增援的,副隊,這不是基金會就是來找碴的其他革命軍。所有戰機脫離後輕型艇就立刻躍遷離開,我們來看看對方打算怎麼樣?”

          話音未落,陶米爾級艦便施放了一個泡沫似的紫色球體,球體脫離後便迅速破開並釋放了大量能量波。

          駕駛員驚呼著回報。“長官,對方使用某種類似‘門禁’的奇術製造了一個EVE力場,所有超維度空間引擎都無法使用,超光速引擎功能受損,修復損傷會需要時間。”

          “那就先以亞光速引擎行進,右上滿舵,一百八十度迴避,最大功率。”中隊長迅速下達指令。“各分隊回報現狀。”

          “這裡是四分隊長,敵方戰機已經匿蹤,敵艦炮火從下方接近二號艇左舷。”

          "這裡是一分隊長,我們已經升空,正在嘗試保護二號艇。"

          "這裡是二分隊長,正在協助一分隊。"

          "這裡是三分隊長,我們在一號艇右舷待命,沒有敵機的動靜。"

          "很好,我和副隊稍後升空,保持全速迴避,我們需要盡快趕往斯達歐倫克,但前提是要先擺脫這些礙事的傢伙。"巴瑞克中隊長帶上他的飛行頭盔,和副隊長飛快走向輕型艇尾端並滑進他的座機內,然後,兩架彗星戰機從一號輕型艇的下方彈射起飛,準備迎戰不速之客。

          然而就在他們起飛的同時,三架隕石轟炸機突然顯形,從正上方朝兩艘革命軍輕型艇投出導彈,雖然革命軍戰機立即投出誘彈攔截,但已經太遲了,大多數導彈已經擊中目標。

          "這是一號艇,護盾穩定度下降至30%。"

          "二號艇護盾下降至40%。"

          這輪轟炸讓革命軍陷入混亂,連巴瑞克中隊長也一時間愣住了,但還沒有結束,兩支不同的彗星中隊在革命軍周圍顯形並展開攻擊,其中一支中隊的戰機的機身被鍍著那個幾乎所有人類都熟悉的——一面中央有著圓圈並有三個箭頭指向其中心的盾牌——SCP基金會的標誌。

          "怎麼會,什麼時候出現第二支的?"副隊長滿是疑惑。

          "基金會…"看到那個標誌,巴瑞克中隊長瞬間清醒了。"這是個圈套!一個佈局已久的圈套!只靠我們是不可能突圍!"

          "所以,我們該怎麼做?"一分隊長一邊試著甩開後方的基金會戰機一邊喊道。

          這時一架轟炸機又投出一波導彈,正中了二號艇的全身,二號艇瞬間化為一片火光。

          "該死!我已經向另一支附近的革命軍小型艦隊尋求支援了,"一號艇的駕駛員回覆道。"但他們回覆自己也正遭到兩艘基金會陶米爾級艦帶來的戰機圍攻,無法支援。"

          巴瑞克中隊長猛力開火將追擊一分隊長的基金會戰機擊毀並下令。"直接聯繫協調處總部,我們已經束手無策了,所有飛行員,別落單,盡可能組成聯合護盾,全力拖延時間。"



          西元5688年4月9日上午七點(斯達歐倫克時間)SCP基金會泡沫內殖民地珀哥迪恩星(革命軍佔領中)革命軍協調處總部


          "委員長!委員長!"一名通訊兵奔跑在通往委員會議廳的安全通道內,朝著前方遠處正在和幕僚談話的玻吉卡克朵捍衛者代表委員兼協調處領導委員會會長——波西•喀塔斯大喊。"一項緊急加密通訊,發信者要求必須親自交付您過目!"

          "什麼?"波西疑惑地接過通訊兵帶來的訊息,打開來過目後,他的神情瞬間變得嚴峻起來。"喔…我得走了,做得很好,士兵,幹得好,喘口氣,然後回到你的崗位。"

          "我要回我的座艦指揮,別讓塔基宏人民陣線知道,讓他們以為我只是要前往澤塔-01處理事務就好。"波西悄聲對幕僚說。"同時也先通知統科佩羅茲雙子黎明,讓他們派點增援到斯達歐倫克,如果塔基宏發現了我的目的,統科佩羅茲的艦隊也應該可以趕在他們之前抵達。"

          "但是委員長,協調處的兵力已經過於分散了,基金會這幾日像是茲明爾瓦星的寄生蔓一樣,對各星區的友軍死纏爛打,我無法保證能派出足夠的援助,除非…"幕僚回應道。"我們將塔基宏列入考量。"

          "兵力到艦上再確認,還有,我們絕不能信任塔基宏,"波西反駁。"他們一旦找到機會就會擴張自己的籌碼,正是因為這點才會有當初的協議,以保持革命軍聯盟的勢力平衡,這話題就到此為止。"

          "了解…"




            • _



            但它終究是我畢生的心血,所以我才答應把它教給你,不過,你或許會疑惑為什麼我找上的是基金會?其實很簡單,我已經沒臉再見魔法樂團蛇之手的朋友了,我只能相信基金會能做得比我更好,就這樣了,剩下的你可以在合奏中體會,來,《See you, HeartBreakers.》可以吧?




            sral%20logo.png

            西元5688年2月1日某時(太陽系時間)SCP基金會H-a07泡沫外殖民地群帶第二段某處Mobile-Site-H-a07-73B陶米爾級重型收容艦——尚•西貝流士號的Kether-1收容艙


            “指揮官抵達。”AIC宣告著,歐貝克指揮官大步走向眼前的收容間,音樂狂人MTF的成員站在兩側,舉著槍做好準備。

            "解除Alpha-1收容艙對SCP-H-a07-957的收容措施B,開啟收容措施C,權限碼:4-957B6431C。"指揮官在來到收容間前時下令。

            在收容間內,一個代謝型冬眠艙的艙門緩緩開啟,但不等門完全開啟,一個人影便迅速坐起身,因此使肩膀撞上了艙門。"噢!該死!我正夢見自己在仰臥起坐欸!"

            "準備執行收容措施D,957,請盡速做好準備。"歐貝克指揮官冷靜地說道。

            "是,我聽見了。"被稱作957的人重新坐起身,是個黑髮的亞裔男子。“馬上更衣。”

            幾分鐘後,957已經起身換下冬眠衣,取而代之的是MTF標準輕裝配備,並走到了收容間的雙向窗前。“這什麼陣仗?擔心我會突然大開殺戒?我又不是那個亞伯!”

            “這是執行收容措施D的標準作業,鑒於你上次行動後的不理智行為。”收容室外,歐貝克指揮官背後,負責領頭的MTF隊員回應道。

            “耶勒!升上士啦?恭喜!”957很高興地向他招呼。“不過,我上次叫急中生智,而且真的差點就留住它了,只是沒成功而已,搞成這樣未免太過於謹慎了吧?即使以應對人形異常的標準來說…”957停頓下來思考了一下。“…這不僅是為了執行收容措施D,是為了協助我執行收容措施D的那個什麼附屬協議,該死的冬眠!所以是什麼樣的任務?”

            "你比平均意識時間還慢了很多,看來收容措施C的執行時間得要延長了,957。"歐貝克指揮官說道。“但是,關於任務的部分,我們找到它了,仔細點說的話,是‘她’——10076。”

              • _



              957是一個綠型,這是他出生便被發現的天賦,而關於綠型與演奏家的組合,內行人第一時間都會想到的是藍調演奏法,而957確實是這麼一個演奏法的使用者,至於他能習得這門技藝的過程和理由卻十分複雜。
              根據" 最後的希望"協議5k-3版的要求,957從小便以一位MTF特工作定向培養,因此,他沒有自己的名字,只有項目編號,但有一天,我有幸成為了他的教官,他展現出對音感的敏銳令我感到驚奇,但更令人驚奇的,是他對周圍現實原狀的精確感知,957可以記下一定範圍內的物質的原樣,配合他的現實扭曲能力,957成了活生生的現實穩定錨——一個能逆轉現實扭曲的現實扭曲者。
              這樣的特質讓957得到批准進入"魔音重現"計劃,那個負責保存所有演奏法的計劃,當然也包括所謂的藍氏調整型演奏法,那是我見過議會最正確的決議之一,我們確實得到了一位優秀的MTF特工,呃…也可以說是一個好用的Thaumiel級項目,畢竟他本人偏向後者,我們真的把他訓練得太好了。





              sral%20logo.png

              西元5677年某日SCP基金會H-a07泡沫外殖民地群帶某處Mobile-Site-H-a07-14B陶米爾級收容艦——巴哈十四號


              957在回憶中睜眼,便看到熟悉的場景,一位佩恩迪•卡拉恩叢族蟲坐在艦長位上,而艦橋觀察窗外一片漆黑,只有零星的紅、藍、白和綠光線竄過。

              “這裡是旗艦巴哈一號,所有艦船降速至光速以下,準備脫離超維度空間。”

              “這裡是巴哈十四號,已收到,三秒後開啟門徑。三、二、一!”

              倒數結束,巴哈十四號的前方突然出現一個巨大的藍色光球,船艦直直穿越光球後,周圍原先的漆黑環境出現無數星星的光點,船艦的正前方則浮現了一顆巨大的類地行星,以及眾多飄浮在其軌道上的基金會軍艦,而巴哈十四號則是和另外四艘陶米爾級收容艦一同躍遷來到了這裡。

              “那裡有一艘本登巴赫級輕航,正以最大功率使用現實穩定錨,我們要處理的異常真有那麼棘手嗎?”957開口問道。

              蟲族艦長轉過頭說。"呵,你自己看看那底下唄。"

              從觀察窗向行星望去,可以看見地表上有一個明顯的隕石坑,即使距離甚遠,但957第一眼就清楚那不是隕石坑,而是他們的目標所在…

              “這麼遠也看得到…”儘管已有預期,但957還是很震驚。“這種程度,只靠我們六個跟另外二十幾個外行夠嗎?”

              “呵,你的擔憂是對的,因此議會已通過我們對使用SCP-SUN-9579-EX原型的申請,這也是你期待已久的機會,別玩脫了。”艦長說著亮出了一份批准證明。

              “什麼!?為什麼不早點告訴我?我應該要事前練練手,熟悉一下。”

              “呵,沒辦法,因為基於‘飛堡一號事件’而附加的安全措施,太陽系的負責團隊趕不及在我們出發前完成標準程序,但放心,我信任你的能力。”

              “好的…所以它在哪裡?”

              “依我預期,馬上就到了,你可以進行先行佈署,到時,你會有一小段的時間能跟它好好打照面,而且它通常對新人很友善的,呵。”

              "我很期待。"

              幾分鐘後,由主導行動的扭曲修正者MTF帶頭,957和音樂狂人MTF一同空降了下去,接下來便是一連串複雜的前置作業,連957也記不清細節了,但他記得過沒多久,就收到來自巴哈十四號空降下的SCP-SUN-9579-EX原型,由來自太陽系的收容艦運輸過來並轉交的。

              那是把曼陀林——地球1k時代的巴洛克樂器——2k時代初期製造,獨一無二的一把正品,無論後世多少的贗品都無法複製其豐富的形態變化和近乎無限地強化演奏法的能力,957很榮幸能夠使用這個所有演奏家眼中的神器,但這份榮譽感卻在接下來的任務中被震撼感所取代。

              屆時,957的MTF任務內容是“控制當地的現實扭曲現象,保護其他MTF。”不過當然不是由他一人完成,有其他六名藍調演奏家和二十多位一般演奏家從旁協助,957和他們一同演奏《摩斯拉進行曲》六個小時,才止住了現實穩定錨無法阻止的破壞,而且在上空船艦的現實穩定錨影響下,演奏法的效率實在有限。

              “目測可以,儀器檢測可以,周圍環境質量已復原並穩定。扭曲修正者A隊,這裡是音樂狂人,樂曲已來到最高潮,將現實穩定錨完全關閉後有四分鐘,可以進去了,完畢。”

              “收到,音樂狂人,已開始收容行動,完畢。”

              957一邊演奏一邊聽著隊友們的通話,過沒多久,扭曲修正者便帶著“她”來到957面前。

              “它是個比我想像中還小的小女孩?綠型?”957停下演奏並問道。

              “是的,它的本名叫沙倫娜,臨時編號是1600,”扭曲修正者的負責人回答。“我們花了很大的力氣才讓她昏睡,事件發生的主因似乎是情緒崩潰,推斷為家庭因素導致,請密切注意,她的爆發力很強…”

              “我會用安眠曲讓它保持昏睡,只要別驚動到都好辦。”957將手中的曼陀林以小提琴的方式提起並架到頸邊,卻立刻感到不對勁,肩膀上出現的竟是一把烏克麗麗。"一把討厭安眠曲的弦樂器?真有個性。"

              這時躺在地上的女孩突然呻吟了一聲,周圍的人都警戒起來,一道昏睡奇術立刻降下。

              “它的能力也能夠消除非自身體內的EVE粒子,使用奇術的效果甚微,你最好快點開始。”負責人催促著。

              “我知道。”957回應,然後立刻低頭朝手中的樂器低語。“好兄弟,你知道我現在的處境,如果真不想要安眠曲,我們可以各退一步,用其他也能催眠的曲子,如何?”

              隨後957開始用烏克麗麗彈起《寶寶睡》,才讓逐漸甦醒的女孩恢復沉睡。

              那是957第一次接觸到10076,一年後才有第一次正式見面,儘管957的專業態度讓他看起來神色自若,但他的內心卻對10076的能力感到恐懼,任何智慧生物都會,因此,當基金會要求指導演奏法給她時,他少見地反對了,但957也清楚這不能改變什麼,高忠誠度又是綠型的他是最佳人選,最終957還是踏入了10076的收容間,開啟了他口中的“孽緣”。

              剛好六年後,957與10076的師徒關係告一段落,在革命軍的幫助下,10076突破了收容,957當時正好進入了冬眠,根本見不上他的徒弟一面,雖然他並不需要跟她打好關係,那是“保母”博士的工作,但看著徒弟一日一日成長而累積的情感卻是無法忽視的。

              因此,當收容失效的消息傳來時,957雖然感到失落,但他知道,自己擁有再次收容10076的義務,這不僅是作為一位特工,更是作為一位師父的義務。

              而執行義務的那一天確實也到了。




              SCP-H-a07-10076?它啊?一個晚熟的叛逆女孩,出身於一個普通的公務員家庭,老實說我們也弄不清楚當時是發生什麼,才讓茲明爾瓦星出了那麼大一個窟窿,但這不是問題的重點。
              10076的現實扭曲能力是抹消物質的存在,詳細一點是在影響範圍內具有粒子性的物質都會被抹消,因而形成真空,在其中除了能力者以外一點質量也不存在。
              10076的生命能量也相當驚人,其乙太能量值甚至是基金會奇術師的兩倍平均,雖然有很大的奇術潛力,但我們根本不敢讓它學,演奏法已經足夠了。
              讓957教它藍調演奏法的原因很簡單,那時候第三次十二星盟遠征已經進入第三十九個年頭,議會急需要一個類似超級武器的手段來加速戰爭進程,至於人選,那是個大難題,人類近期的區域穩定是依靠與其他異族文明的友好外交而維持的,一個可重複製造或利用的超級武器會引發外交危機。
              而10076正好符合條件,它的能力也可以殺死它自己,只要發動能力並提升一個足夠的程度,它自己的物質質量也會被抹消,這是透過研究取得的結論。
              還有一點,關於一次性超級武器的研究也算是個幌子,議會更希望的是以此威懾並迫使十二星盟投降,如果事實證明投降是不可行的,我們也可以假戲真做,勝利一樣屬於基金會。
              直到後來發生的一切,我才意識到基金會這次是真的搬石頭砸了自己的腳,親手創造出能夠毀滅自己的存在,革命軍擁有10076的情報讓所有指揮官都避免集中艦隊,這讓革命軍擁有很多喘息空間,事態如今變得更加嚴重,我們的確因為失職付出代價,無論是從哪一方面看都是。




            “該來的還是會來,它在哪裡?”957問道。

            “斯達歐倫克,一個月前確定。”指揮官回答。“已有初步計劃,稍候會詳細描述,先去會議室。”

            "對了,關於你這次的任務名,山姆。"耶勒上士在前往會議室的路上對957說。

            "什麼?這菜市場名還沒用過?"957震驚。

            "沒有。"耶勒笑著拍拍957的背。

            到了會議室內,有很多不同MTF和相關單位的代表在場,很多都對957的出現投出意味深長的目光,不過957大概知道他們在想些什麼。

            “我們已經有一位特工成功滲透入斯達歐倫克的深空眼線中,”會議隨後進行了一部分,前線跑者的代表正報告著。“接下來是比較困難的部分,我們要透過這個內應同時癱瘓三艘輕型艇,這需要三架游隼運輸機精確地躍遷到極近距離,並進行傳送式跳幫作戰,同時在內部放出程式癱瘓病毒以讓AIC接管,配合必須準確無誤,一旦對方發動緊急訊號,地面的革命軍就會全力拖延時間,屆時革命軍艦隊將重返斯達歐倫克,為爭奪10076而展開第二次斯達歐倫克戰役,這不是我們樂見的。接下來由黑衣人代表接手。”

            兩位代表交替,新站起身的代表叫出一幅巨大的投影地圖。“這是澤塔-01的勢力分佈圖,你們會發現革命軍拿下了DO-66-X區,意味著控制了前往斯達歐倫克的捷徑——佩爾達倫星的恩卡之門,統科佩羅茲的雙子黎明駐紮了大批部隊在當地,短期內奪回是過於艱難的,這意味著革命軍的部署將快於基金會,一旦爆發第二次斯達歐倫克戰役將對己方不利,但議會正在籌劃一次大規模進攻,以牽制革命軍艦隊主力。然而最大的問題不是這個,”另一張投影被叫出。“這是斯達歐倫克防禦網的星圖,佳倫爾納的入侵者艦隊已經開始在星圖邊緣集結,根據可靠情報推斷,越過停火線是遲早的結果。”

            這時會議室內的人們都安靜下來,看著紙面上懸殊的戰力,即使是MTF也面色凝重。

            "所以,這仗該怎麼打?"斯達歐倫克的分部總理擔憂地問道。

            歐貝克指揮官站起身回答。"我們不打。"

            "什麼?"好幾人冒出相同的疑問。

            "議會並沒有打算讓艦隊在H-a07面對佳倫爾納人,而是要放棄群帶90%以上的星域,集中防禦力量在H-a05群帶,清剿當地叛軍並阻擊佳倫爾納入侵者。"

            "我懂了,"957拍手說道。"議會這是打算讓佳倫爾納和革命軍在H-a07面對面,他們之間一定有很多利益衝突,遠多於共同利益。而穩定H-a05的局勢後,再收復失地是最穩妥的。"

            "你怎麼知道是這樣?"黑衣人代表問道。

            "能讓議會這麼決議,八成是這樣。"

            "說的也是。"

            "夠了,"指揮官打斷兩人。"我們的討論還沒有結束,目前都沒有正式的定案,重點也是在重新收容10076。接下由'鯊擊百科'MTF繼續。"

            "一個月,這計劃也叫初步?"957低聲問向一旁的耶勒上士。

            "你曾在一小時內完成一週的行動細節,卻會對其他人效率感到驚訝?"耶勒上士回道。

            "不,放棄那麼大一片星域,議會很少做出這麼大的讓步,整體戰況恐怕不樂觀。"

            "可能,但我們現在存在的目的是為了收容你的'徒弟',聽報告。"

            "也是,專心…"



            西元5688年4月9日上午六點多(斯達歐倫克時間)SCP基金會泡沫外殖民地斯達歐倫克星交布達羅島


            身著特遣隊標準裝甲的山姆穿過奇術傳送陣,從一道藍光中走到交布達羅的地表上,身邊是數支MTF組成的菁英隊伍,眼前出現的是數名驚愕中革命軍士兵,他們一下便被射殺了,但較遠處的敵人已經反應過來並朝這邊開火,但在數名奇術師和產生器製造的聯合護盾之前卻形同虛設,很快地那幾人也被射殺。

            特工們隨後迅速散開,鯊擊百科MTF的潛水夫、拳師和"深海鮫鯊"MTF的智鯊特工衝向海邊,"天降危機"MTF的禽類和蟲族特工帶著重武器飛升到半空,扭曲修正者徒步向各自的目標推進,音樂狂人則在山姆身邊圍成一圈。

            不到一分鐘,天降危機MTF迅速摧毀了革命軍的地表護盾產生器,失去地表產生器的幫助,地下的主護盾產生器無法承受上空突然增強的轟炸而損壞,護盾消失了,更多空投艙和運輸機降下,山姆見到此景,他知道舞台已經準備好了,他拿出一把曼陀林——一把經過磨合的曼陀林——在山姆的示意下轉變成了一把電吉他,另外四名演奏家在他身後就定位,然後,開始演奏。

            一施展演奏法,山姆就感覺到了。"它在這,十點鐘方向的建築物地下室裡,用《Tremble》。"


            沙倫娜爬出通道時身子一震,立刻倒退回到通道中,倒吸好幾口氣。

            "怎麼了?"芭狄娜上前照看。

            "他在這!歐文斯!"



            "想聽大實話嗎?好,妳確實有很高的天分,但還沒有準備好。"

            “那你還有什麼好教我的?歐文斯?”

            "這種自以為是的發言,就是還沒有準備好的證明。"





              • _





              sral%20logo.png

              西元5688年4月9日上午近七點(斯達歐倫克時間)SCP基金會泡沫外殖民地斯達歐倫克星主大陸上空戰場


              在防禦艦隊旗艦培嘉柯六號的右舷方向,大批戰機正在黎明精靈艦隊的隱匿下集結。

              "這裡是黎明精靈一號艦長,所有中隊長回報。"

              "紅B碎星中隊,待命中。"

              "黃D碎星中隊,待命中。"

              "橘B流星中隊,待命中。"

              "紅A慧星中隊,待命中!"

              "紅K慧星中隊,待命中。"

              "黃L慧星中隊,待命中。"

              "青C慧星中隊,待命中。"

              "橘H慧星中隊,待命中。"

              "灰D隕石中隊,待命中。"

              "青A隕石中隊,待命中。"

              "到齊,所有中隊注意,"黎明精靈一號艦長下令。"黎明精靈一到五號及四艘司科德級炮艇將趨前射擊六十秒,以掩護截擊機中隊貼近敵艦,屆時截擊中隊必須強攻敵艦防空陣列以促使其轉火,為戰鬥機和轟炸機中隊提供貼近的時間,一旦完成貼近,所有中隊全力集火敵方航母左舷及該處敵艦,目標破壞航母護盾。以上。"

              "收到!"所有中隊長回應。

              "跟我來,灰D隕一隊長,我會安全地把你的人都送那大傢伙旁的。"

              "紅A慧六,說到就要做到。"

              "又許承諾了,為什麼不是我?"

              "閉嘴,青A隕四。"

              "閉嘴,六號,丟人。"紅A慧星一號隊長罵道。

              另一面,黃D碎星十三號飛行員帶著害怕的心理向她的隊長提問。"隊長,我們的折返計劃呢?"

              "躲進寶袋,等待回收。"隊長回覆道。

              "但這是您自行擬定的。"

              "想那麼多幹嘛?先活下來再說。準備好。"

              "可是…"

              "開始了!"

              黎明精靈一號率先趨前,炮火全開,其他船艦也緊隨其後,戰機則在匿蹤狀態下貼著船身前進,隨後所有截擊機衝出。

              "跳!"在一位中隊長的喊聲下,四十架戰機開啟朗氏引擎,在極短的超光速躍遷下來到佳倫爾納艦隊的最外圍護盾前,接著,開始向眼前龐大的戰艦俯衝…


              在佳倫爾納左翼戰列的指揮艦上,一個魚形的佳倫爾納艦長正監控著戰況。"Fem förstörare av Perdalen-klass och fyra kanonbåtar sköt framåt. Fiendens totala gemensamma sköldstabilitet sjönk till 50% och fyrtio enheter upptäcktes för att närma sig punkten …五艘佩爾達倫級驅逐艦和四艘炮艇趨前射擊,敵方總聯合護盾穩定度下降至50%,偵測到四十個單位來到近點…)"

              "Något är fel,不對勁,)"他想。"Det är inte meningsfullt. Stiftelsen tog risken att gå framåt, och krigarna avsåg också att attackera luftförsvaret för att tvinga dem att byta till eld. Det borde bero på att de ville att bombplanen skulle komma nära för att tränga in på vänsterflygeln.這沒有道理,基金會居然冒險趨前,戰機也意圖攻擊防空陣列迫使轉火,應該是也想讓轟炸機貼近,以擊穿左翼。)"

              "Alla luftförsvarsvapen är skyldiga att informera centralkommandot om att vänsterflygeln behöver mer stridsstöd.所有近防空炮蓄能,告知中央指揮,左翼將需要更多戰機支援。)"接下來出現的轟炸機中隊證實了他的猜想,他滿意地將準備好的炮火傾瀉而出,但轟炸機卻是朝向另一個方向,往戰列更深處衝去。

              "Kungligt flaggskepp! Det visar sig att deras mål är detta!皇家旗艦!原來他們的目標是這個!)"這個佳倫爾納艦長立刻意識到對方的實際意圖,但在發出警告時,卻又意外發現船艦的護盾失效了。


              "漂亮的一擊!連鎖效應直接截成兩半。"黃D碎星中隊長稱讚著黃D十三號。

              "但我們的航線也遠離本隊了。"黃D十三號澆了冷水。

              "並沒有!我收到新指令,二號寶袋的出口有一艘重型敵艦,我們要和紅A慧組成一支Beta隊去處理它,對吧?"

              紅A慧星中隊長回應。"沒錯,帶上你的人,走起!"



              革命軍


              西元5688年4月9日上午近七點(斯達歐倫克時間)澤塔-01第DO-66-X區革命軍防禦陣地指揮塔


              "不可能!這要求太荒謬了!"統科佩羅茲雙子黎明的領袖——波姆嚴詞反對,她正看著波西的立體通訊影像。"我們已經丟下母星的戰事來到這裡,付出這麼多,也做了協調處的看門狗,卻還是眼睜睜看著塔基宏一家獨大,現在又要我們退讓?不可能!"

              "你知道自己說了什麼嗎?如果超級武器被基金會收回,革命軍僅存的優勢將喪失殆盡!"波西厲聲喝道。

              "要支援可以,三艘船,極限!"

              "你的艦隊是最近又可觀的武裝力量,卻只拿得出三艘船?"

              "一支塔隆尤游擊隊日前在城邦警隊的幫助下突擊了我的地面基地!協調處有拿出什麼幫忙嗎?"

              "…聽著,冷靜一下,如果你救出了超級武器,她可以交由你的人保管,塔基宏不會再一家獨大。而且不必理會那些塔隆尤人,薇基族自由鬥士其實可以幫你,只要你把他們引到塔隆尤的陣地就好。"

              "嗯…那我應該能再擠出一支機隊支援。"

              "哈?"

              "我說的是事實,近期的戰鬥消耗量遠超過補給量,我只能確保這裡和卡恩之門可以守住,其他的部分連想都沒有餘力。"

              "…好吧,總之先讓船出發。"

              "已經這麼做了。"

              波西點點頭後關閉通訊,波姆則是疲憊地躺坐到地上,周圍的下屬沒有打擾她,而是繼續監控著戰事,向窗外望去,可以看見陣地內的停機坪上有數名技師和飛行員正奔向寥寥無幾的幾架載具,在更外圍的護盾之外,是漫天的戰火,爆炸和槍聲激烈交錯,而上空卻是數百艘艦船更猛烈的交火,還不時有巨大殘骸墜落。

              然而,還是有三艘革命軍艦艇穿過炮火,隱蔽地向著卡恩之門駛去,這景象卻仍被基金會的眼線盡收眼底。"Fortæl manden i sort, at tre hovedskibe og en flåde bevæger sig i retning af døden '.去告知黑衣人,三艘主力艦、一支機隊,正朝'死亡'的方向邁進。)"



              sral%20logo.png

              西元5688年4月9日上午七點多(斯達歐倫克時間)SCP基金會泡沫外殖民地斯達歐倫克星交布達羅島


              在基金會MTF的猛烈攻勢下,革命軍已經退入基地的主建築內,那是個專為了應對圍攻而設計的地下碉堡,但卻難不倒基金會,山姆讓他的“五人搖滾團”演奏《Tremble》就證實了這點。

              在藍調演奏家的群體中,《Tremble》是一首極適合“顫動人心”的電子音樂,將其放在實戰中,就是可以製造地質活動的反陣地攻堅手段。

              而隨著樂曲來到高潮,配合著山姆的現實扭曲能力,革命軍最後的碉堡也被開出一個大洞,鯊擊百科和深海鮫鯊的特工也從海邊的通道進逼,殘存的革命軍士兵只能被團團包圍。

              山姆站在包圍圈外圍,居高臨下地看著最後的幾十位革命軍人員,他們依附在一架塔隆尤運輸穿梭機之下,利用它的護盾做最後的抵抗。

              "沙倫娜!"山姆用自己的能力做出了一個揚聲器。"好久不見!根據我的教程,你還有四個學年的必修!如果想退學,也請親自向教務處提交手續!"

              "我從沒有說過我要學!"沙倫娜在一個女兵的身後大喊。

              "那妳還是得回去收容室,否則妳的革命軍朋友只有死路一條。"

              "我不回去的!歐文斯。"

              "妳不相信我?"

              "你知道你騙了我好幾次。"

              "好吧!轟掉那個護盾!"

              一輪火力傾瀉,革命軍最後的保護也被摧毀了。

              "那這樣還需要思考嗎?"山姆嚴厲地問道。"他們的命對妳來說不重要嗎?"

              "…"沙倫娜沉思,但她身旁的女兵卻開口了。"我打死也不會投降。"

              "我相信妳,但這要看沙倫娜的決定。"山姆將揚聲器的分貝調大。"嘿!女孩!妳知道自己其實代表著什麼嗎?一個平衡!你的超級武器化提案只是個幌子,為了震懾人類的敵人而編造出的幌子!基金會指望這點可以停止運轉的絞肉機,但卻發生意外,要證明嗎?因為妳根本沒有真正學到藍調演奏法!妳自己應該心裡有數,我教妳的,只是如何用音樂觸動人心。"

              "別聽他,"女兵對沙倫娜說。"妳會不會演奏法不是重點,重點是妳有選擇自由的權力。"

              "我知道,芭狄娜,我不會回去的。"沙倫娜回應。

              山姆正打算再開口,耶勒上士卻湊過來。"拖太久了,上方的戰事很不妙,人手已就定位,我要動手了。"

              "了解。"山姆再次調高分貝。"嘿,知道為什麼我現在能與妳對話嗎?沙倫娜?因為上方有四十艘基金會軍艦正在奮戰著,但他們敗局已定,從軌道上跳離是遲早的結果,屆時佳倫爾納人的末日武器就會把這裡完全轉變程另一顆血沙星球,知道導致這個結果的是革命軍嗎?雙子黎明控制了卡恩之門,切斷了基金會最快的增援;人民陣線則把艦隊用在爭奪其他星域,而非保護這裡,因為他們不敢明著跟金主唱反調;至於協調處,只在意自己控制得了的範圍,當然還有其他革命軍,只是他們連踏出自己地盤的勇氣都沒有,因為拳頭根本不夠大。懂嗎?"

              “血沙星球?他是什麼意思?你們的盟友竟然帶來了一顆血砂眼?芭狄娜?”傑佛家族的一名革命軍士兵震驚地質問身旁的塔基宏人民陣線成員。"這不在我們知悉的範圍!"

              “冷靜,這位兄弟。”芭狄娜安撫他,然後轉向山姆。“革命軍從未放棄解放與保護斯達歐倫克的人民,我們嘗試數次,但基金會卻將周圍所有革命軍都驅趕開來,請問基金會怎麼不保護好這裡?”

              “太有趣了,塔基宏人民陣線有能力去爭奪其他星域,卻連派出一支艦隊過來的能力都沒有?傑佛的人,請思考一下。”

              “這離間的話術,你們不覺得很明顯嗎?各位,別在這個時刻動搖!”芭狄娜持續地反駁山姆。

              但他們沒有注意到,一個隱匿在光學反追蹤裝甲中的特工,已經悄悄潛伏到沙倫娜不遠處了。

              “是喔!那來談談那架穿梭機,看起來像是塔隆尤3k時代的舊型號,如果沒猜錯的話,你們是打算用它送走沙倫娜,對吧?那真謝天謝地基金會先找到了你們!”山姆繼續話嘮,而那名特工也向自己的腰間伸出了手…

              突然間,芭狄娜回身一槍打向特工的方向,子彈擊中裝甲,解除了匿蹤狀態,但特工已經拿起他的武器,卻沒有開槍,因為他拿出的,是一把烏克麗麗。

              一段和弦被迅速彈奏,一個奇術護盾在特工身邊瞬間形成,而周圍其他MTF特工也同時開火和革命軍交戰,一瞬間革命軍最後的人員都被制伏在地,塔隆尤穿梭機上安裝的重武器也被迅速地解除功能,連推進器也一下被一條鯊魚拆下。

              沙倫娜見到此景,絕望地甚至想使用那個自己所厭惡的——天生屬於綠型的——現實扭曲能力,卻又驚愕地發現自己體內有某樣東西正阻止著她的能力,然後,她暈倒在地。

              “做得好!”山姆讚許道,上前看著倒在地上的沙倫娜,隨後有些失落地低語。“真希望當初我能把她教的更好,或許…”

              "太多或許了,"耶勒上士聽到了山姆的低語,同樣低聲安慰他。“我們只能向前看,然後傾全力去挽回局面。”

              “這是廢話,也只是第一步,我們要記取教訓,讓今後任何人都不會再犯下同樣的過錯,至少我不會,回船上吧。”山姆回道,轉身走向降落中的一架鵜鶘運輸機。



              “抱歉,我們被迫在妳身上安裝一些東西,以確保妳的安全得到保障。”

              “這跟當初說的差很多。”

              “在擊敗基金會之前,不得不如此。”




              sral%20logo.png

              西元5688年4月9日上午七點多(斯達歐倫克時間)SCP基金會泡沫外殖民地斯達歐倫克星主大陸上空戰場


              "寶袋2-A目標重型敵艦已失去戰力,繼續進行卡羅計劃,Beta隊回歸Alpha隊。"指揮AIC用它的女性聲音下達指令。

              "是,親愛的小姐。"黃D碎中隊長沒好氣地回應,在他的終端上顯示著各中隊的傷亡統計,他的中隊還有九架戰機,但紅A慧星中隊卻只剩三架,其他中隊要不損失過半要麼已經全滅。

              "灰D隕一,帶上妳最後的兩個隊員,我們掩護妳進行最後一輪轟炸,X目標左舷的護盾已經快耗盡了。"紅K慧二中隊長表示道。

              "我來佯攻。"青A隕石中隊最後的九號說道。

              "我的人多,威脅較大,你來給最後一擊,青A隕九。"灰D隕一反駁。

              "就這麼辦!"橘B流四中隊長表示同意。“黃D碎隊長,我們需要更多的截擊機。”

              “我知道,在來了。”黃D碎一中隊長回道,這時他又有一個隊員被擊落。“所有隊員,跟緊我。紅A慧,你們也是。”

              “那是自然。”紅A慧一中隊長領著六號和另一位四號隊員飛近。

              “炮火從正下方來,小心那些炮塔!”黃D碎十三號大喊警告。

              “更多敵機出現在右翼6-5方向,高危距離,讓無人機返回機群,所有戰機重整隊形。”青C慧一中隊長也發出警告。"Beta隊,你們的位置很危險。"

              "這樣是來不及的,四號、六號,放出無人機,跟我來!"紅A慧一中隊長突然放慢速度,六號和四號也緊跟著照做。

              "你們在做什麼?"黃D碎十三號驚呼。

              "看著我的尾燈,別掉隊,十三號。"黃D碎一中隊長這時嚴厲地命令,卻又回頭朝紅A慧一大喊。"你以後一定要給我機會還你人情,卡羅爾。"

              "黃D碎已回收完畢,可以開展攻擊了。"青C慧一中隊長報告,指揮AIC隨即下達指示。"將無人機設定為總攻擊狀態,所有戰機呈6.1攻擊隊形,沿著S-3目標左舷進攻,目的為轟炸X目標左舷護盾。"

              "我們走!"才剛被回收的黃D碎星中隊又在中隊長的號令下和橘B流星中隊衝出,以極快的速度將機群路線上的敵機支開與擊毀。

              而在截擊機、戰鬥機和輔助無人機的掩護下,基金會最後的四架轟炸機終於來到最佳攻擊角度。

              "就看我們的了。"灰D隕石中隊的一位說了那麼一句便隨隊展開俯衝。

              擋在轟炸機前方的,是一艘傷痕累累,卻緊緊保護著佳倫爾納航母的一艘重型護衛艦,在其密集的防空火力下,基金會戰機的損耗急速攀升。

              "堅守你們的崗位,飛行員們。"灰D隕一中隊長領在前頭頂著炮火,指揮AIC則提醒道。"即將進入最佳投彈位置…"

              "主護盾穩定度已達臨界值。"機內AI發出警報,灰D隕一知道自己凶多吉少,但仍盯著終端顯示的投彈位置。"還差一點…"她心想。

              就在此時,一架戰鬥機衝過前方,正好擋下對準灰D隕一的炮火。

              "紅A慧六!擋得漂亮!"不遠處的黃D碎十三號叫好,卻發現紅A慧六的信標早就熄滅許久。

              意識到不對勁時已經太遲了,後方大批的敵機湧上,殘存的基金會戰機幾乎都被擊毀,但轟炸機卻還是成功投彈了。

              轟炸成功命中並擊穿了重型護衛艦的護盾,但這艘佳倫爾納戰艦卻依舊挺立。

              "X目標已失去護盾,可執行下一步行動。"然而遠在基金會防禦艦隊的中心,培嘉柯六號上的梅傑上將已經得到了AIC的報告。

              "正是時候!"上將瞥了一眼只剩38%穩定度的聯合護盾和旗艦自身岌岌可危的護盾,他果斷下令。"攻擊!這就是卡羅號開啟寶袋的時機!"

              就在同時,一個寶袋的門徑出現在佳倫爾納艦隊的左翼中央,但也幾乎在同時,周圍的佳倫爾納戰艦瞬間朝其開火,巨量的炮火完全覆蓋了門徑,而且一直持續。

              “二號門徑已開啟,確認前方路徑安全,打開一號!”

              然而稍晚,另一個寶袋門徑在完全不同的方位開啟,一艘司科德級重型火力支援艦和兩艘炮艇從內衝出,攜帶洶洶的氣勢和從未消耗過的戰力殺向近在咫尺的佳倫爾納航母。

              原先守護著航母左舷的那艘重型護衛艦只能以艦身迎接炮火,但什麼也抵擋不住,強勁的能量攻擊直直貫穿後命中航母,將其左舷護盾消耗殆盡,同時對艦身造成大量的損耗。

              其他佳倫爾納戰艦也迅速轉火,以更大火力的導彈打向基金會軍艦,但在這些導彈命中前,又一個新的寶袋門徑開啟,迅速地三艘基金會軍艦拉入其中。

              卡羅計劃被完美地執行了。



              Galunarna佳倫爾納星國


              西元5688年4月9日上午近八點(斯達歐倫克時間)SCP基金會泡沫外殖民地斯達歐倫克星Invaderflottans kungliga flaggskepp(佳倫爾納入侵者艦隊皇家旗艦)


              Kära prins, fartygets babordssida har tappat sitt skydd. Vi måste be dig att åka härifrån, annars måste fartyget dra sig tillbaka.尊敬的大公,本艦左舷已失去保護,我們必須請您離開此處,否則就必須要本艦後撤。)”在佳倫爾納航母的核心區域,艦橋指揮官正向坐在中央大廳的柯尼安達大公請求。

              Nej, jag lämnar inte mitt skepp och låter inte det dra sig tillbaka. Titta på de mänskliga krigsfartygen. Även inför en så desperat situation har de inte dragit sig tillbaka alls. Du vill förlora för dem i denna testamente. ?不,我不會離開我的座艦,也不會讓它後撤,看看那些人類的戰艦,即使面對如此絕望的局面,卻絲毫沒有退卻,你想要在意志這方面敗給他們嗎?)”大公否決道。

              Kära storhertig, detta är inte en viljekamp. Segern i denna kamp är redan under kontroll. Vi vill inte sätta ditt liv i fara i sista minuten.尊敬的大公,這並非意氣之爭,本場戰役已勝券在握,我們不希望在最後一刻使您的性命受威脅。)”指揮官仍不放棄。

              Se tydligt, befälhavaren, fiendens beteende är väldigt konstigt, bara med fokus på försvaret runt huvudkontinenten. Beviser inte detta att äktheten hos den tidigare underrättelsen är mycket hög? Om så är fallet kommer reträtten att följa fiendens vilja, så det finns inget behov av att dra sig tillbaka.看清楚,指揮官,敵人的行為很怪異,只集中防禦主大陸周圍,這不是證實先前那些情報的真實性是很高嗎?如果如此,後撤反而順了敵人的意,所以不需要後撤。)”

              指揮官雖然神色自若,但他現在很想吃了自己,柯尼安達大公雖然固執但脾氣好,只是他的家族成員可不是都這樣子的啊!但他也不能決定什麼。"Låt fler reservfregatter hoppa in, fortsätt att hålla det bästa skjutavståndet och öka kraften i blodtrakom så mycket som möjligt.讓更多後備護衛艦躍遷進來,繼續保持最佳射擊距離,盡可能加大血砂眼的功率。)"

              在指揮官離開前,大公又叫住他。"Dessutom, befälhavare, fienden verkar attackera mitt skepp på ett riktat sätt. Jag föreslår att du bättre undersöker och ser om någon inuti har avslöjat min faktiska vistelseort.另外,指揮官,敵人似乎很針對性地攻擊我的船,我建議你最好去調查一番,內部是否有人洩露我的實際行蹤。)"

              "Ja, kära storhertig.是的,尊敬的大公。)"指揮官以佳倫爾納式的鞠躬領命,隨後轉身離去。



              sral%20logo.png

              西元5688年4月9日上午近八點(斯達歐倫克時間)SCP基金會泡沫外殖民地斯達歐倫克星主大陸上空戰場


              “敵方航母保持原位。”AIC向梅傑上將報告。

              “一點也不退讓,是最棘手的情況啊…”上將咬牙看著戰術部署圖,聯合護盾只剩不到15%的穩定度,下降的速度也隨著主力軍艦的損耗迅速攀升。

              上將知道自己沒有能力也沒有時間再發動一次攻擊了,一切都指望西線島弧的收容行動能否及時完成,唯一值得慶幸的,就是所有平民運輸艦都已經進入隧道並躍遷離開。

              而過沒多久,最後的好消息也終於讓他盼到了,一個特別獨立出來、用於報告收容行動的終端發出了一連串嘟嘟聲,隨後投射出的是收容成功的訊息。

              上將差點失控歡呼,但臉上的笑容卻是遮攔不住的。“所有防禦艦船準備進入隧道,軌道防禦平台最後的人員請將護盾以超功率運轉來掩護艦隊撤離,各位勇者們,只差最後一步了。”


              “他的截擊機推進器、引擎爆炸及座艙失壓,但制服的宇航模式救了他,只有輕傷簡直是奇蹟,至於這女的…”

              皮爾在卡羅號的醫療室內驚醒,他發現自己躺在一個牆角的擔架上,一旁都是醫療人員和傷患,但他身上的傷都被處理過了。

              “醒了?那趕快來幫忙!”青C慧一中隊長突然出現在皮爾的視線裡。

              “歐布森!你活著!”皮爾驚喜,立刻打算下床。

              “不,你再休息一下,而你,去幫我把這個黏膠拿出來。”但一位護士阻止了他,同時趕走了歐布森。

              “會頭暈目眩嗎?”護士一面檢查皮爾的身體一面問道。

              “不會,我已經覺得能自由活動了。”皮爾回答。

              “很好,只要乖乖待在這裡十分鐘,你就可以下床了。”護士說完便準備離開。

              “等等,我能問個問題嗎?”皮爾趕忙叫住她。

              “可以。”

              “妳知道黃D碎星中隊還有誰倖存嗎?”

              “我們一共救下了十個飛行員,包括你有三個是這個中隊的,就我所知,其中有一名女性需要半身截肢,但已經穩定下來了。我得走了。”

              “謝謝妳!”皮爾道謝,此刻他的內心大大鬆了一口氣。

              然而,他又馬上面對了自己不想面對的場面——一名眼熟的女技師朝他走來。

              “皮爾,卡羅爾呢?還有我弟弟呢?”

              “梅根,我必須先說我很抱歉…”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