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的第四条法则
评分: +9+x

我们最老的异常在前进着,而我们也在寻求与它建立更有效的收容关系。
——O5-1


致监督者议会:

我唐突的来信并非别的,只是一名几乎失去一切的失败者的来信;近来我常常在迷茫的低谷中凝视那穿越时间的阴影。我以前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日子,白天被燃烧的思绪充满,夜晚则沉沦于乱梦之中。我很想和你们说些什么,却不知从何说起,因为你们已经把事情做绝了。

我曾和你们一同望着那血与火之间缓缓浮现的面容,满心畏惧。于此同时,祂也望着我们,狞笑着——对束手无策的绝望之人的谩讽。我在自认为窥见了完整图景后向你们提出议案,改革基金会运作方式,却遭到否决,我知道自己也不能够再做什么了。

但你们自己其实早就知道一切的真相,只是尚未考虑完全,对吗?当年你们中的不少人说我多少有“空想家”的韵味,多半是因为你们说我们不能对基金会的本质做出傲慢的再定义,而我却要求重估基金会存在的价值,于是你们排挤我。我没有冒犯的意思,不过这确实让我想到柏拉图的洞穴寓言。然而自从我离去之后,一切发生得如此之快。

“我们的使命是,也一直都是,在黑暗中牺牲以保护光明中的人们。若我们开始抛弃或重新定义何为光与暗,我们就可能猛然堕落到暴政和离心之中,彻底丧失我们的使命。”此言犹在耳,短短两年之间,你们比我当初的提议走得更远。我看着新闻和后续的报道,满心迷茫与困惑,直到我亲手点燃编年史的那一瞬间才猛然省悟:你们是在让我们,被你们称作是最恶劣的敌人的深红王之子,一步步踏进你们精心设计的陷阱。我不知道你们是受到了什么影响,或是有什么人或事在推动,我早应该料到,朝鲜只是一个幌子,你们分明是主动掀起帷幕的。而同样的,那个告诉我埃尔金伯爵有编年史副本收藏的灰发女孩,是基金会的人吧?而且如果我没有记错,她身上还带着一丝特别的干花味,应是刚从阿拉卡达回来。你们甚至还串通了魔杖人。我们兴高采烈地突入庄园带走了古书,读着你们后来发布的一则又一则紧急通告,洋洋自得,不想却是正中你们下怀。狄瓦早已是现代化民主共和国,历史的真相太残酷也太荒唐,但是无论如何,现代性最终完胜,深红之王就此驾崩。

事已至此,你们自然是可以高枕而卧,不用再理会恼人的返祖邪教,覆巢之下焉有完卵。但是请听我说,监督者,我会把长久以来梗塞在心底的话语与反思尽数倾诉。这些年我即使是倒向了王那一边,我也必须承认我作为新深红王之子的领袖并不是那么虔诚,甚至远不如那些信徒们。Dipesh Spivak的话语始终萦绕在我心头:“深红之王由不可调和的异常与我们破碎心智的完美平衡而铸造,祂是由压倒性的、不可避免的张力所创造的实体,是旧世界面对冰冷、灰暗、无意义新世界的嚎叫,祂是我们失落过往的复仇,祂是古人的理念身在将祂抛弃又盲信的世界中。”或许在最开始的一段时间内我每每想到这一点时也都会陷入绝望,也做出了一些极端的事情,可是后来我一直在想,虽然王之子的教义就是这么决绝地宣称,但现代性真真就是那么不堪吗?而深红王之子对此又是如何的呢?

从我们自己的观点来说,深红王之子完全独立于现世生活之外,弃绝了社会关系网络的牵绊,也没有在社会生活方面建功立业的追求。然而我们虽然极力否认资产阶级生产出来的“现代生活方式”,却总是和他们的习惯、原则和氛围保持着一种飘忽的联系;我们大部分人出身中下层阶级,但实际上要我们严肃地去对待底层劳动者、切实地为他们寻求实质性的生存之改善,绝对是超乎我们的理念的;我们可以认可一些政治犯、反社会者、分裂分子,甚至与他们称兄道弟,但是对于窃贼、歹徒、强奸犯之流,却不知道除了用最彻底的资产阶级道德之外还可以怎么去谴责他们;而我们对于真正的社会主义左翼人士也多少带着布尔乔亚式的惧怕。

深红王之子实际上就是如此,其实不只是我们,现代很多人都是这般,否定另一半的自己并与之抗争到底,这种抗争或许就是所谓的“后现代”,即现代向前现代的反动。新的深红王之子迅速地再度建立起来,但是基金会的举动确实让所有人始料不及,你们就这么落落大方地走出了阴影,封闭性的“控制、收容、保护”变为了开放性的“安全、持续、公众”,对民众从忽怠协议变成了知识普及,对异常从关押拘禁变成了开发利用。就在阳光照进狭长幽暗的基金会站点走廊的那一刻,深红之王已然魂飞魄散,这是真正的历史性的变迁,是再也无法向回翻的书页,是揭开了就盖不回去的第七印。

在狄瓦斯坦共和国显现的那一刻,历史规律的断头刀落下,深红之王身首异处,而历史的长河却是抽刀断水水更流。不过你们应该比我更清楚,虽然祂在理论上似乎已是“不复存在”了,如果你们用一些概念性的探针去搜寻,仍然可以找到标识为“深红之王”的目标,或者,“绛魔”,那是超形上学那帮人对祂的称呼,没有人比他们更明白深红之王的本质。深红之王不只是现代性与前现代之间的张力,无论是冈格尼尔锥形长矛朗基努斯之枪都无法真正将其毙伤,整个叙事虚空都是祂是王庭,只要那个在阴影中坚守的基金会形象任然存在于脑中,祂都会挣脱形同虚设的锁链,再度召集祂的追随着们,在万千世界降下绯红的阴影。

深红王之子会踏进你们的陷阱而覆灭,但深红之王不会。好运,监督者们。好运,基金会。



最后的深红王之子,
罗伯特·蒙托克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