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魯古星的壯烈成仁者



评分: +23+x





































    • _













    sral%20logo.png

    西元5690年12月7日剛入夜(太陽系時間)SCP基金會泡沫內殖民地格魯古星Area-N-a10-GLG-22-β


    Area-N-a10-GLG-22-β站點外,夜裡的雨下得很大,即使探照燈掃過,卻什麼也看不清楚,而在站點內,雖然也有明亮的燈光照耀,但其中的基金會員工們卻也看不清前方的路,自軌道防禦艦隊撤離後已過許久,站點內的儲備糧食即將見底,沒有生態溫室支持的他們注定要敗亡,未來一片漆黑。

    站點主管菲恩決定要再放手一搏賭一把,他集結起一隊摩托機動部隊和最後的六架戰機,來執行“壯烈成仁”行動。

    從行動的名稱就可以猜到,菲恩籌劃的是一次自殺攻擊,而行動的目標是一段距離外α站點,以啟動內部隱藏的通訊設備向最近的艦隊求援,這是項艱鉅的不可能的任務,但參與的成員卻也都是MTF特工,也就是由最無懼死亡的菁英來執行必死任務,在眾人眼中,沒有比這成功率更高的可能性了。

    而在這個風雨交加的夜裡,行動開始,菲恩向包圍站點的革命軍發出談判請求。“SCP基金會Area-N-a10-GLG-22站點主管菲恩請求遠端協商。”

    革命軍沒有回應。

    “監測革命軍的光學式訊息:'僅接受機械代理人。'”觀察兵不久後回報。

    “不直接通訊?看來他們防著3125,改第二方案。”菲恩向身旁的人指示,然後重新發送訊息給革命軍。“談判機器人已出發。”

    不久後,兩方的機器人代表便隔著一個炮坑對望。

    “停步,保持此距離。”革命軍機器人指示道,基金會機器人也停下。

    雙方短暫沉默,基金會方率先開口。“首先,我方向革命軍提出基本人道援助。”

    “請繼續說明。”革命軍方回應。

    “現有食物供應無法支持站點內所有中立平民共兩百一十八人,請求釋放並由革命軍施予人道救濟。”

    “革命軍僅願意接受本地基金會全面投降為交換條件,否則我方無法信任任何自基金會站點中離開的難民。”

    “根據平民無罪原則與歷史紀錄,基金會曾有數次幫助革命軍轄下平民的記錄。”

    “同樣根據記錄,基金會亦曾多次利用此原則陷革命軍於不利,如果基金會無法再提出有效理由,談判將結束。”

    “我方願意交出SCP-N-a10-GLG-3125的無效化情報作為交換。”

    “3125是Keter級的高度認知危害異常,革命軍不接受以此項目作為交換,6667、6279和001尚在考慮範圍內。”

    “三者皆不接受,前二項目是站點重要的001項目收容措施的能源來源,交出將直接違反收容控制保護三原則。”

    "基金會難道不會為了人類的性命而打破既定原則嗎?何況你們方才提出的交換不就已經違反了原則?"

    “我方已做出極大的通融,捍衛陣線也宣稱遵守西元3862年的泛泡沫與鎢帊星際道德公約,根據其內容,我們相信普遍陣線內的革命軍不會否定作為知性物種長期維繫的道德底線,才會提出如此協商。”

    "看起來談判需要告一段落,革命軍不會接受片面之詞,更不會使同胞在不被保證安全的情況之下涉險,請慎重考慮我方的要求,下次協商定為三小時後,請在屆時回應我方,謝謝配合。”

    "收到,基金會現在即可做出答覆——"

    基金會機器人說出最後幾個單詞的同時,革命軍的監控人員在第一時間便聽出這話中有話,但沒有反應時間,隨後一旁的儀器爆出巨響警告,大量EVE粒子突然從基金會機器人的體內爆發,一時間暴雨中的黑夜被藍光渲染開來。

    “反偵查屏蔽奇術,他們打算趁機藉此突圍,但有點粗糙啊。”革命軍前線指揮官判斷道。“地面重型單位實施阻擊,一支中隊升空待命。”

    “開閘!”在基金會這邊,一名觀察兵大吼,二十四架磁浮摩托隨之衝出,在屏蔽奇術及站點防禦砲台的掩護下攻向封鎖線,在之後彈射升空是四架戰鬥機和兩架截擊機。

    戰鬥一觸即發,率先開火的是革命軍的重型斑龜坦克,從兩旁放出的激光像是夾筷子一般向中央聚攏,而基金會摩托隊被夾在中間,一瞬間,有的摩托壓低有的升高,所有人都迅速地躲避過激光,但革命軍後續的攻擊也緊接著到來,更多的激光和能量束覆蓋而來。

    面對強力的攻擊及伴隨其他干擾手段,基金會摩托隊只能散開隊形,以不規則前進擾亂革命軍的射擊節奏,同時不斷施放屏蔽奇術掩護自身。

    終於,在承受幾人的損失後,一個三人小組在進入極限射程後立刻使用自動機槍回擊,帶有穿透奇術的子彈擊中革命軍的封鎖護盾,在其上打開數個裂口,借助摩托的高速,特工們飛快穿過封鎖,但也因短暫的集中而承擔更多的損失,一共十名特工在這過程中倒下,只有剩下不到一半的特工繼續前行。

    在上空,雙方的戰機也領著各自的輔助無人機混戰在一起,革命軍方打算從空中直接打擊,而基金會方則是以危險的碰撞式攻擊阻擾。

    回到地面,革命軍封鎖線外的一條壕溝裡,一隊革命軍士兵正準備進行攔截,以給基金會特工一個驚喜,而衝在最前頭的三人小組也確實被攔下了,他們的摩托因撞擊而爆炸,但出乎意料的,這三人居然穩穩地在壕溝裡落地,一個用噴射背包,一個用拳頭的氣力緩衝,一個則用某種弦樂器演奏了幾個音符,士兵們沒想到有人能在這幾乎必死的情況下,輕易地將其化解。

    “被預料到了。”一名敏銳的士兵察覺到關鍵,但已經太遲了,一記原來用於應對鯊類異常的左勾拳讓他在真正意義上飛起來。

    而這三名特工的意圖相當明確,就是為了為之後的其他隊員開路,他們精確地將小型榴彈投進坦克的要害,也有效地利用自己的特長擊退前來革命軍士兵,最後六架摩托終於穿過封鎖線。

    上空中,在確認地面突破成功後,原先隱藏在戰鬥機之後截擊機也利用速度優勢衝出,繼續跟上地面小隊。

    然而在面對第二條封鎖線時,一輪精準的炮擊過後,基金會已然前功盡棄,空中最後的兩架截擊機在短暫的抵抗後也向遠方墜落。

    隨後,來自軌道的直接打擊配合著地面火力向基金會站點本身傾瀉,但透過異常項目增強的護盾不為所動,不久後攻擊也作罷了。

    在站點內,菲恩主管不知行動的最終結果如何,但這已經是她的最後一步棋了,後來的火力傾瀉或許代表著行動失敗了,但也可能是成功的暗示,一切聽天由命。




      • _




      sral%20logo.png

      西元5690年12月7日深夜(格魯古時間)SCP基金會泡沫內殖民地格魯古星Area-N-a10-GLG-22-α附近


      在一架墜毀的截擊機中,詹姆夫狼狽地爬出機身,飛行員服上事先強化過的護盾裝置救了他一命,此時行動已經進入最終方案,在他得知地面部隊全滅的瞬間就開始了。

      詹姆夫傾全力讓被打壞的截擊機墜向α站點,過程中他的另一位隊友被完全擊落,不用想也知道她涼透了,而成為所謂的最後希望讓他感到壓力倍增,不過作為一位MTF特工,他清楚自己接下來該怎麼辦,只要開啟光學匿蹤裝置,想法子滲透進α站點就好…

      裝置沒有反應。

      詹姆夫剋制住想仰天長嘯的衝動,躲到一個掩體後迅速將裝置拆開,發現壞消息是內部的好幾個重要元件明顯被撞壞了,但好消息是他有維修工具和可替換零件。

      但另一個壞消息接踵而至,革命軍的士兵已經近了,而詹姆夫還需要更多的時間維修。

      “來不及了。”詹姆夫心想,拿起配槍打算自盡,革命軍掌控了從屍體提取記憶的技術,只有完全摧毀頭部才能夠避免情報洩露…

      槍也壞了。

      詹姆夫的內心接近崩潰,即使被選入“鄉里愚人”MTF服役已經好幾年了,他也沒有遇過這樣荒謬的絕境,而革命軍士兵的聲音已經來到掩體後了。

      “你們幾個,從那裡繞過去,另外幾個,跟我走這邊。”一個聽起來很消沉的男聲說道。

      詹姆夫決定放手一搏,他打算趁對方繞過掩體前驅動所有生命能量發動一次自殺奇術,不少MTF特工都會這招,但缺乏效率。

      不過接下來的事情發生地很快,詹姆夫還未來得及發動,一道黑影從視野的角落竄出撲倒他,甚至透過某種奇術限制了他,詹姆夫在極端錯愕下展開肉搏,兩人扭打在一起,暴雨的掩護讓局面十分混亂,但對方成功踹開詹姆夫,數條用於瞄準的雷射已經指到他的身上。

      “別開火,還有,你別趴了,起來。”一位明顯是領頭的人讓手下停下。"去確認別隊的人有沒有在附近。"

      “J隊,你們有狀況嗎?”此時對講機傳來詢問的聲音。

      "沒有,只是我粗心的老弟跌了一跤。"領頭的人回應。

      “嘿!”剛起身的那位出聲抗議。

      “了解,請繼續偵察,完畢。”

      “完畢。”

      雙方結束通話後,詹姆夫看著眼前的幾名“革命軍”,他的大腦飛速運轉,試著釐清情況。“這會是一個局嗎?”他想著,然後看向領頭的,他清楚如果是友軍,那就必須要展現出至少兩個能證明自身身份的證明。

      那人沒有讓詹姆夫失望,他秀出右手手肘的內側,一段微弱的藍光浮現,隨即一個紅色基金會標誌顯現,接著那人開口。“Lux venit ex animo.(光源自內心。)”



      革命軍


      西元5688年4月25日(太陽系時間)SCP基金會泡沫外殖民地斯達歐倫克星西線島弧上方空域


      第一次斯達歐倫克撤退戰已經結束超過兩週,這場戰役的結果自然是佳倫爾納人的勝利,而SCP基金會則是失去了一個戰略要地,甚至整個H-a07殖民地群帶,但對傑佛家族來說,他們失去的是家園。

      查瑞克和他的家族成員站在一艘陶米爾級護衛艦的艦橋裡,一同望著腳下的——已經變成一片血色沙漠的——家鄉,年紀輕輕的幾位堂表弟妹已經哭成一團,其他人多數都表現得很沉穩,但散發出的氣氛卻是那麼陰沉,周圍的幾名協調處士兵都不禁握緊自己的武器。

      查瑞克的內心感到前所未有的空洞,他遺忘了當初自己究竟是如何走上革命這條路的,明明八年前,自己還是個夢想著加入“The Doctor”研究中心、成為一位頂尖醫官的小伙子,他想知道究竟是怎麼了?為什麼現在會變成這個樣子?


      查瑞克最先回想起的,正是八年前的回憶,那是他得到基金會錄取通知的一天,儘管家族並不同意他與基金會簽訂正式合約,而是希望他單純地留在海巡署擔任船醫,但查瑞克還是偷偷摸摸發了申請給The Doctor。

      查瑞克知道以自己的能力成績去申請是絕對沒有問題的,錄取通知的出現也證明了他確實如此,不過儘管是在預期之中,得到它的當下查瑞克還是很高興,他在大清早從床上彈起,然後打開所有親堂表兄弟姐妹的房門,向整棟房的住戶分享他的喜悅,只是事後的代價讓他被掛在野生克爾毛溫爾獸的巢穴上求饒。

      父母和其他長輩對查瑞克的先斬後奏感到萬分失望,但木已成舟,他們最後還是同意了,當時的傑佛家族還沒有開始革命活動,也沒有膽量和基金會唱反調。

      於是,查瑞克就這麼搭上了穿梭機,在基友的歡送和親戚的致福下前往了泡沫內殖民地本登巴赫星受訓,而且到那裡才頭一個月,他就交到了女朋友。

      是位來自永續之巢星的女孩,叫作歐娜,和查瑞克一樣通過申請進入了研究中心,有著明顯的俄羅斯血統,和韓系血統的查瑞克形成了嚴重讓男方尷尬的身高差,兩人一開始見面時沒什麼交集,不過在之後的一次實驗中,剛好分到一組的他們發現彼此都有奇怪但是共同的幽默感,這讓兩人都對彼此產生好感,在接下來幾個禮拜的互動後,他們決定試試不同於朋友的關係。

      那大概是查瑞克人生中最幸福的時間,歐娜的技術跟他一樣厲害,兩人光是學術交流就有很多東西可聊,而除了死板的科學話題外,兩人也互相講述了各自母星的各種趣事,查瑞克也才因此知道,歐娜並非純血人類,而是混有塔隆尤的血統,那也是查瑞克第一次見到完全人類表徵的混血兒。

      這不影響或代表任何事,兩人照樣打得火熱,這樣子的生活持續了好幾個月,直到一項緊急通知傳到了本登巴赫星,研究中心所有一年級新人手上都多出了一枚入伍軍章,查瑞克當時才想起,有發生在遙遠星域的那麼一場戰爭——“絞肉機”戰爭。

      正確名稱應該是第三次十二星盟遠征,不過這場拖累全人類經濟的大戰已經不再只是發生在遙遠星域了,一個新的門徑在澤塔-01被發現,通向的卻是十二星盟的腹地,這個巨大的漏洞立刻引起新一輪的戰鬥,基金會與奧托世聯盟企圖利用新門來加快進攻的進度,而十二星盟則想要藉此突破敵人的全面封鎖。

      本該中立的澤塔-01被戰爭的浪潮淹沒,在兩大星際強權的戰火之前,城邦維和政府形同虛設,而如此的失序下,生活其中各個民族都扛起自己的武器,因著不同的緣由或多或少參與了這場戰爭。

      而查瑞克和歐娜正巧在戰鬥最混亂的初始階段被徵召入伍,他們在那裡所見到的,是安逸的——那些躲在後方被保護的——人們所見不到的殘酷,而作為醫護兵被徵召的兩人根本沒有做好心理準備,隨後更是被分派到不同的單位服役,在一年多的時間裡只能以限時短信聯繫。

      查瑞克:"今天一共救了六名人類,但死了十名,我從未如此直面這麼真實的痛苦,我想妳。"
      歐娜:"我也想你,小查,沒事的,我們都知道不可能救得到所有人。剛好今天的醫護室裡只有我修過薇基族的生理學,一個生命就因為這樣成功延續了下來,這才是最重要的。"

      隨著時間拉長,而查瑞克也不知道是什麼時候開始的,兩人互傳的短信內容越來越簡約,話題也從為彼此噓寒問暖轉變成自己見到了什麼悽慘的死法,和當初熱戀期中開朗又總是有話可聊的他們判若兩情。

      查瑞克:“今天,一個胃部穿刺傷、沒有施以任何急救措施的歌塔戈族傷患被送來,他的戰友跪著求我救他,但他實際上已經涼超過一小時了。真夠慘了。”
      歐娜:“我見到一艘北桑提內爾級重航在墜毀時飛過我的頭頂,然後完美落在後方部隊的陣地。真夠慘了。”

      漸漸的,到了某一天,歐娜沒有準時回覆,而查瑞克則是在下次開放短信前才知道,歐娜所屬的部隊被直接投送入十二星盟的空域中作戰,這個事實還是歐娜在部隊撤退返回後告知的。

      查瑞克:“為什麼不告訴我?”
      歐娜:"拜託,有信息緘默的,這是常識,我也不想啊。"

      浪費了一次短信通訊的機會,兩人狠狠地大吵一番,自此雙方的聯絡徹底變得不再熱絡,查瑞克不清楚歐娜的情況或她怎麼想的,但他卻越來越覺得兩人的距離變得遙遠,而加劇的戰事和新規定的下達讓情況雪上加霜,兩人經常長時間失去彼此的聯繫,少數能夠聯繫彼此的時光也不再溫馨。

      查瑞克在最後的那段時間裡對一切感到厭煩,他不清楚自己在做什麼、有什麼意義,重複在手術台上救回同一名平民的生命五次有什麼幫助?查瑞克弄不清基金會在做的那些龐大的事物是為了什麼,但那都讓他感到極端痛苦,而與歐娜惡化的關係也不會有幫助,查瑞克打算優先處理好這段關係。

      不久後,原本打得水深火熱的大戰突然稍停,基金會告知所有後勤他們勝利了,這讓查瑞克得到了一次輪休的調動,可以回到家鄉斯達歐倫克休養一段時間,在此之前,查瑞克的部隊會先回到本登巴赫星重新調遣,他打算利用這次機會聯繫歐娜,最好能當面談談。

      但他沒有得到機會,等查瑞克找上歐娜所在的部隊時,在那裏只剩下一位同期生倖存,而他不是歐娜。

      "山口,所以…"查瑞克幫忙按住一名遙族的足部,同時向他詢問。"我想你應該知道歐娜最後怎麼樣了?"

      "喔…"山口正在做遙式坐姿體前彎,他的腹部塗滿了生物泡沫。"你女朋友被基金會簽下了。"

      "蛤?"

      “在撤退前,我們這些'臨時工'中有些人拿到了一筆合約,我沒有,大概是因為這傷的關係,所以那份合約的細節我不清楚,只是簽下的人都被留在澤塔-01,同時也信息緘默了,恐怕是有什麼任務吧。”

      "我想我們的權限八成不能過問這種事情,我真好奇我怎麼沒有拿到合約?"

      "或許是有什麼特殊原因吧?但你和歐娜的確屬於同期中最頂尖的一批人,誰被簽都不奇怪,以後有的是機會。"

      "多謝,山口,我很高興你活了下來。"

      "我也是,查瑞克,不過…嘿!"

      "嗯?"

      "我知道你跟歐娜最近有點摩擦,是個明眼人都看得出來,但你還是關心她,這份關心也造成你的不滿,所以我必須說一嘴,歐娜也關心你,但她比你還要基金會,這可能是她先拿到合約的原因,不過她似乎也很自信你能理解。"

      "嗯?呃…啊…喔…我明白了,謝謝。"


      查瑞克其實還是不太能明白歐娜的選擇,回到斯達歐倫克後很長一段時間也都再也沒有她的消息,這不是因為他沒去尋找,而是因為沒有時間,更沒有機會。

      查瑞克在回到家的那一刻就察覺到不對勁,家族領袖數天前召開了會議,為了阻止基金會對斯達歐倫克的玻璃化行動,阻止自己家鄉成為沒落的邊緣世界,他們決定了一項重大決議,傑佛家族將毅然投身到暗中醞釀的革命之中,而這一切查瑞克只是聽自己的父親轉述的,那是他第一次聽到革命軍的名號。

      而查瑞克不清楚過去兩年究竟發生了,但斯達歐倫克的玻璃化是不是事實根本不是重點,他很快就發現自己陷入兩難,曾在基金會從軍的身分讓家族將他排除在決策層外,而基金會的情報部門必然很快就會有所警覺,從而懷疑查瑞克的立場。

      現在木已成舟,但查瑞克不可能腳踏兩條船,何況兩條都是賊船,最後,當父親以無比嚴肅的態度對他問話時,查瑞克立刻宣示了對家族的忠誠,但不盡然是因為親情,也是因為他十分清楚,基金會不會容忍一名叛徒家族的成員為自己工作。

      之後數年,查瑞克在一次罕見的裁軍中被抹除軍籍,但這在意料之中,他順理成章轉入家族勢力龐大的海巡署擔任船醫,用一次次妙手回春讓許多懷有戒心的家族成員放棄成見,使得查瑞克擠身家族的頂層,但他本人依舊心懷遲疑,醫治病人僅僅只是本職工作,他只有在此時才能找回做這行的初衷,讓他短暫從複雜而黑白莫辦的鬥爭中脫離,在純粹為了興趣的活動感受存在的意義。

      最後那女孩出現了,沙倫娜是個標準的叛逆青少女,讓查瑞克一度以為是女版的自己,為此他同情她,即使革命軍沒有在一開始就直接告知沙倫娜的特殊性,但查瑞克也察覺到這女孩不過是一項工具,或許那些她所親近之人的情感是真實的,只不過在無止盡的殘酷鬥爭之下皆是枉然,查瑞克認為自己總算看透了,革命軍不過就是理想化又不夠基金會的基金會。


      看著血沙化的故鄉,查瑞克總覺得自己好累、總做著沒意義的事,甚至連作為醫師存在的價值也逐漸感到麻木,但是結果以此後發生的一切來看,拯救他的卻是第一次斯達歐倫克撤退戰的爆發,失去家鄉的傑佛家族也失去革命的理由與動力,而查瑞克終於有機會好好傳達自己的想法了。



      忠誠派民兵


      西元5690年12月7日深夜(格魯古時間)SCP基金會泡沫內殖民地格魯古星Area-N-a10-GLG-22-α附近


      “我是查瑞克•傑佛,”查瑞克在確認完身份後,伸手拉起那位基金會飛行員。“需要幫助嗎?”

      “是的,叫我詹姆就好,"詹姆道謝,指了指地上的設備。"我被告知你擁有特殊二級權限,但我也有保留必要資訊的權限,而我現在只是需要時間修好匿蹤裝置。”

      “我們會幫忙打掩護,之後呢?”

      “去α站點,啟用那裡面的奈米波通訊設備。”

      “沒有那種設備,革命軍已經蒐過不下十次了。”

      “你是民兵對吧?要找到那東西的條件可不是革命軍能輕易發覺的。話說你們手頭有什麼戰力?以血清接種狀態為準。”

      “是的,我在兩年前接種了身分血清,之後再接種給我的手下,現在地面部隊二十三人,在α站點內有停泊一艘申德漢斯級暨濟州級改裝的戰鬥輕型艇,軌道上還有一艘阿德利級輕型導彈艦,我的人可以在必要時直接接管它。”

      “聽起來不錯,”詹姆修好裝置並裝配上。“那艘輕型艇是塔隆尤引擎嗎?”

      “不是,第四十六代朗氏引擎改裝的。”

      “謝天謝地,我希望能夠跟著你的小隊前往α站點,屆時我會視情況提供必要資訊。”詹姆說完後便啟動匿蹤。

      “沒問題,跟我來。”查瑞克招呼小隊成員繼續搜察,隨後帶著詹姆走向α站點。




        • _





        革命軍


        西元5690年12月7日(布納緹時間)編號Bunati-KU-805星系附近捍衛陣線革命軍"中子星"艦隊集結點


        布納緹空間,位於H-a06殖民地群帶邊緣,接壤於H-a07群帶第三至五段和N-a10群帶第三段,其核心正是布納緹主星所在,也是布納緹超維度空間被首次開拓之處,在該超空間成為泛沃斯氏引擎四種可通用超空間中第一個被常規化的先例後,為紀念這項歷史壯舉,其起源地與其周圍的超空間發達星域被共同改名為發現者之名以茲紀念。

        不過布納緹博士大概沒有想到,自己的母星有一天能夠迎接三艘守望級戰艦的到來,但這並非好事,5k大革命期間的布納緹會戰是一場介於基金會、佳倫爾納人和革命軍三方的世紀混戰,慘烈的戰況使其在後世時被列入十大5k時代戰爭之一,成為一大影視素材而廣為人知,不過對於無論當下的參戰者還是戰後的相關人員,布納緹會戰只是一個製造無數痛苦回憶的漩渦,這場血戰能換來的只有名義上的勝利,沒有真正的勝者,但在戰爭最激烈的部分真正爆發前,沒有人會知道這種事。

        在中子星艦隊旗艦白神號的艦橋上,羅恩上將還在評估戰事。"基金會在布納緹空間集結的艦隊數目正在明顯上升,情報員認為這是基金會展開反攻的信號,布納緹主星的設施武力強大,非常適合阻擊佳倫爾納的進攻並反攻,而我方在凱多嘉卡星一帶的防禦力量恐怕難以阻擋這種規模的進攻,但佳倫爾納和人民陣線的控制區域在另一頭,基金會的重點應該不在我們身上,但如果格魯哈桑星區受到攻擊,那可能就代表我們必須放棄支援主星的戰事,因此,確保基金會不會攻擊凱多嘉卡會是關鍵所在。"

        一位情報員報告。“深空眼線確認了監督者四和九號還停留在H-a06一帶,沒有撤離的跡象,而五號顯然也留在主星系維修,我們恐怕得在接下來的戰鬥面對三艘守望級,以及其龐大的戰鬥群。”

        另一名戰略官補充 "格魯古星上殘餘的基金會地面部隊還在頑強抵抗,但缺少對外聯絡手段,而且即使基金會獲知他們的狀況,想要分出力量對付我方恐怕不符合利益,大規模進攻是很難的。"

        “這不代表基金會不會對格魯古星展開行動,那顆星球是格魯哈桑的重鎮,必須盡快消除不確定因素。”羅恩指出他的重點。

        “很困難,”那名戰略官回道。“那顆星球之所以是重鎮不只是因為上面有個001項目,還有許多棘手的SCP項目與超科技,我方尚且無法處理的那個護盾便是其一。”

        “那就讓重點回到主星上吧,而你,之後就去格魯古星,別讓基金會有機可乘。”羅恩作出判斷,但緊接著的卻是一陣警報聲。“天!又發生了什麼?”

        “上將,布納緹主星爆發戰鬥,深空眼線正在轉送影像。”一名艦橋人員回報,隨後一則立體影像被即時投射在艦橋中央。

        畫面上的景象讓白神號所有與會的指揮官都沉默了,那是在布納緹主星系邊緣駐紮的一艘佳倫爾納皇家旗艦與艦隊群,至少曾經是,因為兩座巨大的超重型門徑從兩個相對的面向開啟,兩艘守望級戰艦已經各自完成躍遷,並利用自身的強大護盾向前方釋放了一系列能量波,夾在中間的小佳倫爾納戰艦被悉數摧毀,正中間的皇家旗艦被兩旁受壓迫的護衛艦撞擊,艦身爆出無數火光,即使從遠處觀測也清晰可見。

        羅恩憤怒地大吼並重錘了艦長座的把手,然後打開全體廣播。“中子星艦隊,全體準備躍遷至布納緹主星,戰略部署133‘藍洋裝’,完畢。”

        “監督者十號!”羅恩的一名副手不解地問。“它何時離開了H-a07的?”

        “那是佳倫爾納人的事,他們已經為自己的愚蠢付出代價,我們還得幫他們擦屁股。”羅恩的聲音充滿怨恨。

        “這會完全打亂原先的計劃,其他星區怎麼辦?”一位還在線上的艦長說道。

        “作廢了,看見另一艘是五號沒?它肯定還沒維修好,這是我們再重創一艘守望級的機會,如果讓四號和九號也抵達布納緹空間,我們不可能和四艘守望級同時對抗,何況我有辦法對付十號…”

        中子星艦隊全體和白神號一同上升,脫離了掩護用的星體群,一個巨大的門徑隨即在艦隊前方形成,隨著一個個船艦包裹上時空泡膜,一道道光束瞬間竄入光球中。

        "革命軍出擊了。"



        忠誠派民兵


        西元5690年12月7日深夜(格魯古時間)SCP基金會泡沫內殖民地格魯古星Area-N-a10-GLG-22-α食堂內部


        “所以,好吃嗎?”查瑞克詢問一邊啃著能量棒一邊在一座廚台下挖掘的詹姆。“我看不到你的肢體與面部動作,所以我猜這吃起來太不行?”

        “我不想表現得很目中無人,但我對安全等級有自己的見解。”詹姆突然解除匿蹤,他此時已經坐在廚台上了。“請務必尊重我的專業性。”

        查瑞克趁著機會仔細打量詹姆。“這我懂,但我還是第一次遇到這麼不能說話的特工,潛伏不是你的專業領域?我猜。”

        “這和我接下來要告知你的事情無關。”詹姆打開自己的手掌,上面是三塊不規則塊狀物。“這有三個發信裝置,讓你的人分別安置在露天但隱蔽的地方。”

        “然後呢?”查瑞克自己接過一個,另外兩個由自己的手下收走。

        “等待。”詹姆重新啟動匿蹤。

        “要去哪?我問的是信號發出後的行動。”

        詹姆的聲音從不遠處傳來。“我們一步一步來。”

        “那如果沒有增援來怎麼辦呢?最近的消息可不太妙。”

        “…那影響不大…”

        “少來,那裡面的人就要覆滅了,這影響很大。”

        “唉,你的民兵不相信我嗎?我也有自己的考量,這是我的專業性…”

        “對對對,專業性,以我的專業性來說,對於我們這種非基金會人員來說,當初會成為革命軍就是因為我們討厭基金會,而你簡直就是我們討厭基金會的代表。”

        “你是怎麼拿到二級權限的?”

        “因為我的專業性,你應該看過我的檔案,知道我能讓整個任務成功與否,而我也知道你是誰了,詹姆夫・格羅森,鄉里愚人的飛行員,你的實戰經驗就是個新人,不然就是個超級大佬,但我傾向前者,現在要質疑我的專業性嗎?。”

        詹姆夫沒有回應。

        “所以?”

        “你的話很發人深省,查瑞克,信號發出後讓你的所有人備戰,無論有沒有增援,這是我的主管的要求,如果你非得知道的話。”

        “這樣就夠了。”

        深夜裡,α分站的陰暗處有幾個人影輕輕掠過,人影將手中的塊狀物放下並念念有詞,隨後,在一個革命軍無法監聽的頻道,一則訊息從星球飛出,無論從現實宇宙還是各個超維度空間,像著蛛網般擴散出去。

        "民兵展開行動了。"



        sral%20logo.png


        西元5690年12月8日(太陽系時間)H-a06泛沃斯氏超空間軍用航道躍遷中的監督者八號及其附屬戰鬥群


        “指揮官,已確認一艘皇家旗艦卓雛號被癱瘓,戰鬥力嚴重損害。”監督者八號的戰情室內,AIC正向它的艦長報告。

        “五號和十號的現況呢?”森瑞茲艦長詢問她真正關心的問題。

        “五號已經返回主星的船塢外,十號正在以預計路線撤離,它是單艦行動,距離目的地還有預計一小時的距離。”

        “唉!這幫人學不乖嗎?革命軍和佳倫爾納人不會放過這次機會。”一位在線上聽取報告的護衛艦艦長忍不住咒罵。“守望級不是用來耍花招的。”

        “附近的敵艦動向?”森瑞茲沒有理會那艦長,只是繼續詢問。

        AIC回答。“沒有,監督者十號仍處於最高警戒狀態,周圍並無超空間或超光速反應。”

        “我們最好還是幫幫十號吧,革命軍的匿蹤能力是不能忽視。”副艦長提議。

        “嘉卡亞知道自己在玩火,就讓革命軍去追他吧,都計劃好了,”森瑞茲作出判斷。“O5-8希望我能盡快補上五號的空缺,我們也不能讓卓雛號有機會復原,議會在這片星域已經投入了五艘守望級,必須速戰速決,準備戰略部署614‘長城’。”

        “收到,指揮官。”屬下受命後各自解散,留下森瑞茲一人。

        “指揮官,4.5A級緊急通訊。”不等森瑞茲轉移注意力,AIC便透過神經連結向他報告。

        “內容?”森瑞茲疑惑地皺起眉頭,在腦中回問。

        一則影像隨即在森瑞茲的腦海浮現,菲恩以標準的稍息姿勢站在一面牆壁前。“這裡是Area-N-a10-GLG-22站點主管菲恩,在β分站進行錄影,此影像將交由壯烈成仁行動成員向周圍所有3級權限友軍發佈,我方是格魯古星已知最後的基金會軍事力量,預期將在5691年2月內徹底絕糧,屆時,在依照人道考量釋放站點內難民後,將依照現行收容措施啟動SCP-N-a10-GLG-001‘喚星雨者’,此舉將致使格魯古星進入超長期癱瘓狀態,我們急需增援…”

        森瑞茲走回艦長室靜靜看完整段內容,隨後打開通訊。“森瑞茲呼叫所有指揮層,我們還要再開一次會。”


        在監督者八號龐大的時空泡膜之內,百餘艘的基金會主力艦排列在一起,其中便包含了小型機動艦隊“緒風吹拂”。

        隨著一條調動命令傳下,旗艦緒風號的艦橋正在召開會議。

        “不是吧?又開會…咋每次有命令下來都要開次會…”"強風"中隊長連上線時抱怨連連。

        "這是5A級命令,也沒有即時性,認命唄,阿柯。"佩爾達倫級驅逐艦蒲公英號的布林克洛艦長偷笑著說。

        "安靜,"緒風號艦長布洛克少將嚴肅地說。"這次比之前更不同,我們的戰略部署變更了。"

        "本艦隊已被重新安排部署至斯迪墨星,以為後續行動整備。"艦隊中央AIC開始說明。"這是行動指令:'滲透格魯古星,並增援當地守軍。'"

        "大綱就是叫我們去半個光年外吃自己?格魯哈桑區都淪陷多久了?"柯中隊長嘲諷地說。

        "那裡不是完全淪陷,有一個站點還在堅持,那裡頭有個001項目,我想上頭並不想放棄那東西。"緒風號的張副艦長解釋著,一面叫出一個投影。"這是已知格魯古星與整個格魯哈桑星區的革命軍武力分布。"

        "我更正,他們這是叫我們去死。"柯中隊長看得瞠目結舌。

        "別老打斷會議,姓柯的,先聽完。"布洛克艦長靜靜地說道,卻很有威脅感,會議恢復秩序後,艦長開口了。"行動當然不那麼單純,但也不複雜,我已經取得優先徵召權,我們在斯迪墨星整頓時會招集一支生力軍加入行動,很巧,我在當地商會有個朋友。"

        "那我們能借到'音樂狂人'嗎?我知道他們在尾段,有幾個演奏家總是好事。"布林克洛艦長問道。

        "很遺憾,他們的行程滿檔,"張副艦長回應。"但這不代表找不到演奏家幫忙。"

        "對了,斯迪墨星現在的商會跟基金會關係很緊張吧?我不覺得艦長那朋友能幫上忙。"一位緒風號的戰略官提出見解。

        "那是你不了解佩恩迪的卡拉恩叢族,他一定能幫忙。"布洛克艦長露出自信的微笑,隨後向AIC下令。"設定前往斯迪墨星的航線,在開始戰略部署時出發。任何問題?"


        不到一小時後,戰略部署開始了,一支支艦隊脫離原位,監督者八號周圍開始出現許多小的時空泡膜與門徑,此起彼落,如果從超空間的遠方觀測,這就宛如縮時攝影中一株生長的樹的幼芽。

        "基金會出擊了。"




        格魯古星戰役將在隔年展開…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