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馆搭车客指南

“黄金之心”号轻轻地冒着蒸汽。它停泊的那排书架发出了一连串不祥的吱吱声。

“你觉得它能坚持住吗?”亚瑟问道。

“当然可以了。把古老尘封的书架当做坏掉的宇宙飞船的着陆架,这不可能性可是很大的。”

亚瑟没法反驳这一点——太荒谬了。再说怎么反驳也没有意义。在他们修好非概率引擎和飞船导航系统之间那个被激光射穿的洞之前,他们哪儿也去不了。显然,G'rduxian商业协会对惩罚那些吃完饭就冲出去的人是非常严肃的。

他抬头越过船体看了一眼,然后又马上后悔了。书架、拱廊、优美弯曲的走道、华丽的楼梯和舒适的阅读角落组成的全景向四周延伸,通向不可思议的远处。

尽管图书馆很大,亚瑟·邓特目光所及的每一处看起来都像一个舒适的角落,随时欢迎他拿上一本书在那里打盹。零零散散的几位顾客似乎就是这么做的;书架之间分布着舒适的毛绒旧家具,其中一些甚至是根据人类的尺寸设计的。他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同时感受到了一阵眩晕和一种疯狂的冲动,想要冲进那一望无际、宁静的书堆里,从此杳无音信。

福特·大老爷在他肩上拍了拍,想稳住他。“来吧,”他高兴地说,“如果有什么地方有关于如何修复非概率引擎的书的话,那就是这里了。”

“但我们要怎么找到那本书呢?”亚瑟回答,看着他们路过的书架上的一张标示牌。“不管这是什么语言,它看上去就像一只鱿鱼在和一包彩纸屑打架。”

“我们去找个人问路。”福特拍了拍他脑袋的一侧。在他们耳道的深处,巴别鱼会以心灵感应的方式翻译听到的任何一种智慧生物的语言,但必须是在面对面交流的时候。鱼没法翻译书面文字。

亚瑟叹了口气。这里的某处可能会有个茶馆。这么大的图书馆必须得有茶。


他们走了好几个小时,“黄金之心”号令人安心的身影始终保持在视线里,尽管有时候他们转了个弯,福特就不得不爬到书架顶端才能看到它。他试过用电子大拇指打车,但它没法启动。可能这个图书馆不允许搭车。或者大拇指检测到他们已经出了银河系,于是便下线了,要等他们明智到返回的时候才肯重启。

亚瑟随意地到处拿起书看,但没法识别出这些书摆放的规律或者道理。其中有几本甚至是用英语写的,各种各样的书都有。他看着一本名为《高休谟现实中奇术对主观促动离散的影响》的书,疑惑地皱起了眉头,把它翻开了。封底的照片展示了作者艾·茵·思檀的形象,是一位身材丰满、衣着考究的女性,长着一团巨大的彩虹色头发,紫色的圆鼻子,脸上彩绘着发光的蛋蓝色的图案。他把书放回了书架。

“根本就没有希望。”

“像你这样做才会没有希望。你还在找书,可我找的是人。”

“我们目前为止看到的唯一一个人就是一团有智慧的真菌孢子,而他们根本不跟我们说话。”

“他们对我们冒了个泡。我很确信他们的意思是‘滚开’。”福特心不在焉地反驳道。

旁边的走道传来一阵轻捷的跑动声,把他们俩定在原地。“你听见了吗?”福特悄声问。亚瑟正打算嘘他,就看到了两只动物从角落里冲过来:一只是红松鼠,穿着中世纪圣骑士的盔甲;另一只则是小小的两栖动物,戴着一顶海盗帽。他们倾斜着停了下来,松鼠抽出了一把小小的剑。

“止步,异教徒!”

“停下,陆上人!”

“汝等可信奉四先知之真理?”松鼠威胁地说。福特和亚瑟四目相对,耸了耸肩。亚瑟无论如何也看不清这把剑到底是从哪里抽出来的,但那只松鼠看起来好像很清楚它的用途,而它的剑锋看起来非常锋利。

三个戴着兜帽的身影从书堆里冒出来,随后不声不响、从容不迫地向松鼠靠拢。松鼠的海盗朋友转身斥责他们。

“岂有此理!把那短剑收起来,雷金纳德爵士。汝已将教员引来了!”

尾巴烦躁地一甩,松鼠收剑入鞘。戴兜帽的身影就和他们来时一样悄无声息地溜走了。亚瑟松了一口气的同时才意识到自己原来一直摒着气。

“您看,”亚瑟开始说话了,“我们从未听过这几位先知——我们相信他们是非常有智慧的人——但我们正在找人帮我们找——”

“从未听过先知?”那两栖动物惊呼。“啊,伙计,我们有办法解决。和我们一起来,我们会将汝等引向七大洋中通往启迪与生意机会的最佳道路!”

“仪式行将开始。”雷金纳德爵士补充道,“汝等若信奉真道,吾与同袍定会乐于将汝纳入麾下。船长波拉特与他的蜥蜴皆为骁勇战士,但不可否认,汝等巨人将使众多卑鄙懦弱之异教徒心生恐惧。汝可愿一同前往教堂?入场金额极为合理。”

“恐怕我们没有钱。”亚瑟说。

“达布隆1当然是最好的,但我们同样接受葡萄、鱼、蟋蟀、什锦甘草糖和坚果。”蜥蜴边说边点了点头。

福特在他的口袋里翻找着,拿出了一包花生,彻底无视了用力摇着头、比划着“不!”的嘴形的亚瑟。“这些可以吗?”

“有身份、有品味的巨人,不可否认!”雷金纳德爵士赞叹道,跳起来抓住了那包花生。“请随吾等前往圣所。”

动物们行了个礼,转身以更合理的速度走上了过道。

看到动物们离开,亚瑟本来喜出望外,可是福特却小跑上去跟上了他们。“请问你们中有谁了解宇宙飞船的维修技术吗?”

“船?!”波拉特船长惊呼。他用后腿跳起来,兴奋地舞蹈起来。“汝等遇上我们可真是莫大的幸运啊!在礼拜之后,我会派我的船员去检查索具。”

“哦,我们的莱拉可是修理好手。”雷金纳德爵士温和地插话,“在她加入教会之前,吾对何为‘忙如海狸’可一无所知呢。事实上,从未听过此种说法!……汝船当为木制,然否?”


一块开放的阅读场地被匆忙地改造成了临时会场,所有的书桌、椅子和沙发都推到一边,组成了一个粗糙的圆形。各种各样令人眼花缭乱的小动物们或坐或躺在每一个有空位的平面上,压低声音吱吱喳喳地讨论着。

在圆圈的中心,四个小小的凳子被放在一个讲台上。一个凳子上坐了另一只红松鼠,他的盔甲比雷金纳德爵士的华丽多了。边上的凳子上坐着一只海狸 ,穿着明快的绿色工装服,头戴安全帽,看起来好像在和一只穿着儿童大小的白大褂负鼠比对着讲稿。在他们身边的讲台上,一个装满塑料医疗器械的医疗包打开着。

“好极了,我的朋友们。我得上台了。”波拉特船长说。他友好地拍了拍福特的膝盖,蹦跳着上了台,坐在第四把凳子上。

在这动物四人组的头顶,一个巨大的纸横幅粘在看起来是块黑板的东西上。亚瑟惊讶地发现上面的字竟然是用英语写的。

四先知教会
dado主管

人场费 $5(或凳价蕉换)

金日蚁程

阿孔菲斯特姜军——相新dado:神圣十字军

嗨狸莱拉·嚼吱吱——建助的乐趣

梅芙医生——喂什么dado叫我们仓s鼠(我们依然相信)

波拉特船长——掠夺与汝

那身穿盔甲的松鼠站上讲台,用精心收好的剑鞘顶端敲了敲桌板,全场顿时鸦雀无声。带着听天由命的感觉,亚瑟以野营的方式在福特旁边坐下来。


这个dado,出乎福特的预料,并不是动物们的神。他更像是一位受人爱戴、鼓舞人心的演说家和商业伙伴。他们讨论的“联合十字军东征”其实只是粗糙地结合了那四位坐在他们面前的“先知”所说的目标:包括激进市场营销、供应链物流管理、提高员工医疗标准以及通过盗版进行商业破坏。亚瑟和很多参会动物一样听到一半就睡着了,不过福特对此很感兴趣,还不时记了些笔记。

在波拉特船长激动人心的演讲结束之后,一阵由吱吱叫声、甩尾巴声和快乐的嘶嘶声组成的合奏把亚瑟带出了梦境。福特递给他一块毛巾:“来,擦一下脸。中场休息的时候那几只负鼠在相互扔树莓,你好像被砸中了。”

“什么?呃,谢了。”亚瑟感觉自己身上有点黏糊糊的。他把毛巾还回去。“他们有说什么有用的东西吗?我们可以离开这里了吗?”他停了一下,“还有剩的树莓吗?”

“没有特别有用的,还不能离开,我觉得没了。”

船长和海狸挤过动物群,走向这两个人。“你们在这哪,小伙子们!我已和莱拉谈了你们的困境——”

“幸会!”莱拉打断了他,斜了斜她的安全帽。“我们专门从事的是永久性安装的活,但见识一下新的设计总是好的。”

“只在我甩两下尾巴的时间里,我们就会让你们美丽的船——你们说她叫什么来着?——完好如初。”

“‘黄金之心’号。”亚瑟心不在焉地说,从地上站起来。两条腿都已经麻了,他笨拙地挪动着重心,在针扎似的麻木感里抽搐着。

波拉特船长哈哈大笑。“多棒的掠夺船名啊!”

亚瑟感觉裤腿被拉了一下。梅芙医生灰色的、尖尖的脸仰望着他,头镜歪到了一只毛茸茸的耳朵边上。“你的船有颗心?她是活的吗?”

福特欲言又止,张嘴停在那里。

梅芙充满自信地说下去。“我是个好医生!我还有奇妙dado的医生褂。我治过的每个人都好起来了。我亲手治好了我自己和我受伤的朋友们。”

围观着这场交流的动物们纷纷点头或发出同意的声音,表示支持。

亚瑟皱了皱眉。他已经见识过让这艘飞船得名的引擎了。是一个闪光的、金色的什么东西,反射着金属的光泽。那东西神秘地把他们的飞船和这个宇宙的其他可能版本联系了起来,无论那宇宙多么荒诞。不管输入什么,它总能想办法把他们带到一个他们不一定想去、但他们总是需要去的地方。

“说实话,梅芙医生,”他慢慢地开口了。“我想你说得有道理。”


飞船的内部一片混乱。

赞法德·毕博布鲁克斯睡眼惺忪,踉踉跄跄地走进了引擎室,在海狸的敲击声中大喊大叫。

“他们在干嘛?他们难道不知道这里有个病人吗?”

“莱拉说我们需要更多的货架空间。可能还要个长凳。宿醉可不是病。”福特喊回去。“我跟你说了十杯Wiz Gene Zodah's太多了!”

“我也跟你说了,我要喝两人份。”赞法德抱怨道,一手托起一个脑袋,第三只手比划着。

“是啊,可你只有一个肝脏。过来,我给你看点东西。”

他们朝装着无限非概率引擎的舱室走去,在遇到飞船机器人的时候各自默契地往一边走过。机器人的机械臂里装满了挣扎着、叫骂着的小蜥蜴,而他则戏剧性地长叹一声。“踢走那些蜥蜴,马文。帮海狸们一把,马文。连句谢谢都没有。”

亚瑟站在仪表盘边上,挠着头发。他抬眼一看。“哦,你们好。你起得真早。这里大部分之前闪着红色或橙色光的灯现在都变绿了。是好事,对吧?”

一只穿着白大褂的毛茸茸的小动物从机器后面跑出来,咔哒一声关上了身上的小挎包。负鼠一般不会,也不大容易看起来沾沾自喜,不过梅芙完美地成功做到了。

“我的————飞船!你们对我的飞船做了什么?”赞法德边喊边冲向控制板,把亚瑟推到一旁。

“她已经好多啦!”梅芙医生愉快地说。她疑惑地来回看了看那几个高大的人,“怎么那么伤心?你们的船已经没病了。我治好了她!”

“他不高兴是因为他头痛。”福特安慰道,“我们真的,真的很感谢你,医生。没有你,我们可做不到。”

梅芙踱到了赞法德那边,在挎包里翻找着。她拿出了一片圆形的蓝色药丸

赞法德盯着那些闪烁的绿灯,他对它的理解程度和亚瑟差也差不多。但他还是想办法鼓起了一种凛冽的权威感,那感觉曾让穿着一个毛拖鞋的人印象深刻。他每走一步,拖鞋上写着“G'rdux高级宾馆”字样的小灯就闪一下。他从梅芙那里接过药片,心不在焉地吞了下去。

不可能地,2他脑袋里的疼痛开始消散了。可能是因为药丸的功效,也可能是因为海狸们已经开始打扫现场、整理装备,准备收工了。架子的高度很合适,长凳看起来也很舒服。“那我们能走了吗?”

“呃,我猜医生要为她的工作收费?”亚瑟不确定地说。福特踢了他一脚。“噢!”

“你干嘛把它说出来?”

“说都说了,现在太迟了。你踢我也没用啊。”

“至少会让感觉好一点。”

医生朝他们歪了歪头。“你们有葡萄吗?”

福特开心起来。“我们有个食物复制机,可以给你一大堆葡萄。”

“我要离开这垃圾场。”赞法德边说边随便按了一个按键。

哗啦一声,几盘蜗牛出现在了甲板上。梅芙高兴地吱吱叫起来:“哦哦哦这些闻起来好棒!我要把它们带走啦!”


“黄金之心”号轻轻振动着,无限非概率引擎启动了。随着轻轻的一声呼——,低沉的嗡鸣声逐渐增强,宇宙飞船离开了书架。

尘埃落定时,零零散散的顾客从瞌睡或是学习中抬起头来,对愉快地分享着战利品的信徒们露出微笑。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