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曼·富勒的展出:坚不可摧的人


坚不可摧的人

无论是烈火

还是毒药

还是刀剑

或者是鞭子

都不能

把他

杀死!



看着

就在

你的

眼前

骗过了

死神!

正如他面前那永世流浪的犹太人和其他不幸的人一样,坚不可摧的人因为他那不堪入耳的亵渎而被拒于天堂的大门之外,并被迫永远行走在这堕落的土地之上。看看他忍受着一次次折磨,并徒劳地试图摆脱尘世的苦恼的惊人情景!

仅限一天!

本周五, 晚上七点, 在高尔基公园。
机不可失!时不再来!来吧!来吧!

以下是一份名为《马戏团的诞生:关于赫曼·富勒的巡回怪物们》的出版物中的一页,其作者和出版商的身份未能确定。而这些散页,被发现夹杂在世界各地的图书馆中,以马戏团为主题的书籍里。尚不明确谁是这种散播行为背后的个体或群体。

坚不可摧的人

To the Circus Born

佐尔坦甚至不是第一个被富勒找来商量长生不老的炼金术士。实际上早在1915或16年就有人这么做过了。 瞧,富勒决定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带马戏团去泛欧巡回演出。 我不记得他这么做的逻辑何在,但不管怎样,当我们在法国时,富勒设法找到了一个炼金术师,并且他能制造出能让人长生不老的魔法石。那个人的名字……不是Peter,是Peter的某种欧洲变体。我就叫他Peter了。

起初,富勒对那个家伙很好,只要他能让富勒长生不老,就给他很多他所没有的钱和他所需要的帮助。而Peter却很固执。他最不愿意做的就是创造一个长生不老的专横的家伙,而只会让那些他认为值得的人长生不老。而富勒,他不配。

你可以想象,富勒并没有接受。

他让曼尼用封口布堵上了这个可怜人的嘴,并把他绑住,我们带着他一起巡回演出。一个星期以来,每天晚上我们都能听到Peter从领班的帐篷里发出尖叫,这种尖叫能让你因恐惧而发狂。我很惭愧,我们谁也没有试着帮助这个人,但那是我们当时的理解。你没想到会有人冒着危险把你从富勒的怒火中解救出来,他们也没有想到你会这样。尽管那些尖叫声十分可怕,但因为富勒现在可以把他的怒火全部发泄在一个人身上而把我们抛在脑后,所以我们都松了一口气。

但是Peter,从来没有妥协,最终富勒厌恶了做了这么久还一无所获。因此他决定让他成为一个演员。他把他固定在舞台中央,把自己能想到的一切刑罚都给了他。Peter被五十把剑刺穿,被火焰焚烧,被大象踩扁…凡是你能想到的富勒都做了。每晚Peter都会经历一次这些。这才是活着的最糟糕的部分。Peter所要做的,就是把永生的秘诀详细地说出来,但他无论怎样都不肯妥协。要我说,他可是个真爷们!

但还算幸运,他逃走了。我们在明斯克被来参观我们的巡回马戏团的拉斯普京本人陷害了。是的,就是那个俄罗斯神秘学家。他显然和富勒一样对Peter的长生不老能力感兴趣。他在晚上偷偷溜进了帐篷,用巫毒来打破了他的镣铐。他们俩想偷偷溜出去。但是这被曼尼看到了,或者听到或感觉到了,于是曼尼发出了警报。

他直冲向拉斯普京,但他们两人目光接触的一瞬间就都楞住了。拉斯普京试图对他和曼尼进行某种催眠术,但我可以说他使用了一切办法进行反击,施展了魔法,然后倒在了地上。当时有很多旁观者。拉斯普京大肆宣扬他那天赐的魔力和若有人胆敢碰一下他神圣的肩膀一下的下场。

富勒是唯一一个愿意对这些说法进行检验的人。他漫步走到到拉斯普京身边,然后开始列举他自己那令人敬佩的异常技能的血统,并对拉斯普京说“论屌你绝对比不过我”。拉斯普京只是笑笑,然后把他的屌掏了出来。

那有一英尺长,至少一英尺。这还只是松弛的状态

然后他开始抚摸它,试图让它勃起,一直对着富勒喊着无伤大雅的脏话。富勒真的被这件事吓坏了,带着奇怪的表情看着他。就好像,在他生命中所看到的所有奇怪的事情中,只有这个令他无法相信。这时,Peter早已不见了,拉斯普京去追他,绊倒了,他拉起裤子,继续跑。之后我们花了一整晚的时间在城市里搜寻,但是我们却再也没有见到他们。或者,至少是没有完整的见过他们。

如果有一天你到了彼得堡,给你自己一个机会去做点好玩的事情吧,去性博物馆逛一下。去看一下那个活蹦乱跳的人的警棍般的大屌吧,这将是世界上第二好的事情了。

305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