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RPA的末日

Provisional Site-136/LARPA“Boromine分部”
内华达州Boromine - Site-136,12区
2022年07月25日上午10:24


“第12区与第10区出现收容失效。所有人员撤出西区。重复,第12区与第10区出现收容失效。所有人员撤出西区。结束。”对讲机噼啪作响。

研究员Petahn越过G4防火门回到第12区。另一边站着MTF δ-17小队的队长,他等待着研究员。只有如地狱般的火海这一词语才可描述第12区;火舔舐着墙壁,在其上嬉戏,画出火红万花筒般的舞动阴影。

“情况怎么样,Quayle队长?”Petahn走近这位穿着正装的MTF成员,问道。

“到处都是火。这有助于收容这些实例,但这也意味着我们的队伍无法靠自己来收容它们。”Quayle回答。

“安全团队怎么样了?”

“我们得到了一些他们的援助,但更多人去帮助撤离了。”
Petahn停下,转向Quayle。

“听着,Quayle。这很可能使状况恶化为一次ARBH级情景。我们能再收容那些实体吗?”

“照这样下去的话我们就肯定能,Petahn。”

“太好了。我这就去手动终止计划X。”

“我会持续向你通报最新情况。给。拿着这些。”Quayle花了点时间从腰带上取下一个短波收音机,然后跪下并从脚踝手枪套中拿出一把S&W Model 36。Pettan1收下了这些便于他行动的物品,并把它们塞入了皮带。

“谢谢。祝你好运,一路平安。”Quayle消失在了汹涌的红光中,Petahn去往第12区分控制室。他到达时,那里空无一人。文件柜凌乱不堪,文件像尘土一般洒落满地。大多数电子设备都被烧坏了。很显然先前在这里的人急于离开。他不会责备他们——肉食蝗虫可不是开玩笑的。Petahn走向一个带有杠杆与键盘的小面板;他输入了一个数字,拉下拉杆。

“手动开启西部计划X控制室外门。”一个失真的声音说道。Petahn对整个形势感到不安。计划X是Boromine分部的自动防故障设施:当一定数量的实体逃脱收容,或被一名站点高级人员手动激活后,Boromine就会变成一小堆阴燃着的放射性尘埃。因为计划X是自动防故障设施,所以可触发其的实体总数并未向任何人公开——仅O5们可知,但Petahn非常怀疑他们会向他公开这个数量。他快速进入了西区的中心,来到了离他更近的那个计划X控制室。

“愿神啥的能帮我们摆脱困境。”Petahn喃喃自语。

-~-

“你之前看过阿尔弗雷德·希区柯克的《群鸟》吗?”Simmons主管问。

“额,看过。”Nelson副主管回答。

“你还记得那个片段吗?他们在学校,那些乌鸦都降落在操场上?”

“嗯。”

“呃这就是那种情形……除了它们是凶残的蝗虫外。”Simmons指了指降落在门外走廊上的蝗虫。“走吧。”

Simmons和Nelson在角落里张望第10区的其余区域。走廊通向G7防火门,它的对面就是第9区。走廊的地板上盖满了蝗虫,其中一群蝗虫与这次收容失效有关。除了以某种方式径直穿过这些蝗虫外,没有办法规避它们。Simmons首先尝试,寻找能让他的脚踩入的空隙。混凝土地板与棕色的蝗虫形成了对比,所以找到一个落脚处并不困难。两人尽可能地保持安静,而那对Simmons来说很容易。在Simmons后方的Nelson出了点问题——他不如更瘦点的Simmons灵活。Nelson一直抱怨着他矮胖的身材,而且他肯定不想变成蝗虫的汉堡。

“还好吗?我们肯定能成功的。”Simmons低声说。

“嗯,我做的还不错。”

“你觉得我们能及时到达控制室吗?”Simmons问。Nelson没有回答,因为他刚刚猜到几只蝗虫,发出了一阵令人厌恶的嘎吱声。两人加速跑过走廊时,地板上传出一阵轻轻的嗡嗡声。

G7防火门正在关闭。”VOX播报。

类似于某人咀嚼葡萄干加麦麸的噪声回荡在走廊上。这时,蝗虫受了足够多的惊吓,开始攻击这两名运气不好的人。Simmons先穿过了门,Nelson则必须俯身从下方通过正在关闭的门。还有几只蝗虫贴附在二人的身上,他们立即把它们拍开了。

“我再也不想再做一遍这事了,Nelson。”Simmons抱怨。

“我同意。咱们现在去控制室吧。”

-~-

控制室前厅是一间长方形的小房间,除了作为控制室的第二步验证外毫无作用。就如Site-136其他大部分地方一样,它是由混凝土制成的,但上面覆盖着灰泥,装修精良。Petahn到达控制室前厅时,他毫无意外地发现门开着。但他没有料到的是,一具尸体倒在前厅地板上。它笨拙地倒在角落里,手中还拿着一张身份识别卡。血流满地,尸体全身是血。Petahn小心地将尸体翻过。映入他眼帘的是一张半边缺失的脸。

“哦我他妈——,”Petahn作呕着说。“他妈的。啊。”Petahn觉得,最好的方法就是检查一下究竟是谁的脸变得如此扭曲。

“Ph……呃……Phi……啥的?”Petahn问自己。他试着用被烟灰弄脏的实验室服抹去卡上的血液。他努力擦,直到能显示出他的名字。

“Phillip Nelson?Nelson副主管?”他又问了自己一遍。这具血肉模糊的尸体根本不像那位形貌得体——或曾经得体过——的副主管Nelson。Petahn拍了拍Nelson的尸体,想找到些没准有用的东西。他感觉到尸体的胳膊下有一处凸起,就拉开它的棕色外套,找到了一把装在皮套里的左轮手枪。

“好吧,好吧。我们现在有些什么,警探哈里?”Petahn问了问尸体。他拥有一种对显见事物发问的特殊能力,但这对基金会的研究同样很有价值。他在Nelson身上耗的时间已经够多的了,这是次不幸的损失。Petahn轻轻地放下尸体,然后将Nelson的门禁卡插入前厅内门左侧的管理人员验证槽中。他随后在激活槽中扫描了他自己的门禁卡。

需要语音识别。”VOX命令。

“James Alexander Petahn。”

需要语音密码。

“但——”,Petahn怀着抗议说,随后他犹豫着说出了密码。

“我喜欢奶酪蛋糕。”Petahn靠近扬声器,嘟囔道。

语音控制已接受。西部计划X控制室内门正在打开。”当分隔主室与前厅的铁屏障升起时,Petahn拔枪进入。但他还没走几步,就听到阴影中一个幽灵说的话。

“把左轮手枪放下,Petahn。”

“谁在那?”

“把枪放下,Petahn。”

“为什么?”

他得到的答案是一颗从耳边呼啸而过的子弹。“那对我来说已经足够好了。”Petahn承认。他把左轮手枪扔掉,它与地砖相撞,发出响亮的撞击声。影子中伸出一根枪管,然后是手,然后是手臂,然后是一个熟悉的身着正装的身影。他一脚踢开左轮手枪,坐在一把可用的转椅上。这个身影示意Petahn移动到他对面靠近一个控制面板的地方。

“当然是你,Simmons。不像是我预期中比你更好的事物。”Petahn说。

“不像是其他任何人做得到的。看看你那些该死的蝗虫对我的手做了些什么吧。”Simmons举起手臂;绷带包裹住了它,但Petahn能清楚地看到Simmons的右手与大部分右前臂都没了。

“老天爷呀,发生了什么,Simmons?”Petahn关心地问。

“我太过接近蝗虫的活动范围了。收容失效发生时,你在哪?”

Petahn有些惊讶于这个问题,但尽管如此,他还是回答了;“我当时在东区。照顾我的事务。”

“什么事务,Petahn?搞出一个收容失效以让你能摆脱我?因为你知道我要把你停掉?”

Petahn对这个问题保持沉默。看起来Simmons犹豫着想要一个答案,但他不想得到它。

“但不管怎么说吧,Petahn,”Simmons继续说,“这种情况对我来说不公平。我需要你的帮助。”

“帮你干什么,Simmons?”Petahn问。

“帮我把这个倒霉地方变成一个核炸坑。”

“一个核炸坑?Simmons,我来这是为了告诉你——或其他什么人吧,都一样——我们能把这些实体再次收容。我们不需要计划X。”

“我不相信你的话。有人能证明吗?”

“Quayle队长。”

Simmons可疑地看着Petahn,然后做出说明。他开口说话,停顿,最终发声:“如果你能让他来告诉我的话,我就会考虑。”

Pettan2将手伸到背后,摸了摸Model 36,然后抽出收音机。他还有一个后备计划,以防不测。Simmons举枪瞄准了Petahn的前胸。

“我只是在拿收音机。”Petahn说着,摘下了收音机。他把它打开,调至正确的信道,随后按下PTT按钮,发送了他的信息。

“Petahn研究员呼叫Quayle队长,请到此处,结束。”除了白噪声外,什么都没有。Petahn又试了一次。

“Petahn研究员呼叫Quayle队长,请到此处,结束。”仍然什么都没有。Petahn把收音机放回背后,Simmons轻笑。

“我早预料到了。我确信你是自己一个人来这里阻止我的。”

“闭上你的臭嘴,Simmons,或者我帮你。你还在喋喋不休地说着废话,就好像是某些天杀的电影角色。”

“恐吓那些拿着枪的人真的不太好,Petahn。你只会害死自己。”

“那你就是那个射杀Nelson的人啦?你个精神病。如果我早知道是你杀了他的话,我就会早早毙了你。”

两人站在尴尬的空气中,在房内的寂静的包裹中停滞不前。这种状态维持了几分钟。两人不知所措,目不转睛地凝视着对方。最后,两人无法忍受这种彼此凝视的状况,就低头看着他们捻动的拇指。他们的情感已到达了熔点,但两人都不想承认。Simmons终于打破了这种宁静。

“好吧,我以为他想要攻击我。他想要使这件事流产,就像你一样,而且当我说我要把这个地方炸飞时,他的手滑进了他的夹克而后我……按了下去,好吧?我对他没有什么不满。”

Petahn叹气。他意识到发怒与辱骂并不会帮助改善他们所处的这种状况。他最好的办法就是达成某种和解,让所有人都高兴而且活着。Petahn知道Simmons的本意并不是伤害别人。虽然说他无法太过于相信他的脾气,但他知道他能从主管那里得到某些东西,说服他不要把这个地方炸掉。

“这事不会很快就结束的。娘的,Simmons,我能搞定的。就别把这个地方炸掉,因为你……”

“因为我什么?”Simmons询问。

“因为你害怕没有希望。我来这是为了告诉你,即便事情变得很艰难,你也要保持一线希望,Simmons。肯定在某处的。但我也错了。我太过自信了。我们就把这事留给防故障设施吧。你觉得那些东西还有多久才能超过Site-136的阈值?”

“三十分钟。最多了。”Simmons承认。他终于意识到他的神经过敏,也意识到强迫自己前进是徒劳的。

“那我们就等三十分钟。如果无事发生,而且我们已经确定所有蝗虫都被收容了的话,我们要怎么纪念那些把这些蝗虫赶走的人?听起来不错吧?”

Simmons笑了,扑通一声坐在绿色椅子上,调整了一下他的手表。

“这才是我认识的Petahn。”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