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赎.
90.1%9.8%
评分: +41+x

“这一季度预算又不够了,主管。”

文书Sneek无奈地向主管汇报着本季度的经费流动事项。

主管沉默着,这一年来已经入不敷出了。他也无动于衷,为了基金会的社会公信力,他只能不断把钱往外面送。看着自己的钱流进所谓的“慈善捐款”当中,

“这…借罢了…借…总是可以的…”

“向谁?!向隔壁站点吗?哼,倒头来还不是拆东墙补西墙!”

主管局促不安地搓了搓手,讪笑着打了个哈哈。

“钱…偷总是不行的…抢也罢了…实在不行…工…工资总是可以的…”

“什——么——?!”文书Sneek咬牙切齿地说道,“你已经两年零三个月二十五天没发工资了!”

主管好像急的快要哭出来一样,本来就已经够佝偻的身躯似乎更加弯曲。

“求求你了…Sneek…想想办法…求求你…”

“主管!主管?!快起来,我想办法,不要这样,主管!”

文书Sneek赶忙把主管从地上扶了起来。

“办法,有的,只不过不太人道,但只有这个办法了。”

“贩卖活体器官!?这怎么行,再怎么说D级也有人权啊!”主管失声道。

“反正实验最后基本上都死了,废物利用嘛,您也太死板了,再说了,预算都没了,哪来的钱做实验啊。”

“那…好罢…先试试…除了这个也没别的法子了…”

几天后,各大新闻报纸关于基金会的热点占用了一大块版式来发布。题目也很博人眼球:“震惊!基金会伪善的面目下竟是倒卖人体器官牟取暴利!”

“主管!主管!大事不好,东窗事发了!”文书Sneek慌忙地推门而入。

只见主管将一把.44口径的手枪塞入口腔正准备扣动扳机自杀。主管见Sneek进来后连忙把枪收了起来,干咳了几声。

“滚你妈的蛋,老子不活了,你小子敢拦我我就他妈第一个毙了你!”

“主管不是平常最贪生怕死的吗,今天是怎么了?”

一缕阳光斜射入窗户,留下淡淡的光晕均匀地洒在Sneek的脸上。

“基金会垮了,我们失败了,现在基金会员工都成副职了,研究员去干收银员赚外快,安保人员当保安巡逻拿补贴,你好歹还能当个会计,我?——滚你妈的蛋!”

主管坐在椅子上平静地点着了一根烟,深深地吸了一口。

“主管,那,那我就辞职去当会计员了啊,主管,主管?”秘书Sneek试探道。

“连你都要走吗?我真是可悲,连你也守护不了。”

“主管,停停停!!明天我们还要一起参加募捐活动呢,我在开玩笑啊!”

文书Sneek安慰完主管后,随手拿起桌上的资料转身离去,只留下烟雾缭绕的办公室和沉默的主管。


一位刚执行完任务的基金会特工被一群记者围了个水泄不通。

“请问一下,您是否在这次相关行动中滥杀无辜,据知情人士报道称,基金会在这次行动中误伤了203个平民,是否可信?”

“采访您一下,基金会为什么要这么做,他们的目的究竟还是不是保护人类,还是说基金会只是打着维护公众安全的幌子来实行恐怖计划?”

“请您回答一下…”

“都退后,任何基金会机密都无可奉告。”

他已经忍无可忍了,始终不明白基金会为什么要暴露在公众之下,无论是有意还是无意。

不知名特工在鸣枪示警的情况下被记者们故意剪辑成了负面新闻,登在了今日头条上。

自从基金会暴露在公众下这几年,随着社会舆论的压力和众多负面报道不断涌出,对基金会而言,社会舆论造成的压力是仅次于K级场景和现实重构的。

基金会已公开。


次日,地铁上。

“妈妈,你看这个姐姐带着基金会的会标唉!”站在Sneek旁边的小男孩牵着妈妈的手指着她说到。

“嘘,再不安静就让基金会把你拐走卖掉!”那位女子警告着小男孩。

“…我们不是人贩子…”文书Sneek辩解道。

然而没有一个人理会她,显然人们没意识到这个世界少了基金会会发生什么样的巨变。

“垃圾永远是垃圾,就算不存在你们地球也照样自转。”坐在座椅上的陌生男子不屑地耻笑道。

“为什么…?一定要这样对我们…?”文书Sneek带着哭腔说着。

到站了,文书Sneek哭着跑出了地铁站,只留下她的心支离破碎。

“…下雨了。”主管撑起了一把黑伞在雨中等待着文书Sneek,希望她不要迟到,今晚的募捐很重要。

Sneek跑出地铁站后看见了主管,连忙转过身去,擦干了脸上的泪痕,挤出了一个灿烂的微笑看着主管。

“Sneek,来,快点进伞里,不然要淋湿了。”主管温和地说道。

于是乎,Sneek与主管在同一把黑伞的阴影下走进了会场。

富丽堂皇而又空旷的会场早已人满为患,主管牵着文书Sneek的手在众目睽睽之下走上了贵宾席。

捐款仪式开始了,是关于基金会正常收容过程中造成的大部分孩子们无家可归,亦或者是丧失了亲人的慈善捐款。

“我比谁都清楚…当初基金会暴露在大众下的时候,大家更多的是好奇,畏惧,敬畏。现在呢?基金会已经成了各类事故善后处理的主要负责人了——不管究竟是不是基金会造成的破坏和损失。”主管搂紧了坐在身旁的Sneek。

“主管…别再说了…我也全部知道…”文书Sneek眼中似乎有一层晶莹的液体随时都要滑落。

“真的要出50万吗…即使站点倒闭也在所不惜?”Sneek恳求着主管不要那么做。

但是,他还是那么做了,不管周围是惊呼声还是嘲笑声。

几星期后,主管看起来更瘦了,脸也变得异常苍白,原本的满头秀发也掺杂着丝丝白发。

主管有些扭捏地走到了Sneek的面前,低语着什么。

“对不起…对不起…Sneek…我猜我们已经给公众赎了够多的罪了…现在我要向你我赎罪…”主管从背后拿出一个礼物盒,递给了文书Sneek。

“现在就拆开吧,Sneek。”主管盯着局促不安的Sneek说着。

文书Sneek小心翼翼地拉开了礼物盒上的丝带,打开礼物盒的一瞬间她惊呼了一声,随即合上了礼物盒。

“主管…你还记得啊…我们的合影…”Sneek的泪珠掉在了地板上,激起了一圈涟漪。

礼物盒内,一张略微泛黄的老照片诉说着它的久远,照片中,一位少女和青年正在帮一个小男孩找他丢失的气球。

“我觉得这才是我的第一次救赎…也是最后一次…”主管痛苦地闭上了眼睛,浑身痉挛着。

“为了人类…不…至少是为了我们自己…改变这一切吧…”主管向Sneek说。

“为了保护人类而毁灭人类,这样做人道吗?”Sneek疑问道。

“在这个世界里,没有对和错。”

“通知高层,我们要启动黄石国家公园了。”主管补充道,“我们别无选择。”

“所以,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呢?”Sneek对主管露出了最后一个微笑。

会解决一切,希望下半个世纪基金会永远不会暴露在公众面前。

“晚安,亲爱的。”主管呢喃着。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