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子情深,血浓于水

☦关于“白板”的一篇故事。☦

我知道妈妈从来没有爱过我。

就从,我还是
几个液滴,相互连接,又相互分离
细胞分裂的时候

以某种方式,我从我第一次分裂的时候就知道了
从来没被爱过
永远也不会被爱

妈妈

我将自己深深埋入您的身体,从您的血液里成长。
在我的心跳开始之前,您的心脏就已经为我跳动。
您的血肉拥抱着我,将我与世隔绝。
而我梦到

泥土,增殖着
海洋,积聚着
鳞片,闪烁着
空气,呼吸着
肢体,爬行着
跳跃着
奔跑着
躲藏着
祈祷着
祈求道
妈妈我的妈妈我为您祈祷
而你却祈祷着我的消失

在我的居所之外,我可以听见。我听见了妈妈,尽管我凸起的眼睛还什么都看不到,尽管我还没有可供移动的身体。液体,妈妈的体液,那么温暖,温暖着我。在我周围,搅动着,悸动着。在我之内,同样的悸动,只是频率不同。甚至是现在,我也还能感觉到它。不一样的,我们的心跳的频率。您的,我无法理解。我的,寻求着您的理解。您能感觉到吗,在您体内的生命?您给我起名了吗?什么名字都好,您来选,选什么都好,挚爱的造物主,妈妈,我会接受并且珍爱您的祝福。就算那份祝福是传递到那没有良善之人的世界的

每一天,您的身体献出自己的一部分,滋养着我。我成长着,健康地成长着,在那温暖的液体中,妈妈的体液里。您以您的身体哺育着我,将您的身体给予了我。在我的梦里,我品尝着、咀嚼着。就算您的精神崩溃了,您的身体依然哺育着我——而我会品尝它、咀嚼它。妈妈的心啊,无法理解,但永远离我那么近,寻求着理解。水很温暖。您的身体哺育着我,您的心安慰着我。就赐予我您的身体吧,全部的身体,如果您需要的话,我会在妈妈的体液里成长,而她的心,我也会尽数吞下。用您的一切哺育我吧,妈妈,我会接受并且珍爱那份祝福。就算您不给我您的身体,我也会带走它,品尝它,咀嚼它的血肉——我会接受并珍爱那份祝福。

在那温暖的液体里,我做着梦,分裂着,增殖着。妈妈是我的摇篮曲,她是我的食物,她是我的家,她是我的。妈妈的一切都是我的,这是我接受并珍爱的祝福。

我成长着。妈妈的身体给了我食物,让我知道一天的开始和结束。这一天一定是特殊的一天,妈妈把她的身体喂得饱饱的。在她的身体里,我可以感觉到她给我的食物的甜蜜,是糖。从我的嘴里和身体里淌过甜蜜的溪流,我将接受并珍爱那份祝福。那份甜蜜被从她的身体传递到我身体的温暖取代。那就是妈妈的,爱吗?

真满足啊,被爱和波本威士忌填满。这具给予我的身体,填满了,糖果和威士忌。我会品尝,我会咀嚼,我会接受并珍爱——她的心,无法理解的心。给予我的身体感觉到了温暖,波本威士忌就像围绕着我的体液一样温暖。感觉真好。更多的威士忌,填得更加满。在我之上有一阵沉闷的声音,妈妈在说话。是同样的声音,一遍又一遍。波本威士忌没有用,妈妈,不要哭,爱我,妈妈

我梦着……








你在


什么

停下

为什么

求你了



停下啊
让我走



我求求你快停下


这个世界比我的梦还要小。妈妈把我的身体抓在她的手里;真红啊。这是你的血肉还是我的呢?我靠近妈妈,可她却放开了手,用血红的手捂住了嘴。我还能听见她的尖叫这个世界的边缘是平的,伴随着挤压和重击的声音,我摔到了地上。妈妈,你连抚摸我一下都不可以吗?我已经吃了你的血肉那么久,而你连我看你一眼都受不了吗?妈妈,求你抱抱我,求您抱抱我吧,就像那样,再次把我拾起来。


可能这是一个意外吧她是故意的
我会原谅您的她不可饶恕
只要说一句对不起她不会说的
把我放回去但我可以做得到


在你离开的时候,你的脸转向了我,手臂伸出来。我试着抱住你,我的手臂那么小,你的手臂那么大。然后你摔下了我,我掉进了另一个洞里,溅出的水那么冰冷。这个世界旋转着,到处都是飞溅的水和尖叫声就连金属也不想要我新的妈妈把我拉入她的怀中。这个妈妈一点都不温暖,她的体液又粘稠又冰冷又棕黄。这里没有可以哺育我的食物;这个不是我的妈妈。妈妈会和我呆在一起,而我会让她陪着我。妈妈会和我一起穿过这个洞,我推着她,管道在她的身体里呻吟。我的手会紧紧握住她的手。妈妈是我的摇篮曲妈妈是我的食物妈妈是我的家妈妈是我的。妈妈的一切都是我的,我接受并珍爱着这份祝福。用你的一切哺育我,我会接受你的血肉,直到你只剩白骨,我会接受并且接受每一份祝福,每一口食物。妈妈已经把这个世界给了我,而我会把一切展示给世界。我会接受并珍爱那份祝福。

我现在理解了,妈妈的心
我一直都理解。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