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生,抑或轮回?
评分: +4+x

子在川上曰:
“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

——《论语·子罕》



一千年已经逝去了,一同逝去的,还有我的过去。
我独自想着,抬头看向星空,璀璨的星空没有任何改变,还是像一千年前那样。星空永恒且缓慢的前进着,就像时间。



关门的过程不算很漫长,我就站在门前,压制住扑过去打开门的冲动,默默地看着门一点点关上,我感觉我的过去像流沙一样流出门缝,当门关上时,感觉已经孑然一身,无可依靠。而我们的父母,则会被记忆清除,永远地忘记我。之后的我们,只会存在于现在的档案里,以及一千年后。

我坐在我的床铺上,打开手机发现这里还真没有信号,我撇了撇嘴,放下手机和上铺那个叫North wind的特工聊天,他是个奇怪的人,平常都不怎么说话,绷着一张扑克脸,平常同志们都只叫他北风,我和他交情不错,但也只是简单聊几句。

聊了一会,我打算去看一看门口上方的显示屏。

“!看这个显示器!”

我下意识地一喊,所有人被我这一喊都吓了一跳,我指着显示屏,上面的数字快速的跳动着,时分秒是直接看不清,年月日还好,年份大约是一秒跳动一年,我心算了一下,大约十六分钟就可以出去了,那还需要宿舍做什么?不会是……算了算了不想了,还是趁着这十六分钟把宿舍翻一翻,看看有什么东西。

大约十分钟后,翻完了宿舍,我才发现事情不对劲起来,为什么宿舍里存放着够我们生存十天的物资?有够我们用的武器和足够的弹药?还有一个大的要死的保险箱?我站起来,捶了捶腰,看向显示屏,上面……已经显示过了625年、626年、627年……

我和身边的同志们都僵在原地,谁也没能说话,此刻悲伤已经没过了我们所有人,我们所有人互相注视,我看向北风,他的脸更加阴沉了。因为我们都知道,我们都已经与过去,与最亲近的人永远的分开了,此生此世,永远不可能再回去,永远不可能再相见。

我们看向显示屏,上面的年份还是在不停地跳动着。

这一刻,沧海桑田。

我们的心……

……都在滴血……

……



我走出站点,还有我们小组的全体成员,

外面已是黑夜,星星遍布夜空。

一千年已经逝去了,一同逝去的,还有我的过去。
我独自想着,抬头看向星空,璀璨的星空没有任何改变,还是像一千年前那样。星空永恒且缓慢的前进着,就像时间;星光闪耀着,虽然微小,但是明亮,就像希望。想到这里,我流了几滴泪。

“嘿,想啥呢柏翔?”北风站在我旁边,看着我的脸叫了我一声。

“呃呃呃啊?”好久没有人叫我全名,我有些猝不及防。“没想啥,真的。”

“又开始怀古了?”他也看着星空,问我,话里似乎带着笑意。

“也算是吧。”我也决定忘记过去了。

“现在下达命令,”我面向小组成员们,坚定的说,“我们小组已抵达一千年后,任务成功!现在,我们最迫切的目标是建立一个营地,现在所有人员听令:回到地下室,取回必要的生存物资,建立营地,同时与其他的时间旅行者小组取得联系!”

“是!”



“对了Dr.Wang,你说这个世界上还会有那些鬼东西吗?”一名组员问我。

“也许没有了吧,毕竟那可是XK级末日。”

“哦,这样啊……”

……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