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母老槐
评分: +44+x
blank.png



村中心有棵矗立着的老槐,树冠盖住了村子的半边天。

村里的大人们都叫她母亲,她从根里哺育着我们。

有人说她从建村的百年前便立在这里,镇着整个村子;有人说她的落叶可以给土壤以精华,使得每年的秋季都能有极好的收成。有些说法又颇为离谱,称其为人间女娲,是创造世人的神树。

不论说法如何,人们对于这棵老树是一往情深的。

我从儿时便赖上了这棵树。仲夏时候我便喜于其下乘凉,啃刘大爷卖的老冰棍,也不知是神怪说法真的存在还是怎样,坐在树底吃的冰棍确实要比在别处香甜许多。

小时我便记得,每个周日村里大人总要去树下拜一拜。我想着人们的怪奇说法,与香甜无比的冰棍,就想亲自去看看。

我的父亲早就离开了,毕竟农人命都不太长,所以只有母亲一直伴着我。我是想去看看所谓的“朝拜”的,可母亲总是在那天把我锁在屋子里,不让我有半分念想。“这不是我们的母亲树?”我总是提出这样的质疑,而母亲的回应总是敷衍了事。

“娘,这大槐树咋的就庇护我们了?”我玩弄着手里的把件。母亲笑的很温和,说是朝拜之时我便能懂的一切。“儿子,那是我自幼以来喝过的最棒的乳汁。”她摸摸我的头,眼里充满憧憬。

那之后,村里人对于树的态度便有所改观。他们不再将老槐当作母亲,而是恋人般的痴迷。他们三言两语所提到的都是大槐树,左也大槐,右也大槐。我几时还看见有人用舌苔舔舐槐树的落叶,口水沿叶脉滑落在土地上。

这或许有些病态了。

夜是静谧的,我又一次被锁在拜树的那个日子。天花板上有些脏,灰快要落到我的嘴里。是啊,毕竟家里已经许久没有打扫,今日如此闲适,我终于打算清理一下。

树的影子投到我的屋内,愈来愈大。今晚的月光怎变换的如此勤恳?我顿时感到脚趾处被针头扎了一下,打开煤油灯定睛瞧了下,竟是个黝黑的木刺。我忍痛拔下它,迈出下一脚时又踩到了更多的木刺,我的血就这样滩溅了一地。

我从床底巴拉出我的凉鞋,只见那上面也是密密麻麻的木茎。霎时,房间内的所有缝隙均爬出了密密麻麻的荆条。认真瞧瞧,那每个末端都刺着一个圆润的玻璃球,鲜红从球中溢出。

我认为这是梦,但我怎么也醒不来。我忍痛砸开被荆条布满的房门,借着月光抬头望去,光的映照下,一些黑色的天使正高悬在树冠之上。马上,几滴水珠落下,我感到身体很快被这种液体润湿,它的存在使空气中充斥着铜臭味。我顺着地上荆条的方向朝树的方向走去,一步一步地跄着。

我看到了其它房舍,比往常更加黑暗,只有几个大人点着油灯,眼神迷离地朝着槐树走去。人们抓耳挠腮,舌头在嘴外打转,我能看到的只有饥渴。此刻的村子就如同一座从头到脚散发腐臭的坟场,不停向我灌输着异常的压抑感。

我远远看到了树的主干,那是我曾乘荫的宝地,此刻却一片死寂。我大喊着母亲的姓名,希望她能在此刻站出来保护我……

妈的。

人们正以一种极为诡异的方式拥抱着树干,带着夸张的表情吮吸着树中生出的一个个乳头。他们的头不止地摆动,死了命地嘬着那些令人作呕的木团。我呆在原地,眼前的画面极其扭曲,惊悚已不是属于此刻的形容词,我所感到的,只有对于现实与未知的恐惧。

他们吸的那么香甜,舌头不止地抽动着,十分沉浸其中。几枝木刺从主干生长出来,温柔地捅破了正在吮吸之人的双眼,槐树仿佛从其中汲取了所需的养分,过分疯狂地向外分支着。

眼睛被刺空的人仍在贪婪地吸食着,却被树惩罚。鞭条无情地拉住了一个吸食者的颈部,他不断挣扎着,想要回到乳头的哺育——可这都是徒劳的,他被提到了树冠,与其余的众人一同吊起在皎月之下。

我的脚被伸来的荆条缠住,木刺撕裂着我的双腿,蛮力将我拖拽到树下。一个不知哪里来的重击将我狠扣在木乳头上。

“没尽到妈妈的职责呢,快吸,吸啊!”

脑海中充斥着这个声音,我不情愿地含住那块木头,使劲嘬取,却尝到了儿时的冰棍滋味。

乳头在我的口中分裂,炸开,我感到无数的爬虫在我的口中蠕动,香甜的汁水味被彻底掩盖。那些虫子爬到了我的眼部,一瞬我便看不清任何东西,两枝木刺扎入我的双眼,刺痛感使我无法呼吸,它旋转几下,我的眼眶内便空无一物了。

真甜。

我如同其余的那些人,也被枝条高高挂起。我很诧异自己为何还活着,虽然看不见任何东西,但我能感受到一同与我悬在空中的母亲与刘大爷……甚至父亲的气味。

我好像看到了母亲的样子——她微笑着,奋力吸吮自己的手指,想要得到最后的那几滴乳汁。她的身体被包裹的枝条勒紧,鲜血从里面渗出,月光下,红里透白,仿佛已与那乳汁融为一体。

不知过了多久,我的身体开始塌缩,挤压,但意识仍然保存着。我感到自己极为沉重地摔倒了地上,半晌便被土地所掩埋。

“妈妈的职责已尽,是时候由孩子们来反哺了。”

身体开始扩张,分裂。原来身上的肌肤已全然不属于我,我的身体将要绽放最美丽的花朵。我奋力地冲击着头顶那坚硬的石壁,一下、两下。白色的汁液从上方溢下,我仍不断撞着,三下、四下——

我终于破土而出。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