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相就在那里

最近Gilbert Buchs在空余时间总会玩个小游戏:他坐在电脑前,打开他那过时的新世界秩序曝光视频中的一个,开一瓶波旁,然后无论对错地猜测遐想。Gilbert看着视频中的自己正站在一块干裂的木板前。他在上面画了个矩形;画的就像被人咬掉了个角。恰如气氛的诡异背景音乐正不停流转着。
在堪萨斯…有些什么…就要发生了。”视屏中的Gilbert在还没腐化的一角上画了个圆。“就在上周,我听说在西部有个男的被闪电劈中却没有死。如果你觉得这件事很奇怪的话,那说明我的视频你还看得太少。真正重要的是在哪之后发生了什么。我去采访了他,你们可以听一听我那时候录的录音。” 屏幕变成了黑白色,并出现了写有 “这事就发生在我们的后院。”

“好的…你能告诉我一些在事故后以及曝光前的这段时间里发生了什么吗?”

一个年老男人的声音回应了。“好吧,呃….说真的,没啥。我只是独自去了,那栋建筑。”

“那请描述一下你的遭遇吧。”

“我想我正要穿过门,我正站在….我拿着一个扳手.接着我打开了门。然后我就坐下了,就像我在家里看电视那样,虽然我其实没有电视。我想我把它扔出去了,或挂在了什么的上面。但是我想办法组合起来的东西都不见了。地下室相当干净。”

“你缺失了一些记忆。”

“我全都忘了,唯一记得的是那闪电,我的健康保险以及电纹让我想起的。”

“电纹是什么?”

“当你被劈中的时候,它会在你身上留下一个印记…噢,瞧这里。”这里有一段暂停和一些瑟瑟声;老男人转过身去,撸起了他的衬衫。

“…没错,我看到了。看起来就像你背上有个巨树般的纹身。”

“现在已经褪色啦,那时候看起来更糟。然后我还记得我造了些什么,因为一个小零件掉在了后面。我造了一些…电子定位器,就像,在中学被扔出来的电脑上的那些。”

接着传来了一个碰撞的声音。 “我的老天——我得去看看下面怎么了。“ 然后是一段含糊不清的对话。老男人说,“哦,不不不,你不能下去,我觉得你最好——” 录音被切断了,Gilbert又出现在屏幕上。

“现在呢,很明显我们能看出两点:一。” 他扳下一根手指,“那道闪电使他身上产生了一些无法用科学解释的变化。”

咕噜。Gilbert喝下一口酒。

“二,他以前是在制造着一些机器,而某些人则将这些机器占为己有。”

咕噜。就要到关键的地方了。

“你知道我在想什么。那道闪电可不只是个坏天气。它是个警告。某些人想要教训他。”

咕噜

“是外星人。然后那些记忆的空白部分其实被他们取走了。”

。他将酒杯放在桌上。

“伙计们!我们的生活中有某种东西!这些东西正在利用着我们,然后抹去我们的记忆!”

咕噜

“非人类!”

接下来就是些关联信息;Gilbert把这段剪了。然后他看了看酒瓶。该死,他埋怨着,我应该干得比这更好才对


第二天,Gilbert在一家二手书店前停下了脚步。Cathie约他在这里见面,而他现在则想读点什么书之类的。在他前面有个瘦长而结实的男孩,就像一个十年前的Gilbert。男孩正在寻找些什么。

“封皮是亮红色的,以及…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新兴艺术?潮流艺术?就是一种设计,另外书名是‘星’之类的。”

“抱歉,”前台的女生开口道。“我知道你在讲哪本书,我非常确定我们已经把它在昨天卖出去了。”

男孩离开前台前去查询自助机后,就在Gilbert要拿起电话时,Cathie走了进来。Cathie是一个中年的,在上帝手下为对付撒旦势力而在前线战斗的传奇战士,还穿着猫咪毛衣。她递给了Gilbert以及前台女孩各一份复印传单。

孩子们正陷入危险!

苦恶魔童基金会The SATANIC CHILD PAIN FOUNDATION
为了他们變態的祭祀
绑架了一个美国女孩
这个欧洲的科学邪教
使她被葯品囚禁着长大!!!!

keterlady.jpg
他们称她为SCP-23-1-9
(二十三是一个
古代北伐里亚裔
先知的魔法数字

而且他们还在纽约
教她扭曲的
哈利波特魔法!

如果你還有基督的愛,
就反对新世界条约
恶魔般的绑架计划
以及他们的
“KETER”犹太蜥蜴王

这一对男女坐了下来。Cathie将手上抱着的一堆讲义摆在桌上。“Gil,你找我是想要干什么?”

“啥?不是你让我来的吗。”

“不是啊”

“噢。”

“那么?”

“我猜我只是想知道你最近过的怎么样。”

过的怎么样?”她拨弄着传单。“我感觉我这星期我的脚连地都没碰过。”

Gilbert弯下身子挠了挠头。“都是真的,Cathie。一切都是真的。”

“我没搞明白你的意思。”

“看看这个。真相不在那里了。真相就在眼前。”Gilbert举起了手中的新闻周刊。在封面上,一个黑皮肤的孩子正举着一个虽然画技拙劣不过明显是百事logo的图片。

病毒文化

什么是“模因危机”,各大公司如何合法使用她们,为什么这个男孩认为人脸就是长这个样子的?

“新闻周刊还要我去做特讯栏目。我的工作太多了。”

“你不再跟陰謀势力交战了吗?”Cathie指着Gilbert手中的传单。“我都这么努力了。”

“我们到底要和什么交战?根据时代周刊的说法,239现在正被美国监护着,而且他们说不管教她什么‘魔法’都不管用。231则是另一个人,另外她的监护人说她马上就会被转让给GOC因为她并不是人类,或者说再也不是了,或者其他什么乱七八糟的。我甚至不知道这张照片里的人到底是谁。”

一听到“全球超自然联盟”,Cathie就退缩了。无论是“超自然”还是“全球”对她来说都是一种亵渎。“他们都是一個世界政府者的恶魔组织。就像维和部队加上联邦应急管理局,还要坏上倍。”

“啊?不,他们不是。那个叫SCP的东西就像…千层糕一样被切成片送去政府,而GOC则不想接这活。他们的所作所为是正确的。”

“Gilbert,每个人现在都觉得他们已经探知到了真相。不过我们更加了解,至少,我是这么想的。”

一个想法在Gilbert心中产生:她是想要和我对着干?;不过他没说出来;取而代之的是将那堆报纸和杂志叠起来。“所有的事情都连接在了一起,铁证如山。你犯不着非得依赖….”

“阴谋论?”

Gilber的脸唰地变白了。“我不是那个意思啊。”

“你就是那个意思。”Cathie捡起她的传单。“我要去把孩子们从足球场接走了。”

“还在做家教?”Gilbert想要转移话题,但Cathie完全不吃这套。她决然站起来,准备离开,但她转过身来,丢下最后一句话。

“你到底怎么了,Gilbert?你现在听信的是主流媒体。你就像那些跟风的群众!”

“也许只是那些群众像我。”


那一夜,Gilbert坐在椅子上,把他以前喜爱的那些老网站上的所有东西都读了一遍。但没有什么他没读过的了。他想做点刺激的事情。他想要寻找真相。但…一切都是真的,一切。

Gil打开Youtube,从他账户的播放列表一直向下翻找,直到他找到他想要看的。“忘记一切你现有的世界观吧——大脚怪是真的。”

Gilbert正处于崩溃边缘。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