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ncent Anderson的消失

Vincent Anderson一动不动地坐在他的位于Site-19的收容室内,注意力集中在远处的电喇叭上。警报大概三个小时前开始作响,发出不寻常的报警声。有哪里出问题了。

Anderson叹了口气,机械眼睛望向在沉闷的嘶嘶声中被打开的房门。三个穿着伤痕累累的战斗装备的身影走进牢房,每个人都戴着没有特征的银色面具。领头的人摘下它的面具,露出白色的有机玻璃眼睛与黑色的芳纶皮肤。

"游隼92,46和34号。"Anderson带着暧昧的好奇打量着他的客人。"什么风把你们吹来了?"

"我们当然不是来交流感情的,Anderson先生。"PSHUD1 92号的声音尖锐而中性。"跟我们来,现在。我们没多少时间。"

这个年老的半机械人摇了摇头。

"对蛇之手来说,基金会有更有价值的东西值得你们去偷,而不是一个破损的老人。你们管好自己,让我在这平静的死去吧。我抗争过,也失去过,而你们只是在浪费你们的时间。"

"操你妈的傻逼自大狂。我们没有问你的意见,"PSHUD 34号反击道。它的声音像个深沉的女性。它流畅地从腰上的皮套拔出手枪。Anderson尝试站起来,但很快三个微小的蓝色电球打在身上。这个老半机械人开始剧烈地痉挛,脸上凝固着惊异的表情。PSHUD 34号点了点头,PSHUD 92号抓起Anderson抗在肩上。

"回到通路吧,"PSHUD 34号静静地说。

当这三个机器人走到走廊,身上的每个听觉感受器都听到了走廊尽头的叫喊声。

"敌人在高度安保区!"

走廊上枪林弹雨。机器人冲入打开的Anderson的监房,躲藏了起来。PSHUD 46号从肩部取出一把机械枪,打开了保险。

"我估计我能拖住他们十分钟。"这个PSHUD的声音像一个年轻男子,热切又坚毅。"即使这样他们也将突破。所以快点,绕去我们在计划行动时讨论过的那个电梯。"

PSHUD 34号点点头。

"WAN与你同在。"

"也与你同在。在森林中再会。"

PSHUD 46号发出不响的嗡鸣声,把武器装在肩上。它走进迎面的炮火,一轮接一轮的速射敌人,当它的两个同胞逃离走廊时一点点吸收着火力。

当它耗尽弹药时,他们从它腿的下方射击。PSHUD 46号砰的一声砸在地上。


即使是经验丰富的基金会老兵冷静地行动,通过Site-19迷宫般的内部也是有难度的。对这两个躲着机动特遣队跑的机器人来说,行动无疑难如登天。

楼梯间到走廊。

走廊到电梯井。

电梯井到维修隧道。

PSHUD 92号和34号拖着Vincent Anderson的瘫痪的身体,一点点靠近等着它们的通路,它们的机械关节在全速奔跑时吱吱作响。偶尔,追兵射出的子弹会射进旁边的墙上。

"我们来了,有追兵!"PSHUD 34号对对讲机喊道。"准备关闭我们背后的通路!"

"收到,"一个嘶哑的低语传来。"你们有三分钟。其它所有队伍都退出来了。等不及看你们的收获了。"

PSHUD 92号放心地笑了。

"我们要做到了。"

"看起来是的!就是有一点…"PSHUD 34号回复道。

当机器人们转过拐角,密集地枪火招呼了它们。一支严阵以待地安保队伍阻断了前路;子弹呼啸而来,而旁边的一个门板是唯一的掩体。

"干他妈的WAN!"PSHUD 34号从掩体后观察时喊道。它们被包围了。

"你还听得见吗?"PSHUD 92号对Anderson做做手势。

"废话,"PSHUD 92号呵斥说,"他是瘫痪了,不是他妈的聋了。而且现在这重要吗?"

PSHUD 92号把这个半机械人推进34号的臂弯里。92号抬起Anderson的下巴,看着他的眼睛。

"别辜负我们,你这个混蛋。"

然后它出发了,向着封锁部队全速奔跑。基金会暂时集中对付这个机器人;它的双腿被压皱打碎,只剩用脚站着的动力了。

安保部队围住PSHUD 92号,解除了它的武装。机器人握住双拳伸出中指。

"收容这个。"

爆炸震动了整个设施。

PSHUD 34号观察着震动。

"爆炸模块…"它慢慢说到。"森林里再会,92号…"

一颗打在旁边墙上的子弹让PSHUD 34号从发呆中回过神来。这个孤单的机器人把Anderson换到它的肩上,起身离开走廊。

转过拐角,它穿过了一个堵着隧道的不应存在的蜘蛛网,从出口慢慢消失。当安保人员到达时,他们只发现一堵空白的墙。


PSHUD 46号在拘束中挣扎着。它在被捕捉后,就被转移到一个收容监狱室内的试验台上。尽管在过去一小时内,它的挣扎没有成效,但它仍然在努力挣脱。不然它又能做什么呢?

监狱室的房门开启的声音让这机器人停下,它转头看向进来的三个特工,每人穿着印有三个向下指向猎鹰的箭头的衣服。领头的特工靠近桌子。她年轻,身材高大,脸色苍白,长长的黑发,结的马尾辫。

"我想,你知道我是谁,"这个特工说。

"是死亡天使本人呢。你们这个月又送了多少去森林啊?"

"挺理想的,比上个月的少,"她回答说。"你们把Anderson送哪去了?"

PSHUD 46号把目光转向监狱室的天花板。

特工翻翻白眼。

"我们没时间陪你过家家。你应该知道现在我们能做到直接从你的记忆中提取信息。所以你就为了你的骄傲去死吧。"

机器人把手扭过来,伸出一根中指。

"那行吧。Zeke?"

特工把它的手拉出来,同时她的一位同事把一个笔形装置按进去。按下其顶端的按钮时,一根粗针从其底部伸出来。然后,她狠狠地将装置直接刺进机器人的前额。

PSHUD 46号发出尖鸣,它的身体痉挛了几分钟,然后一动不动。设备顶端的一个指示灯开始发出绿光。特工小心翼翼地拔出装置,然后又按了一次按钮。她仔细检查着结果。

"下一个命令,Jessie?"

特工从思绪中回过神来,转向她的同事。

"我想尽快用AIAD分析这个。一旦我们知晓Anderson的位置,我们就可以回到Site-64并聚集部队。在回去的航班上归档AAR吧。"

她把设备递过去。她的同事忙着完成新的指示。

"得有人通知Merlo主管,"特工喊道。等到她独自留下,与机器人的遗体呆在一起时,声音也小了下了。"妈妈要亲自处理这件事。"


在俄勒冈海岸,一男一女坐在停在他们的小别墅地界内的旅行车中,蜷缩在大被子的暖层里。两人都捧着一大杯茶,同时透过玻璃天窗看着远处地平线上的风暴。寂静中,薄雾落下,裹着些许微风。

女人打了个呵欠,头靠在丈夫的肩上休息。他友善地笑着,从她的眼前沿着后脑抚摸着她的灰黑色头发。她也以微笑回应,浸入在舒适温暖的梦乡。

嗡嗡嗡

手机的响声,在那一刻打破了平静。女人给了丈夫一个歉意的微笑。他也理解地点了点头作为回应。她叹息着站起来,接起了电话。

"我找Merlo。"

"是我…"

"我会尽快到你那里。"

Sasha Merlo主管挂断电话,再次叹息。

"又叫你去拯救世界呢?"Gabe Merlo咯咯轻笑着问。

"他逃跑了,"Sasha回答到。Gabe的笑容消失了。

"我明白了。"

"我会补偿的,等我回来。" Sasha已经抓住了她的外套和钥匙。

"送他下地狱。"Gabe送她到门头。当他打开门,一个三人安保队伍正在等候。他站到一边。

"我就在这里,等你回来。"

Sasha给了他一个点头和一个伤心的微笑。

"我爱你。"她很快被护送回Site-64,她期待已久的假期被中止了。


终末 | 非易失性记忆 »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