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神检索记录-(128.128.128)VR:白鲸记
评分: +61+x
andreas-achenbach-85762_640.jpg

抓取: 笔记 | 查询: 探索、褪色、灰度 | 搜索: 白鲸记

正在为您搜索

共搜索到156条相关结果


第1条结果:《圣经•旧约•诗篇》 (节选)

那里有船行走,有你所造的鲸鱼嬉戏在其中


第2条结果:《白鲸记》 上传自用户Homwre

你⼀向遨游海底。在海底,多少未曾留下姓名的⼈被遗忘,多少坚实的船锚锈烂在⽔乡,多少船队折戟沉沙,多少⼼底的希望泡了汤,多少雄⼼壮志被埋葬。

你曾畅游于潜⽔器和潜⽔员从未到达过的地⽅,在那⾥你曾躺在⽔⼿中间与之共眠。

——[美]赫尔曼•麦尔维尔

第3条结果:来自西部梦神网络


西部夢神
意识连接

OW_tl.png

欢迎来到梦神闲聊吧!

用户AUTON


#求助帖:追寻白鲸ing


如题,我正在追寻一种叫做“白鲸”的生物,不过经历了在现实中的失败后就想着来梦神世界碰碰运气,希望好心人能给咱提供一些建议和帮助。

  • 浏览 28,304
  • 转发 716


25/03/2023 4:32pm



一颗一颗糖


你说的“白鲸”是什么东西?很白的鲸鱼?这种东西真的存在么,毕竟咱们能找到的所谓咱“最白”的鲸鱼和灰色的鲸鱼也差不了多少嘛。

很遗憾帮不上忙了

25/03/2023 4:40pm



摸鱼的嗷呜


@ 一颗一颗糖 :别在这误导人啦,“白色”现在压根就不是一种被完全普遍认可的颜色,咱感觉白色的正式名改叫“亮灰”(light grey)还差不多,至少也有很多人也是这么想的。

说会正题,找这种颜色的鲸鱼不一大把大把的,随便找个水族馆就能找到吧。

25/03/2023 4:44pm



用户AUTON


@ 摸鱼的嗷呜:如果是您说的水族馆中那些所谓的“白鲸”那我的确能够找到。

但是,我觉得那和我记忆中的“白”完全不一样,那是与现在所谓的“亮灰”截然不同的颜色,那是纯洁无瑕的色泽而不是蒙上灰色滤镜的黯淡,虽然这也许是我记忆错乱也说不定,但我坚信我记忆中的“白鲸”应当存在。

我会继续寻找下去。

25/03/2023 4:45pm



空白指南针


+1,我和帖主有着类似的经历和感受体验,不仅仅是“白”,我甚至认为世界都似乎缺少了什么一样,但我却发现不了究竟缺少了什么,这让我感到了长期的迷茫。希望帖主能够坚持下去,您并不是一个人,衷心希望帖主可以追寻到为之追寻的“缺失”。

25/03/2023 5:06pm



white size


+1,帮顶。

25/03/2023 5:10pm



人间清醒


?集体曼德拉效应是吧?

25/03/2023 5:11pm



天之苍苍,其正色邪?


我曾经看过一本书叫做《白鲸记》,书中就描写过一只白色是抹香鲸。围绕白鲸展开的一系列故事都无疑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它有着纯白无暇的外表,强大而又神异。

虽然有人批驳我说“白鲸那不过是作者艺术的想象罢了”,不过我也和帖主一样认为这种美丽的存在绝非飘渺的“幻想”,也不是所谓的“灰鲸”。

它也许只不过是尚未被我们所发现,正孤独游弋着,哼唱着未曾有人听闻的孤独之歌。

25/03/2023 5:11pm



漫游者Ulack


虽然没听说过,但帮帖主@梦神文化研究馆一下,估计能提供一些帮助?

25/03/2023 5:21pm



梦神文化研究馆


来了来了!帖子已经看完哩。

@AUTON:综合您的需求,我们强烈建议您前往鲸落城或游弋湾两处地点进行探寻。上述地点都梦神世界中鲸类居民最为集中之地,也有着关于所谓“白鲸”的传说。

虽然不能打包票,不过希望您能够在此找到您为之寻觅的“白鲸”。

25/03/2023 5:32pm


更多200条评论已折叠


第4条结果:《游弋湾见闻其一•白鲸维多利加》上传自用户Nobody here

在梦神世界西部海域和陆地的交接地带,便是梦神世界久负盛名旅行地点之一『游弋湾』。与鲸落城有些类似,这里居住着梦神世界第二大规模的鲸类居民,抹香鲸、露脊鲸、灰鲸等等诸如此类。

他们时常于游弋湾开阔的海域中自由自在的游弋,哼唱着此起彼伏的鲸歌,有时也罕见地越出海面击浪坠下,有时也喷出水柱在空中渲染出瑰丽的彩芒。

这里理所当然地成为了肉身梦神者游客们首选造访的观鲸胜地,每年都有不计其数的游客前往此地只为一睹这万顷鲸涛之雄浑景象,当然,我也不是例外。

早在前往游弋湾之前,就有游客告诉我游弋湾一只神秘莫测的白鲸的传说,据说游弋湾有一只神出鬼没的白鲸,它的名字叫维多利加。不同于其他鲸类居民,它有着通纯白无瑕的色泽,在夕阳的照耀下便会显现出璀璨的金芒,它无疑是美丽的,却时常不为人所知,它独自游弋于广袤深洋,游弋过承载着过往之梦、未来之梦的梦之海,它将瑰丽的梦幻隐藏于游人无法涉足的大海深处,每个旅人都在追寻着它,期盼着它何时能心血来潮悄悄造访,得以让他们睹见那无垢神圣倩影,犹如窥见女神的面容般令人沉醉、令人铭记。

我大概也算是幸运的宠儿,在我首次造访游弋湾时,便有幸一睹一众游客苦苦追寻的白鲸『维多利加』,彼时,正值黄昏,海湾的万顷鲸涛早已平息,一切都在沉入夕阳西下温暖的静谧。无名的我独自漫步于无人的海岸,也正是在这时,不经意间邂逅了同样是在独自游弋着的女神——它就这样出现在那里,如众人口口相传中那样纯洁美丽而神圣。夕阳将它的纯白染上了金晖,犹如点点星辰般璀璨无垠。

我沉醉流连于此,即便白鲸并未在此过久驻足,它缓缓隐没于滟滟水波之中,不留下一丝痕迹告诉我们它曾造访此地。唯有那一抹瑰丽的色泽于我内心中成为永恒,留存至今。

2016/7/1


梦神新闻

震惊!游弋湾的神秘白鲸维多利加居然并不存在?!

据梦神游弋湾人口管理部门普查报告数据显示,曾经在游客群体中广为人知的“白鲸维多利加”实际上可能并不存在。

负责人在报告中称目前游弋湾常住鲸口约5000,99%鲸口已进行户籍登记,相较上一季度普查新增约300,仍有约20~30只鲸鱼居民下落尚未确认。但据本报记者跟进报道并向管理部门咨询有关“白鲸维多利加”传说是否属实后,负责人却明确地告知本报记者在本次鲸口普查中他们“并未发现任何与白鲸维多利加描述一致的居民个体”并表示“倒不如说它本来就不存在。”

据负责人解释,游弋湾附近有存储着废弃梦境的海域区,不时会有梦境的泡沫浮现在海面,过去宣称看到白鲸的游客很有可能只是看到了梦境的幻觉投影罢了。

虽然这个官方解释结果让众人感到遗憾,但仍然有一众旅人坚信他们所看到的白鲸并不是幻影并出示了视听资料让真相变得更加扑朔迷离。

到底白鲸维多利加这一神秘传说的主人公究竟是否存在呢?请继续关注《梦神传说探索频道》,本报记者持续根进报道中。

whale-2580660_640.jpg
  • 浏览 88,304
  • 点赞 1,120


28/03/2023 4:40pm



4 讨论串


竺可桢 | StarliteStarbrite

啊……没想到向往已久的“白鲸维多利加”居然被官方承认不存在啊……我原本一直以为这是真的还天天跑到游弋湾去蹲点,这下小丑了(悲)

Upvote Reply ·+10 ·
小丑竟是我自己?!



哇乎 |Warhu

我倒是不认同官方的所谓“不存在”的说法。因为我曾经亲眼见过“白鲸维多利加”,我很清楚那绝无可能是幻想,虽然未曾再度见面,但我能够确信它一定存在。

Upvote Reply ·+15 ·
+10086



AUTON

@ 哇乎:能否私聊细说一下吗?我正在追寻着“白鲸”并计划着前往游弋湾一探究竟,希望能得到您的帮助。

Upvote Reply ·+5 ·
层主大大勇敢飞!梦神吧友永相随!



我是盲生,寻找华点ing

话说有没有人注意到有关“白鲸维多利加”的目击报告从去年开始就大幅减少并几乎没有了?像是过了某时间段就突然发生啥变化一样,有些可疑的说~

Upvote Reply ·+10 ·
盲生,你真发现了华点()


更多“白鲸”关键词热点一览

《梦神传说故事:白鲸维多利加》
《鲸落城是否存在白鲸?都市传说揭明ing!》
《有关“白”的集体曼德拉效应?鲸落城专家看法一览》
《“灰色滤镜”假说-白鲸&灰鲸?》



第5条结果:《忘却纪行•旧日之梦》上传自用户AUTON

小时候,我梦到过鲸,梦中的鲸是条白色的大鱼。

我对自己那时的梦记得额外清晰,在梦里,白色的大鱼在星海中游弋,它的周围漾开苍蓝碧波。我仰望着这一如梦似幻之景,如痴如醉,即便那时的我并不熟悉『鲸』为何物。

我的故乡坐落于偏远的内陆乡村,别说鲸鱼,我甚至从未见过大海、大江、大湖,我对它们的一切理解都来自于我的祖父。祖父年轻时曾是一名闯荡五湖四海的海员,每次到祖父家中,我总会缠着祖父给我讲关于大海的故事而祖父也总是会欣然允诺,然后开始和我讲述他航海生涯中路过的美丽小岛、游弋的庞大鱼群、可怕的暴风雨、以及各地的风土人情,诸如此类。

这些故事使我在心底构建起了对于那苍蓝深洋稚嫩的幻想,也让我为之魂牵梦萦,时时渴望着终有一日我也能亲自造访领略这些景致风光。

这样的日子不知过了多久,有一天,我正一如既往地等待着倾听祖父年轻时的往事,但这一次,祖父却揉揉我的头发,笑着告诉我:『囡儿,你长大了,马上就要离开这里到城里去念书了,爷爷没什么好送你的,就给你讲一个爷爷最珍贵的故事吧。』我懵懂地点点头,而祖父也笑了笑,然后开始和我讲述他航海生涯中,与『白鲸』邂逅的往事。

那时,祖父作为一名海员承担着甲板巡逻和机修的职责。这份工作很辛苦,但有时却又显得有些清闲。在无事可做的时间里,眺望海面成了祖父最爱做的事,但在一年四季都与大海为伍的海员看来,这些景致早已失去新意,只剩下熟视无睹的麻木。

日子本该就这样一天天消磨下去,然而有一天,在他百无聊赖地眺望海面时,他不经意间睹到了海面上溅起的水柱与浪花,而长期积累的经验便直观地告诉了他———那是鲸。他屏息凝神地等待,最终,巨大的阴影从海平面下浮出,在祖父面前展示了它真正的面貌——它确是一头鲸,然而是一头白鲸。

他说,这是他第一次看到白鲸,这与他在实习时所听闻的有着『白鲸』这个学名的生物不一样。

它是一头巨大的抹香鲸,但它的外表是纯洁无瑕,宛如披雪一般的无垢之白,它的出现让周围深色的大洋甚至都渲染出了一抹动人的亮色。

白鲸在海轮约莫二十米左右的海域外悠然游弋,仿佛有意识地和他保持着距离,但始终都未深潜离去,而是伴船同行,就如同是在伴同鲸群中的伙伴一般不离不弃。

『我知道,那肯定是一种有灵性的生物。』祖父这样告诉我,『你太祖母在我小时候曾告诉我有些动物能通人性,在看到它的那一刻,我相信了。』在之后的航行中,白鲸一直与他相伴。

祖父说他总会痴迷地望着它无垢的色彩在阳光下闪亮,有时甚至会向着白鲸倾诉自己最近的感受和经历,虽然他知道它不可能听懂,绝不可能听到,但有着白鲸的陪伴就足以让他的内心感到慰藉,不再麻木和孤独。

『最后,在轮船进港前,它离开了 』就如同它出现时一样,白鲸向着天空喷溅出水柱,在银泉的朦胧之中悄然隐去,潜回了属于它栖息之所的浩瀚深洋之中。

『自那次出航之后,我再也没有见过白鲸,同事也怀疑我所说的故事是否真实存在。』但那对我来说没关系,祖父这样告诉我,『只要有人记得,白鲸的确存在就好。囡儿,你以后要记得爷爷说的故事,也许有一天,你也会和它相遇。』

祖父的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而我也依照家里的安排离开家乡,离开了我所熟知的一切。

但,也就在那一天晚上,我第一次梦到了它。它是一条白色的大鱼,也是祖父的故友,它有一个名字,叫做『白鲸』。

我将注定与它结下不解之缘。



结果6:《忘却纪行•逐鲸》上传自用户AUTON

现实中没有白鲸,至少,没有我记忆中的那只白鲸。

小时候,祖父给我讲过他年轻时与白鲸邂逅的故事,自此之后,那一神异而美丽的存在便在我的内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我曾不止一次试着在心中描摹白鲸的形象并时常与它于梦中相会,从来如此,直至我18岁那年。

18岁那年,我患上了一场突如其来的重病。在那段时间里头,我的记忆总是充斥着大段不连续的空缺,我记不清楚在这段时间内发生了什么,宛如做了一个漫长的梦。待病情初次好转之后,我意识终于从朦胧中清醒了过来,但,我也很快意识到。我眼前的景色不知何时变得莫名灰暗,一切我记忆中的色彩都似乎被蒙上了灰色的滤镜一般变得黯淡无光。

起初,我以为只是尚未恢复的缘故就并未在意,然而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这种状况却并未好转,这时我才意识到不太对劲并最终找到了医生。再经过层层视力检查和色觉障碍筛查后,医生最后耸了耸肩,若无其事地告诉我:『经过我们的检查,您的视觉功能并没有异样问题,一切指标均显示正常,请安心。』这是一个再平常不过的结论,但我却始终没有接受这个答复。

所以之后我又跑遍了市内其他的医院,但医生们给出的答案却十分一致,他们最后看我的眼神甚至有点莫名的意味,在他们的目光注视下,我也不禁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有些精神错乱,我竟然也开始认同『这是正常现象。』的说法,世界在我眼中貌似又回到了正常,一切都是在按照原有的样子前进着。

诸事无常,原以为我的生活已经回到正轨,然而在那天晚上深夜时分,我忽然回忆起了『白色的大鱼』,曾造访我的梦境多次的挚友,我的记忆里开始清晰地回忆起白色究竟为何种颜色,那绝对与医生们认为是白色的类灰截然不同。

我怀抱着希冀入眠,渴望着与阔别已久的它如往日般相遇,让我知晓我记忆中的『白』并未褪色,但一梦将终,直至最后,白鲸也未曾回应我的呼唤造访我的梦境。我没有窥见我所期盼的『白』,而当我睁开眼帘时,我的世界再度归于灰暗。

也自那时起,我开始追觅『白鲸』。这不仅是祖父对我的影响,也更是为了填补我内心中代表着『白』的空缺——在我的认知中,其他一切以白命名的存在颜色都已是如今的灰蒙,我早已记不起它们原有的色彩,而唯有『白鲸』,它的色彩我未曾忘却。

我确凿地知晓它应当是有着被世人所淡忘的真正之白的存在,并且藏匿于世界的某个角落等待着逐光的的旅人来将其寻觅。

水族馆中所谓的『白鲸』也好,科普书中绘制的『白鲸』也罢,那都不是我记忆中夜晚入梦的访客,虽然我所寻觅的『白鲸』无一例外也仍是黯淡的灰度,即便我让众人所嘲笑,但正如祖父在儿时告诉我的一样『但这都没关系,只要有人记得,白鲸的确存在就好。』

作为一名逐鲸的旅者,我早已踏上征途。


结果7:《白鲸》上传自清海镇Fatima bint Harun


世界的人权和自由难道不是一头无主的鲸吗?
人类的思想和观念难道不是一头无主的鲸吗?
那些宗教信仰的原则难道不是一头无主的鲸吗?
那些拾人牙慧地卖弄华丽辞藻的人看来,思想家的思想难道不是一头无主的鲸吗?
这个地球本身难道不是一头无主的鲸吗?
而你呢,亲爱的读者,你难道不是一头有主的鲸——同时也是一头无主的鲸吗?


——赫尔曼·梅尔维尔《白鲸》: P444


结果8:《鲸之落》上传自吟游诗人米切尔

白鲸承载着彩色的梦,孤独游弋于天穹

它嘹亮的鲸歌不曾有人听闻

它伟岸的身形不曾被人铭记

白鲸于云海中漫游腾跃,如大鱼嬉戏于深洋

直至梦境将终,它已无力背负起沉重的梦幻

于是,白鲸向着海洋坠落

带着虹色之梦作出最后的告别

梦的泡沫褪色于此,梦的结晶燃尽于此

白鲸沉入忘却的海中,无声无息

梦境已终

从此以后,梦神无眠

今夜,无梦


记录9:《忘却纪行•梦与鲸》上传自用户AUTON

很久之前有人告诉我:『即便现实是一片昏暗,但梦境却仍然是彩色的。』我一直对此深信不疑。

曾造访我梦中的白鲸即是如此,我至今仍能够回忆起它庞大的身躯于星海中腾跃、于云海中穿梭,而那时的梦境一切都是明媚的色彩——即便如今早已不复从前。

我被这句话启发已是我在现实中徒劳无功地辗转各地寻觅『白鲸』数年之后。在那次的旅途中,一无所获的我正扒在轮船甲板栏杆上吹着海风,呆呆地望着远处的海面。

那时我的脸色一定很憔悴,以至于有一位同船的乘客突然询问我的状况,问我是不是身体欠恙。我礼貌回答的了他并感谢了他的关心,然后这一位我已不记得样貌的乘客也偏头望向了海面,然后看似不经意地提到『您在寻找着什么吗?』

『我在寻找白鲸。』我如实回答。这已不是我第一次回答他人的疑问,虽然绝大多数时候他们都会在听闻回答后对我失去兴趣,抑或是明确地告诉我『在水族馆就能找到白鲸』这种陈词滥调。

但是,这一次,无名的旅客在沉思了一霎后回应我说『现实中没有白鲸,应该说……现在没有了,不过……我很清楚您在寻找着什么。』

您在寻找的是『白』的吧?他这么直截了当地询问我,仿佛早已经将我的心路历程洞察明白,也是这么久以来,第一次有陌生人知道我在寻觅的究竟是何物。

『这么说……难道您知道哪里可以找到「白鲸」吗?』

『白鲸我曾有幸见闻过,它不是那些养在水族馆里的鲸鱼,而是一头巨大的抹香鲸对吧?您正在寻找着它——无论是现实还是梦境。』

他平静地回答着我的问题,但这些词句已经无疑激起了我内心的涟漪,他肯定了我的所作所为不是徒劳,肯定了我所为之寻觅的,并不是一个幻影。

『那么,冒昧问一句:我该去哪里找到它呢?』

他轻轻一笑,『「去梦境之中」。因为即便现实已经黯淡无光,但有些梦却依然绚烂,你要找的它,便在此处。』

在这位无名旅客的指引下,我最终接触到了梦神,第一次体会到了除去现实之外,仍存在一个梦境世界,这里正如他所言,依然如此绚烂缤纷。

白鲸就在此处。

虽然这一路旅途绝不会轻松,但至少,不会再触不可及。


记录10:《音频记录2023-0101》上传自用户AUTON

[已编辑]:您想问我们在航行途中有没有看到过『白鲸』?那么我可以很负责任地告诉您:是的,我们的确见过它,它确实存在。

[已清除]:那么请问能否告诉我有关它的具体详情呢?

[已编辑]:当然。那大概是三四年前吧,摩伽罗穿过西太平洋海域时我们偶然间看到了它。这是一只体格庞大的生物,但是通体洁白——当然那不是你现在看到的所谓的『白色』。总之,它就这么出现在那里,和摩伽罗一同漫游。

[已清除]:是这样……那么在那之后呢?它有进一步的活动吗?

[已编辑]:没有。它对摩伽罗和我们与其说是好奇,倒更多的是有意识的接近和伴同。它似乎知道当时我在操作室里看着它,于是一直没有离开我的视线范围内,不过却和摩伽罗保持着一定距离。

[已清除]:这么说起来……看来它就是祖父曾经遇到的那只白鲸了,它果然还在这片海域游弋。

[已编辑]:是这样没错,但你现在估计已经看不到『原来的它』了。白鲸已经在现实中不复存在,无论是认识还是概念上。虽然我们借由护摩之火的庇护得以未受影响,但我们也无法去除这灰色滤镜的存在。

[已清除]:原来如此,现在我也终于知晓了事情的原委了,也知晓了我在为之执着寻找的究竟为何物,感谢您告诉我这一切。

[已编辑]:这没什么,我倒是希望您最后能够找到它。即便在现实中白鲸业已隐没于灰之中,但我知道,还有一个地方也许能寻觅到『白鲸』。

[已清除]:愿闻其详。

[已编辑]:我曾听说过,在梦神世界的游弋湾,有个关于『白鲸』的传说。它叫做维多利加,是一头神圣而美丽的大鱼。有许多旅人曾窥见它的倩影,也有更多的旅人正在将它的痕迹寻觅,您所追寻的,也许就在这里。

[已清除]:嗯,我明白了,谢谢您的帮助 ,[已编辑]女士,我会继续寻找下去的,无论何时。

[已编辑]:希望您最后得以如愿,愿护摩祝福您。


记录11:《滨水之鲸,游弋之梦》上传自风露旅社宣传办

让我们出发,前往梦神之乡

快快背上行囊,一览千顷碧波苍茫

追逐白鲸的踪迹,追寻诗人的吟唱

将流传的传说寻访,切莫哀叹现实黯淡无光

游弋湾中鲸歌悠扬,瑰丽梦境任我们徜徉

跟随飞鸟,跟随船只远航

寻觅白鲸何处掩藏,梦境下夜色如凉

——沐风饮露,徜徉八方!


结果12:《忘却纪行•七日行纪》上传自用户AUTON

2023/06/03

日记,好久不见。

写下这篇日记时,大概也是我第一次通过梦神网络接入梦境世界,这对我来说也是绝无仅有的一次奇妙体验。

在这里,和我一样的肉身梦神者在梦境之中漫游,实时交流着各自的感受,我原以为梦境世界是一个虚无缥缈的地方,现在才发现这里同现实一般热闹非凡,但是却奇异、瑰丽。

这是一个幻想与现实交织的世界,现实里的一切都可以在此被发现,但这里别具特色的基于幻想的造物却是梦神的专利。

这里有例如绘星城、鲸落城、梦蝶乡之类的大都市,也有如梦之海、黄金滩、游弋湾之类的风景名胜。

而现在,梦神又多了一个特色,那便是——『颜色』。

在这里,梦的色泽尚未褪去,而这便是我来到此地的原因之一。历经了现实中数年奔波与徒劳无功后,我漫长旅途的尾声,也许将就此拉开序幕。


2023/6/5

虽说梦的色彩尚未褪去,不过现在看来这个表述可能也不尽正确。

即便是梦境,也似乎仍然遭受了灰调的侵扰,有些地域失去了原有的光泽,变得同现实一般灰蒙,鲸落城也没能避免。

我昨天拜访了久负盛名的鲸落城,但在入境后我却不由得感到失望——因为我看到的,是一座灰黑色调的城市。

这座城市曾经听闻的往昔繁华如今却造访者寥寥无几,我是这一个月以来第一位造访的旅客。我知道这座城市无人寻访的原因:因为灰调,这里的景色早已与现实别无二致。失去特色的鲸落城,便无疑将被旅客所遗忘。

然而这也无法阻碍我试图寻找生活于此地的白鲸的步伐,最后我费尽千辛万苦终于找到了一位居住在城边的纯正梦神族询问『白鲸』的下落,他只是简单地指了指不远处的海域,告诉我『那就是你在找的鲸落城里的白化抹香鲸。』

我循着他所指的方向望去,那里的确有鲸。不过……已是早已蒙上灰色的抹香鲸。它们或许曾经是『白色』,但我无疑已经错过了那个时候。

今天,我翻开笔记清单,划去了鲸落城的名字。

我已然探索完毕此地并未能如愿,不过我早已对此司空见惯,在明天,新的寻访之旅仍将如期而至。


2023/6/6

在我开始写下这篇日记的一分钟前,我划去了清单上『梦之海』的名字。

原因很简单——梦之海没有『白鲸』。

倒不是因为这里也和其他地方一样被灰度浸染,这里仍旧明媚灿烂。

而是因为现实中已无再无有关『白鲸』的梦。

无人告诉我,梦之海是现实中美梦的存续存储之地,一切瑰丽而神异的幻想都可以在此地寻获。的确如此,在驻留梦之海的期间,我看见了海面上的天马和飞龙的幻想,也窥见了某位梦神族斑斓的梦幻泡沫,然而,这里面没有『白鲸』。

我知道这是为什么——因为白鲸早已被人淡忘,因为白鲸早已被取缔,故而无人的梦境将它铭记,故而无人再与最初的它于梦中相遇。

我也不例外,那白色的大鱼终究没有于梦中回来,直到现在。

我不知道它具体在哪里,但我知道它一定存在着,即便白鲸不再入梦,那就让我主动跨域梦境中的千山万水,来与阔别已久的它再度重逢相遇。


2023/6/7

梦神世界寻访白鲸的第五天,依旧是一无所获的一天。

不过暂且抛开这个话题不谈,梦境世界的状况似乎在逐渐变得糟糕。

自从我第一次登入梦神网络开始,梦境的褪色程度和范围就似乎在不间断扩展。

原本色彩斑驳的景色不知不觉中被灰蒙所取代,越来越多的梦神族甚至也开始遗忘明明先前还存在的『明媚』,仿佛从来都是如此般,对这一变化不以为意。

我先前拜访过的几处地点也没能避被灰色的野兽所蚕食,白天与夜晚的界限甚至也因此模糊,直至荡然无存,因为现实中梦境的色彩正在消失,连带梦神也将落入黯淡的深渊。

这里色彩已不再永恒。

失去色彩的梦神最后会变成什么样?我不知道,也许会和过往没有差别,也许……会和现实别无二致。

但这都不是我目前需要关注的,我虽然担心也许『它』也会步及后尘,但所幸的是,清单里也只剩下最后一处地点等待我去探寻,这便是『游弋湾』。

这将是一场和灰度的追逐赛跑之旅,我还有时间。在一切褪去光泽之前,白鲸维多利加也最终会和我相见。

我如此坚信着。


2023/6/8

自从上一篇日志条目更新大概过去了三个梦神日1,在我写下这篇日记前,我已经来到了游弋湾,此刻正眺望着苍茫的海面,一边等候着它的到来,一边记录着我的所见所闻。

游弋湾现今祥和、静谧,浅浅的薄雾笼罩在开阔的海面,天朗气清,惠风和畅。

这一令人心旷神怡之景无疑让我沉浸其中,不禁让我忘却了灰色的野兽仍然在向此地逼近。

我最终选择漫游于游弋湾,一改先前的急切和烦恼,恬淡而闲适地品味这一逐鲸旅途的终程。但我没有遗忘来到游弋湾的初衷和目的——那便是寻找『白鲸』,寻觅名为『维多利加』的美丽大鱼的踪迹。

我开始对之前游历梦神世界时的急躁而感到遗憾,虽然我渴望与白鲸相遇重逢,但也不应该将其他同样明媚之景匆匆忽略别过。它们同样值得被旅人所徜徉铭记,即便被灰色所蒙蔽,也只要仍有旅人记得它往昔的繁华,这便足矣。

游弋湾同样应如是,各型各色的鲸鱼们在万顷浪涛中出没,于夕阳闪烁下浮沉,染上赤金的水柱弥漫,朦胧了海面的视野,一切都是如此令人沉醉。

也许,它就在它们之中悠然游弋着,也许,下一刻它就可能会与我相遇。

这对我来说已经无所谓,我会等待下去,直至抵达真正的旅途终点。


2023/6/9

第六个梦神日已然过去,我依然没有发现『白鲸』维多利加的身影。

造访游弋湾的旅客也不知不觉中变得寥寥无几,同我相伴观鲸的其他旅客也不再出现,很快,这里再次只余我孤单一人于岸边徘徊,漫步。

游弋湾景色如旧,然而众多为一览『白鲸』神秘身影的旅客却因漫长的等待无果而失去耐心选择离去,殊不知这匆匆一别将成为彻底的告别:

距离游弋湾被灰色所侵蚀覆盖仅剩余不到十个梦神日。

这里的明媚之景也将成为过去式。

到那时候,还会有旅人记得『白鲸』的传说和『白鲸之梦』吗?

我说不准,我也没有把握自己是否真的有可能和它相遇,是否也会在不知不觉中将记忆中的『白』遗忘。

但无论我如何尝试,这一切都无济于事,我不是什么特别的存在,只是一位平凡的普通人,花费经年累月追觅一个也许存在的『幻影』的逐鲸旅者。

我能做的,只有默默在此等待,仅此而已。

即使最终一无所获,我也问心无愧。


[已编辑]

好久不见,我的故友,你还记得我吗?

我很高兴我能与你在梦神褪色前的最后一刻重逢,为了这一时刻,我已追寻等候了太久太久,自从你出现于我的梦中伊始,我便一直将你铭记,因为你是我幼时的伙伴,也是我的希冀。

我曾告诉过你,你有个美丽的名字,也有着我未曾见过的无暇的『白』,这曾让我如此魂牵梦萦,促使我踏上旅途寻觅你的踪迹。

不过在我看到你的一瞬间,我明白了你一定也在这里等待着我的来临。

你与我最初在梦中相遇,那也注定将于梦中最终重逢。

即使重逢的时间并不算漫长,即便在告别之际一切都将褪去原本明媚的色彩,即使有关你的故事被众人所忘却。

但,我不会忘记,我会将『白鲸』的故事留存在记忆之中,我已经抵达了旅途的终点,至此,我已无遗憾。

那么,是时候在此搁笔道别了,梦也该醒了。

再会吧,我的故友,从此我们将天各一方。

从此,我也会将你和我的故事永远传唱。


 

.
.
.
.
.
.
.
.
.

你从梦中醒来……




你睁开双眼,窗外景色依旧,但那记忆中的白色却深深印刻在了你的心中。

你抬头仰望天空,仿佛看见了昔日明媚的天空和云海。

而白鲸,正行于天穹。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