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便是由此而终结

世界便是由此而终结。
他们便是如此而逝去。
世界便是由此而消逝。
我们又为何得以存续?


Atanti的思绪飘回了他的家乡。现在正是温暖的季节,土地和人们将生气勃勃,嫩草则将繁茂滋长、随处可见,供人们采摘或用于制作别的东西。每当孩子们试图抓住它们时,成群的Snaes会在空气中滴答作响。他的家人会在田野和草地上举行盛大的宴会。

至少,如果他不是正在灌木丛中逃命的话,他会这么想。他的运气的确不好,在一次普普通通的探索中就遇到了Koitern的人。值得庆幸的是,他们本身也只是侦察者而已,这意味着Koitern可能仍在世界之外,而Atanti仍有活下来的机会。尽管如此,侦察者也是同样无情和嗜血的,更不用说他们的人数是Atanti的八倍。

Atanti躲进了他正在探索的也是颇为熟悉的地穴之一,继续跑了几分钟后,他设法摆脱了追赶他的人。他们原本是在快速地向东北方向骑行,也就是说,他们很可能只是在侦察,只是偶然的发现了他和这个地方。按照这个逻辑,几小时后他们很可能就会离开。

Atanti没有简单地躺下以度过剩下的时间,而是决定先进入洞穴进行进一步探索,等到太阳开始落山时再返回营地。在穿过隧道和洞穴的几个小时之后,稀疏的房屋和建筑出现得越来越频繁,直到Atanti发现自己站在一个装饰华美的大房间里。

Atanti回顾了他对洞穴和隧道的一切了解。它们很可能是千年前的奥穆人Oom peoples 所建造的。洞穴尽头高耸的神像与Sutkak的形象相匹配,一个巨大的、上面覆盖着笔直的尖角的绿色三叉戟。奥穆人相信Sutkak将是在世界末日中留下来的唯一一个神。奇怪的是,他们还相信他是音乐之神。考虑到Sutkak的巨大图标和这个房间的结构,Atanti得出了结论,这就是传说中的Sutkak之屋Grand Chamber of Sutkak。奥穆人认为这屋子是可以带着他们度过灾难的方舟。他们相信这会让他们在世界末日幸存下来,会让他们不朽。

在陶醉于房间的美妙的同时,Atanti不禁想到他的发现将为这块Paneus甚至整个Paneus带来怎样的声望。然而这些富丽堂皇的想法被一声响亮的“哐当!”粗鲁地打断了。房间的门在他身后关上了。这是不可能的。Atanti一进门就检查了房间里有没有陷阱。门没有理由关上,除非……

当古老的歌声开始从房间尽头的雕像中传出时,Atanti的心中升起了恐慌。他想起了他的妻子儿女,以及兄弟姐妹们。他必须接近他们,必须拯救他们。当风暴袭击方舟之时,现实开始出现发丝般的裂缝,但并没有碎裂,方舟艰苦独撑着。而Atanti没能实现他绝不流眼泪的决心。


一位老妇人躺在床上,身边围绕着她的朋友和家人们。她为他们唱了最后一首摇篮曲,这是她的临别礼物。她告诉他们,虽然他们现在可能会哀悼她,但她希望有一天能在天堂看到他们。然后她与世长辞。

当她的家人在底下哀悼她时,她自由的灵魂向上翱翔。随着岁月从她的灵魂中剥离,她向上,向上,向上飞向天堂。然后……就没有天堂了,抑或诅咒,抑或家庭。除了空虚和她,什么都没有。然后,突然间,在远处有什么东西出现了。两个生命走到了一起,第三个生命即将形成。那是新的生活,一个避风港。灵魂赋予自己新的生命,获得新的纯真。失却它的过去,但并不丢掉它的本质。


Edrisek度过了他们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光。他们和他们的家人是最著名的斯卢夫纳Slufna团队,他们今晚的表现前所未有地优秀。对于那些不熟悉斯卢夫纳的人来说,它是舞蹈、杂技、歌曲、戏剧和现实扭曲之间完美的和谐。简而言之,它是艺术中最为纯粹的。

Edrisek在空气和时间中旋转,不断地与周围的人纠缠,然后又迅速展开。他们是节目中的明星,观众喜欢他们。今天晚上将是他们职业生涯的顶峰,因为他们正准备抖露他们最非同凡响、最风雨不透的秘密:数十年来,Edrisek一直在练习一个动作。一个如此辉煌的动作,让他们能够超越现实,哪怕只是片刻,然后再带着他们所有的荣耀回归现实。

关键时刻到来了,他们将自己推向了启蒙的光芒,见证了无法形容的奇迹。这是一个永恒的时刻,似乎也会永远持续下去。在现实中,它们只是拖着自己最微不足道的一部分,就像你可能把你的双脚浸在水池里一样。

紧接着,一股巨大的冲击将他们从脚底掀起,把他们掀倒在地。他们并没有降落在熟悉的现实之海中,而是降落在令人眼花缭乱的造物洪流中。当他们沉没时,海浪渐渐平静下来。不再有观众了。不再有家庭或斯卢夫纳。不再有他们熟悉的一切了。没有家了。


Evuruct坐在他的书房里,在他为他的机器进行最后的收尾工作时,他尽了最大努力不让情况变得太糟糕。或许,最好还是不要活下来,好让一切都有尽头。再说一次,也许这台机器能达到它的目的,给一个尚且存活的灵魂一个活下去的机会,无论这个机会是怎样的微不足道。

当然,他没有告诉他的家人结局。最好还是让他们死得能快乐一点。他已经解了上千次方程,去寻找一条出路。风暴势不可挡,但也尚有一缕生还的可能。他也没有告诉他的家人关于这台机器的事情,给他们一个几乎可以肯定是错误的希望是毫无意义的。

随着更多的电路和开关轻轻转动,机器嗡嗡作响着运作着。Evuruct关上并锁上他书房的门,然后下楼与他的家人度过他们最后的几小时。


Koitern凝视着地平线。强大无比的、所有人都害怕的Koitern,屠杀了整个世界十分之一的生灵。Koitern,他的心肠如同铁石般坚硬。他眼睁睁地看着由自己所创造的帝国不复存在。他看着即将到来的风暴逼近他的王座,沾满由他下手屠杀之人的鲜血和污秽。

有一个关于Koitern的传说。传说只要你对上他的目光,他便不会杀了你。某种相互抵消的力量扼住了死亡之手。大多数人都忽视了这个传说。很少会有人去尝试,但那些人发现它确实是真的。可惜的是,没有人能永远盯着他的眼睛。同样无人知晓的是,这种情况的反面也是如此。Koitern不会杀死任何与他目光相触的人,但他遇到的所有人都无法杀死他。

就这样,Koitern的眼中是世界末日。


世界便是由此而垂暮。
我们便是如此而逝去。
世界便是由此而衰竭。
我们又为何得以存续?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