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尺之下Ⅰ

Diego在树冠稍下的高度盘旋着,小心地不发出任何声响。他在放风。这在他看来是毫无意义的工作。有活要干的白天,没有人会想要在荒凉的树林里游荡。他真希望自己没有答应来;耸立的树木只是让他更加沮丧。烧焦而倒地的树木不断地让他想起过去那段轻松地时光:他会不断试着爬的更高,找到形状最好玩的树叶。即使后来他的祖父安眠在了这里,他也会尽力给那老人找片看起来不错的树叶。

不知怎的,那块墓碑在大爆炸中逃过了一劫。看着Katy铲起坟上的土,他心里忽然涌起了一阵因为犯罪和打扰墓地安详而产生的愧疚。

嚓,砰,嚓,砰。在Katy铲土的时候,泥土不断发出的金属碰撞的声音,以及堆起泥土时发出的令人神经一紧的。不管怎么样,那泥土有着金属的外观和质地。那声音总是会在Diego昏昏欲睡的时候像脚步声那样响起,他不时查看一下背后,就好像那里蹲着一个随时会扑上来的东西

“我真觉得你疯了,Katy。”Diego说道,“如果老爸发现你干了什么,一定会杀了我们的。”

“而我觉得你搞错了。”Katy回嘴道。她继续铲着,不带一丝犹豫。当她铲开了最初一层土。铲子渐渐不再发出声了。这下面的泥土似乎变得松软了许多。

“我就直说了。就因为你觉得有特工绑架了镇上的科学家,你就要来刨我们死去爷爷的坟?你是不是哪根筋搭错了?”

“他们还杀了Dan先生。还有,爷爷已经死了很久了,你用不着担心他会跳出来吓我们。我带你来是为了让你给我放风的,不是让你来抱怨的。”此乃谎言。Diego很清楚,Katy带他来的唯一原因就是她需要有人目睹这个自大狂难得的高光时刻。

“Dr.Andrea搬走了,但那不代表我们也会有被绑架的危险啊?”

“怎么,你还以为Dr.Andrea是搬走了?你觉得她会丢下她丈夫的骨灰盒就那样扬长而去?”Katy喘了口气,转过脸来面对Diego。她那双冰冷锐利的眼睛从未流露过一丝激动或恐惧。“我亲眼看见她被拉进一辆卡车。我从没在这附近看过那样的卡车,那是一辆外地的车。”

“那你为什么要刨爷爷的坟呢?”

“沉默是金,Diego。你马上就能明白了。”Katy转身的当,Diego能听见她在咕哝着什么。他一下子就猜到那是爷爷的遗言:咕噜森林,校舍北三百,悬崖之上,三尺之下。

爷爷生前是工程师。他通过计算得出了他一生中最重要的地点,他的坟墓,最合适的位置。校舍是他接受一生中所有教育的地方,也是他迷上代数的地方。她与奶奶第一次接吻就是在悬崖上。不久之后,他又在那儿向奶奶求婚。如果你从校舍往北走三百米,就会看到老河。爷爷就是在那条河里完成了他第一个发明:一个自制水车。再往东五百米,就是他从父母手里继承的,他住了几乎一辈子的老房子。可惜,大爆炸之后,那儿只剩下了残破的地基。

由于森林地势陡峭,所有这些地方的高度都不一样。当爷爷把它们的高度取平均值之后,得到的结果是地表往下三英尺。所以,爷爷最终必须安眠在地下三英尺的地方。Diego仍然记得那时他爸拿着一根园艺棒比划着,用他那浓重的大西洋口音念叨:“对喽,这儿就是地下三英尺。”

咕噜森林。校舍北三百。悬崖之上。三尺之下。

原来这里比那些地方更加重要。

在经过长长一段令人苦恼的只有诡异沉默和规律铲土声的时间后,Katy挖到了什么。“好像找到了,Diego,来帮我把浮土拨开。”

因为Katy忘记给他带铲子了,Diego只能用手捧起棺材上的然后抛开。棺材盖上雕着人群和浮云。就算她不说,Katy的脸也明显地表露着恐惧和激动。Katy掀开棺材板,露出这对家伙辛劳半天的成果:一具枯骨。

“天哪,好恶心。好吧,所以看看爷爷生满蛆的死尸到底有什么用?”

“好好看,好好想,Diego。这里是不是少了点什么?”

“少了节操?”

“他的翅膀哪去了?”Katy伸手扳住Diego翅膀上的骨头。他后退一步,甩落了她的手。她说得对,爷爷的翅膀是不见了。

“也许他们把它砍掉了?这棺材很小,放不下他的翅膀。”

Katy似乎早就想到他会问这个问题。“爷爷始终坚持要完整地下葬;你也知道他反对器官捐献。这里边从头到尾都是他计算好的。他就是那种会花费大把时间去测量棺材尺寸的人。”

“好吧,也许只是有人过来挖走了翅膀?拿东西可以用来做肉汤,对吧?”

“这里已经有…”Katy扳着手指头计数。“七年没有人来过了,就从大爆炸之后。泥土没有人动过,所以不可能有人到这儿来,挖出爷爷,拿走他的翅膀,然后重新埋好。Diego,我上过一次课。你现在正在看着左上方,这说明你正在努力想一个能够驳倒我的证据。承认我是对的有那么难吗?哪怕就一次?”

“你到底想说什么?你已经犯了罪了。”

“听好。不管什么原因,炸弹落了下来然后爆炸了。与此同时所有人类学著作全都消失了。为此,Dr.Andrea开展了一项关于翅膀的人类学研究。她总结发现翅膀是人类在很近的过去新获得的,而且非常近。第二天,那辆卡车就来到她家,然后她就‘搬走’了。她的邻居,Smith先生,当众宣布她差一点就在进化论上取得了‘激动人心’的突破。两天后,他死在了一条阴沟里。表面上他是自杀的,但Sturgis市长不允许任何人给他做尸检。”

“所以你意思人类本来是没有翅膀的?”

“没错。而且有些人不想让我们知道这一点。然后这个‘有些人’正在追踪我们,所以我们必须离开,就现在。”

“你真的不是在胡思乱想吗?他们为什么要追踪我们?”

“因为我们知道他们。我亲眼看到他们晚上在房子外边晃荡,正在想办法以最好的方式闯进来。”

“老爸不会放他们进来的。”

“他们有机关枪。我在书上看到过,我们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Katy抬头看了看天。“快中午了,老爸可能还在公社开会。要是我们能把老爷车开上路,一直到会议结束,他都不会发现我们已经走了。”

Diego回头看了看他爷爷腐朽,裸露的尸体。“老爸会气疯的。”

“那些人追的是你和我,不是他。如果我们现在就走并且跑得远远的,就能让这帮家伙不去动老爸。”

“好吧,但是我们能不能把爷爷重新埋好?就这样抛下他好像有点不尊重死者。”

“我们必须离开这儿,就现在,没时间用来哀悼亡者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