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右手”
评分: +2+x

“队长,醒醒。”

李长庚睁开了眼睛。

透过防化服的面罩,他看见了威廉·霍普,机动特遣队Alpha-1的工程师。

李长庚看了一眼手腕上的显示器。凌晨四点整,轮到自己放哨了。

他从地上爬了起来,开始检查自己的装备。一边准备,他一边问威廉:“有发生什么值得注意的事情吗?”

威廉迟疑了一下。“大概一个小时前,东南方向约10公里处出现了一架直升机,型号应该是米-28。没有观察到任何可以表明其所属的涂装或者标志,所以我猜它是属于基金会的。几分钟之后,三根突然从感染物中长出的SK-BIO类型Delta袭击了它并击中它的尾部螺旋桨。坠毁之前,我收到了他们发出的求救信号。直升机最终坠毁在了地平线的另一边。我向O5议会报告了此事。”

“他们怎么说?”李长庚抬起头看着他。

“O5议会让我们别管这件事,他们说有人会处理的。”威廉不情愿地答道。

“那么,我想这件事情已经与我们无关了。”李长庚低下头继续整理自己的装备。

威廉显然有一些顾虑。“队长,我认为我们应该去营救那架直升机上的人员。”

李长庚再次抬起头。月光照耀下,即使隔着一层面罩,威廉依旧可以清晰地看见他黑色的眼睛。他看着威廉说:“你收到的指令很明确。”

威廉被看得一阵发毛,不由得吞吞吐吐起来:“那架直升机的迫降过程十分平稳,有人幸存的可能性相当高……而且就我所知,现在我们在这里的人手相当紧缺,我很怀疑议会是否还能派出人手进行营救。所以……”

“你已经收到命令了,”李长庚冷声打断,“而且,你有自己的任务。”

“可是……”威廉显然还想争辩一番,但李长庚没有再搭理他,径直走了出去。


比起Alpha-1平时要干的那些破事儿,这次的任务简直可以用休假来形容。雷德不禁这样想着。证据就是,他的绷带都还好好儿地躺在背包里。雷德·金是机动特遣队Alpha-1的医生。对于他来说,在各种极端环境里处理伤口简直是家常便饭。不过这次不同,两天过去了,别说伤口,他一滴血都没见过。

很少有人能从李长庚的脸上读出他现在的心情,雷德是其中之一。他成为李长庚的队员已了四年了,是队伍里资历最老的一个。他比任何人都了解头儿。看得出来,头儿现在心情不好。

“晚上好,头儿。”他向走上阳台的李长庚打了招呼。他可不打算自讨没趣。如果李长庚不高兴,那一定有他的理由,雷德不打算多问。

“晚上好,雷德。”李长庚打了招呼。此刻,机动特遣队Alpha-1正身处SCP-610感染区中的一栋三层小楼内。可能是因为楼层高的缘故,这栋楼的顶层没有明显的感染痕迹,所以他们在这里搭建了营地。

向四周望去,目光所及的所有地方几乎都覆盖着猩红色的感染物。这些血肉状的物体不断地蠕动、延展,互相覆盖,在月光下反射出各种令人作呕的颜色,仿佛一只被扒了皮的濒死野兽,正在绝望地颤抖着。启明星挂在天边,标志着夜已然走到尽头,光明即将归位。东南方,威廉提到的三根“拐人者”依旧耸立在地平线上。它们不知疲倦地扭动着,企图缠住一切从它们旁边经过的东西。四周一片漆黑,人类的痕迹已经被从这片土地上彻底抹去,仿佛这些畸形的血肉才是大地的主宰,而人类只是时间长河里匆匆的过客。

除了远方不时传来的迫击炮的轰鸣和呼啸的北风,周围没有一丝声响,连感染者低沉的吼叫声也没有。事实上,整个感染区已经没有感染者了。三天前,SCP-610收容区内的感染者出于未知原因突然开始在边境集结并尝试突围。机动特遣队Beta-7迅速赶到了现场并展开收容。感染者的前几次冲击被有效地抑制住了,但在消灭了远超已知数量的感染者之后,基金会宣布发生收容失效。包括Nu-7在内的数个机动特遣队被派往SCP-610感染区以控制局面,机动特遣队Alpha-1则在O5议会的直接命令下进入感染区调查收容失效的原因。

“这些来源不明的感染者到底是从哪儿冒出来的?又为什么要离开感染区?”李长庚陷入了沉思。进入感染区后的两天时间里,除了意外地发现这里几乎空无一物之外,他们一无所获。如果不考虑这个地方本来就是个异常的话,这里简直毫无异常可言。这个地方到底隐藏着什么?自己究竟遗漏了什么?

“O5议会呼叫机动特遣队Alpha-1,我是O5-6,收到请回复。”对讲机略带着杂音打断了李长庚的沉思。

“我是Alpha-1-1,收到。怎么了?”

“李,我们在感染区周边的军事部署已经引起俄罗斯政府的反感了。议会同意于12个小时之后对整个感染区进行核打击,你们要尽快撤离。在你现在所处位置正东20公里处有一个感染程度较为轻微的小型广场。在打击开始之前赶到那里,发射信号弹,直升机会在十五分钟内把你们接走。听明白了吗?”

“明白。但是我们的任务还没有完成。”

“算了,别管什么任务了。”对讲机那头传来了一声冷笑,“要是我们遇到的每一个问题都有答案的话,我们这个组织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吧。”

李长庚只是简短地打了一声“知道了”,便结束了通话。

太阳已经从东南边的地平线下缓缓升起。似乎是受到光照的影响,三根“拐人者”安静了下来,扭动得不再那么疯狂。李长庚点亮手腕上的显示器,打开地图研究了一会儿。

想要及时赶到目标地点,最好现在就出发。


O5-6独自一人坐在一间不大的办公室内,面前立着数面巨大的电子屏幕。此刻,他正在享受数天来的第一次安静。已经有七名O5同意对SCP-610感染区进行核打击的行动了。不出意外,十一个小时之后,一颗一百万吨当量的氢弹就会落在感染区的正中央,将半径6.93公里内的一切从世界上抹去;之后,机动特遣队Nu-7会做好他们的本职工作的。

眼不见心不烦。对于这样没头没尾的棘手情况,这可能是最好的解决方法了。

正这样想着,他面前的其中一块屏幕上弹出了一个消息。

O5-6看了一眼消息,叹了一口气,极不情愿地挪了一下鼠标,点下了消息下方的“确认”。

天花板上降下了一个球形的全息投影仪。随着一道光芒闪过,一个老人的影像出现在了O5-6办公桌的对面。

O5-6向他点了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八,有何贵干?”

O5-8毕恭毕敬地向他鞠了一个躬。“好久不见啊,六。近来怎样?”

“行了,大家都是大忙人,客套话就免了吧。你找我到底什么事?”O5-6板着脸打断了O5-8的客套。

O5-8撇了撇嘴,摆出一副遗憾的表情。“好吧,那我就直奔主题了。”他说着,摆弄了几下手上的平板电脑。一份行动计划出现在了O5-6面前的屏幕上。“我要求取消这次针对SCP-610感染区的核打击。”

O5-6低下头,陷入了沉默。许久,他抬起头,问道:“听着,八。你刚刚成为O5议会成员的时候就要求全权管理SCP-610;几天前收容失效发生时,要求Alpha-1进入感染区调查的也是你;现在你又要求我推迟核打击。你有事瞒着我。别否认。我从不过问你研究的具体内容,这是我们一开始就定下的协议,但这并不意味着我喜欢你什么都瞒着我。告诉我,八,你到底在找什么?那个鬼地方里到底藏着什么东西?”

O5-8没有立刻接话。办公室的气氛凝重了起来。终于,O5-8叹了一口气,算是示弱。“六,我就是通过你接触到的基金会。你应该还记得十五年前发生的那些事情吧?”

“当然,”听到这句话,O5-6笑了,似乎想起了什么让他感到高兴的事情。“机动特遣队Delta-5,‘前线奔跑者’。那个时候我还是个每天跑外勤的特工,负责监视欲肉教的高层,不像现在,一个月有三十天半窝在办公室里。”

“是啊,那时候我们都还年轻。那时候的你可比现在瘦多了。”O5-8也笑了。“你确实是个优秀的间谍,伪装得无懈可击。当然,我很怀疑那帮迂腐的蠢货是不是连棕熊和石头都分不清。”他说,“我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发现了你的真实身份的人。我还记得我主动找上你的时候你脸上的表情呢。”

“行了,”O5-6打断了O5-8的回忆,“回忆往昔总是愉快的,不过这和我问的问题有什么关系?”

O5-8收起来脸上的笑容,叹了口气。“如果你还记得的话,我加入基金会的时候我的女儿才十二岁。我不能告诉她我要去哪里,甚至没能和她告别。”说完,他陷入了沉默。

“既然你那么爱你的女儿的话,为什么不带上她呢?”见O5-8不说话了,O5-6问。

O5-8看了O5-6一眼,又继续说:“你知道我为什么要离开欲肉教加入基金会吗?那帮蠢人除了挥霍他们那些既肮脏的财富之外不会干任何有点意义的事情。我的研究在他们眼里不过是又一个帮他们续命的方法。”

“但事实并非如此。”O5-6接过了他的话茬。

“是的,我的研究……关乎一些更加重要的东西,一些强大但又危险的东西。欲肉教无法帮助我继续我的研究,所以我选择和基金会合作,同时也可以使我的家人远离我的研究。”说完,O5-8又小声地自言自语了一句:”也许我从一开始就不应该遇到她们……”

“那我还真是应该替基金会谢谢你啊。“O5-8略带讥讽地揶揄一番。

O5-8没有理会O5-6的挖苦,继续说:“现在,我的研究即将迎来一个重要的突破口,它就藏在SCP-610感染区内的某处。我会不惜一切代价找到它,无论你们支不支持。事实上,我现在正是在前往感染区的飞机上和你通话。”

这显然出乎了O5-6的预料。“你要去现场?”他从椅子上坐了起来,快速地点了几下鼠标。正如O5-8所言,全息影像的信号是从一架“鱼鹰”运输机上传来的。O5-6把鼠标一扔,坐回了椅子里。沉思良久,他缓缓地用无奈的语气说道:“好吧,我会把整个行动计划推迟的。”

O5-8笑了。“非常感谢。”说完,O5-8的影像就从O5-6的办公室里消失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