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人警察
评分: +4+x

回到屋内,雷德麻利地解下了身上所有的装备往地上一扔,瘫坐在了桌边的椅子上。休息了片刻,他又站起来,从一旁的柜子里面拿出了一个纸袋和一个小玻璃杯。纸袋里面是一瓶上等的威士忌。

雷德坐回椅子上,熟练地给自己倒了一杯酒,有放进了几块冰。就在他准备拿起酒杯时,门口传来了急促的敲门声。雷德看了一眼门,又看了看酒杯,思考了片刻,耸了耸肩,起身打开了房门。

门外站的是威廉。

两人互相看着对方,一动也不动。终于,威廉开口问:“怎么,不欢迎我进去?”

“怎么会呢,请进请进。”雷德说着把威廉迎进了屋内。

走进屋内,威廉一眼就看见了桌上的酒杯。他皱了皱眉,但没说什么。

雷德又拉了一把椅子过来给威廉坐下。“这么晚了找我干嘛?”

“我想了解一些关于队长的信息。”

“你干嘛不直接去问他自己?”

威廉没有回答。

雷德看了看威廉,叹了口气。“你不把事情问清楚是不会罢休的,对吧?”

“是的。”威廉的言简意赅明确得表达了他的决心。

雷德盯着面前的酒杯陷入了沉思。突然,他抓起杯子一饮而尽,随后轻抿了一口。他笑了。“确实是好酒,真亏我能搞到这种好东西。你来点吗?”

威廉摇了摇头。“不了,我不喝酒。”

“是吗?那你可错过了人生的一大乐趣啊。”雷德又给自己倒上了一杯,举起来晃了晃。冰块与玻璃杯壁碰撞,发出了清脆的响声。“你知道吗?”他又喝了一口酒,“我认识的几乎每一个基金会成员都或多或少有几个无伤大雅的小爱好。你也应该培养一个。记住,你在替这个世界上最邪门的组织工作,没有人知道明天又会有什么破事儿发生在你头上。你要学会让自己的生活有点盼头。”

威廉脸一红。“你是在质疑我的觉悟?我加入基金会完全出于自愿,我完全清楚自己可能会遭遇什么样的情况。”

“哈!典型的菜鸟思维。”雷德伸出右手食指在威廉的眼睛前摇了又摇,同时左手拿起酒杯又喝了一口。似乎是细品了一番滋味,许久之后,雷德才开口继续说道:“你知道吗?我开始理解你为什么对头儿那么感兴趣了——你在某些地方真的跟他很像呢。”又喝了一口酒,雷德叹了口气,说:“行吧,你想知道些什么?”


“我刚认识头儿的时候,他才十九岁。是的,他妈的十九岁。一个毛还没长齐的小屁孩成了个MTF,来自O5议会的直接命令。你知道更离谱的是什么吗?没过多久我就意识到,他是我见过的最优秀的MTF。身手矫健、专注任务、绝对理性,冷静得让人厌烦。最重要的是,就和你一样,他无所畏惧。把这些特质组合起来,你得到了一个的完美的MTF。那个时候我和头儿还在Pi-1,给九百万个白痴当保姆……”


“嘿,雷德,我昨天跟你提起过的那个新人?他到了。”马文半身趴在隔板上,把头伸进了雷德的隔间。雷德正翘着二郎腿坐在办公椅上无聊地翻着一本杂志。他抬起了头。

“很好,新来的菜鸟是个遵守时间的家伙。不过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马文耸了耸肩。“也许我希望你能去迎接他一下?没准再带他逛一逛,熟悉一下环境?”

雷德叹了口气。“为什么非得是我?这栋楼里起码有二十个有耐心的工作狂愿意在新人上班的第一天为他树立一个良好的榜样,你找他们不好么?再说了,你没看见我正忙着吗?”

“行了,不就是一个新人吗?带他在办公室里转两圈,和其他人打打招呼,教他如何用咖啡机给自己做一杯卡布奇诺,这点事情还能难倒伟大的雷德·金?今晚老地方,我请客。再说了,这间办公室里就数你最闲了。”

这是间典型的大办公室:宽敞的房间里整齐地排列着几个隔间,房间周围还连着茶水间、会客厅等几个小房间;办公室里的人来来往往,有的穿着警服,有的穿着便服,每个人看上去都十分忙碌。唯一的区别在于,这间房间里的人并不一直是警察:必要的时候,他们也可以是FBI、国安局、CIA,甚至是私家侦探。

雷德举起了双手,示意投降。他直起身子,探头从隔板上望了出去。一个亚洲面孔的少年穿着得体的警服,正笔直地站在办公室的门口。

雷德皱了皱眉。“我们什么时候开始雇佣童工了?我赌十块钱,那家伙最多二十岁。”扭过头,他看着马文问。

马文也摇了摇头。“谁知道呢,反正这是上头的直接命令,这小子从今天开始就要跟着我们混了。”

“队长他疯了?我们这活儿可不是给大学生暑假打工干的!”

“不不不,不是队长。还要再上头一点。”马文压低了声音说道。

听闻此语,雷德沉默了。与一般的基金会安保力量不同,机动特遣队作为基金会的顶尖战力,通常情况下都是直接听命于O5议会的。这道命令的下达者的级别比机动特遣队的队长还要高,那么就只用一种可能了。

直到这会儿,雷德才意识到,马文究竟把多大一口锅丢到了自己手上。

他恶狠狠地瞪了马文一眼。“今天晚上你可得多请我喝几杯。”说完,他站起身来,向门口走去。

走到门口,雷德深吸一口气,调整了一下情绪。“你就是那个新人?欢迎第一天上班,我叫雷德·金,从今天起就是你的同事了。”他伸出了右手。

没有一丝迟疑,那个少年也伸出了右手和雷德握了握手。“我叫李长庚,请多指教。”他干练地说。

雷德等了几秒,在确认李长庚没有再多说任何一个字的想法之后,他收回了手。“听着,小子。我不知道你是什么来头,但机动特遣队Pi-1的工作绝对不像听上去那么轻松。纽约是一座大城市,也许是最大的城市,你无法想象九百万个来自全世界每一个角落的人每天能捅出多少娄子。仅仅是理论知识可不能帮助你在这个地方站稳脚跟。你确定……”

“金先生,我理解您对于我年龄的顾虑。”李长庚礼貌地打断了雷德略显粗鲁的发言,“我不想否认我只有十九岁的事实,但也我希望您能够了解:我加入基金会完全出于自愿。我从十岁起就开始接受针对各种类型的SCP的专项训练,我在收容SCP上的能力不亚于这间屋子里任何一位。我相信我完全有资格加入机动特遣队Pi-1。而且既然我今天已经站在了这里,那么我想结论已经很明显了。”

一时间,气氛显得有些尴尬。房间里的其他人都还在各忙各的,没有人注意到门口陷入了僵局的两人。

雷德看着眼前的这个家伙。他的个子很高,也许有一米八五?肌肉算不上健硕,但线条非常匀称,看得出来是精心锻炼过的。从一开始,他的那双黑眼睛就一直盯着雷德,目光中充满着自信,让雷德不自觉地把目光从他身上移开。他说话的语气不卑不亢,以至于你根本不能确定他到底是在尊敬你还是嘲讽你。如果没有那张稚气未脱的面庞,是的,他看上去绝对会是一名优秀的MTF。

终于,一声叫喊打破了沉默:“雷德!来我的办公室!”

雷德不由得松了一口气。他回过头,发现是队长格林在叫他。

“抱歉,看来不能带你参观一下了。”雷德伸手指了指墙边空着的一张办公桌,“你的位子就是那个。今后工作中会用到的大部分东西都已经放在那张桌子的抽屉里了,你检查一下吧。我先走了。”说完,雷德转身就走向了队长的办公室。


“看起来那个新人把你折腾地够呛啊。”雷德一走进队长办公室,格林就打趣道。

“别提了。那家伙到底什么来头?”雷德苦笑着说,“算了,别告诉我,我不想知道。叫我有什么事?”

格林拿起桌上的一张便签纸递给雷德。“三十分钟前,纽约警局接到报案称在海边发现了一具男尸,具体的位置我写在便签上了。据抵达现场了警官报告称,尸体被开膛破肚,四肢均被截去,双目被挖出,总之死相十分凄惨。”

“你觉得这是SCP干的?”

“不知道,但很有可能。所以我希望你能去调查一下。就算不是SCP干的,能抓个变态碎尸狂回来也不错嘛。”

雷德白了格林一眼,说:“行,我知道了,我现在就去。”说完,转身便准备离开。

“等等,”格林叫住了雷德,“你把那个新来的带上。”

雷德差点一趔趄坐地上。“什么?为什么?”他略显愤怒地问。

格林显然不打算追究他的僭越之举。“虽然还没能确定身份,但被害人显然是一名亚裔,把李长庚带上可以方便不少,你知道,像是和被害人的家属沟通什么的呀。”

“你知道亚洲那几个国家其实并没有一种统一语言吧?”雷德反问。

“行了,你不要再说了,让你带上他你就带上他,他还能咬你不成?”格林的语气终于严肃了起来。

雷德还想说些什么,但终究没再开口,走了出去。

二人赶到现场时,太阳已经落山了。沙滩被几盏探照灯照得亮如白昼,警车刺耳的警报声响彻夜空。看热闹的人群把沙滩围了个水泄不通。二人拨开拥挤的人群,掀起隔离带走了进去。

一名警官看到他们,立刻迎了上来。

“晚上好,警官。”雷德一边问好,一边从口袋中掏出了一本证件,“我是联邦调查局的金,这是我的搭档李。”无视了警官看向李长庚时异样的目光,雷德继续问:“请问现在是什么状况?”

警官挠了挠头。“没想到联邦调查局会对这个案子感兴趣?”他略带怀疑地问道。

“我们最近正在调查一桩连环杀人案,凶手的手法与这起案子十分一致,所以麻烦您配合一下。如果您又任何疑问,可以现在就联系您的上司。我相信他会给您一个解释的。”

警官连忙摆了摆手。“不不不,这就不必了。好吧二位,”他耸了耸肩,“请跟我来。不过二位请先做一下心理准备,接下来的场面,嗯,可能会不太好看。”


“事实证明,那位警官没有吓唬人。那具尸体……算了,你没亲眼见过是没法想象的。说真的,我大学里是学医的,又在处理各种异常的第一线干了这么多年,可以说是天天和尸体打交道。即使这样,我还是在看见那具尸体的一瞬间本能地感到了一阵反胃。但头儿?他几乎没有任何反应。这一切似乎都没有对他造成任何影响。他走到尸体边,拿出了一支手电筒,开始仔细地检查了起来,仿佛眼前摊在地上的不是一堆尸块,而是一件精美的瓷器……”

“Alpha-1-1呼叫全体机动特遣队Alpha-1成员,请迅速到指挥中心集合。”对讲机里李长庚平静而快速的语音打断了雷德的回忆。雷德看了威廉一眼,发现威廉也一脸疑惑地看着他。于是他拿起对讲机问道:“Alpha-1-2收到。发生什么了,头儿?”

“一分钟前,我们与O5-8失去了联络。有证据表明,他的直升机在SCP-610感染区内坠毁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