嘀嗒嘀嗒…我那美丽的怀表

在我生日那天,我得到了一块新怀表。它是来自Lingves家族的珍贵文物,几十年前我祖父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得到了它。在战斗中,我祖父从一个死去的贵族的口袋里发现了它,并把它拿走了,因为它看起来历史很悠久,当然我并不介意。这块表很漂亮,还可能是纯金的,可我就是打不开。爷爷说我必须自己做到,但我还是打不开。我明天再试一次。今天我已经把它放到我的保险箱里去了,任何人都不能能从我这里夺走它。

我受够了。我花了几个小时尝试把表打开,结果完全没效果,而爷爷只花了几秒钟就做到了。我得再问爷爷一次,让他教我怎么打开那只可恶的表。希望他不会因为我打不开表而失望。好吧,我想我该去读些有关钟表的书,我希望家中的书房里有关于这方面的资料。

正是这个!我找到一本关于钟表的书,并开始仔细研究它。我特意阅读了里面描述落地钟和怀表的结构的部分。书里说我要做的就是按对地方。我明天试试,那表今天还在保险箱里。

我今天做到了,但当我尝试第二次时,我又失败了。我去找我爷爷教我,但他只是说他有比教我打开手表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我理解他,但这事还是让我生气。我已经得到这块表一个星期了,可还不会打开它呢!

就这样,我受够了。我要去拿螺丝刀什么的把它拆开。书很烂,爷爷不会帮我的。我希望当我做到的时候,每个人都能对我刮目相看。我终于可以做点什么了,即使这并不是什么新奇的事。我要在大家去吃饭时把表打开,他们会很惊讶的。

现在你能听到那美妙的滴答声了。

嘀嗒。

我把表打开了。真的很漂亮。我要去吃晚饭。

嘀嗒。

我听到奇怪的噼啪声。但我就是不把那块表关上。

嘀嗒。

我在吃晚饭。我给大家看我的怀表。

嘀嗒。

他们把门关上了。我不知道为什么,但他们把门关上了!他们在嘲笑我!

嘀嗒。

他们突然把门打开了。他们这样子看起来很滑稽。

嘀嗒。

他们捂着耳朵。我不在乎。我所听到的只是我胜利的美好象征。

嘀嗒。

我的家人要受不了了。我嘲笑他们。他们不会再嘲笑我了。

嘀嗒。

我把手表摆在爷爷眼前。他开始把耳朵捂得更紧。

嘀嗒。

每个人的耳朵都开始流血了,但我不明白为什么。他们正往花园跑去。我要去追他们。

嘀嗒。

他们倒在地上,喘不过气来。我去踢他们。这是的胜利。

嘀嗒。

他们快死了。我要把他们都拖进地下室。我要在他们的坟墓里看到他们,这让我想起我的胜利。

嘀嗒。

我摸我的耳朵。我在流血,但我不介意。我对胜利感到兴奋。

嘀嗒。

我的胸口开始痛了。我得打电话。

嘀嗒。

我给我在博物馆的朋友打电话。我要他记住我赢了。

嘀嗒。

他说我疯了,要报警。但我不会再在这里了。

嘀嗒。

我跑到地下室,躺在坟墓里。我要死了,但我知道我赢了。

嘀嗒。

多漂亮的花纹啊。我想起上一次看到表时,两个指针都指向12点。眼前一片漆黑,但我仍然能听到那甜美、而富有节奏的滴答声。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