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单地被爱着




在时间之前,万物起源之前,这里是虚无。而在虚无之前,有一种情感。一种被灌输的、纯粹的、有始有终的、关系悲欢离合,怜悯与仇恨的情感。

这种情感就是爱。

无论何时,无论何人,无论感受到什么——爱几乎总能在那里找到出路。对大多数地方来说,这是自然规律。

然而这个地方却是少数不遵循这个规律的地方。

在某个无名的地方,有一个黑暗的坑,在那里,一个打开的木盒子放在堆积如山的废旧包装、瓶子和容器下面。在那个盒子里躺着被遗忘的东西,这些东西也许不久前还有名字和主人,但现在却在这无人记得它们的目的和过去地方。

在这个曾经被人们铭记的大厅深处,有一个装有生物的盒子。一个由羊毛、爱、纯粹的怜悯组成的生物。很久以前,它就像一只熊,只在需要的时候出现。而现在,它却沦为了一卷曾经孩子们可以抱着的,美丽的棕色皮毛。

在这只生物的记忆里,有一个火花。虽然曾经的熊试图去触及这种没有被任何恶意或不幸所玷污的珍贵的思想、纯洁的体验,但每一次,它都失败了。不管这只生物怎么努力,它总是比它所能达到的距离更远。

于是,它停了下来。

过了这么久,那又有什么关系呢?谁还会记得一只孤独的熊在一众不合群的人,一个梦想的墓地,一个被遗忘者的坟墓里等待新的爱人呢?它有什么可能的力量愿意再一次带着感情去思考呢?毕竟这无数个时辰下来,它一直在等待着某人,不,是等待着什么人

随着时间的推移,曾经充斥在它身上明亮的生命火花越来越暗淡,直到它的脑袋里面只剩下一个念头。

“再见,艾米丽。”

而当它即将进入无法回头的路时,深深的不对劲感震动了它。

cactus

如需业务联系,请致电0422 543 2192

一张小广告,一张塑料海报落在它的爪子附近,给了它深深缺失的感动。会——会不会是它?不会,它很快停止了自己的天真的希望,它内心深处知道,没有人会来找它。从来没有人为它来过。曾经深受其害的朋友很天真,以为有人会来。但并没有人这么做。事实上,从来没有人这样做,因为没有人关心。

而现在,所有人都不在了。很久以前给予他们意识的爱消逝了之后,它们就只是没有生命的物体了。

而当它的脑海中划过放手的念头时,有了光。

一道由千万个太阳组成的怒火,每一个太阳都像它久违的主人的心神一样燃烧着,进入它的眼睛,进入它的脑海,进入它的心里。一开始,它还不相信。但当几个小时后,异象还没有消失时,不相信的感觉就消失了。这只生物又一次充满了希望。这种感觉它已经不记得有多久没有感受过了。

而在光亮之中,这只生物所能看到的是一株仙人掌。这不是普通的仙人掌,要知道,而是一株在人有手臂的地方悬浮着一把左轮手枪的仙人掌。这只生物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美景,它以为自己的眼睛被突然变化的光线所欺骗,产生了幻觉。当仙人掌的声音传入这个曾经被遗忘的地方时,突然坑内,有了动静。

“好了,伙计们,是时候带你们离开这个可怕的坟墓了,嗯?”那个无法理解的实体说着,让那些离开者的躯壳内产生了一丝丝的意识。

“可——可是……可是为什么?”曾经的生物试图以它最后力量和思维来表达。“你为什么要来找我们?”

“因为没有人应该得到发生在……多莉身上的事。发生在拉娜身上的事。发生在我身上的事… 没有人。从来没有。”

虽然这个生物认为它简单的头脑再也不会体验到爱了,但它还是开始喜极而泣。




某个地方,在一个没有编号的房子里,有一个黑暗的壁橱,那里有一个打开的木箱,放在一袋脏衣服下面。在那个盒子里躺着一些生物,这些东西曾经也许是美丽的,是被爱的,但现在却不比它们所占的空间多多少意义。它们曾经付出的情感和曾经得到的爱已经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屋子里的冷漠和忧伤。

刹那间,房间里充满了光亮,这是多日未见的景象。一只关爱的手打开衣柜,希望用它深深缺少的爱来嵌入它。那些因它的无情存在而沾染了空间的脏衣服突然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清新的爱之风。好奇的目光向里面窥探,他们发现——一箱不合群的东西,一箱怪物,一箱废弃的东西。

“安妮,亲爱的?”一个声音填满了曾经空荡荡的地方,试图用纯真的情感来回报贫穷。它的眼神更加游移,试图理解刚才看到的一切。

“这些玩具是哪里来的?”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