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款旅游:博物院
评分: +37+x

“所以,这是你们早就安排好了的吗?”看着手里仅有的那一张房卡,Zac拼命忍住了现在跑回天津对Eule重拳出击的想法。

“啊,那倒没有。”电话那头,坐在办公室里的Eule翻看着一本纸页黄的看不出一点白的线装书,慢慢悠悠的回答道,“可能是外勤部门安排住宿的时候搞错了,你要需要的话我回头帮你查一下看看是哪个环节错了。”

“……算你们狠。”查都不用查。Zac知道,这个流程从上到下就没一个没出错的。从这次出差的住处是郑州美盛喜来登而不是某个卫生条件都不一定合格的快捷酒店就能看出来。

“你也别想着加快速度,给你们留着的是套房,起码有俩房间,虽然我们也很期待你俩最后睡一块去的结果。”不等那边Zac骂出声,Eule已经贱笑着挂了电话。

靠。听着电话里传来的忙音,Zac无奈的放下电话,看向旁边有些无措的Jade,张张嘴,却没说出话来。

其实这次任务本来就不在计划之中。要追溯源头还得追溯到06站点里那些绿萝上。

06站点的绿萝似乎是有智能的。

这其实算不得什么秘密,06站点大部分成员连带着上级部门那是心知肚明。但考虑到这些绿萝确实没惹事,平常要送啥东西的时候把家伙事儿撂楼道里的绿萝上再说一声,绿萝自个能给送去,除了橙汁;被混分袭击了也有帮着运无后坐力炮炮弹的绿萝;甚至某次收容失效的时候一大团绿萝藤蔓绕一块堵缺口去了。都这么尽心尽力了,貌似也没啥理由去折腾人家不是。

只不过经常会吓到一些其他部门的不晓得这事情的成员。

比如Jade。虽然她搞清楚状况后的第一个想法竟然是“以前跑腿跑那多次真的血亏。”

然后她就被那些绿萝告知了她其实还有其他姐妹的事情。Jade毕竟从小在基金会长大,一直都觉得自己是个孤儿,也没指望有家人啥的,被这么一说心直接就乱了,找生物部门商量了一下之后上报了主管,主管也觉得该给这个工作狂放个假,正好有情报说郑州那里有枪械变人的流言,就让她去郑州耍耍,啊不是,是走访一下,没人指望她真的能做到什么这样子。

至于Zac,本来这次来郑州没他事,但在听说这次任务涉及枪械变为人形的情况后,他找到了参与到枪娘研究其实根本在摸鱼的Eule那里。

“兄啊,整点大学生的活行不行啊,你这套路已经跌破初中生水准了。”当时正在休息的Eule差点把嘴里的可乐喷了出来。

“别乱说,我就想……暗中保护一波。”Zac闹了个大红脸。

“算了别说你了,我当初追你嫂子的时候,你嫂子当年出野外,我也是求人半天讨了个护卫的职位,急吼吼的开着朋友的越野车扛着步枪跟过去的。”Eule的思绪似乎回到了康涅狄格的森林里。

“你可别(四声)回忆了,搞快点,能不能给我也加进去。”见Eule已经把话说破,Zac索性也不装了。

“没啥问题,直接找主管去申请就行了。没啥必要找我的。”

然后就变成这样了。造成目前这局面,Eule这个弔人没掺和是不可能的。

“没关系,我都听到了。”Jade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既然是套房的话那就……没啥问题了。先上去吧。”声音到最后细如蚊呐。

Zac点点头,拎起二人的行李箱,走向了电梯间。

天津,石菖蒲医院地下区域,Site-CN-06主体设施的办公区,站点主管Paraclate在员工间穿梭。她看见Eule坐在那里,盯着面前的长条形黑色装备箱发愣,一本线装书放置在装备箱上。往常在办公时间只穿白大褂的Eule今天一反常态的穿上了黑色的作战服。

“有什么发现吗?”Paraclate打断了他的沉思。

“你从哪里搞来的这玩意儿?”Eule看起来有些激动。

“一个朋友打郑州那边送来的而已,好像是个叫格里芬的GoI?”Paraclate耸了耸肩,“问我这个干啥?”

“我认为这是人形枪械的原胚一类的东西。”Eule激动的站了起来,“按照我们的研究,人形枪械从制造出枪械原胚到真正变成人形枪械中间有几道工序,最重要的一条我们目前称为‘赋能’,就是让能被枪械本身认可的人带着这把枪参加多次战斗,然后才能变为人形。这把枪就是处在赋能阶段之前的那么个阶段。”

“所以你被认可了?”

“其实不只是我,玩枪超过十年的基本都被认可了。”

沉默。沉默是下午的06站点。

“所以这跟Jade的来历有关系吗?”

“没有。”

再度陷入沉默。

“那你这么激动干啥?”

“作为学生物出身的,获得了此前从未被记录过的,一种生物的某一生命周期的样本,激动一下不是很正常吗?”Eule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自己的主管。

思索了一下,Paraclate做出了决定:“如果你能够确保这个结果的正确的话,在那个时候,带上她,尝试给她赋能吧。”


Jade并不知道有一大帮人正在为自己的出身绞尽脑汁。她也不关心。相比之下,眼前这个元代观星台模样的建筑里可能有的东西让她有那么一些害怕。

“为……为什么咱们不先去地质博物馆看看……”

甚至声音都变了。

“你也不看看Eule上次从郑州回来骂了地博骂了多久。”虽然胳膊被掐的有些疼,但紧紧搂住自己胳膊的Jade让Zac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被依靠的感觉。

谢谢你,E人。Zac在内心由衷的感谢到。

考古学界有一个玩笑:国家博物馆薅走了各个省博的好东西,各个省博又把各个市博的好东西薅走了,并建议各位不要去市博浪费时间。这个玩笑其实有个漏洞。比如湖南省博物馆凭借马王堆大墓中大量一旦转运就可能被毁的文物,成为了国博以外一级文物最多的博物馆。

河南博物院,虽然也被薅了一波,但还是凭借殷商留下的大量文物喂饱了国博的同时,自己也仍有不少东西可以展出。

一号展厅。工作日的博物馆人流稀少,寥寥几个工作人员也靠在角落的凳子上昏昏欲睡。Zac鬼鬼祟祟的探头进来,环顾一圈,然后才走入展厅。

“没有北京那堆博物馆的北京人脑袋1还有点不习惯。”

“那……那不是挺好的嘛……”Jade在后面小心翼翼的跟了进来。还好,衣服上的奇术/现实扭曲探测装置没啥发现,比较安全。他们此行的目的,是为了确认早些在河南博物馆发现的,与一系列枪械变为人形的报告相关的事件。理论上是这样的。但看着主管批假的样子,总感觉是故意把他俩一起扔出去度假这样的。历史向的博物院,哪来的枪械相关的东西啊。

办公室里的Paraclate连打两个喷嚏,疑惑地看了看墙上挂着的温度计。

“话说,你为什么会害怕人骨头一类的东西呢?”Zac转过身,用身体挡住了展馆一侧的蚌塑龙虎墓展品。虽然那是个复制品,原品早就被国博薅走了。

“主要是以前被吓到过。”Jade拉开外套的拉链,试图脱掉自己的大衣,Zac顺势接过了她的双肩包,背在自己身上。

“我是第一个知道的吗?”沉默了一下,Zac问道。

“是。”Jade笑了起来,“角落里那是个啥?人骨头吗?”

“算是吧……我记得是叫蚌塑龙虎墓来着,”Zac走过去看了看,“顶多算半个,肋骨全没了,而且严格讲是复制品。正品早被国博薅走了。”

同样的笑话在不同的情境下再次出现,一切都如它第一次出现时那样。捂嘴轻笑的女孩,有些得意却又在为下一个能逗她笑的点苦恼的男孩,以及沉默的文物们。就像青苹果一样青涩的气息。

虽然文物换了一批,而且青涩这个词用在俩20+的人身上总觉得有点怪,不过效果一样的。

“龙虎吗?”得知是复制品的Jade凑了上去,“为什么是龙虎呢?”

“大概是先民们崇拜的图腾吧。对力量的崇拜什么的。”虽然但是,那玩意儿的意思是墓主人干碎了两个威胁巨大的史前异常生物。E某人曾经曰过,带妹出来耍就别扯工作上的事情。E人,你好强大!

站在运输机前的Eule打了个喷嚏,紧了紧自己的衣服,寻思着自己可能又着凉了。

博物馆里,在没人注意的,按理说仍在装修的四层,原本在这里看守的保安倒在地上,身体逐渐干瘪。


四号展厅,一个有着外国人相貌的女子站在门口。与其说是站在那里发呆,倒不如说是在等着Zac和Jade的到来。但当她无缘无故地扑向Jade的时候,还是把二人吓了一跳。Zac反应稍慢了点,但也是及时把女子推向一边,然后护在Jade身前。

“你身上有一股让我熟悉的气味,但你的气息,很不一样。”是对Jade说的。她随后才看见Zac,不由得露出了失望的表情:“什么嘛,还有个电灯泡。”

有丶逼数行不行,谁TM是电灯泡啊。Zac的表情比生吃了一海碗苍蝇还难受。扣子上佩戴的报警装置还没有任何响动,大概是普通人类,问题不大。Zac悄悄解除了左手上的奇术装置“加州轻语”的待命状态,打算上前询问。

“条子,裤子,还是鞋子?”怎料是那个女子先行发问。

Zac回想了一下,自己在外勤培训的时候似乎有学到过类似的内容,但怎么也想不起来。倒是Jade做出了反应:“裤子。”

“那还成,不是敌人。”女子直起身走了过来,伸出了左手,“赫斯塔斯通纳,直接叫我斯通纳就可以,原则上是基金会所属,算是雇佣的。”

握了握手,算是解除了误会,Zac张了张嘴,试图询问情况:“请问阁下来这里是……”

“调查河南博物院的一些异常情况。隶属的话,算是19站点吧。”斯通纳掏出了自己的证件。

此时在后面联系站点的Jade也举起了手机,“没问题。主管让我们就地更换任务。”

Zac摊了摊手,“那看起来现在我们得一起行动了。话说主管他们是怎么知道我们在干嘛的……”

下一条信息及时发送了过来:监控摄像头。

好吧,就这吧。不知为何,Zac感觉到一丝疲倦。似乎每次任务相比于预期而言都会掺杂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虽然不会影响到结果,但中间的过程,那是绝对的,对心智的考验。

衣领上的警报器发出了刺耳的蜂鸣。


对于武器伪装的研究从古至今一直没有断绝。帷幕以上的世界,人们绞尽脑汁的让武器自各种观测方法中消失。迷彩,伪装,吸波材料,亦或是反其道而行之的各种充气伪装道具,无不是人类技术的结晶。帷幕之下,这样的研究反而相对纯粹:将武器变化为自然界中的万物,抑或将万物均化为武器。

古罗马以鲜血尝试感动天神,商王朝以人命作为祭品,秦国化上古之遗存2为武器。基金会生物部门对此有这么一句总结:横竖没脱离肉鳍鱼总纲。与早期的群魔乱舞相比较,公元前200年往后的研究,主要还是以化为人形作为研究方向,还出现了很多平行的技术路线。虽然也有个别人士向其他方向转进,但都没能延续至今。细究其原因,也许还能做一个商业化对异常武器研究的影响一类的课题。毕竟,战争不是天天有,异常性癖者,多如牛毛。

此时Zac等人没心思琢磨这个。在警报响起之后,他们立刻开始组织人员疏散。在他们背后,原本陈列于此的,商周时期的青铜器纷纷化为人形,击碎了展柜,涌向楼梯间,向上前行。还待在一层的Zac只能听见金属的碰撞声与血肉被撕碎的声音。斯通纳小姐已经拔出了配枪,Jade也变成了56式冲锋枪的样式,落在Zac手中。紧接着,伴随着一声巨响,大厅中的塑像纷纷倒下。Zac的脑海里此时只有一句话:mmp,收容失效。如果有人此时就在博物馆外,也许他们会看见博物馆的屋顶像是被什么东西炸开了一样,紧接着一个黑影从破洞中钻出,速度之快,甚至产生了音爆。

郑州新郑机场,值机程序被终止,已经在跑道尽头就位的飞机被要求退出跑道,紧接着,就是大片大片的航班取消通知。同样的场景出现在了中原大地的各个机场。机场前台的工作人员一遍又一遍的道歉,消息灵通的旅客们忧心忡忡,不知规模如此巨大的军事管制代表着什么。

伊金霍洛飞往郑州的CZ3397航班上,头发花白的机长收到了紧急下降高度的通知。这在他漫长的职业生涯中还是第一次遇到。他不敢怠慢,关闭了自动驾驶仪,开始手动下降高度。这算是他的个人习惯。相对于那些电子设备,他更相信自己的双手,更何况是在这种前所未有的,急切的命令下。突然,他看到自己的正前方有一道黑色的影子。本能让他驾驶客机做出了一个平常根本不敢做的,只会出现在大型轰炸机上的规避动作,客舱里尚未就位的乘务员一时间东倒西歪。那道黑影与飞机擦肩而过,气流引起了剧烈的颠簸。惊魂未定的机长稍微估算了一下那个东西的速度:1.5马赫。没等他缓过气来,两架黑色的战斗机从飞机两侧飞过,直追那道黑影而去。旁边年轻的副驾驶已经被眼前的场面吓呆了,一时半会估计是指望不上了,老机长只能小心的驾驶飞机。两架歼10战斗机开始为客机护航,老机长这才稍微宽下心来。

各地的空军场站,飞行员们拎着头盔冲向自己的座机,准备执行拦截任务。而在空中准备展开拦截的战备飞机却被要求不要靠近相关空域。问及原因,只有一句“友军正在追击”了事。只有几架预警机紧急升空,为那些作战单位提供情报工作。少数知道内情的军官知道,在这些问题上,他们只能信任那些家伙。

基金会的超级计算机将推算出的目标飞行路径利用数据链传输给了各个单位,Mobile-Site-CN所属的“游侠号”大型飞行器开始向预定的拦截位置机动。空中,作为早期人造异常的目标虽然具备较快的速度与不俗的防护,但对于高速下的机动可以说是一无所知。如果按影视剧里那些急停的玩法,它会被自己撕碎。但在三千多年前可以称得上是数一数二的机动能力,在人类科技的结晶面前也只能五五开。场面相比之下,与其说是空战或者狗斗,倒不如说是那种类似遛狗的感觉。

话分两表。天空中作为追击者的基金会飞行员们颇有种闲庭信步之感,留在博物院内的三人此时感受到的只有恐惧。楼梯上厮杀着的绿色人形与肉块们是恐惧的直接来源,当然还有不知何时被关闭的场馆大门。墨绿色的人形正在与肉块和蠕虫淹没,Zac只能和斯通纳且战且退。能不能走那是另一码事,眼下着急的是能不能活下来。一小股肉块状的东西夹杂着蠕虫群突破了铜绿色的防线向三人冲来。危急关头,两个金属筒状物被扔了大厅,蹦跳着落在肉块与蠕虫中间,随后爆裂开来。

朱红色的烟雾将那堆东西笼罩在内,随后传出了肉体被腐蚀的声音。六声枪响,夹杂着钢珠与墙壁碰撞的声音,与似乎是惨叫声的声音。Zac不得不捂住耳朵。当然斯通纳也好不到哪去。两人连同刚刚变回人形的Jade面面相觑,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枪声渐渐平息,血肉与蠕虫也被铜绿色的人形清理干净。当斯通纳小姐准备站起身的时候,又传来一声枪响,吓得她赶紧趴回掩体后瑟瑟发抖。一个穿着黑色防护服,带着面具拎着霰弹枪的人走出尚未散去的烟雾,走向Zac一群人。Zac小心的探出头,看到摘下面罩,将一根雪茄叼在嘴上的来人,惊喜的几乎要叫出声。来人不是别人,是Eule。见自己已经被认了出来,Eule嘴角上扬,吸了一口气正准备说话,却突然满脸通红。

……

“操,忘了雪茄不能过肺了。”Eule站了起来,整了整防护服。他不抽烟,刚刚叼在嘴边的严格讲是基金会为外勤人员准备的,雪茄形状的解毒剂,但Eule怎么也没想到,装备部居然让它的其他性质跟雪茄完全一致,对此毫无准备的Eule吃了个大亏,咳嗽了将近一分钟才稍有缓解。

“这波啊,这波是装纯爷们儿装出事了。”Zac倒颇有分幸灾乐祸的架势。

Eule倒是没有理他,将一枚红色弹壳的弹药装进霰弹枪里,瞄准那堆血肉,扣下扳机。一条火龙从枪口中喷出,灼烧着血肉。意外的,没啥味道。

“顶得住吗?顶不住把面具戴上。”Eule从腰上卸下来了两个防护面具。

斯通纳已经早把外勤配发的防护面具戴上了。没人注意到她认出来者之后的眼神。

“气味啥的无所谓的。”把一个防护面具递给Jade之后,Zac打算装一波。

“烟里有毒。”唯一的解毒剂还被Eule自己用掉了。

“那没事了。”Zac还是乖乖戴上了面具。

“你咋来这了?”Jade的声音还在颤。

“说来话长,本来是想找个机会研究一下怎么处理这东西的,”Eule倒拎起手里的霰弹枪,那是一把M1897式霰弹枪,部分组件被铜色的金属替代,“刚好听到动静就过来了。虽然但是,你们是不知道外面的动静有多大。话说你来这之前抹枪油了?”

“抹了一点,Zac说想试试效果。”Jade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

Eule点点头,眼睛却看向了杵在一旁的斯通纳。斯通纳被他的目光盯得有些发毛,只好转过身去。Eule张了张嘴,然后说道:

“咱要不上去看一下情况?”


“二层,清空。”斯通纳将自己的配枪甩到一边,靠着墙坐了下来。“就是那堆文物,碎的碎烂的烂,楼梯上都快被青铜碎片盖满了。”

“没事,正好给那帮考古的练练手。”Eule慢悠悠的给霰弹枪装子弹,嘴边的雪茄刚刚已经扔掉了。一旁的Jade现在仍维持着56式冲锋枪的形态。

“这地方到底什么鬼情况?”Zac抬起头来。

“一个未被基金会监测到的……咋说呢……”斯通纳斟酌着言辞,“商朝的造神计划的失败品?”

“造神计划?说到这个我可就不困了。”Eule子弹也不装了,专心的听着,像个大一的学生。

“怎么,你跟那些神有渊源?”

“在戈壁滩跟一个作品对过线,还让丫吃瘪了。”Eule可不会说那次自己伤成什么样。

“……那确实有些顶。”斯通纳无言以对。她也理解了这家伙咋有胆子跑进来救人。

“那这些文物呢?”Zac指了指周围散落的青铜碎片。

“商朝确实是镇压了这些失败品,但是没有彻底消灭掉。所以,”斯通纳捡起一块碎片靠近自己的衣领,安置在那里的奇术探测装置发出了蜂鸣,“一些经过奇术改造的青铜器被掩埋作为镇压的手段。而把那个失败品放进这个博物馆里的人也把这些保险措施带了进来。”

“虽然实际上没啥用。”已经恢复了人形,正把玩着碎片的Jade嘟囔了一句。

“毕竟这些东西不是用来对抗这些碎肉的。”斯通纳耸了耸肩。

四人恢复体力时,他们讨论的中心,那个失败品,正面临着空前的危机。未能登神的生物与战斗机的追逐战已经来到了戈壁荒漠,而人类已经不打算等下去了。在三千年前顶级的奇术抵抗能力与极强的身体素质,在化学能面前宛如一张白纸。两架黑色的战斗机发射了8枚霹雳-12Z空对空导弹,全部击中了这个半蛇形生物。祂发出一声悲鸣,直坠下去。

“目标正在坠落,目标正在坠落。”飞行员试图追上去再补射两发格斗弹,却被预警机上的军官阻止。

“有更高级别的打击力量正在赶来。”命令言简意赅。飞行员轻叹了口气,拉动操纵杆脱离了任务区域。

河南省博物院。腐烂的血肉留下的不明液体让楼梯变得湿滑,四人小组——严格讲,三人,加上以56式冲锋枪姿态行动的Jade,慢慢的走向三层。一辆小型无人车被扔出。利用手腕上固定的装置,Zac小心的搜索着每一个角落。Eule将霰弹枪背在身后,手持Jade变成的56式冲锋枪,预瞄着可能出现敌人的位置。

“三层,没有发现,甚至没有交战痕迹。”当然指的是大厅,楼梯上已经糊满了各种黏液。无人车的轮子上沾满了不明液体,一行人也没打算回收这台车。无人车被停放在楼梯拐角并切换为自律模式,一旦有物体经过就会发出警报。类似于一些游戏里阔剑地雷的作用。

Eule没说什么。这次出来的急,撂平常恨不得在背后插满反人员地雷的他对于将最后一个观察工具作为防止被绕后的工具也只能表示赞成。作为代价,四层只能人肉探点了。小心的走上台阶,他最先看到的是在拐角平台上躺着的,被黏液覆盖的,干枯的身体。

斯通纳拿起自己的配枪走到Eule身边,轻拍他的肩膀,然后瞄准楼梯上方。Eule慢慢走过去,然后将刚刚从楼下顺的,刻有花鸟体文字的青铜剑刺入干枯的身体的脑干部位。虽然这只是保险措施。

没有任何反应。放下枪,将尸体踹到一旁,两人继续向前推进。迎面是一扇大门,已经被打开了,上面不可避免的被大量黏液覆盖。大门后,则是巨大的空间。大量破碎的血肉与青铜碎片纠缠在一起。房间中心有一副银色的棺,外面的椁,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已经混在了这堆青铜碎片中。天花板的正中央有一个大洞,阳光从外面直射进来,使得有些阴森的房间亮堂不少。

“我记得宣传册上说这里是明清代文物的收藏区。”斯通纳显然有些诧异。

“明清可不会在墙上刻这么多金文。”Eule应声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里就是镇压那个东西的地方。”

在这样一个充满被破坏的东西的地方,一个完整的器物是很显眼的。在那个银色棺材前的那个青铜鼎就是如此。Jade已经变回了人形,靠在位置靠后的Zac身边,Eule拿着霰弹枪,斯通纳拿着手枪,慢慢接近。没有任何异变发生。青铜鼎内几乎空无一物,只有底部略沾有些残渣。指尖轻触,确认了是某种生肉,斯通纳的明白了。

“这是羊肉。”

“羊肉?”

“是献祭吗?”站在后排的Zac抢答道,“如果按照商周的情况来说羊肉是第二贵重的肉类。”

“第二贵重的肉类配失败的神,有点意思了。”Eule摇了摇头。

角落中突然传出响动,一个较大的生物从大量肉块中站起。它似乎还没有适应光亮,站在那里,尚未有举动。

一行人迅速后退到门口。Eule举起了霰弹枪,却发现霰弹枪正在剧烈的颤动着。

“他妈的,这个时候整这种事。”把霰弹枪扔给了Jade,Eule看向斯通纳,“怎么说,你配枪也快没子弹了吧,配合一波?”

“你是什么时候看出来的?”

“闻出来的。”Eule从携行具中掏出一个聚合物弹匣,“Froglube牌CLP枪油,我用那玩意儿用了五年。”

“史蒂夫他,最后见到的人,是你吧。”

Eule一怔,随后露出了苦涩的笑容,“没想到他是你的赋能者……不能算见到吧,他那时候已经不能算人了。”

“最后呢?”

“我们用纳瓦霍人安葬勇士的方式安葬了他。”

斯通纳微微点头,算是认可了这个回答。

“我想是他的话,应该也会感谢你吧。”斯通纳把配枪和枪套扔到一旁,张开双臂,身体逐渐变为颗粒状。这些颗粒飞到了Eule的手中,逐渐组成了一把枪的形状。

“真怀念啊。没记错的话,你的本名应该是FN15 Tactical II来着?”不知是回想起来了旧友,还是想起了往事,Eule的声音柔和了很多。

“是。出厂名是那个……别用聚合物弹匣,变回来的时候……衣服都是半透明的。”已经变成枪的斯通纳的声音略显焦急。

“我可不想打着打着被铝合金弹匣整卡弹了。”

Zac沉默半饷,看向了Jade,“给你用聚合物弹匣你的衣服会有变化吗?”

然后挨了一个爆栗。

“总的而言,现在先慢慢往下撤。”

Eule将枪托夹在腋下,慢慢后撤。这把枪啥都好,就是枪管太长了,近距离交战很不方便。在最前面的Zac解除了无人车的自律模式,然后操作无人车开到四楼楼梯口,重新启动自律模式。虽然说不一定有用,但总比没有好。不能让那个东西跑出博物馆,这是几人的共识。所以在退到三层之后,三人一枪重新构建了防线。假装是条防线。在Eule的默许下,Jade将那把仍在颤动的霰弹枪放在了墙角。虽然目前没啥用,到时候还能当个钝器使使也没准。

四楼传来了爆炸声,那个异常已经开始行动了。众人并不指望那个爆破小车能造成什么破坏,要能被这么轻易无效化也不能叫异常了。“加州轻语”已经覆盖了Zac的左小臂。这件拳套状的奇术装备可以向正前方发射一个球状闪电样的能量。具体原理,Zac还没搞清楚,不过多半是仿制的从哪个坟堆子刨出来的东西。

然后他就看见Eule用一根不知道啥时候顺来的铁棍子抡圆了给一个小型狼形状的东西开瓢了。

“别他妈看着了,来点作用啊!”


6站的员工们对Eule的印象呈两极分化的状态。部分人认为这个人可能是全站点素质最高的那一批,除了打彩六的时候会爆粗口;另一部分人觉得这个弔人暴躁的一批,执行任务的时候抡棍子开瓢这种事干的很多。

其实说白了是个习惯问题。用惯了枪管长的半自动步枪,遇到近战直接抄枪劈头盖脸砸过去那是很正常的操作。

比如现在。开了两枪意识到异常生物靠的太近了,把枪甩到身后直接抄棍子开抡,考虑到他手上那根棒子像极了路灯杆,称他为E往无前的贾克斯倒也不为过。

“后退,你他妈冲的太靠前了!”

还是被Zac拽了回来。Zac算是看出来了,与其说他是个暴力分子倒不如说是个莽夫。一言不合就要上去一打五那种。

“这些小狼崽子是从哪个地洞里冒出来的。”Eule的注意力显然还在局势上。

“晓不得,上次这玩意儿出现是七十多年前了。”仍是枪型的斯通纳已经开始在脑内找到了对应的资料。

“有名字吗?”

“没有。”

沉默。一旁的Jade倒也没闲着,趁这个间隙开始向基金会报告具体情况。至于Zac,他好像用加州轻语玩得很开心的样子。当地站点的安保人员还有几分钟就能到现场,那个大型生物也还没有恢复过来的样子。

大概吧。沉重的脚步声已经从楼上传来,交火应该会很快开始。

然后在众人的目光下,巨兽从楼梯上跌下,已无生命气息。

几分钟之前,两架中国空军所属的轰6K轰炸机投下了两枚KD-20巡航导弹。导弹在短暂的飞行后,与刚刚坠落在地的,尚未做出反应的,未能登神的生物,撞在了一起。其中一枚导弹携带的350公斤的奇术战斗部引发了EVE粒子的剧烈波动,当然,另一枚导弹上装载的,则是标准的500公斤高爆战斗部。

“神啊,欢迎坠落人间。”流动站所属游侠号大型飞行器的舰桥上,站点主管Boom如是感叹道。原本该由他们执行的补刀任务在最后一刻被终止。

“主管,你知道为什么命令会被取消吗?”被拽过来客串秘书的知梓仍不理解上级的指示。

“中国政府的意思。好像是他们那边出去的人整出的烂摊子。”Boom整了整衣领,“应该是有谁惹得问题谁负责擦屁股的考虑。而且,这里毕竟还是中国,基金会也不合适使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嘛。”

“不是很懂你们这帮搞政治的。”知梓摇摇头。

如果Eule在这里,绝对会对知梓的发言表示赞同。但眼下,虽然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还是把一整个弹匣的子弹打进了巨兽的脑部。那边厢,Zac倒也没闲着,让Jade换成了步枪形态,沿着脊柱也打了一个弹匣。所谓今天行动不补枪,明天白布盖胸膛是也。

“不是,还没热身呢,这就没了?”不止怎地,Zac竟从这句话中听出些许遗憾来,“按电影套路不应该再打几个回合的吗?”

“咱又不是在演电影。”Zac庆幸自己还有吐槽的能力,“到这就差不多了。”

“那成吧。”Eule给手中的步枪换回铝合金弹匣然后放到一旁,步枪变回了斯通纳的样貌,随后Eule将立在墙边的已经不再颤动的霰弹枪拿起装在枪包里,向还算完整的楼梯间走去。

“你上哪去?”

“还能上哪去,干活去啊。本来我就不该在这。”得到了如此回答。

“那我也得回去报告情况了。”原本蹲在一旁的斯通纳也站了起来,跟在Eule后面走向了楼梯间。建筑内,一时只留下了Jade和Zac两个人。

沉默,还是沉默。

然后,两人对视一眼,笑了起来。

“待会,出去找个地方玩玩?”

“嗯。”

当地站点的安保部队已经进入了建筑,两人已经听到了脚步声。在此之前,他们还有一点时间,能够享受二人时光的时间。


医学部门 Eule:差点忘了说了,千万别去地质博物馆,千万,别去,你会感谢我的。

模因部最帅的Z:……我特么谢谢你,发消息打破氛围有一手的

医学部门 Eule:啊这,算了,这地方算我半个主场,回头给你推荐个地方,带着人去恰一顿8

医学部门 Eule:费用当然你自己付

模因部最帅的Z:爬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