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款旅游:普通研究员的意外事故
评分: +21+x

“Fark!”柯惊鸣眼角抽搐着,缩在桌子的阴影后面,心里嘶喊着,“我TM早该知道!基金会哪有什么狗屁的公款旅游!”

“你还要躲吗?小狗?”在这间因为凌乱而显得并不宽敞的屋子门口,一个男人站在那,苍白的脸上挂着疯狂的笑容,“你——已经——无所遁形了——哟——”

“屮艸芔茻!许鸿你给劳资记着!劳资要是有命回去,第一个把你剁了啊啊啊啊啊啊!”柯惊鸣大气不敢喘,但心中仍然在疯狂咒骂着那个“突然发好心”给他一个为期3天的据说“名为外勤任务实为公款旅游”的站点主管。


五天前。

“对,三天。我记得你已经连续37天没有休假了吧?这次就算给你个长休,去放松一下自己吧。”许鸿没抬头,依旧看着手里的文件,说。

柯惊鸣盯着他的顶头上司看了好一阵,憋出来一句话:“你到底想让我干啥?”

许鸿终于抬起头,皱皱眉:“我说的还不够清楚吗?”

“不是……”柯惊鸣下意识推了推眼镜,“你……”

你可从来没这么好心过,主动给手底下的人放假?他不禁腹诽了一句。

Site-CN-31站点的4级主管Dr.Xu,其工作能力和工作狂属性远近闻名。在中国分部31站工作的人都知道,在这里如果你不主动申请假期,他就会默认你应该工作——这货甚至还会查岗!没申请放假的被查到,要扣一个月的福利!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许鸿面无表情,“但我也是人。正常的人类,当然需要休息。这一点我还是知道的。而且,长时间持续工作会导致工作效率下降。事实上你的工作效率已经下降的很厉害了。”

啥玩意儿啊……柯惊鸣继续腹诽着,说:“行吧。我再确认一遍,后天,飞云南?只是个实地考察?没有危险?”

“对,实地考察。”许鸿点点头,“提前祝你旅途愉快。”

“你绝逼没安好心。”柯惊鸣狐疑地看了许鸿一眼,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你绝逼没安好心啊啊啊啊啊啊啊!!!!!!”

柯惊鸣在街上全力奔跑着,完全不像一个体重接近三位数的胖子。

在没人知道的他的过去,他的短跑速度可是让体育老师都大跌眼镜;你很难想象一个90公斤的胖子是怎么只用了12秒32就跑完了100米的。然而他曾引以为傲的短跑速度现在看来完全不够用。

因为追在他后面的不是个正常人。

对方是经过改造的齿轮正教成员——而且好像还是个疯子。

天知道为什么一个“没有危险的实地考察”最后为什么会演变成唯一的考察人员现在在被一个敌对GOI的组织成员追赶——或者说,戏耍。如果不是后面那个疯子完全没用全力,只是不紧不慢地坠在他后面,他现在早就死了。

好在,他抢在对方认真起来之前,回到了基金会在云南这里设置的一间安全屋。

如果是平时的他,大概会看不惯这里的凌乱。不过在这种紧急时刻,他反倒是觉得这种凌乱是一种救赎——就算活不下来,能活久一点也好。

这间安全屋本来是用作隐秘行动而不是防御的,因此并没有足以阻拦一个经过改造的齿轮人的防御。不过这里好歹有些基金会基础装备,比如说RPG啊自爆雷啊什么的——虽然对齿轮人不一定有用,但好歹他有千分之一的希望能活下来。

“因为概率学不存在0和1啊……”他慢慢呼出一口气。刚刚他已经向基金会发出了求援,理论上来讲,10分钟后就会有足够应对这个齿轮人的人来。但他似乎没有足够的时间?

“哎呀?你——还要藏吗?”那个齿轮人不紧不慢地走进安全屋,环视四周,“我知道——你是想——等基金会——的支援——到达,对吧?大概——十分钟?”

这货奇怪的说话节奏好烦啊!柯惊鸣压下心中本不该此时出现的烦躁,在脑海中检查着他的计划。

“真是哔了狗了……我只是个文职人员啊,为啥要我和这种怪物交战……”在确认自己的计划已经是情急之下他能想到的最好的计划之后,他努力平复了一下有些紊乱的呼吸,从桌子的阴影中站了起来。

“吔屎啦你!”

齿轮人一愣,只见一个黑乎乎的东西屁股上带着烟和火,朝他飞了过来。

“这是——”

柯惊鸣被火箭筒的后坐力冲得没站稳,一屁股坐在地上。

然而他知道,只不过是单兵火箭而已,还不足以对付这个改造之后的怪物。

不出他所料,烟尘散尽后,那个齿轮人依旧站在门口,只不过体表的人造皮肤烧去了大半,露出了下面的金属架子。

“这点——可不够哦?”齿轮人阴阳怪气地说,一边盯着他,一边向他走过来,“只是——RPG而已——”

“轰——”

“还有阔剑呢,废铁。”

“也不够哦——”

天知道这个齿轮人用的是什么金属,承受了一发单兵火箭和一枚阔剑地雷,居然都没有出现损伤。他从地上爬起来,依旧不紧不慢地向着柯惊鸣走过去。

“只不过是——常规——武器而已,想——干掉我——还差得远——呢!”

“好吧,我投降。我只是个坐办公室的,可不是那些个怪物特工。”柯惊鸣举起双手,向他展示自己手里已经没有武器了,同时说道,“总不过是死,我想知道自己怎么死的。”

“死?不不不——我可不是——来杀你的。”齿轮人发出夸张的声音,“我其实——是来——抓你的——嘻嘻嘻嘻——”

柯惊鸣愣了愣:“抓我?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基金会研究员,除了3级权限之外,我还有什么别的价值吗?”

“噫——你居然——不知道?”齿轮人发出了更夸张的声音,“你居然——不知道——你有多——特殊?”

“特殊?”柯惊鸣这次是真的愣了,“我?你确定没弄错?”

我有什么特殊的?柯惊鸣想,我就是个普通人,不像著名的HD其实是潜在skip,也不像著名的Koo有着谜一般的身世,我自己都不知道我有什么特别的你们破神还能知道?

“哎呀呀?基金会——对自己人——也要——记忆删除?”齿轮人又发出了诡异鬼畜的笑声,“嘻嘻嘻嘻——那就——更棒了——”

柯惊鸣不动声色地问:“我有什么特殊的?”

齿轮人张大嘴,舔了舔嘴唇,说道:“其实——你也是——什么声音!”

这和计划的不一样啊!

柯惊鸣发现,他好像算错了齿轮正教成员的听觉。

“该死,早知道来之前先完善一下这玩意了,至少把超载的时候声音会变大的弊端去掉!”他咬咬牙。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尽管还是测试版,但是同归于尽应该还是没问题的——

齿轮人也发现了不对劲,打量了他一秒,惊恐地后退几步:“你——你的手表——为什么你两只手腕都戴了手表——”

“Surprise!Mother f**ker!”

不要小瞧工科生的愤怒啊!

他的两只手表都已经被他魔改过了,本来只能当做近距离使用的小型电击枪,但他又心血来潮给加了个超载功能,虽然能放出更大的电流,但用完就得报废。这可是他18岁的时候小舅送他的礼物!

电击枪这玩意对付齿轮人有奇效。不止是威力会更大,作用距离也会增长不少。不过这么近的距离,如果成功,诱发的爆炸估计他是没办法避过去了,所以这其实是一个有几率和对手同归于尽的计划。

左右都是一死,倒不如轰轰烈烈一把!

至少——希望基金会能给我父母多发点抚恤——


“昨日下午,本市市区一栋别墅发生爆炸事故,造成2人死亡。事故原因推测为电器老化引发的火灾引燃了屋内储存的化学品,在这里提醒各位市民,天干物燥,请注意用电安全。”


“柯博士!你没事吧!”

疼疼疼疼疼——

柯惊鸣忍着疼睁开眼,发现周围围着一圈穿着MTF战斗装甲的人。

“我——还活着?不应该啊?我不是应该和那个齿轮人同归于尽了吗?”他坐起来,下意识地问道。

“如果你说的是那边的零件和碎肉的话,他确实已经死了。”

柯惊鸣闻言扭过头,看了两眼,胃里一阵翻江倒海。不过他好歹也是基金会的3级研究员,倒是不至于吐出来。

他皱起眉,喃喃自语:“可是,不应该啊?这么近的距离,他都已经炸碎了,我怎么还活着?甚至还——”

没受伤?

他一惊,我居然没受伤?

他上下摸了一下,发现自己除了衣服的正面已经烂了之外,一片受损的皮肤都没有,刚刚的疼痛也像是幻觉一般,没有什么实感。

“关于您为什么还活着,我想,马上您就会再次知道了。”

“什么意思?”柯惊鸣不解地问,“我的计算应该不会有问题才对……”

这时他才注意到,身旁好像躺着个什么东西。他扭头看过去。

“卧槽这啥玩意!”


“Boss——!!!!!你他妈最好给我解释一下!”

一看到许鸿,柯惊鸣就劈头盖脸地喊道。

“放心,我会的。”许鸿依旧面无表情,“现在,你先坐下来。”

柯惊鸣咬牙切齿地坐了下来。

许鸿拉开他对面的椅子,也坐了下来,说:“想问什么,说吧。”

“首先!你他妈不是说这就是个考察任务吗!没有危险!为啥我会碰见一个齿轮人啊!”

“是我们内部出了问题,这一点我要向你道歉。涉事人员已经降到D级,分配去Keter了。”

“那,他为什么找上我?和我一样出任务的基金会研究员不少吧?”

“……”许鸿沉默了一下,道,“你心里应该已经有个猜测了吧。”

“这可真不像你的风格啊,老许。”柯惊鸣哼了一声,“和那天那个躺在我边上的面目全非的‘我’有关,对吧?”

“对。你从来不是什么普通人,只是你忘了这一点而已。”

“记忆删除,对吧?”

“……对。”

“我的能力到底是什么?”

“目前还没有定论,但是已经确定的是,你在进入濒死状态的时候会创造一个和你完全相同的肉体,然后你受到的伤害都会转移到那个身体上。目前还不清楚这个身体的来源,而且由于你的研究员身份和基金会的条例,处于人道考虑我们也没在你身上做实验,但最有可能的猜想是:你是在濒死的时候从某个平行宇宙把相同的你传送到了本宇宙。不过你的能力局限性比较强,因为有太多方法让人过濒死状态直接死亡了,比如说把脑袋砍了。”

“嚯,真[数据删除]炫酷。”柯惊鸣感叹了一声,道:“我是不是马上又要接受一次记忆删除了?”

“对。你会忘了在云南的一切,包括你干掉了一个齿轮正教成员。”

“好吧,好吧。毕竟平时我也不会试着自杀,也基本不可能发现我有这么个能力。”柯惊鸣叹口气,“但愿明天的我不会因为这两天的记忆缺失产生怀疑吧。”

许鸿犹豫了一下,又说:“其实,濒死也是有救的。”

柯惊鸣一愣:“你什么意思——卧槽?不会吧?”

“你猜的不错。”

“卧槽卧槽?在哪?”

“这就是机密了,就算你马上就不记得了,我也不能告诉你。事实上我告诉你真相就已经接近违规了。”

“……算了。”柯惊鸣站起来:“至少我曾经当过明白人。那谁有句话说得好啊,死的明白不如活得糊涂。”


“Huskar,有关354的研究怎么样了?”

“目前没有新的进展,博士。”Huskar推了推眼镜,“个体太珍贵了,不允许我们进行解剖实验——怎么了,博士?”

柯惊鸣看着Huskar的眼镜,皱了皱眉。

“没什么。只是你推眼镜的动作很眼熟而已。”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