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开崭新篇章

Alai又刷了一下卡。门还是关着。她皱起眉头,咬着嘴唇,又刷了一下。还是没反应。

在别人看来,Alai大概就像一条喝醉的热带鱼,在内陆游了几百里,最后却在一条水泥走廊上搁浅。她层层叠叠的衣服色调是明艳的红黄蓝,和黑皮肤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她的头发绑成几个螺旋状的小发髻,全放下来的话大概过腰。她空着的那只手捧着一摞书:一本新笔记本,一本英帝词典,《女皇冥思录》,基金会标准操作手册,Site-19地图,装着她部门简报的文件夹,还有一本从家带的书。

她看看右边,又看看左边。一个人也没有。她望着墙上的钟,在脑子里换算时间。这边的昼夜循环还有时差综合征让过去两天都浑浑噩噩的,但她差不多开始缓过来了。

从循环原点开始,六个再加半小时,等于……

她是不是来太早了?他们会不会觉得她这样不好啊?也许她应该回趟宿舍再……

不,不,那不行。一定要拿出像样的职业道德来。要充满活力地早早到场,留下一个好印象才行。不能被人家当累赘。

她又刷了一遍卡。还是什么也没发生。左顾右盼,还是没有人。走廊空荡荡得让人发毛。没有画像,没有雕塑,也没有历任女皇的挂毯、来来往往的人影和他们的赞叹声。

见没有更好的选择,Alai只好敲起门来,用一只手能敲出来的最大声音。她敲了好一会儿,又不时朝里面喊声“您好”。

正准备放弃的时候,门滑开了,露出一个困倦的中青年男子的身影。棕色头发,浅色皮肤,个子挺高,长着眼袋,身材壮硕,有点将军肚,整个人看起来邋邋遢遢的。

“你就南极来的那个?”他开口了,声音略带疲惫。

Alai点头微笑。又是那个词了,他们给帝国的称呼。

“Alai LoCaen sen'a LoCaen Jaie,帝国超自然现象和秘密研究学会第五学院的正式学者。”她尽量说得清楚,试图用北方的语调讲话,不暴露口音。没什么用。她的口音就像粘在面包上的黑黄油一样挥之不去。

“卡不好使?”

“嗯,我进不去。”

“你拿倒了还是怎么?”

Alai看了看卡片。她觉得没有……哦,还真是。磁条旁边有个小小的黑箭头,指着正确的刷卡方向。

她脸上热了起来。当然是这样啊。她第一天就犯了这么一个愚蠢的错误。

“来吧,也带你到处看看。”那人打了个哈欠。“你是那种总爱起个大早的狂人?”

“我想不是。这里一切都很奇怪,时间什么的。”

“对你来说应该确实挺奇怪。顺便我叫Ed。”

Ed。没有姓氏?还是他隐瞒没说?低种姓?他看起来不修边幅,所以有这个可能,不然……不,不能再用帝国的思维方式思考了。

Alai跟着Ed穿过一串没有门板的塑料框架。某种安保系统?

“换早班的话你来早了几个小时,所以我大概可以带你逛一逛。”Ed懒散地伸出一只手指向空旷的房间,“欢迎来到图书馆。”

这里既有种令人安心的熟悉感,又带着让人不适的陌生。地上铺着纯灰色的地毯,不加任何藻饰。一排又一排书架,不是木制,而是金属。隔间里摆着的电脑比她惯用的要小很多,桌椅四散摆放。没有挂纸灯笼,取而代之的是一成不变的苍白灯带。整体缺乏装饰给屋子平添了一层冰冷、空洞而陌生的观感。这里没有其他人。

“总服务台在一层这里,楼下是二层,然后是三、四一直到六层。四到六层是异常材料,你下不去的。你就在这边待着,帮别人拿拿书、搞搞你自己的研究什么的吧。还有一个半小时才轮岗到你,先到处看看呗。”他又打了个哈欠,“我就在那儿,有事叫醒我。尽量别有事。”

然后他再没看她一眼,就拖着步子走到总服务台,把脚搭在桌上一屁股坐进了椅子里。

Alai原地站了一会儿,

然后走向服务台。

“呃,不好意思,但我应该做些什么?”

Ed睁开一只眼。

“你看文献?到Quail博士来上白班之前,你他妈想干啥干啥。我又不是你老板。”

“哦。好。那如果您可以带我……”

Ed咕哝了一声,大概是表示“我要睡觉别来烦我”。那……还是别指望他了。

Alai犹犹豫豫地蹭到一张桌子旁边,放下手里的书。周围一片死寂,连她自己的心跳都听不大到。Ed的举动打破了一切的平衡,让她十分迷惑。她不知道他算是上司还是同事;他对她的故乡和交流项目完全没兴趣,这点也很奇怪。

现在还是不要太在意这个的好。他不帮忙,那她只能自食其力了。Alai从书堆里抽出她的词典,走向书架。



她回来的时候,书堆明显增高了。书架分类很好懂:这里是历史,那里是科技,这里是小说,那里是传记,等等。弄清楚书的主题就有点难,需要大量地翻词典,不过她也尽量搞定了。首先是百科全书,世界历史和宗教,然后从它们出发,关注一些比较重要的细节。

她在面前桌上摆了半打书,随意翻阅着。从地图册上能了解到各大洲的形状,而这些在帝国地图上不过是未探索的墨点。要看的太多。要学的太多。刚到门口时的尴尬也随着时间渐渐流逝。

过了一阵子,Alai才发现图书馆的门开了。她从书堆里抬起头,就看到一个光头大胡子的瘦削男人,穿着带花图案的明黄色衬衫。他直勾勾盯着她看,眼睛里好像要蹦出火星儿来。

“你好你好你好呀!”他咧开嘴露出大大的笑容,大步流星地走过来。“Argus Quail博士,为您服务tibi servio。”他伸出手,Alai愣了一下才握上去。她握手时花了很大力气,想用行动弥补一下自己之前的失败。Quail于是大笑:“握手真有劲!我喜欢。你是Alai对吧?是这么念的吧?”

“是。”

“太棒了!欢迎,对,欢迎。你跟我,咱们待会儿去吃个午饭。还有比较文学传统。这个我本来要今天做的,但今天恐怕有个部门会议,要是我再翘一次,理事会就得把我逮去啦。现在我很想亲自带你逛逛,但我待不了太久,我还有活儿,书籍分类什么的。Edward!”他朝总服务台喊道,“Edward,带咱们客人参观一下!”他又转向Alai,“再说一遍,我实在抱歉不能亲自带你参观,亲爱的,但Edward是个好人,他很懂的。”

Alai不是很明白他懂什么,也不知道Quail是不是那种观察力很强的人。她探头过去,看到Ed向她走来,而Quail已经没影了。

“嗨,又见面了。”Alai心不在焉地招手。Ed又打了个哈欠。

“这人的注意力持续时间简直跟面包店里的苍蝇一样。我怕是逃不掉了。行吧……”

在接下来一个小时左右的时间里,Quail对Ed的信任倒是没有完全白费,Alai如是想。他知道每样东西都在哪里,每个问题都能回答,解释协议简洁易懂,也没有表现得特别不耐烦。他还是没有对她来自另一个世界这件事发表任何评价。

不多时,他带她把该逛的都逛遍了,于是他们回到一层。现在图书馆里人多了些,有更多的图书馆员和研究员安静地踩着小碎步来去匆匆。Ed懒懒地道了个别,打了个哈欠,就走了。

Alai回到她的书堆前,手里抱着一本刚才路上找到的大部头。一本地图册,开始研究的完美起点。她坐下来打开书,慢慢分析着他们喜欢的那些文字块的语法。翻了几页,她便看到横跨两页的帝国,全境被冰雪覆盖。Alai用手指点着,指出Rootrel和其他大城市的位置。她的手指在本应是Kemdn的地方逗留了许久。那个本该是她家乡的地方。

寂寞稀稀落落地蔓延而上,然后劈头盖脸俯冲下来,浓烈却又空洞,仿佛一下子掏空了她的热情,浸透在水里。她孤身一人。她不过是一个女孩,独自待在不属于自己的世界里,这里一切都朴素而冰冷。现在这是她的家,却没有一点家的味道。她的朋友,家人,主上与师长,甚至是女皇,都那么、那么遥远。很长一段时间里,她都不能再见到他们,也不能和他们说上话。Quail人很好,至少和她相处的过程中是这样,很多其他员工也很好,可是……他们会不会只是脸上贴着假笑,心里却忍耐或是怜悯着这个跌进他们生活中的,说话太快、见到什么鸡毛蒜皮都会兴奋过度的傻小姑娘呢?

她甚至都不在交流项目组里。她本不该在这,只是临行时她姑妈突然病倒,才送她来顶替。她无法面对其他人,不知道怎么跟他们说话:有两个地位比她高太多,无法企及;她也不知道要怎么跟黑廷人聊天;和艺术家们,她还没真正讲过几句。Shifting Snow……她以前见过他一次,是在葬礼上。他很讨喜,但他是另一个分家的表亲,要真正亲近起来还差得太远。

她咬了下嘴唇。不。不。她必须得干。她就是属于这里。女皇之举必有其缘由。她得干,然后等这里的研究结束就回家去,带着笑容和故事走下火车;人们会称道那个去北方学尽所能的姑娘,她也能见到自家父母姐妹在车站等她归来。

她用袖子抹了抹眼睛。别想家了,想想这里。想想当下吧。

她翻开书页,读起亚洲的内容来。

« 中心 »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