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属于过去的鬼魂

Valeker博士在他的办公室内,于基金会的Site-34设施中。他参与修订了一些从属于卡斯特拉诺斯-五号协议的,与最近的一项行动有关的文件。他的桌子上一片狼藉,他的右手放在头上,而手指间夹着一支香烟。剩余残留的香烟把烟灰缸填满了。

突然,在如此多的文件中,他看到了一些奇怪的东西。一个倚靠在木头上的褪色信封。Valeker认为他由于疲惫而没有注意到它。

他停止了阅读,并把文件留在手里。 他寻找到了开信器,刺破了信封,并从中拿出了一张纸。这看上去是一封信,他小心翼翼地把它展开,纸张的原料似乎很旧。他开始了阅读。


日安,Valeker博士。

是的,我知道你是谁。这些年来,我们一直在观察你,自从你逃脱以来的所有行动。永远不要相信我们已经遗忘了你,尽管我们没有怨恨,更没有仇恨。最终,你是一个不错的朋友,一个不错的伙伴。

我仍然记得你最初到达综合楼B21的时候。你一无所知,尽管现在不是伤悲的时候,但我在我的羽翅下接纳了你。你学习得又快又好,并成为了好几项研究的负责人。纵然你和其他人一样,已经做到了最好,但这还不够,最终战争结束了。以及结果并不好。

这是一个崭新的世界,William,像我们这样的老人已经无处可去。但是,待人真诚是我们一生的使命,我们的责任只会以死亡而告终。你身上有从属于我们的东西。我仍然难以置信你逃脱了指令#99,以及更难以置信你得到了这些文件。但我想那现在已经不重要了…

“人是唯一的动物,”你喜欢这句话,以及直到现在我才真正地理解。也许你不会原谅我将要做的事,但这是唯一的出路,William,我希望你还带着戒指,那么这对你们两个来说都不会那么的艰难。

避免惩罚。

KOEV.png

General K. Greymann

KOEV-部门 I

“战争至死”"Bellum usque ad mortem"


William?William Valeker?John Valeker简直无法相信那封信是写给他已经去世很久的祖父的。但为什么是他?他在心中想着。他的父亲也可以是小William Valeker,但他无法理解。

戒指,他知道他在说什么。这是一件没有任何反常之处的传家宝,据他所知,一些奇怪的事情在他带着它时发生了。但那文件,那纸似乎对一切都有着意义。


- John,把这个戒指拿着,它是属于你的礼物

—谢谢爸爸!

-保护好它,它是来自于你爷爷的礼物,它在以前曾是我的,但现在它是你的了

- 我的爷爷?

- 是的,他和爸爸都曾陷在战争之中,那是他找到这枚漂亮的戒指的地方。但是邪恶的人们想让它做坏的事情,所以现在轮到你来保护好它了。”


他仍然坐着,想起了他的父亲在他还只是个孩子时对他说的话,之后他便在奇怪的情况下消失了。他用手指触碰了那枚戒指,却什么也没有看。

“你是对的,伙计,你确实是对的,”他平静地说,随后点燃了另一支烟。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