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下

2021


1月2日

莱比锡:德国,萨克森自由州


“他们来了,Philip。”

“我知道,”他喘着气说。

Amelia没有问他知道什么,可能是因为知道。她太了解什么最让他不安,所以猜都能猜到Doug在说什么,而且毫无疑问,她同样知道有两个狂怒的恐怖分子很可能刚刚跳下直升机,正在向他们追来。现在没时间反问了。

她没有问他的另一个原因是他们正在全力狂奔,他们的防滑靴几乎踩不稳积雪的沥青路面。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因为她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在她的手机上。

“你在……看什么……?”他上气不接下气。他的年纪比她大。

“地图。”她说得尽量简单;显然她也有些喘不过气。她比他年轻,但他们俩都不怎么运动。

“怎么看?没有……SIM卡。”

“不需要。机载地图。内存里的。”他们来到了她刚才跑出来的那条小巷;她的降落伞悬挂在一道防火梯上。

“我们这是在哪儿?”如果她能看地图,也许她会知道。

她指指防火梯下方的一个生锈的垃圾箱。垃圾箱上标有“MÜLLMEISTER: Stadt Leipzig”1的文字。

“荷兰语?”他问。

“种族主义者,”Doug哼哼着。

他们绕过下一个拐角,Amelia停下来靠在砖墙上。“德语。”她一时提不起气来说出下一个词,弯下了身子。她把手机递给他。“莱比锡。”

机载地图显示在一个看上去像工业园区的地块中央有一座基金会安全屋。“我们在这附近吗?”他拍了拍脑门;他的手被沾湿了。“不可能知道。没SIM卡。没信号。”

“不需要,”她又说了一遍。她指着对面的墙。在粗大的涂鸦文字和堆积的尘土之间,Phil一眼就看到了它:

Code.png

这差不多等于是直接用英语写的。二十多年前,当他理论上还被允许偶尔走出Site-43的时候,他曾接受过训练,把行动暗码牢牢地记在了心里。

可容纳两人的安全休息区。北方。

详细得简直令人心生好奇,但他没空管了。“嗬,”他只是这样说道。这东西多少有点让他想起Doug的脸,但毕竟他有慢性的、反复发作的错觉症状。

“运气不错,”她赞同道。

“没有你在的时候她运气就不错,Philip。”

他吹了声口哨。“确实。你……你觉得他们知道吗?我们离它这么近?”

她摇摇头,浅棕色的头发在她脸的周围晃荡,像个旧拖把。“这是秘密入口。仅限紧急使用。”

他揽住她的肩膀,再次注意到她连体服上的裂口和裂口下的擦伤。也许她摆脱降落伞的时候摔在了那个垃圾箱上。他尽力不去想这个。“通往哪里的秘密入口?”

她转过头来,朝他微笑。“Site-54。”

他想还以笑容,但突然他又回忆起那架直升机和他干了什么不要再想了你没时间想这个。他强迫自己挤出近似微笑的东西,而她看穿了他;现在她脸上的表情很可能就是刚才他想到她的伤口时露出的那种表情。

她挺直身体。“拜托告诉我你没有把密码给他们。”

他用指甲轻轻敲着手表的玻璃表面。Doug没做出任何反应。“当然没有。”

她在他脸颊上印下一吻,然后他们再次开始狂奔。

向北。


Rose.png

Site-54:德国,萨克森自由州,莱比锡


在莱比锡的街道下方深处,有许许多多东西正在等待着脱轨。它们中总有一个要带个头。

颤抖的瘢痕组织构成的卷须开始蔓延过门的边缘,它们在门外走廊里的空气中刺探,仿佛一条寻找着可品味之物的舌头……安全警报本该在这之前就响起,但是警报器已经被占据了整个收容间的大团搏动的血块与软骨吞没,于是它没有响。在这东西巨大的身躯抵住门的时候,门本不该打开,但是它的安全锁被遥控解除了,于是它开了。

这场收容失效持续的时间本该长得多,造成的后果本该严重得多,但是走廊的天花板上装着一台机炮。它先朝那生物发射了一枚炮弹,这是为了测距;炮弹在它的皮肤上撕扯出一条坑坑洼洼的痕迹,差一点将它撕破,随后生物组织完全靠伸缩性阻止了炮弹前进的势头。

接下来的几百发炮弹把这团可憎的血肉轰向了走廊的另一头,压制在远端的墙上,它变成了一片血液与胆汁的活体喷泉——然后它滑落到地上,发出一阵低沉的咕噜,像个漏了气的放屁坐垫。

它已经死得够透了。


Rose.png

现在回头想想,他们真不该停下来喘气和整理思路的。当他们钻出篱笆、砖墙和水泥的迷宫,进入地形开阔得多的工业园区时,Phil对这次逃亡还很有信心;但是当他们来到又一个没有任何遮挡的停车场时,他听见了身后垃圾桶翻倒在地的微弱回响,他感觉到了死亡的迫近。

“不要回头,”Doug建议道。要不是跑得喘不过气,Phil真想拿自己生命的最后几分钟对他高唱“Der Kommissar”2作为回应。

也许他们不会开枪。也许他们毕竟还是觉得取得他脑子里的东西比复仇更重要。也许……

一声尖叫。Phil把手表凑到眼前;Doug已经不见了。Phil回过头去;直升机的飞行员正站在小巷的出口处,捂着自己的眼睛。他的枪掉在了地上。那个下巴方正的特工暂时停下来帮助他。

“这是你干的。”奔跑中的Phil惊跳起来,动作里带着些心虚;Doug已经回到了手表上,他疤痕般的眼睛眯了起来,似乎很快活的样子。“都怪你。”

在那儿,”Amelia喘着气说,她加快了脚步。Phil拼命张望,想确定她说的到底是哪里,他只看见了一座废弃的自助式仓库和一座破旧的无线电信号塔。她正在拉着他跑向前者,速度快到让他感觉如果她现在突然刹车,他一定会从她身边飞出去,并把他们俩都拽倒在沥青地面上。

他们冲到了仓库的招牌下。招牌上写的是……是关于某个……

储蓄概念公共有限公司Storage Concepts PLC.这不可能……这一定是个巧合,不是吗?

不知为什么,这让他感觉心定了一些。

Amelia似乎很清楚该往哪里去。他们一起撞上了前厅的门;她的手臂撞上了门闩,他的手臂撞上了玻璃。玻璃起了裂纹,门被猛地推开,它挣脱了弹簧,一头撞在墙上。玻璃被撞成了碎片,但这时他们已经跑远了。他们飞奔着掠过前厅的地面,最后Amelia抓住一扇门的门框让他们刹住了车,利用最后的一点动势,他们转了个弯,倒进了门内。

他们一起摔倒在水泥地上,给自己伤痕累累的身体又添了几处新伤。Phil踹了一脚门,把它关上了,然后他坐起来揉着自己的后脑。

“喘不过气了?”Doug问。“胸口很痛?”

“去你妈的,”Phil咕哝。他试图站起来,但却不太成功。

“他在说你身体差劲?”Amelia倒是成功站了起来,但很快又瘫倒在地。

Phil眯起眼睛。“他为什么要——?”

她挥挥手打断了他。“没时间了。走吧。”

他们互相搀扶着站了起来,宽敞的仓库映入他们的眼帘。这里装满了各式各样的交通工具:Phil认出了一辆大众甲壳虫,一堆卡丁车,几辆跟43站维护地铁系统时用的东西差不多的小型多功能载具,还有一些不同程度破损的运兵车。这里并没有SCP标志,但他机修工的直觉在蠢动。这些应该是MTF的运输车辆。

“这里应该至少有六个警卫才对,”Amelia低声说。她穿过挡泥板和保险杠的丛林,走向两扇大型车库门中的一扇,在它们之间有一个读卡器。

“你对这地方知道不少嘛。”Phil在一辆高尔夫车的挡板上撞到了膝盖,差一点忍不住咒骂起来。

“她有秘密哦。”

“54站的事我什么都知道。”她解下自己的安保认证卡,轻触读卡器。一个操作面板弹了出来,她开始摆弄它。“我是在这里接受的技术训练,在他们送我去19站之前。光这一个站点里的子系统就比亚美尼亚全国加起来还要多。它就像……”她笑起来。“就像城市里的病毒。它总是在不断扩张。莱比锡的地上地下有那么多异常构造物,我真想不通他们为什么不把所有这些一块定义成一个大型枢纽算了。”她阖上了面板。“比如说,这个劫持你去外星的仓库。”

他感受到一阵突然吹进来的冷风。“什么仓库?”

一扇车库门开始向上滑动,门外的灯光亮起。“等会再给你解释。你肯定不想亲身体会它到底是怎么回事。”


Rose.png

事情确实发生了,但不是以她预想的方式。

这其实有点厉害。Site-54的主管Imogen Tarrow构想过这个基金会最安全、最受保护的设施化为一场未收容的灾难的各种可能的方式,但现在这种千刀万剐的死法绝对不是其中之一。

一切始于那具放在冰柜里的尸体。冰柜突然解冻了,栖居在冰柜里以尸体为食的食肉菌类逃脱出来,被安置得恰到好处的弹幕打了个稀巴烂。然后旧的维修通道与通往SCP-2856的小路之间的隔离板莫名其妙地被打开了,通道的居住者从那里逃了出去。再然后有个新来的警卫——他妈的彻头彻尾的菜鸟——在跟一个异常扬声器长谈一番之后,被它骗进了一间储藏室里,很快化作一滩人类呕吐物。再然后是那只乌贼——

她尽力不去想那只乌贼。

“又怎么了。”她都懒得提高尾音让这句话显得像个问句。

“九处不同的收容失效。”她新上任的安保部长——新得她连他叫什么都还不知道——厌恶地摇了摇头。“一个接着一个。大多数我们都还应付得过来,但我也不知道还能撑多久。我们只能指望它们自己平息下去。”这是一句难听的大实话,老员工们早已学会了不把它大声说出来。“每当一个问题告一段落,不管是重新收容还是无效化还是skip彻底跑得没影了,下一个问题就会立刻出现。”

Tarrow揉着自己的太阳穴。“我想,我们应该没办法让事态持续维持在某一个问题上吧。”

他同情地笑笑。“那就不要想。总之,2856那里有新情况。有身份不明的入侵者闯进来,抓走了一个警卫;其他人按照章程放弃仓库,在身后将门封锁。袭击者有可能使用警卫的门禁卡进入隧道。”

Tarrow耸耸肩。“底层入口还上着锁吧?”

他也朝她耸耸肩。“我亲自上的锁,用了一个非常安全的密码……但是那些隧道我们也可以当它是上了锁的。”他同情的笑容变得狰狞。“也许隧道里的怪物会抓住他们。”

“也许吧。”Tarrow叹了口气。“还有别的吗?”

“我正在派人去54-C和54-09。我们接到报告——”

一台监控终端上被消了音的爆裂声打断了他的话。终端前的技术员转过来面对着Tarrow。“有一条给您的保密信息,长官。”

Tarrow点点头,走过去看着屏幕。“接进来。”

广播里传出一个女人的声音。她听起来气喘吁吁的。“抱歉这么晚才联系,但是我想你们的长距离通信已经宕机了。”

屏幕上显示的是居住区域54-C的食堂。墙上有一个洞。有个穿实验袍的男人坐在地上,爱抚着天啦完蛋了一只平心而论真的非常可爱的玻璃乌贼。附近的桌椅上还有十多个穿实验袍或便服的人在挤来挤去,他们暴露在外的皮肤上明显可见会反光的变色物质的补丁。他们在追赶一个穿着闪亮的战斗装甲的女人,她做出一连串Tarrow从未见过的高难度体操动作,用一把Tarrow希望是麻醉枪的武器放倒了每一个研究员。最后一个人倒下之后,女人往墙上一蹬,稳稳地落在拿着乌贼的男人面前。

他平静地微笑着,把乌贼递向她。

她一脚把它踢进了墙上的洞里。

“MTF Tav-666向你报到,主管。你需要我去哪里?”


Rose.png

隧道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当然,其中一部分的原因是它们比起隧道更像是山洞(“熊的巢穴,”Doug贴心地补充道)。门后那条略带坡度的地下通道有温控,照明良好,而且干净。但是同样——根据Amelia的说法——是最远的一条路。他们实在拖不起,于是他们拐进了他们遇到的第一条便捷通道。这条通道也有温控,照明良好,而且干净,沿着粉刷过的混凝土墙面,一侧有一条明快的红色线条,另一侧则是舒心的蓝色线条。又走了大概二十分钟后,他们来到了这个粘湿、肮脏、昏暗的迷宫里,现在Phil把这里视为“隧道”,算是反过来把他们之前走的那段路的档次拔高了一些。

但他毕竟是在一个早在他父母出生前就已建立的站点里当维修工的。他早就习惯了隧道。真正困扰他的是没有温控和灯。这里很热,热得要命——他们全都解开了连体服,把上装系在腰间(Amelia动作熟练,Phil笨手笨脚),找到能用的光源也是纯属侥幸。他们在那条混凝土通道尽头的一个补给箱里找到了两个长长的黑色手电筒;Amelia用她的手电照着前方,寻找着通往站点的路,而Phil用他的手电照着后方,倒退着前进,每当他们的屁股碰到一起时他都稍感安慰。

Under.png

“没人跟着我们,”她大概是第十几次向他保证。

“她不可能知道,”Doug给他泼冷水。

“那些警卫是怎么了?”Phil本以为他们的声音会在看不到头的通道里回响,但除了持续不断的滴答滴答的滴水声和前方不远处奔涌的水流声之外,这里所有的声音都显得异常扁平。“你刚才说那里应该有六个警卫。”

“收容失效程序。如果站点遭到攻击,他们大概会在那些MTF卡车里挑一辆用来撤离。”Amelia充满自信地推断道;Phil并不会为如此了解她而感到后悔,但假如他无法看出这只是个推测的话,现在感觉一定会好得多。“他们会去最近的前哨站寻求支援。”

这没让他放心多少。“你是说,袭击者可能已经进到这里来了。”他又碰上了她的后背,感觉到她耸了耸肩。

“有可能。”

Phil突然很希望领头的人是自己。他内心的一半打算提出这个建议。

“胆小鬼,”他内心的另一半在他的手表上低声说。“你让她走进危险。谁知道前面会有什么?你肯定不知道。”

Phil张开嘴,刚想提议他们互换位置,远处的水流声突然不再遥远,他回过头,发现他们走进了一片更广阔的空间。这是一条下水道,而且特别大;它造在这里大概是因为——

“径流,”Amelia大声说。“莱比锡有很多河。”

现在水声的源头已经很明确了:一股巨大的水流自地面涌来,通过他们身边的金属格栅倾泻而下。Phil看见自己的脸倒映在水中,然后立刻被Doug的全身映像取代。

“噗,”Doug说。

看着自己的二重身憔悴的身影就站在距离自己一步之遥的地方,这感觉非常奇妙。瀑布的水雾中,Doug显得几乎像有了三维的实体,Phil觉得只要他伸出手就能碰到——

前方的黑暗中传来了一声凄厉的叫喊,Phil和Amelia转向声音的方向。他们的手电筒映照出了——

“什么?”Phil喊道。

“天啊——”Amelia说。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在他们摇晃的手电灯光中,一个由纸板箱组成身体的人形怪物颤抖着站在那里,大声尖叫。

“什么?”Phil小声说。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它用一条纸板箱手臂指着他们——不,它指的是他们之间,是更靠后的地方,是瀑布当中——它尖叫了一声“怪物!”便掉头跑远了。

Phil转过头来看着Amelia。她的嘴张得大大的,他突然意识到自己也大张着嘴。

“你听见没有,Philip?”瀑布中的Doug仿佛在微微发光。“它说你是个怪物。”


Rose.png

ETTRA指挥部:美国,内华达州,大盆地沙漠,Area-09


对。对。对。停。就是它。就是那里。”Dan ███████博士用激光笔指着目标的位置。“就是这玩意干的好事。洗掉它,告诉他们不要打到塔。”

仍在建设的指挥中心里有几名技术员对他皱起了眉头。只有当值的高级技术员Nate Frewer开口说话。“如果那是个认知危害,为什么我们可以看着它,又是为什么它没有烧坏我们的脑子?”

“它是生物危害,”Dan厉声说。“你把它标记出来了吧?”

Frewer点点头。“是的,我已经标记了目标。他们已经上路了。现在请你解释一下。”

Dan摇晃着激光笔,绕着Site-54通信中心一侧墙上画的那个奇怪的符号打圈。“Sauber-Sieger介观分形果然有很多种变体。我们已经有好几十年没用过这么古老的东西了,因为它的作用仅限于近距离范围,无法通过传输生效。可能是某种光环之类的东西,我不是模因学家我也不清楚。问题在于,它影响了他们,让他们以为自己的通信系统坏了。其实并没有坏。”

“这太离谱了,”Frewer叹了口气。他们一起看着大量液体从天而降,冲刷着那个符号,从厂房墙壁上把它洗去。液体一滴也没有沾到信号塔上。

“已经与54站建立连接,”房间另一头的一个技术员喊道。“正在获取现状报告。”

Dan向着半空挥击双拳。基金会复制SCP-3533——“形而上清洁剂”——的尝试显然得到了极好的回报。“A-9状况如何?”

Sophia Light主管摘下自己的耳麦,朝他耸耸肩。“Tarrow正在指挥Adams。Thompson已经准备就绪。第二小分队正在赶去的路上,但是看这个节奏,可能他们加入行动之前一切就会结束了。”

Dan点点头。“他们总有机会发光的。下一个问题!”

“现状报告来了,”Frewer报告。“站点安保和Adams已经控制住了所有事态,除了通风系统里的6528-1。SRA和过滤器都不管用。”

Dan用两手的指关节叩击着自己的额头。“6528-1。造成现实崩溃的藤蔓?太糟了。”他打了个响指,仍然是两手一同。“54站还有一台那种老式的斯克兰顿锚,对吧?远程的那种?3001那种?”

Frewer眨了眨眼。“杀了那个给它命名的人,就因为他打开了它的那种?有。”

Dan呸了一声。“我可没说他们打开这个引发地震。”他停顿了一会儿。“我们有能够引发地震的东西吗?”他又停顿片刻。“去吧!给他们打电话。”他指着另一个举起手的技术员。“好了?下一个?”

Frewer叹了口气,开始对着他的麦克风说话。希望今天的日程上不会再有别的灾难了。


Rose.png

Site-54:德国,萨克森自由州,莱比锡


他们现在在一条如同电影场景般的下水道里,那种大得难以置信的下水道,有着潮湿的鹅卵石墙壁和中央水闸,水闸里装满了……呃,在这里它装的只是看上去像水的东西。“融化的雪,” Amelia提醒他。“这里这么热,上面的雪一定融化了。”

Phil当然很想知道这里的上面到底是哪里,但他还有更紧迫的担忧。“你知道这里有个怪物吗?”

她摇摇头,一绺绺湿发拍打着她的脸颊,然后粘在了上面。

“除了你之外?”Doug问。

“那你知不知道它到底是什么?

她点点头。“它是隧道怪物。3663。但这里不是它的隧道。”

Phil试图理清思路。“它本该在一条隧道里?不是在收容室?”

“54站的旧维修通道就是它的收容室。别这么看着我;我们43站自己的地下还不是有一个不死的现实扭曲毒物学家。”

“你说得对,”他承认。“但是这东西是怎么会……跑出来……”

雪水的河流中,一具尸体从他们身边漂过。它看上去像是受了致命的冻伤,但是刺出它体表的那些碎片的颜色却是……

“是纸浆。老天啊,它今天心情很差。”她突然变得很沮丧。“哦,我不喜欢这样。”

Phil指着那具尸体。“这是隧道怪物干的?”

“不是……故意的。在它身边有时就是会发生这种事,在它……紧张的时候。”她停顿了片刻。“你看这人像MTF的人吗?”

他没有回头看。“你觉得他是我们的人,还是他们的?他们穿的都差不多。”

她一阵寒颤。“可能他一直在躲在前面准备埋伏我们。也可能他是从站点出来帮我们的。谁他妈知道呢。”

他真希望他们中有人知道。


Rose.png

Andrea Adams特工在这个原本是Site-54北翼的阈限空间里潜行。直到这一刻之前,她都还不明白“阈限空间”这个词是什么意思。就算这走廊里还有研究员、特工和勤杂人员来来往往,她也不会觉得它有多令人振奋;轨道射灯的光被天花板上的管道遮挡了一部分,投下某种诡异的灰绿色微光而不是正常的光照,墙和门框太过于坚固和古老,由蓝色的钢铁和刷成浅棕色的混凝土构成,地板只是一长条灰暗的油毡地毯,挤在两道意义不明的铁丝网间。这里没有窗户,因为这里位于地下深处。通常情况下,这里就是一个丑陋又压抑的地方,但至少她对它很熟悉。“基金会野兽派”是一种她已经深有体会的建筑风格。

这就是问题所在。她对这种走廊的一切经验都在不间断地告诉她,它们虽然紧挨着危险但却是相对安全的。她能够清晰地看见收容失效警报器,它们并没有启动。办公室的门全都关着,邮件箱是空的,地上和墙上没有血迹。一切都很好。

一切都不好。收容区54-01的射击场开始向人回击了——她到现在也没听到对此事的合理解释——警卫们被迫逃到了这个现在被称为收容区54-09的地方。已经有两支MTF带着防暴装备前去解救他们,但这是不够的;除非Adams能尽快设法解决4856,否则他们所有人都会在这个空间之间的空间中被开膛破肚。

现在她可以看到不对劲的地方了。地上的灰尘,通风管道里奇怪的声响,某几盏闪动的灯,空无一人的环境。在她穿过一道敞开的双开门进入另一条一模一样的走廊时,她终于发现了一个真正的疑点:地板上有一个闪亮的腰带扣子。

她俯身把它捡了起来。它布满了深深的刮痕,就好像有某种非常锐利的物体曾经从它和它周围通常会存在的柔软人体组织上划过。

就好像一头野兽把它撕扯了下来,想要——

有什么硬的东西从身后击中了她,她向前一踉跄,摔倒在一个穿实验袍的研究员怀里,刚才这里还没有这个人。她抬起头来看着他的脸——它的脸是一团拉伸平整的血肉,上面纹着基金会的标志。这生物猛击她的腹部,她瞬间无法呼吸,它用一只手把她高举过头,另一只手空空地垂在身侧。她拼命踢打着,砸碎了他们上方的灯架,最终她把步枪枪口转向了下方,朝它开火。

那个生物消失了,小而有力的子弹穿透了地板,留下一个洞口。她差一点掉在它身上,但最终撞上了——并且撞碎了——油毡地毯。她咒骂了一句。不要朝它开枪。它要是死了,世界也会跟着完蛋。确切来说当初他们并不是这样跟她解释的,但是她的本能需要的是更简单易懂的规则。

某个沉重的东西——一只脚——压住了她的腰背部。她把双手双脚一起撑在地上,汇集起这身战服的全部力量向上反推。她听到了令人满意的的一声,那个实体的头撞到了上方的管道,然后背上的重量消失了,她再次伏低身体。

这一次她稳稳踩住了地面,就在踩住的瞬间,她扫出一条腿,勾向那个穿实验袍的生物带金属支架的双腿。又是一声响亮的咔。它把手臂——两条一起——举向空中,然后消失……

……然后从另一侧踢中了她的脸。她仰面倒下……

……五个不同的SCP-4856个体俯视着她,它们向她伸出了爪子,它们咽喉处的那个恶心的开口因为兴奋而翕动不已。

我最恨时间旅行。

一个实体脸部的图案正中有块深色的瘀青正在绽放;一个实体的皮肤上扎到了很多玻璃碎片;还有一个实体只用左腿支撑着身体。但它们的手臂全都完好无损。它们朝她的内脏直扑下来,开始撕扯战服近乎牢不可破的表面,她能感觉到胸口传来的冲击。她清楚地感受到了每一次戳刺,但这种感觉只持续了一小会。事后她的感觉会糟糕得多。

以后再说……

她翻转身体,甩开那些实体,再次举起了步枪。这一次她满意地听到子弹击中了其中一个家伙未受伤的手臂,发出的一声。它们又一齐消失了。

在那短短的一瞬间,空荡荡的走廊里只剩下了她一个人。尽管这显得很荒谬,也不像是会奏效的样子,她还是扔下了枪,跳到半空中,同时踢出双腿,挥出双拳。

一个实体浮现出来,抓住了她的左腿。

第二个浮现出来抓住了她的右腿。

第三个抓住了她的左手。

第四个在它应该是脸的位置结结实实地吃到了一拳,它又痛又恼地吼了一声就消失了。她拧转身体,将第三个的一条胳膊从它的肩关节上扭脱下来——看你往哪跑。她得意地笑了——在前两个将她甩向最近的一面墙之前的短暂间隙里,她暗自庆祝着这次小小的胜利。

“人质已安全获救,”Tarrow的声音穿透了她的耳鸣。“收队。”

Adams放声大笑,她从瓦砾中站起来,用戴着头盔的头撞碎了办公室的玻璃门。“可能还需要一会儿。”

明天,等药效退了,她一定会大吃苦头,但她决不会放过一个挑衅时间旅行者的机会。


Rose.png

告别那具尸体之后的旅途并不愉快。Phil想象着Amelia或者他自己被塞满碎纸板的尸体会是什么样子……他们对此完全无力反抗,那将会是毫无意义而又不可避免的死亡……这些想法不能说是完全消除,但至少是暂时地减少了他对直升机上那件事的挂念。

因为那位以它命名的居住者的缘故,Amelia原本并不打算躲进维修通道,但是现在怪物已经脱离了收容,而且这条路确实更近一些。然而从湿隧道进入干隧道之后,他们走得愈发艰难了。这条路整体趋势是在向下——通过积灰的台阶,生锈的轨道,以及偶尔,通过梯级看上去不怎么牢靠的生锈直梯。这里比之前更热了;他们都在疯狂出汗,一路上蹭到的灰尘没有一点能留在身上。

但至少这里的灯是亮的,而且Amelia可以确定他们现在已经在维修通道里了。

“这就表示我们已经快到——”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盒子怪物从他们身后大叫着跳了出来,把硬板纸屑和胶带和麻绳蹭到了砖墙上。它高举着双臂在头顶挥舞,Phil同时做出了两种不同的反应:他上前一步挡在Amelia身前,又防卫般地举起了自己的双手。

手表现在没有面对着他,这很幸运。Amelia注意到了这一点,闭上了自己的眼睛——它们现在面对着Phil——这就更幸运了。由于没有可以接受的去处,Doug发出一声一百一十九分贝的尖叫。

Phil和Amelia卧倒在地。她用双手捂住耳朵;而他用一只手捂住一只耳朵,把另一只耳朵死死压在肩膀上。他知道他必须让镜子怪物挡在他和隧道怪物之间。他希望自己的血液不会变成纸浆。现在他仍能隐约听到低沉的吼声与高亢的尖叫交织在一起。

然后他突然听不到吼声了。

然后他意识到它已经停了下来。

然后他把手表转向自己,Doug的脸出现在表盘上。现在尖叫声也减弱了下来。

“我不是个玩具,”镜子怪物评论道。

“我是隧道怪物?”隧道怪物尖声说。


Rose.png

世界似乎今天还不打算完蛋。

不少于十七个异常突破了收容——是这个设施在这片狭窄林地运作多年以来遭遇的最严重的一起“事故”——但是只造成了少数几人死亡。当然,他们大多会在Tarrow接下来数周的噩梦里困扰她,因为这就是Site-54中死亡的本质。

而在她清醒着的时候,困扰她的只有一个问题: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事情本来可能会更糟,”安保部长在自己的终端前评论道。“比这糟得多。”Tarrow从没见他取下过自己的耳麦;过去的半小时里他一直在调度清理团队。“所有的物品要么被重新收容,要么至少是被看管住了。你们的人干得很漂亮。”

她朝他笑笑。“你是说‘我们的人’。这真是一次严酷的考验。我真佩服你还能这么冷静。”

他也还以微笑。“哦,那是因为我安全得很,毕竟我就是引发这件事的人。”他按下控制台上的一个按钮,低沉的音波充满了整个房间。Tarrow牙齿里的填充物在震颤,而她所有的手下都立刻昏死过去,有些倒在自己的椅子上,有些滑到了地板上,还有一个在办公桌上撞到了头,她的血泼洒在洁白的地砖上。

Tarrow的脑袋里隆隆作响,但她没有倒下。她受过模因特训。主管的特权。但这并没能让我看穿这个混蛋,不是吗?“我就知道……我就知道……”

“你不用自责。我们非常擅长改变形象。而你擅长的则是改变概念。等我收回了第二份密码,我一定要好好看看你们那个概念重新稳定器。”他戏谑地把头歪到一边。“就是不知道高温和隧道怪物会不会抢在我的人之前找上他们。我们真的希望能避免不必要的流血。”

“你是谁?”Tarrow问。

那个人依然满面笑容。“一个想看到你成功的人。一个需要了解你具备这种资质的人。”他拍了拍她的肩膀,她磨着牙齿。“你们的人、Alpha-9和ETTRA配合得天衣无缝。一切都被牢牢锁住了,就像我们希望的一样。”

“‘我们’是谁?”Tarrow咬着牙低声说。

“这个只有我能知道,但你可以猜猜看,”他说,就在这时,一只无实体的手出现在他的腰部附近,抓起他的工作用武器,调转枪口,将一发子弹射入了他的大腿。他倒在地上,发出凄厉的嚎叫,Tarrow往他脸上踹了一脚,然后狠狠拍下紧急停止开关。

哦,随着她的头脑渐渐恢复清醒,她想道。原来那些照片是用来干这个的。

那只手朝她竖起大拇指,然后消失了。

Tarrow花了一小会镇定了下来,然后她拿起耳麦。“安保请速来指挥中心,”她发出哼哼声。接下来她再次张了张下巴,换了个频道,用更清晰的声音说道:“替我向Thompson特工道谢。”


Rose.png

我才是隧道怪物。”那个孩子气的声音忿忿不平地说。“我才是。”

“没错,”Phil一边说一边慢慢地站起来。“而我是Phil。这位是Amelia。”

Amelia挥挥手。“我是Amelia。你好……隧道怪物。”

它向Phil的手表挥舞着它的盒子手。“这是我的隧道。他不可以抢。”

Phil瞥了一眼Doug。“他不想要你的隧道。没人想要……”他闭上了眼睛。这话好像不太礼貌。

怪物似乎没有注意到。“他是什么?他干了什么?”

Phil把手表凑到眼前,强迫自己思考这个他熟识已久的魔鬼。”他是……呃,他是个镜子怪物。”

“为什么?”

Phil再次放下表。”嗯?“

”为什么他是个镜子怪物?你们对他……他都做过什么?“

Amelia走到Phil身边。”你说什么?“

”你们为什么要对他这样做?他做过什么?他做了什么让你们这样对他?为什么?“

Phil眨了眨眼。这种表述与现实的巨大差距让他的脑子一时转不过弯来。“我没有……我没有对他做过任何事。反过来是他在对付我!每天都不放过我。”

“至死方休,”Doug欢快地哼唱着。

“他做了什么?”

“呃,他……”Phil的眼睛向上转去,开始思考。“他就……保留我的负面想法?和感觉?关于……呃,大多数关于我自己的,大概?”半裸着身体在这片黑暗中说出这个赤裸裸的事实让他感觉非常尴尬。

纸板怪物身体一颤,Phil惊恐地意识到那是因为恐惧。“太坏了!你为什么要对他这样?!”

他感觉这个问题是在不讲道理地刁难他。“我没有对他怎么样!我没有!他接收我内心的不安,然后用它们来折磨我!每天都这样!从来不停。”他朝空中挥舞着双手——以及Doug。

“是你把那些坏东西塞给他的!是你让他变坏的!这不是他的错!”

“这不是任何人的错!”

这总得是什么人的错!”隧道怪物转过身去,一拳打在墙上。随着一阵瘆人的挤压声,隧道怪物的拳头没了。“这总得是什么人的错!”它踢了墙壁一脚,那条腿也随之崩溃,它差点摔倒。“这是我的错。”它从他们中间挤出去,消失在走廊尽头,一路洒下形如碎骨的白色纸片。

他们毫不犹豫地跟了上去。“你有什么错?”Phil问。

它没有回答。它继续向前走,踏上了一条狭窄的步道,上下两侧都是巨大的洞穴空间。步道随着它的脚步微微颤抖,虽然它看上去并不像有那么重的样子。

“没有,”回答他的人是Amelia。“他什么也没有做错。”

怪物停了下来。“我做了很不好的事,”它低声说。“我真的很后悔。但已经太晚了。”它转过来面对着他们。“你做了什么?”

Phil也踏上了那条步道,迎接他的是一阵来自下方的热风。“我没有……呃。”他又想起了直升机。他试图不再去想直升机。

他低头向下望去。

他们是站在一条废弃的地热通风管道上。在43站有没被废弃的,所以他一眼就认了出来。有一辆散发着白炽光芒的跑车停在洞底,他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好。

“天啊,”Amelia随着他的视线看去,她低声咕哝。“那是个什么玩意。”

“庞蒂亚克火鸟,”Phil回答说。“吉姆·洛克福德3开的就是这。”

她转开目光,拼命眨着眼。“你真是上了年纪。”

他微微一笑,异常跑车刺眼的光芒让他眼泪直流。“我猜这也是54站的哪个skip?这是不是表示有人打破了它的——”

步道在左右摇晃,是隧道怪物在向他们走来。Phil抬起头,擦掉眼中的泪水。“哦,糟——”

“不要哭。”隧道怪物拍拍他的脸。“不要害怕。”它破碎的拳头抹过他的鼻子。“你是个怪物。怪物是不会哭的。”

“我不是怪物,”他擦擦鼻子,低声说。

“你当然是。”Amelia和Doug异口同声地说道;唯一的区别在于Amelia同时把他拉进怀里紧紧抱住,她把头依偎在他胸前,爱怜地摩挲着他的后脑。

“我们都是怪物,”这次只有她一个人说话。


Rose.png

Niko Derichs不清楚今天的事到底是从哪里开始出的岔子。

他按照指令在旅馆那里接到了那对情侣。他按照指令带着他们上了直升机。他们飞到了指定的下客点,这个过程大致上还是符合指令要求的;Wahner还是像往常一样对什么都没个好脸色,她在那个女人身上疯得有些过头了。他到现在也搞不懂她到底在想什么;要是她不小心伤害到了Deering,她的眼睛里就会填满……呃,填满让Schäfer在仓库的停车场里变成一个胡言乱语的疯子的那种东西。

把他扔在了那儿。

当然,扔下他才是对的。他不喜欢抛弃仅剩的同伴,尤其是在另一个同伴出了那样的事之后,但是看来他没有别的选择。他必须找回那个密码。

“说到密码……”他咕哝着。眼前的门坚固得简直离谱,他不得不承认自己有限的电子知识根本无法动它分毫。他已经查看过这整座建筑的周边,只发现了一个显然已从外侧被焊死的车辆出入口;这让他迷惑万分,但这并不重要。

他不知道这里面还有什么,他在意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他绝对不允许他的猎物逃脱——

门内传出响亮的咔嗒一声。

他拔出服务台上的武器,用一只手抓住门把手一推,它开了。一时间他没看到里面有畏缩的清洁工在,但他知道他们一定就在这里。

他走进门内。

从外侧看这里只有一扇滑动门,但里面却有两扇,它们之间有一个键盘。这第二扇门后面到底是什么?另一个车库吗?这不重要。Torosyan和Deering肯定进不去。这里又不是SCP安全屋,只是个随处可见的营业场所。他试着回忆刚才他看见的招牌上的名字……什么概念公共有限公司。SCPLC。他觉得这好像应该有什么意义,但它并没有。

也就是说,他们还在这里。不论他们是躲在那些运兵车的后面,还是某辆多功能车的下面,现在他知道自己一定能找到他们。然后他就可以回去找Schäfer,再然后——

门在他身后关上了,门框里的小型马达嗡嗡作响。然后又是一声响亮的咔嗒。

“管它呢,”他咕哝着。他有枪在手,他的靴子有钢制的鞋尖。解决这种门不成问题。

接下来的十九分钟里,他掀开每一个坐垫,搜查每一个隔间,窥视每一个车底盘,轮番地哄骗、劝诱和辱骂着Torosyan和Deering,想让他们自己从藏身之处走出来。他想不出他们怎么可能通过那扇上锁的门;他看不出储蓄概念公共有限公司Storage Concepts PLC.啊对就是叫这个和SCP基金会到底有什么联系。

在第二十分钟到来的那一刻,就在他决定找一辆卡车试着撞开第二扇门的时候,他突然什么也看不见了。灯光熄灭了。

他的余生在是尖叫中度过的。


Rose.png

Phil和Amelia静静地站在步道上,互相搂住彼此,他们的汗水和眼泪混合在一起。

然后她问道:“你会瞬时传送,对吗?”

Phil抬头望着她。“呃……不会?”

隧道怪物低头望着他们俩。“是的?”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