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宇宙岛王国(Nx-12)寻获日记文本
@media only screen and (min-width: 767px) {
.desktop {
     display: block;
     visibility: visible; }
.portable {
     display: none;
     visibility: hidden; }
}
 
@media only screen and (max-width: 767px) {
.desktop {
     display: none;
     visibility: hidden; }
.portable {
     display: block;
     visibility: visible; }
}
评分: +57+x



2001.7.14记。

晚餐后,安娜修女姐姐为救济所里的所有孩子分发了笔和日记本,据说是因为我们已经到了需要记录秘密的岁数了。日记本是黑色的,表皮很厚,拿在手里硬邦邦沉甸甸的,像石头。我想不出我有什么秘密,但修女说,只是用来记下心情或收集有趣的见闻也是可以的,所以我收下了。

回到房间里时,洛卡对这些东西似乎也很好奇,绕着笔记本飞了好几圈,甚至想要用牙去咬,但被我制止了。它对此看上去有点沮丧,但很快就重新活跃起来,我想应该是外面发生了什么让它开心的事——尽管不是很明白,但我在它带来的半张报纸上看到了和洛卡很像的照片。

对哦。我可以把洛卡给我的小纸片都粘在笔记本里,这样就不用担心被发现了。说实话,救济所里的生活真的很单调,希望能够早一点长大到可以外出的年龄啊。


宇宙岛时报 2001.7月刊(上)




佛利菲斯家族卫冕银鱼竞速赛冠军


本报讯,7月12日,由皇室亲自操办的银鱼竞速赛事圆满落幕。作为宇宙岛王国每三年一度,已有近百年历史的传统项目,今年的赛事也依然充满着悬念与起伏,直到最后时刻都紧系着每一位观众的心弦。

同往年一样,在所有选手的全力以赴下,本届赛事中诞生了无数精彩纷呈的瞬间;但若要评选全场最为瞩目的骄子,毫无疑问,只能是上任冠军佛利菲斯公爵家族的长子,菲利普·佛利菲斯。

作为所有参赛家族中派出的年龄最小的参赛选手,即使在赛程初期因种种意外一度落后数十个积分而饱受质疑,他依然在后续赛况中,凭借与“吗啡”——自出生起便由其照料的一条纯种皇家宽翼银鱼——之间十二分的默契,实现了堪称不可能的绝地反超,再一次向所有人展现了佛利菲斯家族一贯精湛的驯兽技艺。

%E9%A3%9E%E9%B1%BC

银鱼“吗啡”飞跃德里斯山,本报记者于赛事中途跟拍。

预谋叛国者已缉拿归案


本报讯,本月5日,禁卫军于皇室园林内捕获一叛国者,其身份为平民,届时携带有一份标注各贵族及皇室居所的王国地图,及用于呼叫地上居民其所谓“基金会”的通讯装置。对其的审判将于近日在中央广场开展。

王国禁卫军总督米蒂斯在近日的皇家工作汇报总结中向王国子民明确传递陛下旨意:王国将不会轻易饶恕任何犯下叛国罪的任何平民和贵族,同时王国禁卫军也将加强对民间秘密结社的突袭与审查工作。

在此,本报向各位读者发出呼吁:近年来,皇室在外交上的慷慨政策,向地上居民宣扬了王国威名的同时,也在不经意间为卑劣小人留出了空子;若发现身边存在行踪可疑者,请立即向守卫或法官揭举。


2001.7.16记。

我很喜欢看宇宙岛出版的报纸,安娜修女姐姐也时常会带报纸给我和洛卡看,但是安娜姐姐最近不知道什么原因不再给我们带报纸了,不过这可难不倒我,昨天夜里我让洛卡偷偷溜出了救济院,然后洛卡用牙从救济院外的邮箱里叼回了一份报纸后又溜回了房间。

不知道为什么,洛卡貌似很喜欢读报纸,不过它不能够手动翻页,所以我只好读给它听,洛卡在听到银鱼竞速的消息时总会高兴地围着房间盘旋,如果它真的能听懂的话我想它应该是为听到同伴的消息而兴奋吧,真好,我也想有个同伴能够与我分享他的喜悦,可惜大家都避着我,只有安娜姐姐一直对我和洛卡很好,我很喜欢安娜姐姐。

虽然我没有什么朋友,但所幸我有洛卡陪着我,我就不会感到孤独。

2001.7.19记

洛卡今天又给我带来了新的小纸片,好像来自我没看过的其他报刊,纸片边缘还有牙咬过的印子,估计是洛卡只偷偷挑了一部分带回来,它仿佛知道我不想让收集的纸片被救济院的神父叔叔们发现,我忍不住抱了抱洛卡,它真是个可靠的伙伴。

纸片上记载了一些对我来说很新鲜的内容,之后我再慢慢看看然后读给洛卡听。


a.

阿格里厄公报

阿希姆之月的王国建国典礼!

IMG_0099.jpg

自王国于1721年建立、伟大的马里恩一世陛下于王国首都盖兰宣誓就任国王之位伊始,截止至今日,宇宙岛王国已经达到建国300年的伟大时刻。依照如今当朝的马里恩二世陛下的指示,王国典礼官发布公示宣布本次阿希姆之月将举行史无前例的盛大王国建国典礼。

我,记者Pierre Garneau有幸受公爵的代理人邀请参与典礼筹备公示会议,公爵代理人宣称“为弘扬陛下的至高权威与陛下爱民之心,马里恩二世陛下将在典礼中与王国子民们一同参与并接受子民们的提问与建议”,但是为了保障“陛下的安全与典礼的顺利举行”,“王国需要在近期内对岛内分离主义分子和非王国子民种族进行驱逐和处决。”

公爵的提议得到了会场与会代表的一致认可,“驱逐分离主义分子与非王国子民”这点意见很早就已符合追随陛下的广大王国子民们的心意,这次在公爵的提议下终于得以实现。想必在这次提议得到执行后,我们人民将保持崇高品格与信仰,将这个国家引导至更卓越的高处。

除此之外,天穹教会的全权代表Étienne Langlais副主教也在会议上宣布教会将委派人员对从属教会的救济院和地方教会进行检查,以核对其中有无非王国子民种族孩童混入救济院中接收救济。

同时Étienne Langlais副主教也透露他们已经接收举报称地方教会有岛内分离主义分子,这些分离主义分子正在试图与外界地球人与一个名为“基金会”的组织取得联络,为了保障王国的稳定和繁盛,天穹教会将不遗余力地将犯下叛国罪行与包庇外来种族的罪犯揪出并移交给王国审判庭进行审判。

而王国典礼的场地布置工作将在阿希姆之月月初开始启动,在场地布置期间,广场将启用临时禁足令,禁止身份不明行人的进入,竣工之时广场便会置入由著名发明家Nicolas Bourrie制作的灯具,在灯具点亮后将会阻止空鱼与珍晶虫的靠近与聚集,以保障典礼进行时的良好观赏视野。


2001.7.22记

自从洛卡给我送来上次那张纸片后不久,救济院的氛围变得有些奇怪。

首先是神父叔叔们总是会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我和洛卡,其他救济院的孩子也是那样,我从来没有看过这种表情,虽然我平常没有朋友但也没有被用这种奇怪的眼神凝视过。我感到很害怕,我担心是洛卡替我收集纸片的事暴露了,但是直到会餐结束也没有人提到这个事。

晚上安娜姐姐照例来我的房间打扫,帮我收拾东西,我忍不住询问安娜姐姐大家都发生了什么,但是她只是笑了下然后摸摸我的头,告诉我安心睡觉不用多想就走了。

但我根本睡不着觉,洛卡也显得有些躁动不安,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隐约听到房间外有争吵和碰撞的声音,我很想出去看一眼,但是神父告诉我们晚上都不能私自离开自己的房间,所以我只好用被子蒙着头来使自己不再多想。

我很担心,我不知道我做错了什么,也许这只是我这个坏孩子应有的处罚吧。


h


我早就通知过你立即划清和那家伙的关系,天穹教会的搜查教士很快就会来这里,如果你不想被当做叛国者处理的话就停止与救济院决定的对抗,你知道这么做的后果是什么,你一个人是无能为力的。

安娜修女,你也不会想你暗中与地外人联络的事被教会发现吧。

既然这样就乖乖服从救济院的命令!

我最后再警告你一次,他是异类!




2001.7.23记

今天洛卡又不知道从哪里捡到了一张纸条。

但是纸条的内容让我很担心,纸条上提到了安娜姐姐,好像是救济院里有某个大坏蛋在逼迫安娜姐姐服从他的决定。我不知道这个纸条是谁写的,但是信上却说他知道安娜姐姐与地外人联络的事。

我也在之前的报纸里看过王国民众与地外联络的新闻报道,报纸上说这是严重的叛国罪行,但是我记忆里的安娜姐姐一定是不会做出这种事的,这一定是大坏蛋对安娜姐姐的诬告,等我到了能够外出的年龄后一定要揪出这个大坏蛋。

不过信上说的异类的字眼让我有些迷惑,同时我也有种没有由来的紧张,洛卡也一样,这几天洛卡一直都显得很紧张和躁动。

我感到不安。

2001.7.25记

今天救济院爆发了争吵,争论的焦点是我。

神父叔叔们说要把我送走,让我离开救济院去外面,听到这个消息时我很高兴,因为这意味着我终于到了能够自由外出的许可。但是安娜姐姐却立刻表示了反对并要求将我留下,随后便和神父叔叔们开始争吵。我猜安娜姐姐是觉得我年龄小才不放心让我离开,我也不想看到安娜姐姐为了我和其他叔叔们的关系闹僵。

所以我拉住安娜姐姐的手,坚定地说“我愿意接受决定离开,我已经长大了,可以自由外出了。”当时她愣了一下,脸上露出了复杂的表情,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但是我看到其他叔叔们都笑了就自信认为我做了一件正确的事。

最后安娜姐姐终于点点头停下了争吵,但我看出她并不开心,这是为什么呢?明明姐姐告诉我她最想看到的就是我能够独立自主的生活,而现在我终于要迈开这一步了,为什么安娜姐姐会不高兴呢?

我不理解,我真的不理解,也许…我哪里搞错了吗…?

2001.7.28记

明天就是我可以离开救济院的日子了,我很开心,洛卡也一样。

自从知道可以离开救济院的消息,洛卡就整天兴奋地绕着房间盘旋,有时候还会碰倒书架上的书,它最近也没有再出去给我送来小纸片,想必是可以外出的消息比起寻找小纸片更让它在意吧。

不过在今天晚上安娜姐姐突然来到我的房间,姐姐还是像往常一样温柔,温和地浅笑着帮我收拾明天要离开救济院时带走的行李,虽然也并没有多少而且我也自己早就整理好了,但是安娜姐姐却继续往包里塞着她带来的像衣物之类的东西。

最后安娜姐姐终于停了下来,她坐在我的床边,像小时候照顾我那样摸摸我的头,然后轻轻地对我说“明天就要离开这里了啊……要是可以的话,就听姐姐的,去盖兰图书馆找一位名叫James的叔叔吧,姐姐已经和他说好了,他会帮助你的。”

听到安娜姐姐这么说,我也用力点点头,果然安娜姐姐在最后还是这么关心着我,但是我后面发现安娜姐姐的脸上有泪痕,于是我就询问道“姐姐你怎么了吗?为什么哭了?”但姐姐只是摆摆手告诉我没事,然后又和我谈了一阵话后才离开。

在安娜姐姐走前,我觉得我也有必要让安娜姐姐安心,于是就不假思索地喊道“等我能够独立养活自己了,我一定会回来看安娜姐姐的!”,但这次,姐姐只是止步了一小会,没有像我想象中那样笑起来,而是淡淡地告诉我“如果可以的话……还是不要回来了,忘记这里吧。”

这句话让我百思不得其解,包括现在写日记时我也一直在试着琢磨这句话的意思,但是徒劳无功,也许……是姐姐想让我真正变得独立起来才这样说的吧,一定是这样的,那我也一定不会让安娜姐姐失望。


d

典礼筹备工作稳步推进,敌对势力扫除活动正在有序执行

先代公爵夫人Marianne Grandjean之子被检举参与王国分离主义者集会活动!公爵一家已被传唤至法院受审!

在刚过去的圣丹尼尔月7日,王国守备军总督Gireaud向阿格里厄市市民进行通告,宣称王国方面接收匿名市民的举报信,信中内容为先代公爵夫人Marianne Grandjean之子参与王国分离主义者集会活动的照片等实物记录,王国方面在检核确认实物记录真实性后立即对被检举目标依照王国神圣法典第二条叛国罪条例进行抓捕并押解入当地监狱,为进一步确认其罪行事实,当地法院已传唤公爵一家及庄园法庭管家进行受审。

天穹教会宣称已有超过15个教会下属救济院接受了调查审核

教会方面透露目前审查教士的调查工作正在有序进行中。


2001.7.29记

今天就是我离开救济院的日子了,我带着洛卡一起,背着行李走出了这所照顾了我直至今天的救济院的大门,虽然没有人来送别我,安娜姐姐也没有出现,但是获得自由生活的激动与愉悦已经足以让我忽略这一事实。

按照昨天晚上安娜姐姐告诉我的,我之后要前往盖兰图书馆找一位叫James的叔叔,不过在前往图书馆的路上我总感觉有什么东西在盯着我,洛卡也一反常态的只敢在我的身边盘旋,我看到了路人的目光,那种目光和之前救济院的神父叔叔们和其他孩子们一样,是冷冷的,完全不同于安娜姐姐那种温柔的目光。我感到有些害怕,就紧赶着绕小道逃开了市民们的视线。

然而我还是没有能够进到图书馆里面,因为我没有能够证明我的身份的东西,守卫很不耐烦地把我和洛卡驱赶了出去,洛卡当时很生气地想要咬他,所幸我及时抓住了它,不然想必安娜姐姐说的那些会将坏孩子抓走的人会出现教训我的吧。

虽然没有身份证明不能光明正大的进去,但是并不代表我和洛卡就没有办法,要知道深夜偷偷溜出救济院的事我和洛卡可是干过,虽然担心被说成是坏孩子,但是洛卡和我都渴望着外面的世界,如果说真的有神明大人的话想必他也会原谅我的好奇心吧。

我现在正待在图书馆的藏书阁里,这里有很多很多的书,我很喜欢读书,可惜以前在救济院并没有太多书给像我这样的孩子看,这次终于能够看到这么多书了,我和洛卡都很兴奋,虽说安娜姐姐告诉我要在这里找James叔叔,不过现在正是深夜,图书馆里除了我和洛卡应该也没有了别人,总之在找到叔叔前先把刚刚找到的感兴趣的书看完吧。

说起来我一直很好奇洛卡所属的种族到底是什么,我只在报纸上看过好像叫什么“银鱼”之类的字眼,我是小时候捡到的洛卡,那时候它还不会飞,只有半个手掌大小,现在倒是比以前大了几倍多了。

洛卡也一直是我的知心朋友,安娜姐姐告诉过我:作为好朋友,进一步了解对方也是必要的。刚好我在图书馆里头找了几本宇宙岛的生物图鉴,兴许我能在这里面找到我要找的答案。


宇宙岛王国本土生物自然历史及其演替(一)

作者:Heorges Cuvier,1832年编写



生物名称: 皇家宽翼银鱼

学名: Rhinoptera latus.G

分布区域: 宇宙岛碧波森林地区,七大公国平原地区有零星分布


简介


皇家宽翼银鱼在通常情况下身体扁平,呈圆形、斜方形或菱形,有用于过滤空气的五个鳃空,腹鳍和躯干融合形成扁平盘状;背部生有一对眼睛。因其身体在日光照射下呈现亮银色而得名。

皇家宽翼银鱼在幼年期时栖息于浅层淡水水体中,借助鳃进行呼吸,以珍晶虫及其他底栖生物为食,而宽翼银鱼在达到亚成年体时,即可借助生物力场生成覆盖其身体的区域反重力进行浮空飞行,并直接呼吸空气,多以小体形空鱼为主食,有时也能以未知方式获取一定能量。

一般而言野生宽翼银鱼的寿命在80年左右,而人工饲养个体最长可达到210年。目前皇家宽翼银鱼相较其他宇宙岛本土物种已达到较高驯化程度,常用来进行代替原传统赛马的娱乐竞速活动,宇宙岛王国官方生物协会则在1859年正式批准了皇家宽翼银鱼的养殖与出售,但养殖与出售均需要得到皇室许可后才可进行。

sea-water-nature-ocean-ray-skate-759007-pxhere.com.jpg

皇家宽翼银鱼


物种历史



皇家宽翼银鱼是最早由宇宙岛王国著名探险家Georges.N于1727年发现于今王国泽尼兰首都郊外碧波森林(Ondeverte)的宇宙岛原生物种,最初探险家发现他们后立刻报告了当地尚才组建的小型工会,之后工会派遣了其他探险家试图捕获了几条野生皇家宽翼银鱼并正式开启了对该物种的驯养与研究工作。

至于该物种的自然起源方面,早期王国科学家普遍认为皇家宽翼银鱼为宇宙岛的原生物种,但在1926年,据王国古生物学家Marchet在其研究著作《宇宙岛本土生物起源与外层世界关联》中依据生物基因图谱与现有宇宙岛本土物种进行比较提出皇家宽翼银鱼很有可能并不是真正的宇宙岛本土生物,而极有可能来自于地球甚至于外层空间,而宽翼银鱼对于高温高压的极端耐受能力和成年体后可以进行长时间无氧呼吸能力也印证了该观点的一定正确性,除此之外,该物种自带的反重力生物力场也被认为与其起源有所关联。

在该著作发表后,皇家古生物协会并未否认该学术观点的正确性,但尚未正式更改宽翼银鱼的生物定义内容,目前宇宙岛皇家古生物协会正在讨论是否对宽翼银鱼的物种档案进行更新。

2001.7.30记

看到图书馆的科普书籍后我才终于对洛卡的由来有了一个浅显的了解,原来洛卡是来自于宇宙岛之外的种族,而它能够自由自在在天空飞翔的能力居然是生成所谓的反重力场,要知道这种词语我可只在一些刊登在宇宙岛时报上的幻想小短文上看过,没想到居然真的就在我的身边就有这种实例。

说起书里提到的外层空间,当我读到这里时洛卡总是在兴奋地来回飞来飞去,即便我示意它安静它还是止不住它的活跃。也许它是在为听到自己故乡的名字而激动也说不定,不过我也对那个“外层空间”感到好奇,安娜姐姐曾经和我说过在宇宙岛之外还有另外一片广阔的空间,在那里,天空可以向上延伸,那里看得到闪烁的星座和浩瀚的银河,远比宇宙岛单调的天穹更有魅力。

我渴望去往那个地方,去拜访洛卡的先祖曾经的故乡。同时,我也想找到我素未谋面的故乡究竟在何方。

2001.8.1记

这几天是倒霉但又幸运的,至少对我来说是这样的。

本来打算在这里等待James叔叔的造访,不过由于晚上熬夜看书太投入了,再加上洛卡的吵闹,一不小心迷迷糊糊地一觉睡到了早晨,结果被图书馆管理员给抓住了,他很生气地说要把我交给警察核实我的身份,但我可不想被抓住,所以趁洛卡分散他注意力的时候就趁机挣脱跑掉了。

之后图书馆已经不能待下去了,但是安娜姐姐告诉我的事也不能不管不顾,所以我也只能带着洛卡露宿街头。因为我不敢和那些用冰冷的眼神盯着我的市民叔叔和阿姨们接触,他们让我感到害怕,犹如以往在救济院被欺负我的其他孩子们注视着一样……

不过倒也是因祸得福吧,应该是这样说没错吧?露宿街头了几天后,有一天忽然洛卡突然跑出了我们平常待的小巷子,我怕它走丢就赶忙追了上去,结果刚追了几步就在转角处和一个叔叔碰了个正着,我当时连忙道歉,但是叔叔只是看了我和洛卡一眼,忽然问道:“你就是安娜修女提到的那个孩子吗?”

我下意识地就点了点头,叔叔随后告诉我他就是James,是安娜姐姐联络他来这里带我离开的,听到从叔叔口中说到的这个熟悉的名字,我也不禁在心中放下戒备来,既然是安娜姐姐联络的对象,想必也值得我的信赖吧。

然后James叔叔把我带到了一户人家处,我先前还害怕他们也会讨厌我,然而主人却热情地欢迎并收留了我和洛卡,这是我自离开救济院后第一次感到被人关心的温暖,我感到很幸运。我的新的生活也许将就此展开。

2001.8.2记

收留我的主人叔叔家对我很好,让我不禁想起了安娜姐姐。

他们愿意为我提供每天的衣食住行,专门给我腾出了一个独立的房间,还给洛卡也提供了一个不大不小的活动场所,和我每年在救济院的单调乏味的生活完全不同,这里是自由的,我能够自由自在地享受户外新鲜的空气与灿烂阳光,我可以在这里阅读报刊和书籍,主人叔叔甚至为我提供了剪裁刀让我制作手账。

虽然主人叔叔家的书籍并不像图书馆那样浩如烟海,但也足够丰富,对于我这种充满好奇心的孩子来说怎么能抵挡地了诱惑呢?这么一想,也许离开救济院的决定对我来说是一个机会也说不定呢。

也许不久之后,我就能融入大家之中吧,我相信。


《关于宇宙岛外层空间研究与分析》(节选):

自1721年初宇宙岛民登陆宇宙岛以来至19世纪早期宇宙岛王国皇家天文协会建立,关于宇宙岛外层空间的研究与分析已经历经约1个世纪之久,经过天文学会的长期记录与研究证明,宇宙岛王国为一个孤立口袋空间,目前可观测半径在643,801平方公里左右。

而宇宙岛作为口袋空间在多处存在有与外层空间(如地球)相连接的通道入口,这些入口可能为天然存在的空间裂缝,如“通天塔楼”(指1720年通道,现已关闭),而在宇宙岛民进入宇宙岛前,部分生物个体也极有可能通过不同空间裂缝进入宇宙岛之中并繁衍演化,如宽翼银鱼、珍晶虫、幻翼等。

……

QQ%E5%9B%BE%E7%89%8720230720222624.png

我喜欢星空,喜欢那未曾谋面的“外太空”。

第一次看到杂志上出版的星空的图片时我就深深为此着迷,在我印象中那是一个与宇宙岛的天空完全不一样的地方,不是像救济院的穹顶一样只能看到窄小的天空,而是能看到像书上所说的万千星辰。

我记得书上介绍过像洛卡这种物种在长大后就能运载着人类进行飞行,我从小渴望着天空与星辰而洛卡也不妨多让,因为它本就属于这里,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我能够和洛卡一起去探索前往“外太空”的小径,但我愿意等候,到那时候想必安娜姐姐也会为我高兴的吧。

2001.8.4记

今天的洛卡感觉有些不太对劲,以往洛卡对待陌生人都是极其友善的然而今天的洛卡却一反常态,先后对主人叔叔和James叔叔表露出了敌意。

今天主任叔叔家里面来了陌生的客人,随后James叔叔貌似想进入我的房间,然而他却被洛卡给拦在了门外,我连忙呼唤洛卡但是它却没有理睬我,我试着把洛卡拉开,但是这次它反抗的力气却出气的大,最后我也只好向James叔叔愧疚地道歉,叔叔倒也没有说啥,只是把报纸塞到门缝里就匆匆离开了。

我对洛卡的反常行为感到不理解,但更多是生气,因为它现在已经不愿听从我的请求,虽然在James叔叔走后洛卡就十分缓慢地浮游过来,仿佛很十分抱歉地低下了头,不过我还是很严肃地批评了洛卡。

毕竟再怎么说James叔叔也算是我和洛卡的救命恩人,而且不图回报,安娜姐姐告诉过我,对待他人要有感恩之心,我很抱歉这次我们能做到,不过下次的话我一定会做得更好。







2001.8.4 5
今天洛卡不知道什么时候给我送来了一份不知道哪里来的报纸,它看起来有些躁动,不知道为什么,我感到有些担心。


宇宙岛王国速报

天穹教会审查教士抓获叛国者,并在法庭上对叛国者处以极刑!

教会麾下救济院发现私通地外者,天穹教会副主教宣布将对救济院涉案人员处以审判

在圣丹尼尔月15日,天穹教会审查教士在对首都盖兰地区救济院进行审查的过程中,审查教士接到王国监察骑士的秘密报告对一座由希亚治Sillage地区信徒组建的救济院进行突袭审查并成功发现救济院内部教士信徒与地外势力进行私通的踪迹,最终在严厉审讯下,涉案教士供出了主要私通地外的叛国者并由监察骑士将叛国者逮捕。

为严厉打击并警告脱岛主义者的叛国行径,经过请示,教会Étienne Langlais副主教宣布将即刻对该涉案救济院进行永久性关闭并分别移交人员至宗教与国王法庭进行审判。

QQ%E5%9B%BE%E7%89%872666.png

2001.8.5

洛卡送来的报纸上说首都盖兰有个救济院被教会的审查教士发现了私通地外势力的行径,而救济院将被永久关停,涉案信徒们将被审判。

但在我的记忆里,位于首都的救济院却为数不多,其中一座就是让我我得以从小长大到现在这个年龄的地方。虽然我不认为新闻上说的是那里,但是我的内心却莫名地惴惴不安,洛卡则在房间里徘徊,一直待在窗户边向外看。

即便现在已经到了深夜时分但是我却完全无法入眠,我觉得我必须得去确认一下,必须得证明这是我虚惊一场,这样我才能安下心来。




不不不,不可能!怎么会这样?这里怎么 到底怎么回事

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 /||/|-/\| /||/| /

[笔记页面被撕去]

[笔记页面被撕去]



2001.8.5 7

现在回想起那天晚上,真是一场在我脑海中挥之不去的噩梦。

那天我因为不安所以和洛卡偷偷溜出了主人家里,准备确认自己的不安不过是自己的虚惊一场,然而……当我到达救济院 曾经的救济院时,那里……只剩下了废墟。

我从小所熟知的一切都消失不见了,救济院的后花园、专门供像我一样的孩子玩耍的秋千、以及门口那颗我在安娜姐姐指导下亲手种下的紫丁香……这一切仿佛昨天还在我眼前存在,而现在我却丝毫看不到它们的痕迹。

看着这一萧条的景象,我忍不住想哭出声来,但是我最后忍住了。因为现在曾经照顾我的人已经不在我的身边,现在再也没有人会帮助一个不被群体所包容的孩子,我感到无助,在路上一直都是浑浑噩噩的状态,不过还好洛卡还陪着我,带着我前进,不然想必在那天晚上我就已经丧失了再走回去的勇气了吧……

我不知道现在我还能怎么做,我依旧不愿意承认这一切是真的,也许…也许……哪一天安娜姐姐和大家都会回来的,一定是这样的,一定是。

2001.8.8

今后我又该有着怎样的生活呢……

我觉得我应该打起精神来,虽然安娜姐姐他们已经不在我的身边,但至少还有对我很好的主人叔叔和James叔叔,我不能再辜负他们的善意与关照了。

就这么决定了。

2001.8.9

今天主人和James叔叔说他们要外出办事,让我一个人留在家里。

他们说很抱歉需要我帮忙守家,不过我倒是觉得没有什么,毕竟在没有遇见洛卡前,我在救济院也总是一个人独自呆在房间里,没有小伙伴和我一起玩耍,只能自己翻翻旧的报纸。

不过现在我也是自立的年头了,同时也有洛卡一直与我不离不弃,现在我打算帮忙收拾一下屋子的,也算是我报答叔叔们的照顾的浅薄努力吧。





在清理卧室的过程中,洛卡从垃圾桶里发现了这个。


秘密

To:James.Oven

James,你们那边计划执行怎么样?那个从救济院领回来的高价值的先天异常混血种幼年个体应该没有出问题对吧?

通过我们的调查估计,对那个幼年个体的研究将有利于我们查明Nx-012的本土异常生物的起源所在,目前当务之急就是你们需要取得他的信任,然后再找借口通过补完主义者留下的密径把他和跟在他身边的那只太空鱼带到预定地点来,我们的人员会在那里接应的。

顺带一提,通过王国内部潜伏卧底传回给我们的信息,我们得知曾和我们保持情报联络的Ana.Sanea修女被天穹教会被给逮捕了,我们与其他脱岛主义者的情报网络可能面临着暴露的风险,请务必谨慎行动。

基金会法国分部Admiral博士




受限

关注目标: POI-FR-1721

目标类别: 先天异常人型(Type blue)、地外混血种个体、未激活

说明: POI-FR-1721被认为是宇宙岛王国(Nx-012)地区诞生的混血先天异常个体,经过外勤潜伏特工对当地皇家学会历史文献研究可推断该个体很有可能为在宇宙岛岛民进入Nx-012后与当地某种本土超自然生命个体结合后产生并通过与常态人类结合后繁衍延续,但是以上个体均在王国被视为“异类”、“浑浊之物”并遭遇一定歧视甚至于迫害,以至于该类型个体存在数量极少。

并且值得注意的是,项目个体目前处于尚未激活的状态,其本身超自然特质处于惰性态,但依据历史文献,该特质将在目标达到[数据删除]年龄段或强烈刺激时显现,而项目被激活后一般将表现出远超当前的精神年龄与阅历,推测与种族记忆遗传有关,故应在目标性质活跃前将POI-FR-1721带往盖兰站点进行收容控制与相应研究。

纸质版本最后更新于2001/7/15


……我明白了



[页面被撕下]














2001.8.15

好久不见,我的日记。

现在我再次拾起了笔开始撰写最近的见闻和日常,虽然……这些不过只是用谎言堆砌的假象。

昨天夜里,我偷偷听见了他们的对话,不出所料,他们在讨论的内容无非是“最近王国的侦查力度越来越大,行动越来越困难”以及“怎样找一个借口将那个项目给带出去”,他们看起来并不知道我已经知晓了这背后的原因,仍然以为我还是那个懵懂无知的小孩子,仍然以为这一切都在他们掌控之中。

无论是王国也好,那个叫“基金会”的地外势力也罢,到头来,王国的岛民对我充斥的一直是厌恶与反感,对我投来的目光往往是讥讽与不满,我所认为的“善良”也不过是为了另有所图而接近我的伪善,而真正善良的人却沦为这场所谓“博弈”的牺牲品。

洛卡也和我一同经历了这一切。透过这一切,我们已经明白,从一开始我们就不属于这里,无论是宇宙岛还是“地球”都不是我们的容身之所。

我已经厌倦了被选择与被欺骗,王国入侵也好,地外势力的渗透也罢,这些都已经与我无关了,接下来我和洛卡要做的,只有遵循我们自己的意愿,做出我们自己的选择。

仅此而已。


QQ%E5%9B%BE%E7%89%8720230619001115.png

最后的记忆


是时候了,该让我们离开这里了。通过这里的密径,我和洛卡可以离开这里,离开这个充斥着利益与欺骗的地方,离开这不属于我们的地方,我们不会前往地球,我们也永远不会再回到这里。

heart-55556.jpg

让我们走吧

我们将去往星空,去往我们真正的“故乡”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