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尔斯·安德烈亚森的消失
/* source: http://ah-sandbox.wikidot.com/component:collapsible-sidebar-x1 */
 
#top-bar .open-menu a {
        position: fixed;
        top: 0.5em;
        left: 0.5em;
        z-index: 5;
        font-family: 'Nanum Gothic', san-serif;
        font-size: 30px;
        font-weight: 700;
        width: 30px;
        height: 30px;
        line-height: 0.9em;
        text-align: center;
        border: 0.2em solid #888;
        background-color: #fff;
        border-radius: 3em;
        color: #888;
}
 
@media (min-width: 768px) {
 
    #top-bar .mobile-top-bar {
        display: block;
    }
 
    #top-bar .mobile-top-bar li {
        display: none;
    }
 
    #main-content {
        max-width: 708px;
        margin: 0 auto;
        padding: 0;
        transition: max-width 0.2s ease-in-out;
    }
 
    #side-bar {
        display: block;
        position: fixed;
        top: 0;
        left: -20em;
        width: 17.75em;
        height: 100%;
        margin: 0;
        overflow-y: auto;
        z-index: 10;
        padding: 1em 1em 0 1em;
        background-color: rgba(0,0,0,0.1);
        transition: left 0.4s ease-in-out;
 
        scrollbar-width: thin;
    }
 
    #side-bar:target {
        left: 0;
    }
 
     #top-bar .close-menu {
        margin-left: 19.75em;
        opacity: 0;
    }
    #side-bar: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block;
        position: fixed;
        width: 100%;
        height: 100%;
        top: 0;
        left: 0;
        z-index: -1;
    }
 
    #top-bar .open-menu a:hover {
        text-decoration: none;
    }
}
 
@supports selector(:focus-within) {
 
@media (min-width: 768px) {
    #top-bar .open-menu a {
        pointer-events: none;
    }
    #side-bar:not(: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block;
        pointer-events: none;
        user-select: none;
        z-index: -1;
    }
 
    /* This pseudo-element is meant to overlay the regular sidebar button
    so the fixed positioning (top, left, right and/or bottom) has to match */
 
    #side-bar .close-menu::before {
        content: "";
        position: fixed;
        z-index: 5;
        display: block;
 
        top: 0.5em;
        left: 0.5em;
 
        border: 0.2em solid transparent;
        width: 30px;
        height: 30px;
        font-size: 30px;
        line-height: 0.9em;
 
        pointer-events: all;
        cursor: pointer;
    }
    #side-bar:focus-within {
        left: 0;
    }
    #side-bar:focus-within .close-menu::before {
        pointer-events: none;
    }
}
 
}

crewtime 08/12/15 (Wed) 01:04:08 #83984920


有人请我去调查一下尼尔斯·安德烈亚森失踪案,我发现它是个非常有趣的案子。我必须得给向我推荐它的@pandorum点个赞,因为我很同意他最初的猜测,这个案子确实有些奇怪的地方。

1991年6月21日星期五,安德烈亚森从挪威奥斯陆的一个派对离开,这是他最后一次活着被目击。那天晚上他没有回家。周一早晨,他的尸体在瑞典约克莫克的路边被发现,被车撞到后车主肇事逃逸。从周五晚上到周一早上,他的行踪完全不为人知,同样不为人知的还有他是如何从奥斯陆跨越上千公里外到达约克莫克的。

crewtime 08/12/15 (Wed) 01:04:28 #83839190


尼尔斯是奥斯陆大学的学生,他刚在该校的生物化学专业读完大二。虽然他来自挪威卑尔根,他假期也一直待在奥斯陆,在他教授的实验室里工作。他的朋友比约恩·霍夫加德要上暑课,因此他们两人暑假就一起住在夏季宿舍里。

6月21日是夏至日。在奥斯陆,夏至日的午夜前后只有几小时的黄昏,天不会完全黑下来。因此,尼尔斯计划着要充分利用阳光,整“晚”都待在外面——花上一整夜的时间和比约恩一起在所有听说过的酒吧和派对间辗转。

接下来的时间线大部分都是按比约恩的证词组成的,他们到过的每个地方都有几个目击者证实。晚上八点左右,尼尔斯和比约恩离开宿舍,前往一间酒吧。在那里待了一小时之后,四个朋友加入了他们的行列。他们又在那里喝了一杯,然后离开了那间酒吧,乘坐公共交通到了第一个派对。

派对开了差不多一小时,随后他们又去了下一间酒吧,在晚上十一点左右到达。那个时候太阳已经落下了,不过因为是夏至日,那天的天色不会超过黄昏。大约半小时后,尼尔斯和其他两个朋友离开前往下一个派对。比约恩和另外两个朋友留了下来,想在这第二间酒吧里再喝几杯啤酒。

到达第二个派对后不久,尼尔斯告诉他的两个朋友,他遇到了在一周前的派对上见过的一个女孩,她邀请他去另一个派对,所以他想跟她去。他告诉他的朋友他们可以在那晚日出时的另一个派对上见。他的朋友们祝他好运,送他上路了。那是在午夜左右的时候,也就是他的朋友们最后见到他活着的时候。

尼尔斯没有到日出时的那个派对和比约恩还有其他四个朋友会合,但他们一开始没有多想。尼尔斯离开派对的时候已经喝得很醉了,他完全有可能去了另一个派对,或者——像他朋友们希望的那样——和那个在第二个派对上偶遇的女孩一起回了家,交了好运。

比约恩在日出时的派对结束后回了家,走进宿舍,发现尼尔斯不见了。他筋疲力尽,所以钻进被窝就很快睡着了。他在周六下午一点醒来,很快意识到尼尔斯不在房间里,而且没有任何迹象可以表明他在周五下午离开后回来过。尽管尼尔斯可能只是出了门,他还是决定报警说自己室友失踪了。

crewtime 08/12/15 (Wed) 01:05:04 #64759010


奥斯陆警方很快就开始搜寻尼尔斯,虽然不一定是非常恐慌或者紧急的行动。搜寻工作一开始只是给几个常规场所打了电话,散布出尼尔斯失踪的消息。在大部分情况下,恰恰是这类疏忽的行为导致了失踪者的死亡。但是在尼尔斯·安德烈亚森这个诡异的案子里,警方也不太可能在他死亡之前找到他。

瑞典的约克莫克村在奥斯陆1200公里以外。约克莫克的人口只有不到三千。它位于瑞典最大的国家公园,帕耶兰塔国家公园边上。今天,去约克莫克需要大概十四个小时的车程。(我找不到91年的时候开车去那里要花多久的确切信息。)因为挪威和瑞典都属于申根区,所以路上没有入境检验,只有一个冷清的海关检查站。

周一清晨,刚下夜班的希尔达·格兰厄姆正驱车穿过约克莫克村外的树林回家。她记得自己一路上大部分时候都开在一辆黑色的轿车后面,但给不出车牌和型号的细节。她没有很注意这辆车,直到它撞上了某个人。

就在日出之后,一个人影跌跌撞撞地走到了希尔达和另一辆车开着的路上。另一辆车撞到了那个人影,然后飞快地开走了。希尔达走出车门,发现受害者被撞得很严重,浑身是血。她报了警,警察到达后把伤者带到了约克莫克医疗中心,伤者到达时就被宣告死亡。

警方在死者身上发现了奥斯陆大学的学生证,属于尼尔斯·安德烈亚森。联系了奥斯陆警方之后,他们很快就把死者和奥斯陆的失踪者联系到了一起。奥斯陆警方一开始很怀疑,但通过双方的照片传真确认了他的身份。警方要求进行尸检,以确定其他可能有关的信息。

尸检指出了以下关键事实:

  • 尼尔斯死亡时的血液酒精浓度为.13,表明他最近曾喝醉酒。
  • 胃部是满的,可以证明他最近吃了含有多种食物的大餐。只有很少的一部分消化了,可以看出有很多不同的种类。
  • 死亡时胡子刮得很干净,脸上几乎没有长出的毛发。
  • 死因符合车祸的特征,没有其他死因的证据。

crewtime 08/12/15 (Wed) 01:09:47 #10287394


所以尼尔斯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他是怎么去到约克莫克的,更重要的是,他一开始到底为什么要去那里?

尼尔斯似乎只是……从奥斯陆消失了,而在五十个小时后又重新出现在了约克莫克。虽然这段时间足够他开车去那里,他也没有车可以开。上大学期间,他是依靠公共交通完成所有出行的。他所有有车的朋友也都不可能带他去那里——每个人都在那个周末出现在了不同的地点,而且其实都是在帮忙寻找他。

可能有人知道他在哪里?但是在案件发生以来的二十四年里,都没有人声称自己知道尼尔斯在哪里、他身上发生了什么。可能和他一起离开派对的那个女孩知道些什么?但他在那场派对上的朋友们都没有亲眼看到她。比约恩在尼尔斯遇见她的那场派对上在场,但他不记得尼尔斯当时和谁说过话了。无论如何,她也还没有站出来。

公共交通和其他交通方式都没有线索。火车站的监控摄像头没有拍到尼尔斯。他也没在那段时间坐飞机从奥斯陆到瑞典(而且就算他有,他还得从机场到约克莫克去)。看不出他使用了任何正常的交通方式。但他肯定要选择其中一种方式——否则,他要怎么去到那个地方呢?

也许他的钱包能提供其他线索?但那里也没有什么信息。尼尔斯身上有458挪威克朗——没有瑞典克朗。没有人知道他在周五晚上离开宿舍的时候身上带着多少钱,但比约恩说不可能超过800克朗,因为尼尔斯害怕被抢劫,从来不会带着很多现金。花掉的342克朗大部分都可以解释为被他用在周五晚上买的酒了——所以没钱可以花在交通上。他的银行账户当然也是没动过的。

所以从周五晚上到周一早上,他好像都没有花过钱。这就涉及到另一个问题——他的胡子。尸检发现他好像在死亡前的几小时里就刮过胡子,新的胡子也没有长出多少。比约恩记得尼尔斯在周五晚上出门前就刚刮过胡子——他必须得等尼尔斯刮完才能走。所以不论尼尔斯在哪里,他应该都可以接触到剃须用品,而且还能去使用它们。

还有尼尔斯死亡时体内的血液酒精浓度和食物的问题。看起来好像尼尔斯刚吃完一顿大餐,还喝了很多酒。但他是在树林里被车撞死的,所以他是怎么吃完大餐又跑到路上的呢?在他被车撞的那个地方几公里外都没有住宅区。

死因当然是本案的真正悲剧所在。没有真正的理由可以把它和尼尔斯失踪的原因联系起来。希尔达已经在那辆车后面开了很久,足以确定它一开始里尼尔斯很远,她甚至可以看见他活着,走在路上,然后才被车撞到。尼尔斯怎么死的并不是谜题,谜题只有他死亡的地点。他的死亡只是永远阻止了我们知道这五十小时里他身上究竟发现了什么。

然而,说到希尔达和她的目击证词,还有一个细节是希尔达一直提到而我觉得很有趣的。她从一开始就一直在强调这一点,而且坚持自己记得很清楚。我直接引用她的话:

在我刚把车停下、从车里走出来之后,我透过树林看了一眼。我可以看到远处有火,听见乐队演奏的声音。它离得很远,我也没时间看得更多——我急着去那孩子那边,想知道他情况怎样。但当我到了他身边之后,我抬头去看那团火,发现它已经不见了,音乐也停了。

我觉得他就是那时候断气的。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