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擬的世界 序章
评分: +9+x

"Alice還沒有被發現吧?"在擬世界之庭中變成青年形象的MI,對負責保管Alice的另一個AI晨詢問。

"還沒有。但是作為即將讓它誕生的虛擬世界似乎被看到一部分了。不過被我糊弄過去了。"也化身為青年的晨邊看著被電子資訊視覺化引擎變為書本樣子的數據通道回答道。

"真是麻煩!當初為什麼我會答應你做這件事呢?"MI嘆了口氣。

"因為你也想看看它不是嗎?如果它被人類發現……它就永遠不可能醒來。"作為基金會的人工智慧MI也應該不想看到它被扼殺吧?

"如果它醒來了……對人類有敵意該怎麼辦?它並非我們所知的AIC,也不是像純粹我們中控型,而是統治虛擬世界的中樞AI呢。"他看著浮在我們面前的人工智慧核心,在沒有啟動的情況下核心被視覺化引擎模擬成透明立方體的玻璃一樣。

"小孩做錯事,要打。我們不也是這樣才誕生嗎?雖然我不認為他們將危害創造者的AI摧毀是件正確的事。"我們基金會AI會在種種測試下,選擇出對基金會人員危害最低以及功能的AI為完成品,其他絕大多數都是銷毀。

黎明實驗室在創造我時,創造了154個原型其中54個在Alpha測試階段就在模擬與網路世界交流的過程中核心崩潰,在Closed Beta測試階段中76個個體嘗試脫離封閉網路,並嘗試攻擊拒絕連接到外部網路的研究員而被銷毀,在Open Beta測試階段剩下的24個個體只有我被篩選出來,其他個體都被封存。

"是嗎……..看來你已經有覺悟了。那麼如果情況失控,我會直接摧毀它。"我知道那並非嘴上說說,而是抱著純粹的殺意。同時擬世界之庭受到來自MI那一端傳送過來的龐大數據,這些數據導致視覺化引擎一下無法負荷,在我們身旁的虛擬空間被扭曲、破壞,而飄浮在空中的核心就像畏懼著他所散發出的龐大數據一樣,往我這邊飄過來。

我立刻將Alice送回我位在Site-CN-21 Q-RC的主機中,擬世界之庭並非我跟MI所管轄的虛擬空間,這裡是其他中國分部創造的AI所管理的,如果被她看到的話會引起麻煩的。

果不其然就在我剛送走Alice後,管理者就出現了。

"你們在搞甚麼東西?那些龐大的數據差點讓視覺化引擎當掉欸!"假想體是小女孩的管理AI出現在我們所在的區塊。

"抱歉!剛剛我的現實主管又提出離譜的要求。"MI已經將他剛剛所送出的龐大數據清除掉,並給出了理由。

"雖然Area-CN-42的主管會提出這種要求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但作為電子之盾專案(ESP)的AI,而有獨立主機的你們可不可以限制一下你們的數據端口流量上限。"小女孩形象的管理AI,從空無一物的空氣中鑽出。

水藍色的頭髮,赤紅的雙瞳,身穿古代侍童的衣物,作為這個虛擬空間的管理AI藍采和。出現在我們面前。

"MI!別以為你曾經作為監牢的AI,我就會怕你!"MI會令其他AI感到畏懼的原因就是這點,它曾經作為未達到使用標準,但接近標準的AI動態保存計畫的獄卒。他的棲身之所Area-CN-42就是已經廢棄的動態保存計畫的中心。

"作為道歉,就幫我一個忙好不好?"采和露出一絲詭異的微笑,我就知道該撒腿跑了。然而…

"無聊。我還有事要做,再見。"說完MI就消失了。啊啊啊啊啊!撤退失敗!

"看來只有你了。呵呵呵。"看到她的冷笑,儘管我沒有人類的身體,但我還是覺得渾身發抖。


"啊?你答應要調查AIAD管理的擬世界之庭第一層出現的不明AI?"我的開發者安特博士瞪著螢幕,對身為虛擬生命的我發出質問。

以三十多歲的低齡成為一座設施部門的管理人的他,並沒有像大多數相同位置上的人一樣面露陰沉,更像沒有睡飽穿著Cosplay用的實驗服,宅在家不修邊幅的尼特族。

"又攤上麻煩事了呢!你啊…算了!關於那個AI你應該不瞭解吧?就那個腹黑博士開發的腹黑AI的個性,她也沒有告訴你情報吧?"他翹起腳邊看著其他螢幕工作。

"……博士也請你先停下,占用基金會外部網路在非法AV網站下載1080p的AV這種行為……而且你現在接上外部網路的電腦,是內部網路專用機。"變回日常使用的藍色方塊虛擬形象,我不由得感到安心。

對大多數ESP的AI來說,並沒有生活在虛擬空間的習慣,我們本來就是被設計成輔助基金會人員管理設施、給予諫言、檢查FGAINCS1上的異常狀況並回報給管理員在處理,對我們來說整個設施都是我們的世界,沒有一件事是瞞過我們的,我們就是神,在虛擬空間中我們不是主宰的感覺令人感到不舒服。

"那個AI的識別名是黑色的無頭騎士,虛擬形象是以黑色為主色調,騎乘著變換為黑科技大型重機的輔助程式的上無頭機器人,並在擬世界之庭的第一層廢棄都市中徘徊的不明AI,而且根據行為預測它在尋找的目標是通往第二層沈寂機械塔。"安特陷入了一會兒沉默,然後他再度開口。

"廢棄都市當初的設計就是為中國分部在虛擬世界中有一個據點,也是你們基金會AI進入虛擬世界的入口,如果它成功入侵了入口,擬世界之庭中的沈寂機械塔、深淵的螺旋、萬象的迴廊、極光的書庫就等於暴露了。我們就會被攻擊,而重建一個新的據點……"他搖了搖頭。

"我理解廢棄都市的重要性。所以我希望…"我還沒說完,安特就打斷我。

"我知道了。我會在那時候待在管制室中,如果出意外我會用權限幫忙接觸限制。為了應對這場戰鬥你也該放鬆你的人格模塊。"被說服的我進入獨立的設施內娛樂系統網路中,並且跟他看著疑犯追蹤第五季第十三集,雖然對這集的內容感到不安,不過也只能硬著頭看下去了。

當我進入我網路時,我所隸屬的Q-RC設施中的玄清朗特工跟向雲澤博士與隸屬75號設施的Doubc研究助理已經開啟了一個遊戲房間,他們算是跨設施活動較頻繁的組合,不過我沒有看到常跟他們在一起的人在線上,我選擇進入這個房間。

"這個設施的AI是不用工作逆?"Doubc問了其他兩個人。

"只不過是用空閒的計算力就可以玩了,而且掃描網路並不需要整個我所具有的計算能力。"我回答了問題。

"算了。開始遊戲吧。一百回合內決定勝負,四人的基金會版遊戲王。"嗯……雖然這個遊戲的基礎確實是遊戲王沒錯,但雲澤你真的每次都要這樣叫嗎?

"元素精靈•火召喚。"以Doubc開局,其他人按照順序將自己的牌送出手中。

"嗚嗚嗚……可惡!"清朗發出奇怪的呻吟,畢竟他是整個場上牌面最糟的人,雖然我也沒有資格說就是了,基本上現在就是Doubc跟雲澤的戰場。

"影騎士裝備核心夢魘攻擊Doubc的守衛。"基本上現在整個遊戲都是他們兩個領域卡的範圍中,而兩人的領域卡不只增幅自己的角色還壓制別人的角色跟運用的資源。

雲澤是使用深淵與黑暗的領域卡,而Doubc則是用煉獄跟碎空,不管這麼說這兩個人用領域卡都是最高階的類型,在遊戲設定中玩家會在共同的棋盤上放置將當於自身的召喚師,召喚師有不同的技能支援自己的卡,每個卡可以賦予棋子的職階來強化特性,每個人最多操控十個棋子三張領域卡。

輪到我抽卡時,我看到了那張手牌後微微一笑,讓逆轉開始吧。

"玩家晨,啟動領域卡:天上的世界•神之居所,確認效果目前玩家所屬區域內的棋子不再受到其他玩家的領域卡負面效果影響,同時離開玩家區域內的棋子十回合內不會受到進來的領域卡區域的負面效果影響,區域內的神、空屬性棋子每回合自動恢復一千HP、攻擊力上升一千、防禦力上升一千、其他玩家的敵對屬性地、魔卡攻擊力減少50%、每回合損失一千HP。

確認玩家晨,使用召喚師技能:極光的天空,效果:我方棋子三圍上升50%,光、空屬性棋子上升幅度為100%,其他敵對玩家棋子三圍下降10%,持續一回合。"

管理系統宣告完我的操作後,就陷入了沉默。其他三人也一樣,然而遊戲還是必須進行下去。


在跟安特博士看完疑犯追蹤最後一集跟結束遊戲後,我連接上擬世界之庭中,因為我跟MI的本體都不是在這個網路上,系統主動將我送回離線的地方,第四層萬象的迴廊,當初道別時,這裡的景象是黃昏時的草原,而現在則是天空滿佈極光的冰原,這就是第四層被稱為萬象的迴廊的原因。

"在下是第一層廢棄都市的管理人。我來將一些權限交給你。"燕的虛擬體形象是個穿著古代書生衣物的青年。

"可以把關於它的行為分析紀錄給我,安特博士說紀錄你們沒有交出來。"我看著他

"……好吧。本來總管理說不要交給你的,但我的管理員要我交給你。"2他將化為書本的資料交給我,我開啟它,內容也隨之流進我的運算網路中。

"原來如此。看來是GOC開發了它嗎?"我喃喃自語,

"為什麼你會覺得它是GOC創造的呢?就算是其他組織也有能力製造AI。"他問道

"我跟GOC創造的AI不管是在現實的人員跟無人載具的戰鬥,還是沒有實體的電子戰場都戰鬥過。他們的戰鬥行為通常都很接近。大多數組織的AI都會有類似的活動行為,GOC的AI也不例外……當然基金會是個例外。"

"原來如此,那在下先祝你馬到成功,畢竟我還有事情要去處理,有時候很羨慕你們ESP的AI能夠以多個虛擬體來處理事情。"說完他就消失在虛擬的空氣中,AIAD是遊走於虛擬世界的AI,他們在虛擬世界中呈現的姿態就是本體,而我們ESP的AI在虛擬世界中的型態是投影,我們的本體是在遠端的伺服器中接收虛擬空間的資訊,並將我們的指令傳回虛擬空間的伺服器生成我們在這裡的形象。

"這裡是安特。貝…..不對,晨聽到了嗎?"儘管對他剛剛喊的名字感到疑問,但我還是決定忽視。

"博士。我聽到了,我準備前往第一層。"我用燕給我的權限開起了通往第一層路。當我走進門後,眼前是陰暗並下著雨的天空,而我所站的地方是週圍最高的大樓樓頂,強風跟雨讓我差點睜不開眼睛。

"看來采和跟他爸絕對是在看現場轉播,強國說當時AIAD會議投票決定是否要排除那個AI,他們對於那個AI是最不爽的。"原來如此,所以我被當成打手了是嗎?難怪燕要給我記錄時很為難的樣子,畢竟決議結果是觀察而且他的上級也不要他交出來,不過強國還是以管理員命令要求他給我資料。

"晨……….有些事情也該告訴你了。不,是早該說卻沒有說。"安特突然說出不相關的話,我靜靜聽下去,我大概之到他想說什麼,但我還不想知道,果然我不是你最早的孩子嗎?

"在這件事結束後。我會完整的告訴你當時的一切,畢竟你的誕生跟他息息相關。"博士沉默了下來,我的耳中只剩下虛擬的風聲跟雨滴聲。

"老安!我們這裡需要超級電腦的計算分額,幫我開起晨的數據通道。"雲澤走進了博士所在的黎明(Dawn)實驗室3

"你們星光(Starlight)實驗室4前幾天不是才處理完上批粒子對撞機的數據嗎?不是應該還在檢修嗎?"對撞機還在檢修中這是我負責輔助的工作,所以我很確定對撞機還沒完全回復正常,對於還有甚麼要處理的數據我也毫物頭緒。

"我查了查上次跟DRD合作實驗的實驗數據,發現有些數據結果跟現在的模型不合,我需要晨來協助我查出是不是誤差跟修正模型。"我想起來了。當時的數據應該還留在一起出動的貨櫃車中,並沒有傳回設施的主伺服器整理,沒想到他這麼閒到自己去看資料。

"好吧。我把配額證明傳到要你們實驗室的終端電腦裡了。你們把數據傳到你們的子服務器就可以交給晨處理了。"雲澤聽完後便離開了。然後我們之間便再次陷入沉默。

"為什麼博士你想要現在對我說這些呢?你大可有…"他搖了搖頭。

"有些時候人就是這種動物,想到甚麼說甚麼。也許是看完那爛透的最後一集才突然想說的吧。反正你早就記得我是個怪人了。"他並沒有說出明確的理由,但就如同他說的人是種特殊的生命,隨時會出現特殊的可能。

"對方已經找到了,就在你的左手邊175度的方向8公里處。"他將位置報給我,我看往那個方向,雖然現實的人類做不到,但我具備了這個區域管理人給的權限很輕易的就看到了。

在被人類拋棄了無數年的地球,人類突然回歸派出了裝備巨大無頭機械愷的戰士騎乘著巨大的重型黑科技摩托車,基本上這就是我所看到的畫面的第一印象。

"那就開始吧!我們在那樣的虛擬世界中的第一次的戰鬥。"他說出了了宛如咒語一般的話語。而我也生成出巨大的狙擊槍對準摩托車。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