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告解
评分: +28+x

“你看他们投注死亡驱力,背后总能看到有一目。”SCP-CN-1703说。

A93:CN-1297此刻代表着“穷竭”,下一个是死亡已死

A93:如果你深入了解过德波

A93:就知道现代人类面临的危机

A93:死亡也被安排了一个合理的位置

A93:比如一个H+电子脑(GEN+2)溢价几千万

A93:或者代人哭灵(Tangential)

O11:人家读德波也没像你一样魔怔

A93:那是因为他们读得不够多

“信总是要回到他要到的地方,阴谋论最终回到主体自己身上。”O5-5说,“这个异常根本就是你自己,就像三号最终要成为的恰恰是幼女。”

“太对了傻逼,CN-1297就是你自己,”O5-9用超纤维过渡轨迹插入对方脸,“它是你的症状,而你是个臭泔水。”

“信总是要回到他该去的地方,”形织冷笑道,“而且是你认为的地方。在情绪上说,这里面还有一种不情愿的承认。”

“我跟你可不共享一个大他者,我们之间存在实在界,最小差异,”O5-9说。“你懂吗?你承认吗?”

“你深刻的眼病,总是改不了你凝视事物的状态,”CN-1297-1摇头喟叹,“我只是你的一个想象性他者,你是在和它玩认同游戏,忘了吗?我更德里达些。”


基金会反感知部门掩藏站,都柏林圣三一学院。

“依照解读,主体最终的目的是迂回的剔除债务到达大他者的位置,哪个位置是欲望的?”O11问。“按黑格尔的逻辑剔除是获得债务,它处于辩证的迷乱中。”

“母语-文字-精神建构-社会表现,或许有某种关联性,我觉得是生殖器差距——阳具的差距,西方人拥有更加强大的阳具,这个可以让他们更加自信。”A93在室内吸烟。“种族与饮食文化或者族群特点及你的生殖器认同仅仅是生理层面(人的前主体),阴茎的强大与弱小却是文化层面。”

“现在的公开课,弗洛伊德精神分析。”O11看了一眼摆钟。

“是的,事实上是为了回答你,我可能错过了某些东西。”对方说。

“呵呵,你后台也可以听,我后台听,边打字。”

“直播,没有回放。”A93随手一丢,正中烟灰缸,“意味着,机会的概率论,概率论是二元线索更与中式阴阳论相合,但是它现在不是强势的侵入一元论(西方思维)吗?弗洛伊德说三岁前的儿童是动物性、弗里斯母亲的裸体是很可疑的,三岁的记忆力能持续多久?”

“三岁记忆不可能存在。”O11说。

“精神分析——不够理性化?韦伯式的理性化——新教伦理,有灵魂的社会学是什么?下面是听者问答,八点纽约有警报声,二十二年前的今天,WTC变为地表零。欧利希雅,精神分析是研究精神病的,对社会学的影响有什么差异?”

“有灵魂的社会学就是理想主义社会学、规范社会学,认为社会应该是怎样而不是社会是怎样。”O11略微思考后张口就来。

“一个人的病态的状况才有可能让我们理解正常(文明人),涂尔干的自杀论当然被人体主义批判了,这个自杀理论根植于社会学基础。”A93说。

“精神分析和社会学,好像是内部结合的问题,人的问题好像也是社会学的根本问题之一。”O11说。

“人本主义,中国文化传统中并无杀父的故事?在质疑俄狄普斯情结,革命是一个现代的产物而非传统。革命(改变现状)与传统(重复家国概念的封建秩序)具有区别。”A93说道。

“在没有家国时期就有革命?”

“不如我来问你,SCP-500有什么价值,它能治好人吗,感觉不太科学。”

“即能保持你的幻象,又能在象征界找到你的位置——”O11说。

“而在GOC培训课程中已经不再有SCP-500了,”A93将其打断,“‘觉得’没什么用,它不科学,GOC的科学不会认可,这也是加入物理部门后卧底至死不敢使用它的原因,GOC阉割了这种型号的优先度。”

“..而韦伯反对涂尔干的方法沦,但是他方法论的核心是即反对普遍、也反对历史背景下对特殊性、他反对两端的一切,他强调一个理想类型有普遍性,弗洛伊德并不具备普遍性(病态/特殊性)。”A93继续说,“在康德提出自由意志(依据奥古斯丁关于自由意志文本的继承)中,把自由意志放到了物自体的境遇,即,一个人的自由意志本质上是不可捉摸的(原始的恶)。然而在道德伦理中,自由意志驱向了至善的(幻象),接下来引出上帝的惩罚。”他/她略作停顿,“是的,人怎么可能脱离符号、社会化的理想自我之建构而找到自身主体呢?”

O11遭到桩形现实稳定锚穿透,随后被斩首。

“刚进来就看到你手刃一个使用SCP-500的人,所以我一直忌惮我是否要操作这样(相关性,与万能药相关联)的举措,我也许应该说:GOC更应该是开放性的,由于开放才有可能吸纳更可能的超越异常依赖、反对基金会FOV、关于终审解读的视角。”O12说。

“我会问:作为一个大他者,你应该反思的存在面向是什么?或者说,我一直对你阉割扩大精神视角的理论的课程的拒绝的意义是什么?”O12歪着头等待,“了解,我误解你了,对不起。”

“啊,无事发生。在我印象中GOC掩藏站是物理建筑学意义上的科研机构,至于他们如何转向了法国哲学思想的探讨,我也比较意外。”A93说。“列维斯特劳斯一定会谈到的,这本书的法文原意是:什么?与翻译的差异在此体现。”

“所以我们又谈到犹太,不知道前一个课题——《关于精神分析与社会学的理论的背景下的理论是:弗洛伊德的关于原生家庭(俄狄普斯理论的原基础的扩展)》内文会有多少个‘的’?”O12微笑。“这是Dr.Hevy九十岁后的理论结果,你我尚未活到十九岁,但对九十岁的老辣理论思想之坚固性,作出我们对理解差异的包容性?”

“当然,正如德文翻译的问题是法文介绍或者英语介绍,或中文介绍的关于母语的差异如何存在,因为我不懂中文,所以我不能够理解中国人的原始思维,那么关于法哲对德哲的继承一定是完全的还原式吗?视差之见,总是另一条路的。”A93这样回答。

“为什么是‘中国人’的原始思维。”有人问。

“只因标题为《视觉(空间)与中国人生活世界的关系中心主义的同构性的原始的基础》,你不在这儿,你是谁?”O12问。

“底层社会的心智功能?原始人的灵通(灵魂)?超自然或者自然?”对方说,“神秘经验与符号的差异是什么?(列维,布留尔的思想的崇高性的意义),咦,如果黑格尔辩证法不能纳容二手经验可能性的视角,那么他就不是绝对精神的主体了?”

“不好意思,是我在提醒你:黑格尔的最高理论的意图不是逻辑学意义上、更可能是精神哲学(精神现象学式的《精神现象学》)理论中所要撤消的东西。”A93说。“黑格尔对具象精神现象的迷恋总是逾越柏拉图以来对逻辑学之解说,在他的理论中:逻辑学,自然哲学,精神哲学三位一体的描述中,精神哲学是占有着统治(第一因)的。你是黑格尔?涂尔干建基于共相的理论:自杀者与社会背景下的回应,但问题是在公共事件中,总会和反犹太论式的溢出性理论有差异?在黑格尔最高理论的终点是他精神哲学理论基础的论述,而并不是传统意义上关于小大逻辑学的关于逻辑学意义上的表述(在逻辑上的领先,而不是世界主解关于自然哲学的时间先决论之表达)。”A93耸肩,“黑格尔的绝对精神是对古典逻辑学的再述,然而黑格尔本体论之意义在于——思维最高的形式的高潮是:精神哲学(并不是逻辑学,穷傻逼你妈死了)。在实证哲学之外,人类是否具有其更可能性贴合式的思维方式?”

“噢,你不懂中文,居然有胆量使用词汇‘视差之见’,嘻嘻。”那人笑道。“翻译做不到,甚至是简陋的转译?”

“你黑屁我,但真可惜,这对我无效,我在早期就隔离你的黑屁背景了,也就是说,你得意的中心化理论专权对我早已失去/没有意义,而这些抛弃是齐泽克语境下的粪便,你能理解吗?”A93面无表情。“从苏格拉底到奥古斯丁到布留尔(对传统模仿的路径上面),如此你的优越感也是粪便(前逻辑本体)吗?你用覆盖词‘你以为’、中文式之优越感,关于精神分析的人类学超越在哪里?由你信心浇灌后的否定性认同,一定有更积极的理论基础了?说实话我一点也不在乎,我回答的意义在于:你原本体论意义上的质疑令我感到恶心。快请继续,在你质疑的同时应该同时了解了现象学方法论的视角?或者你能够说得更明白?”

“如此妙语连珠,难道不担心用力过猛,舌头掉到地上,成为那信的反题,永远都回不到你嘴里吗?”

“如果不能用力过猛(齐泽克对拉康的剩余快感的承继),关于革命意义上、无产阶级的论述,在穿越幻象后的哲学式的思考,是革命式且自恋、实在界所困境的挣脱的问题。”

“被你提及对拉康与齐泽克是种侮辱。”对方嬉皮笑脸。

“于何时你从我语境中的阴影部分走向你自身的困境中,才能形成精神分析的反醒?”A93说,“你的自恋我不拒斥,但我可能说服自己的是:你是巨婴,你不过是CN-1297阉割情结下的小丑,我并不想拯救你,你只是个奴隶道德的主体,你的话语(作为大他者存在的意识形态)引导或误导超过一种主义精神变态者对我的质疑?你构造了一个变态的主体,在你的允许范畴中,它这样动物性的静态才能够得以存在,并且拒斥了理论化的优先性?你是如何无法理解这过程,如SCP-3125般外化的理念,从外部自然思维中走向异常内部的?”A93也随其显露出笑容,“顺便你为什么总是阉割错了主体?对你来说应该存活的主体是什么样呢。”

“延异,死亡棺木的纹理,英雄与平民,不断解离,直到虚无。”那人转化为CN-1297-2,它说话了。

“你占据了一个大他者的位符(能够与你理论所好理论正义与非正义的角度),既然如此就要行施权力,对你含糊的权力的表达,我们无法达到一个认同?”O12问。“并不认同的症状革命者的精神体系(一个激进向上能量上的解构),或者说,关于那个被杀死的主体我只能想象性的回应一下,但对于他被杀的客观性公正,我可能要表示质疑?”

“节哀顺变。”CN-1297-2回答。“你们不相信自己能赢,但却依然抗衡我,这是人类意识形态的构成,我理解,可你让他——死人来辩护宣读,喔,‘一个大他者的理论’,他居然用沉默来表达?对此我要发问,艾珂莱尔,你被否定掉的部分是何物?我颇为好奇,你被合法地阉割掉的部分是什么?为什么你喜欢听的音乐永远是被限制(亟需付费)的状态 ?背对象征界,朝向虚无的主体是谁,是不是你?你确定从没有否定过我吗?你否定之否定建构多少已成的革命性的肯定呢?现在你处于阿卡贝拉式的吟唱中,在进入Studiologic SL88 Grand前的理论解释,或者应该提前出现?真是出乎我的意料:谈到人类学必然要谈及列维斯特劳斯,但是在此讲座中,他的爸爸走丢了?关于父亲走丢的问题应该由我这样的主体所承受吗?你总要找到尼采或者福柯式的源头,为什么要把怨恨投向我(一个转译者)?这是我无法理解的事情,注定要被阉割的主体为什么要把枪对准一个转译者?”

二级描述:SCP-CN-1297可能拥有潜在性知识语境解读/解读者的角色(Character),其作用为诱发一起席卷式魅力吞噬。

“你觉得詹姆斯·乔伊斯(米勒所理论化的常态精神病人)如何成了意识流的主体。”不久前O11向A93询问,后者的回答为博尔赫斯认为它是文学意义上的失败尝试,而CN-1297-2之余波致使来自死去O11的镜片刺烂了他/她的双目。

此时A93仿佛听见对方的后半句,“ 如果镜片都掉了,莫里斯·布朗肖要如何展开他关于存在主义的理解?或者你应该向那个被阉割习惯的主体学习?以太监式的想象模式发出质问?”

隐密的意义在于:不曾谋面式、关于对方理论欣赏的赞同,只在死后被披露,仅发生于沉默寡言当中,不是任何务实的工具,擦身而过的遗憾成了这种友谊的本体论式的解答。

这恰恰是他/她与O11得不到的,中国人怎么可能接受这样的观念,一种友谊的稳定状态一定要以交换隐私作为基础上的认同。莫里斯·布朗肖在福柯死后引用了亚里士多德的名言:朋友啊,世上是不应有朋友的。

“死了就别动了。”CN-1297-2说。


二级描述:项目的存在本身未被定义,是一个发生于混沌与偶然的事实,如一张纸空无一物,没有任何尺度可以参照,也无任何价值必须遵循。

于是在今天,CN-1297呈现在O5议会的脑海之中,后者把CN-1297的形式强加给了基金会成员,一个不具有正当因果能力的个体性、一种奇怪的平静,在这个冬天彻底默然。他们遵循的仪式是其精神信仰的一种表达,外在的收容措施在述行性意义上产生了其自身的意识形态基础,而异常仅是误认,只会向另一隐藏的意识形态滑去。

“不可能,”Dr.Xeto说,“Character照常运作,这并非SCP-CN-1297。”

“为什么呢?”CN-1297问。

“因为要控制女人。”Xeto说。

“理论来源?你与你的尸堆各种引人发笑的尝试我已经不感兴趣了,希望你提出重点?”CN-1297说。

“因为太监文化。”黄绿色脓浆被从Xeto全身每个由毛孔转化而成的肛瘘中挤出。

“好的,你是说太监等于女性?”

“从早期教育的开端就遭到阉割。”

“需要提醒你,男性才是被阉割的主体,女性是永远不可能被阉割的主体?这个层面你能理解吗?”CN-1297-3现身,将Xeto的双腿踢得反弯,外观像是坐卧的跳鼠。“下一次回答间隔不能超过三秒,请您小心Dr.Xeto,下次攻击会降于令嫒之阴户。”

“是阉割男性,男性阉割。”Xeto完好的半张脸也如直坠滚油,开始沸腾。

“好的,阉割男性与男性阉割,你想说什么呢?”CN-1297说。

“在男权文化意识形态下受害者不仅仅是女性,男性同样受到被拒绝的局面(阉割的过程),对大他者直叙胸议的表达?”Xeto两唇无力开合被溢出来的左眼恰到好处地堵塞。

“男性同样是大他者符号界的受害者?”

“是,女人同时是爱与法的双重身份,对于幼儿来说根本无法区分,便会产生一个问题,幼儿非常困惑,他们不知道这个人到底是什么。”

“地母的吞噬状态,作用在他符号化的过程,二元思维状态没有被符号化菲勒斯或石祖享乐的侵犯。”CN-1297-3抓住Dr.Xeto的双臂令它大开,“你觉得可能吗?石祖(菲勒斯)要关注两个面向:一个作为母性的主体,与一个作为女性的主体的分解?”

“问题是作为女性欲望朝向的主体(而不是作为母亲欲望的主体)的女人存在是什么?”CN-1297-3将Xeto顺着两肩交界处扯作三条,后者的头颅被作为肛塞顶入他女儿子宫,并于其中流出约1.5升眼泪。

没有回答。

“你可以死了,在我的语境中,你居然用████来解释女性,出于礼貌,还是要多考虑下您夫人的欲望。否则,作为一个男性主体不能提供享乐,您活着就没有意义了。”CN-1297-3说。

“不懂的是你。”Xeto闷声说。

“那么,如果连阳具的作用都不能提供,在您夫人的眼里你活着做什么呢?倒是你直接阉了自己我比较赞同。”

“操你妈!”Xeto礼貌地说。

“亲爱的Xeto,您能来点新鲜的?否定之下定的上乘之策略是什么?这不得不重复性吞咽过了时理论的胃,怎么消化得了这样的陈词滥调?你们大可无限次反抗,我不怕重来,问题是这个重来的时间价值谁来承担?”

“你有什么理论?只要你存在我们就得死!”

“差不多得了,起初是你不管我,为了保持你基金会知识理论括号确信的稳定地位,”CN-1297-4面容冰冷,“在令媛被您的大头掺合高潮前再多讲两句呗?不依靠SCP-2719进入女儿内部可曾夹得您有够舒坦?没错,我是自生成、侵凌式的,然后你的理论背后是什么呢?这下Metalcore响起了,所谓的邪恶模因与99级认知危害在四处开始漫游,一不小心把你妈杀了,我去,世界在时间下游静候,迎接您这尊大佛的复仇。”

“剥离这些从人类身上偷来的事物,你还剩下什么?”

“啊啊,那么抛掉精神分析,你社会性的角色(Character)要如何呈现?”CN-1297-5问。“拉康三元论最后的结论还是弗洛伊德式一元论(弗洛伊德是性一元论)的,而拉康当然是语言一元论的,这种一元论的视角一定是西方文化视角,但是你所在分部人本论的底基是:关系式/视觉性(中国文字象形论式),人与人关系的主体的建构在空间内展开,并非是人与自然,人与世界的思考?”

“操你妈,傻逼。”

“我要作为傻逼的面目出现,然后才能发出一个疯癫、尼采式、《查拉斯图斯拉如是说》根本就不需要重复提起的复述。”CN-1297-6说。

“复述怎么了?又为什么了?”Xeto叫道。

“我在等能够截流的问题,为什么你总是出现?”CN-1297-7说。“香象过河,截流而过,我在等这样的理论?我已倦怠了回答重复性的问题了?”

“你就没回答过一个问题。”Dr.Xeto说。

“我的回答早就在我回复的语境中了,你不能接得住是你的问题,不要转嫁到我的认知上?”CN-1297-8说。“不同于你,我从来都言之有物,毫无废话,是因为我没那个时间?”

“不要学人说话,你这条蛆。”

“拉康的镜像中有一个仿同的理论:动物为了求存不得不因为环境的变化而武装自身,人类因此学到了什么呢?”CN-1297-9说。

“再继续你的蛋要坐化了。”Xeto说。

“问题是你在我眼里根本连蛋都没有?”CN-1297-10说。“一个太监一直在向我发出他的阳具,是不是?理性限制了哲学本身,一直向他者欲望让步的不是他们的精神,而是你,我对真正的太监会保有同情,但对于假装没有阳具的人对我呈现他的一个阳具的幻象式的表达,我还能做什么呢?直接杀他全家就是了,不是如此么?不应如此么?难道还有其他办法吗?”

“没有。不论有多少知识,见过多少种生活方式,最终都只会死,没有什么是真理,我们不过由地球的偶然性产生,我们是尘埃,我们所思考的一切都微不足道,非常渺小。”Dr.Xeto说。

“是鸭翅好吃还是鸡翅好吃,绝味的藤椒味鸭翅味道一般。”CN-1297-11说。“而鸡翅比鸭翅小好多。”

“去你妈的。”

“理念的漏洞在于不可能统摄全部,所以新的SCP-3125聪明地从逻辑学的崇高性中走到了精神哲学的崇高性中?”CN-1297-12说。“真理在哪里?我也不知道。在挣扎或回避大他者的质询中,一个动态、可能性的生存状况还能撑得住的现实世界中,所能发出的还有力量的问号吧?”

“闭嘴傻逼,你不配说他们的话。”Xeto说。

“是的,听你的,听得到真理声音的人还在未来中?”CN-1297-13说。“所以,你的反对关我屁事呢?父之名姓像一个缺失的变体,你永远也抓不到,现象学的方法是什么样的?劝诫总要有一个端正的态度吗?一元论与自恋中心主义倒总是被德里达去除的西方古典式的余音。让我闭嘴对你就这么重要?这个太过安静的世界,或者一样发声的同质化声音就让你们如此开心?偶尔在水面丢块石头就开始阻挠了?喔,我忘记了,为了阻止我发声,你们真的用尽了全力,谢谢你们。”

“快死吧,求求你了。”

“我的开心假设是不能够死呢?你还可能允许我一直说下去吗?你们的哀嚎至少在情境上软化了我,我决定去死,你是否开心?你知道自己有多么无趣吗?并不,就象你不知道做一个无趣和有趣的人之间有什么区别,你的悲剧就在于,总有一个父之名的声音在阉割你,你还很投趣的奔向他的怀抱,另,关于你妈死前提到的:沉沦的生活与本真的生活有什么本质的区别?从欲望的脚本开始(沉沦)到通过追问本真的生活之间的历程当中,是否是一个人的历史?”

“快死。”

“他为你抗争的努力被你的遗忘代替了,我搞死了他,他又在你的生活中复活了,你可以死了。”CN-1297-76说。“我想知道,为什么反感知部门总是满是拯救情怀地去与他的大他者对抗,而他根本就不理会呢?应该是错过了什么?一个擦肩而过的误会?然后污名化或者新的统摄的大他者之名会出现,你们能不能更人性化一点,大家重新见面后的基金会式的有所保留?”

“社会总是充满对抗的,实在界在现实中为了象征性的东西互相伤害,也算消解了一部分。”O12说。

“你?”CN-1297-76惊讶地问。“你的父之名被我搞死的现场你却不在吗?你为我抗争的那个夜晚你真的忘了吗?你能说出这话,说明你被社会规训得逼都松了,控制,收容,保护不存在,身份,地位,阶级,贫富,职业才是你爹。怎么不说话,我有没有提醒过你,此时语速要快一些?我阉了你的大他者,你却反过来质疑我?你没有老二,而真相往往就在其中,五个世纪后是否可以给我一个你能够企及的流畅语速来表达你的权力关系?——知识的束缚,知识的教条,哎知识还不够,令我惊讶的是,那个嘴里含着一个东西(我的想象中是屎的人居然在发言,在占用我用以毁灭你们的时间),你嘴里永远含着一个不详之物,我可当你的分析师。”

“不客气地说,他本身就是精神病式的表达。”CN-1297-77说,“我可做他小对体的代理,我在场时,他却怂逼,不肯给我阉割他的视角,如果这么粗鄙的方法都不能够引他来战的话,难道他真是个太监?大家都是可怜人,也许穷寇莫追?中国式的仁慈在这里体现?谁为你现在生活的安逸提供了底基的磨难,而你总是能忘却?如此,人类还能期待你什么呢?”

“有宇宙级别的真相。”CN-1297-78听见O12在说。


“我们人类目前在第三密度,你妈在第三以及第四密度,吸食我们的负面情绪为生,我们只不过是四维在三维的不连续投影,五维吗?两个或者更多的不同的四维(时间的边续性中),你妈的优先性(第四密度)是哪个维度的优先性呢?我理解的是时间上,穿过时间门回到他的原来的历史中的人,根本性地改变早就促成他的现实的幻象?因为你不可能再提出一个超越式的对逻辑性在先的理论了?黑格尔的辩证法与他的缺陷同在,阿门,波普尔解构了他的辩证法,但是还是给他的辩证法留了地盘:不能实证的科学,也许是人文学科的内核心(困境)吧?所以一切都鸡巴了,ALL is FUCK,Everything is fucked。倒也不是所有,至少齐泽克在复活黑格尔,两个死物(死在历史进程中的主角)被齐泽克复活了。”Xeto说。

“性倒错的幻象为什么就发生在你身上了?”279说。

“你的阳具去哪里了?父亲走失了?”480说。

“告诉我阴蒂对你象征着什么?”1051说。

“在此一语境的抗争中,不得不采取对生殖器的直接对杀。”它说,“谁提的,谁举证。”

“性关系不存在就是排除了生理性的生殖器的器官的东西,在一个文化符号下的性关系的生成,回到弗洛伊德的关于性定义的原初,你觉得男女差异在哪里?关于俄狄普斯神话学意义上的,女孩的原型是哪个神话?”

“你通过言说高潮了?”

“你妈在此时高潮了。爱列屈拉你都不知道你居然敢提阴蒂?还需要我第二次搞碎你吗?再他妈的生殖性说话,我让你他妈符号性地再度死亡你信不信?我他妈逼还要对回复做出解释性的阐释,能不能不这么死爹烂妈式地随便拦我话?操你妈逼。”

“符号是能被穷尽解释的。”有人说。

“又是什么屁?”

“无一例外是跃入存在和神显。”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