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碗面吧
评分: +19+x

夜深了,天空中下着滂沱大雨,路上流淌着齐到脚踝的积水,街边只有一家店还开着门,歪歪斜斜的招牌上只剩下了两个发黄的大字:拉面。

昏黄的灯光吱吱呀呀地摇摆着,照在为数不多的几个客人身上,我擦了擦身前的柜台,递上了另一碗热气腾腾的汤面:“您好,这是您点的面。”一个客人伸手接了过去,它的手臂上满是令人作呕、大小不一的肉瘤,我几乎是强忍着呕吐的欲望冲回了后厨,努力不去回想那地狱般的景象。它们肥硕的身躯几乎要把那可怜的衬衣撑破,后颈被皮下脂肪分出了三层,病态般的暗黄色皮肤从扣子间的缝隙里漏出来,似乎是要挣脱衣扣的束缚。

无力的双手撑在灶台上,锅中的面随着滚水跳着妖艳的舞。我不过是一个辍学的未成年人,刚出来打工却遇上这种怪事。衣兜里揣着一万多元钱,那大概是支撑着我留在这里的唯一原因了,它们付给了我十几倍于标准价格的钱。

我端着新的一碗面走回了店中,战战兢兢地递上。另一个客人端起了这碗面,它的面前已经堆叠了7个碗,抑或更多。

浑身环绕的都是一种腐朽与溃烂的气味,几近崩溃的感官维持着最低限度的运转,客人从身上摸出几张百元大钞交给我,似乎那不过是几张毫无用处的废纸。我篡紧了那几张东西,跌跌撞撞的回到后厨,背后是它们那低沉的嘈杂声音,似笑非笑。

客人们终于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我松了一口气,抬头看了看墙上的挂钟——快12点了。它们站起来后看了我一眼,猩红色的瞳孔放着狰狞的闪光,肥厚的脸颊和嘴唇勾出一抹令我毛骨悚然的弧度,随后回到了那铺天盖地的雨水中。

我靠在灶台边上,丝毫不在乎那些油污粘附在我的身上,手中点着那些钱,那些人在我心中的形象突然也就没有那么差了。“成了,1W3!”我找了几根皮筋捆住钱,把它放到了衣袋中,一番思考后,我又抽出几张留在了收银台中,权当是它们留下的饭钱。

我撑着伞走在雨中,人行道上那薄薄的一层积水根本不能阻挡我的步伐。我一直走到了最近的ATM机,把钱慢慢地塞进。“检测为假钞。”一行淡淡的字击碎了我的所有幻想。我像是疯了一样试了一次又一次,但那行字只是浮在那里,未曾更改。我彻底楞住了,在店里的点钞机完全没有显示问题……

几点红光打在我面前的屏幕上,我缓缓地把头转过去,带着满腔的怒火和不甘注视着那红光的主人。但在我真正与它们对视的时候,我的一切愤怒、反抗、力量和我的灵魂都在一瞬间被碾碎了,那泛着红光的椭圆瞳孔绝对不能属于一个人类。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和思考,我丢下了一切夺路而逃。

它们追在我的身后,咆哮着无意义的话语,膨胀的身躯爆发出了不可思议的力量,跗骨之蛆般尾随着我。


零点的时针走过了。本不应存在的钟声回响在我的脑中,让我突然麻木了片刻,摔倒在路面的积水中。它们很快就追上了我,却在即将接触到我的时候停了下来,猩红的瞳孔中迸发出介乎兴奋与恐惧间的神色。最终,恐惧战胜了理智,它们逃离了我,徒留我一人虚弱地留在原地,偌大的空间中只有我一人的呻吟声。

有什么东西在毁灭我的身体,同时也在重构它,让它千疮百孔的同时也让它无坚不摧……不知过了多久,我站在雨中,向着那些东西前行的方向追逐过去。世界在我的眼中被放慢了,像一部老式电影放映机播放着同样老旧的电影。

我追上了它们。它们并没有跑远,只是在附近的一个小巷中不断的颤抖着。

当我从小巷中出来时,我看见了街的另一边。那是一家服装店,靠街的橱窗映出了我的倒影。那可以是神,是魔鬼,但绝不应是我。在我痛苦的思考时,鲜血流到了我的脚边。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