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施法元素

评分: +35+x

四号部队的新朋友们下午好,我是阿勒候。不必拘谨,我今天不是来上课的,你可以理解成理论学派和应用学派的人进行的一次技术交流——换句话说,就是闲聊或者别的什么。要是有想问的直接问就好,别太紧张。需要泡芙和盐的自取,有事需要提前离场请从侧边悄悄离开。

前言

尽管魔法技术已经发展了上千年,我们对于魔网的本质依旧一无所知。来自二十座塔近百个派系的法师每一年都拿出了可喜的成果,但似乎我们每探索一点,距离魔网的本质就越远一些。令人欣慰的是,魔法的发展终于不像千年前那样靠失误和神启来获得改变和进步,定量研究和魔法逻辑论的提出让我们能更好的利用魔网。四世纪、十二世纪、十六世纪的三次技术爆炸让我们的魔法理论不仅仅是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而是一种能够系统学习并发展的科学技术。

与我们相隔一层厚厚的世界障壁的邻居#643在上个世纪才开始魔法技术的研究,但根据我们的了解,他们无论是理论层面上还是实际层面上都远超于我们。一是因为他们的惰性自然科学与我们的科技历史发展相似,在正确的方法论和大量实验资源的投入下迅速掌握了研究的正确方向;二是远古历留下来的古籍在现代看来谬误重重,实验和纠错浪费了大量的资源。

这位邻居的研究相较于我们的不遑多让,但他们对惰性自然科学的研究和哲学的发展史拖了他们很大后腿——魔网对他们来说仍是未知事物。在这方面,我们仍旧领先于他们。

在现代,对魔法的理论研究主要有四个大方面:

  • 最大化的魔法效果效率
  • 大统一魔法理论
  • 魔网
  • 魔动科技

今天来聊一聊在上世纪被炒得火热的论题、在现代被分类成“效果效率”的下属学科——“施法要素”。

要素是什么?我们在沟通魔网、施展魔法、展现我们的超自然力的时候,或多或少都会做一些准备,比如一些咒语、一些姿势、一些材料、又或者选择一些地点以及别的什么。构成施法过程的步骤和施法材料,被统称为施法要素。

先从那本必读的基础课本“VSM三要素”开始聊聊吧,这本书在第二页就用粗体字注明了“三要素论是前代魔法的研究基石”。这段话在1769年版本还有一句补充“三要素施法模式已被证明是施法过程的基础要素,一切其他要素都由三要素衍生而来”。

三要素论即是“言语-姿势-材料”论,主张一切施法要素在解构后都可以归为这三种要素。实际上在1877年已经有诸如《三要素论的谬误与大统一魔法理论》这样的文章去论述三要素在历史上被错估的地位。这篇文章认为,三要素论解构信仰魔法和东方的“气”魔法的说法很牵强。而且确实两者都使用了自己的施法要素系统而非三要素系统。文章中提到了一种理想模型,这种模型可以解释一切魔法现象和魔法逻辑,被称之为“统一理论”。

虽然文章的主要目的是宣扬作者的“统一理论”,但是文章一经发表,各个法师塔的研究人员便立即发现了其中存在的理论谬误。但其掀起的对传统三要素论的挑战是值得肯定的。

从言语Verbal开始

不知道有多少人看过由大贤瓦俄伯斯所整理的《魔咒基础及符号全书》,这张在公元二世纪写就的羊皮纸被人们称为开启前代魔法研究的钥匙。

受限于时代因素,这卷羊皮纸中的记录仍带有一定的主观性,例如神启论和宗教。同样因为时代背景原因,记录神迹被认为是“不洁”的。这卷羊皮纸在公元十五世纪被重新发现时,羊皮纸却才刚刚开始腐坏,边缘被烧得焦黑但是没有破碎。解咒团队发现瓦俄伯斯曾在纸的背面写了数个完整的保护咒,并把这些魔咒连接到了魔网。这使得这些魔咒至今有效——并让它成为那把钥匙。

语言、声音、文字,在那时被统一叫做“言语(Verbal)”。是一种重要的和自然/魔网沟通交流的方式。

吸入空气、震动你的声带发声,用语言拨动魔网的弦、你的整个胸腔于自然进行共鸣,自然元素弥漫在你的四肢百骸之内。这就是“言语”接入魔网的方式、远古巨龙们授予人类的最早的施法方式之一。人类早期试图模仿龙类接入魔网的方式,并学会了龙语和多种异族语言。只是在最早的时候,只有很少的人类有如此肉体强度去承受这种施法模式所带来的副作用。例如不当施法所引发的肉体崩解。

有古籍记载说巨龙是远古众神世代的生物,也是第一批接入魔网的生物之一。那时的人们相信魔法来自于、凭依于神明在战斗中逸散的“以太”。一种魔法史学观点认为,古早魔法的产生始于人们对古早神灵概念的崇拜和祈愿,并认为它们是魔法和概念的掌控者。

现在对魔网的研究证明:传统概念上的——比如说传说和野史——远古众神并不存在,但是信仰这些神明的行为本身也可以让我们更容易去接入魔网。影响我们对魔网影响力的只有对魔网的忠诚以及自身适应性。所以在上世纪初有人认为魔网本身就是“神”的一部分,1899《发现自然意识》和1919年《关于当代神启论和接入魔网意识的方法》给出了新的研究思路:魔网对“言语”的反应存在“解构”——魔网会理解词语的本质,那些神祇的名字都可以被理解成魔网作为“神性+概念”的一部分。这种观点成为了“M-T大统一魔法理论(解译词根理论)”,也就是所谓“现代神启论”的基石。

这种最古老的施法要素之一在现代得到了它的传承,但某些法术的施法过程不适用这种要素,比如“动作符号”。M-T理论认为“姿势”也是言语的一部分,但是并不能解释传统三要素中言语和姿势分而言之的理论,这也是M-T理论的最大弊端。

三要素以及……两要素?

如果你黑色星期五的时候给你的孩子买一套“小小法师体验套装”,你就可能都会看到这样的景象:地板上铺着闪烁有荧光纹路的毯子、你的孩子站在里面摆着奇怪的姿势、念叨着口音不正的精灵语或者龙语,然后从附赠的短柄魔杖前喷出一道无害的火花。

这是一个简单的施法过程,同时涉及了三要素:材料-荧光粉、姿势-扭曲的姿势、言语-蹩脚的异族语。施放一个完整的法术势必需要一个完整的施法过程,有哪位愿意来演示一个完整的“文克火焰手(Vinc's Burning Hands)”来给大家做个展示谢谢~

一位奇术师深呼吸、抬手向前推出。她的手掌放出橙色的光和大量的热量。

漂亮的法术,四号部队会因为你而骄傲的,女士。

但是请注意!刚刚这个是发放过程在教科书上会被划成期末要考的标准错误示范。你的“语言”到哪去了?谁还记得教科书上怎么说的?

  • 文克火焰手,一环法术,塑能学派,加持
  • 施法要素:V(标准咒语吟唱)S(抬起手掌、一次完整的呼吸)
  • 标准咒文内容1:ШиГ-ΕκΖΘÐáéÊΘîÃþÕВβα※η※λΠβΔГаёΣЕТЙΜ
  • 法术效果:参与施法动作的手(自手腕以下)被火焰覆盖,释放出大量的光和热。
  • 备注:一个标准的法术储存位可进行临时的(1-2小时)法术存储。法术效果随着存储时间的时长而减弱。通过一次专注可以使该法术离体并最多在你的身边停留15秒,最大延伸距离5米。

这位女士的施法过程并非是错误的,真正的应用魔法应该在实际使用时就应该忽略掉繁文缛节、尽可能增加效果/代价比——这方面作为法术军的各位应该比我有更深刻的体会——三要素是可以被省略的。随着你对魔力流动、魔法理论和魔网接入能力的提升,在施法效果不变的情况下,你的施法要素可以几近无限的减少——好比远古时代的那些动动手指天崩地裂的传说人物——但不可能完全省略他们,至少会保留一个引动魔网的“快捷键”。

重新来看拉蜜尔女士的火焰手。我们可以发现施法的效果表现实上际和要素数量上不是“是、非”关系,只是在能量大小和模式上有差别,因为归根结底他们都是同一个法术。东方的魔法联盟在历史上以“冥想”而闻名,在联合联盟建立之初,东方联盟提供了大量的“接入魔网意识”有关的研究,但他们并非是M-T理论的拥簇。东方对此方面研究的核心理论基于“张氏统一理论”,这种理论主要认为魔网拥有简单意识但不具备智能,所以可以通过训练魔网对自身的适应性从而达到提高施法效率的目的。以及“解构替代论”,也就是等效词缀可以相互替代从而更换魔法效果。这一理论在另一个侧面促进了魔动科技模块化的发展。

回到文克火焰手。语言上从火焰变成水流,文克火焰手释放出的就变成了流水;姿势上握掌成拳,火焰手就变成了火焰拳。对于今天的议题,这种理论的最重要点就是“等效替代”,接入魔网的程度越高,所需要的施法要素越少。贤者们抛洒出一把太阳花粉末就可以让整个房间充满温暖的阳光,但是初学者需要精心雕刻法力流动阵列、控制材料用量才能达到自己想要的效果。

我们横向对比一下“曳光弹”、“舞光术”、“光明精灵”和“流光溢彩”四个法术?

  • 曳光弹,戏法,塑能学派,效果
  • 施法要素:S(指向)/S(结印/能量操作)
  • 标准咒文内容:ΞΟÂ-ΔΚηГаёВβÐ※ηΠβΔГаёΣЕТЙΜ/无
  • 法术效果:一团明亮的光斑从你的指尖飞出并向你指向的方向前进。触碰到物体或者根据施法者的意愿停留并照明周围。
  • 备注:最大射程50米且积蓄魔能的时间越长效果越强、飞行距离越远效果衰减越快。

这个最基本的法术在书上第四页,我们就不继续背诵剩下的三个法术了。对于很大部分刚入门的学徒来说这也算是可以信手拈来的小戏法,它的作用就是引出了“戏法”这个概念。

“戏法”、一个简单的法术过程。戏法简单到甚至我们可以不通过三要素来进行这个法术操作——熟练后通过在你的脑中进行一个瞬时铭想来省略全部三要素,甚至不需要占掉你的珍贵法术位。在远古时期你甚至可以看到身上带着数十个小戏法的刺客或者杀手。

那么再提问:最有名、实用的戏法是什么?

没错,是变形学派的“奇术”,谁来背一下书?

  • 奇术,戏法,变形学派,效果
  • 施法要素:V(一个能够代表你想要达成的奇术效果的动作)/无
  • 标准咒文内容:无
  • 法术效果:你在施法距离内展示出一个低级奇观,以表现你的超自然力。无干扰的情况下、你在施法距离内(10米)创造出下列魔法效应之一:
    • 1分钟内,从响度上变化你的声音。
    • 1分钟内,使一团火焰闪烁,变亮,变暗或变色。
    • 使地面震动数秒到1分钟(完全无害)。
    • 使某种声音自施法距离内一点瞬间发出,例如雷鸣声,鸦叫声或不祥的低语声。
    • 使一扇没有锁上的小门或窗瞬间打开或关上。
    • 1分钟内,改变自己虹膜的颜色。
    • 放出一个指尖大小的光斑,持续三十秒到一分钟。
  • 备注:多次施展该法术时,你可以同时维持最多三个效应。你也可以主动驱散其中一种效应、用专注加强其效果或者延长持续时间。

“奇术”,也就是“奇迹之术”,这个小戏法可以让很多人直观的表现他们的超自然力。

但是有用吗?有。实用吗?实用。但是“放出一个光斑”这个效果的照明作用(如果你需要的话)可以被“曳光弹”替代,曳光弹又可以被舞光术替代。

再次提问,最高级的照明法术是什么?没错,是“光”本身,所有照明法术的理论终点,释放出一团概念光源,并根据施法者的意愿进行形状和性质改变。但是这个法术并不具有普世实用性,仅仅在某些特殊情况才有用武之地。

总之从戏法到高位高环法术,其适用范围越来越窄、效果越来越强,伴随而来的是更多的旁依条件。同样的,你也可以用更少的条件来缩短施法时间、牺牲一部分的效果来扩大适用性以及更少的魔力消耗,又或者用施法过程的低完成度来释放一部分法术过程……这也是一门学问。

还有一些有用的单元素施法,比如V-龙吼、言灵,S-奇术动作符,还有魔力流动阵列(魔法阵)之类的,单独拿出来都是一门大课。

仪式魔法、信仰魔法之类的,也没有通常三要素参与施法过程、或者VSM-三要素在整个施法过程中只起了辅助作用,这并不代表三要素在特殊施法中没有意义,因为“三要素”只是一种“施法过程中所代表的代表性基础参与组分”。

在长达数个世纪的魔法的研究过程中,古典学派理学家们创造、发现了数以十计的“魔法语言”用来施法或者辅佐施法。这世上最古的塔——八页巫师学派仅仅是一大派罢了。关于魔法的来源、凭依、体系差别的说法不一而足,但毫无疑问,这些超自然力在现代都被证明了是同一种东西。

实际上我们不需要在要素上顾虑太多——新世代我们甚至还有“标准六要素”的说法——“用得出的魔法才是好魔法”这句话你们肯定理解要比我更深,不是吗?

今天的闲聊就到这里。嘿,“黑板擦飞来”!开玩笑的,要是我有“喊一嗓子就能让魔具飘过来(言语-效果)”的这种魔网接入能力,我也能成为八页法师或者别的什么存在之一了。

哪位同学帮我找一下板擦……哦谢谢,藏的真严实。

下次再见。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