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颜文学报》发刊词
评分: +84+x

本文收录于《朝颜文学报·创刊号》卷首

我让自己登基,
做风的君王。
——阿多尼斯《风的君王》

这时代很奇怪。

大多数人都未曾思考过任何严肃的问题,却竟然对任何严肃的问题都有自己的观点,并依照这套观点去党同伐异。

大多数人不再尊重文化其本身,却竟然狂热地拥护着某种文化,并将它当做一种用来对抗其他文化的武器。

文艺、历史、哲学,曾经是方尖塔一般不朽的东西,如今却被拆解成碎石,堆成街垒,以使人们血斗。

看看如今的世界吧,圣人与恶棍比地上的粪土还多,却没有一个能辨美丑。

可这些不辨美丑的可怜人,却昂首地俯视着蝼蚁般的众人,然后说:“这是不美的,因为这是不道德的。”

难道伊甸园的那棵树并不具备永恒的效用吗?为何引导者们与教唆者们又重新变得不知廉耻了呢?

沿着这些教诲,你望向这饥渴共和国。

你发现它竟然如此昏暗,以至于明度稍高的灰色都显得如此刺眼。你干涸而愤怒:“这是不美的,因为这是不道德的。”

摘下被赐予的眼镜,看看真实的世界吧。

将你的灵魂放逐于丑恶的大地之上吧。在虚无的宇宙中飞行吧。俯瞰那腐朽的繁花吧。

看吧!那丑恶当真是丑恶吗?那虚无当真是虚无吗?那腐朽当真是腐朽吗?

然后,你要为所有的悖逆者咆哮、为所有的异端者殉道。

只要高洁的圣人们还在燃烧,你就不要熄灭自己卑劣的火。

即使在沙漠支配的大地上,你也是永恒的甘露。

因为你是美的。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