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系摇滚乐指南:“蛾”乐队贝斯手专访

评分: +32+x

蛾乐队,也许TW90aA==这个名字更为人熟知,这支银河系最著名的另类摇滚乐队,在筹备自己的第三千五百一十张专辑期间,接受了来自仙女星系第三旋臂上DRD-390星“仙女浪潮”电磁波宇宙广播站的采访。

采访者:Dr.Rollin,“仙女浪潮”外事记者

受访者:杜冷丁,蛾乐队主唱,兼贝斯手


Dr.Rollin:有幸邀请到您接受我们的访谈,杜冷丁先生。近来可好?

杜冷丁:感谢关心,我状态不错,只是刚担任主唱的这几天,嗓子耗费得太频繁,有些不适应。

Dr.Rollin:众所周知,在前主唱盘尼西林离开后,你们经历了二十多个玛克丝年的沉寂,又重新回到了大众的视野中。这期间你们经历了哪些挑战?你们又是如何迅速调整的?

杜冷丁:呃……那真的是一段峥嵘且难忘的时光,自从盘尼西林离开后…………我们确实一度陷入迷茫,我甚至都想过和她一起离开,当然这都是后话了,记得当时我和布洛芬都回赫尔巴鲁待了一段时间,只有还在因斯林舰上处理接下来演出工作,毕竟他的母星早就是一颗“满地人头翻滚的星球了”了,哈哈,奥斯特尔人的描述总是这么奇怪。

几千玛克丝天后我们的巡演中,尽管尝试了各种光怪陆离的把戏:炸了二十一颗恒星,释放了有史以来最多的以太,我们甚至折断了银河系的一条旋臂……可这些似乎都没能改变我们人气急转直下的状况。最终还是左氧氟沙星的国王——提斯波斯给了我们重生的机会,我们由此做了最重要的一个决定:转换风格,重新开始。

Dr.Rollin:我们都知道你们已经是一个成功的另类摇滚乐队,您是否可以为我们做个关于另类摇滚的简单介绍,你们的音乐又有何独特之处?

杜冷丁:另类摇滚不只是简单的脱离于主流摇滚,它更是传统摇滚乐的拓展与革新。三个秩序纪前,在亲临地下死人乐队的“离经叛道”巡演之后,我被这个名不见经传的乐队所惊艳,在和他们的主唱“大人”的对话时,他说他只是不满于如今的摇滚世界,想要在这里拓展出一片新的边界。我们一拍即合,决定创造一种全新的音乐形式,它既不同于主流摇滚,又要继承传统摇滚乐的某些精神,因此我们的理念是“一切皆可摇滚”。它不拘束于以往的条条框框,我们的歌词里无需充满对世俗的愤恨,我们持着一种漠不关心的态度,在脱离了强节奏与连续的切音后,仍然使人为之疯狂。或者说,另类摇滚不只是另类,更是一场音乐界的绝俗革命。

g9CEuSps6tX12vz.jpg

地下死人乐队Underground Dead Men正在盾牌座UY上演出

如今活跃于银河系的摇滚乐队里,似乎都被某些条框所束缚,人们口中的“摇滚精神”也局限在十分狭隘的境地,可是,摇滚乐并不只局限于潘多拉大学的那本《摇滚乐全集》,如果你认同艾斯•列侬的那句“摇滚无界”的话,就该知道,我们的改变是必然的结果。
我们做出这一决定,确实经过了很长时间的抉择,这其中有乐队内部的争论,更有来自外界的无数质疑,可我们最终还是选择了这条路:有时广泛而多变的音乐风格未必是件有助于乐队发展的事情,这甚至会限制我们在某一领域的专业化发展,反而将风格固定,我们才可能赢得更多长久的追求者。所以我们逐渐过渡到另类摇滚这一阶段,虽然过程有些艰难坎坷,但我认为我们做很好。我们将不会止步不前,在这一领域,我相信我们一定可以掀起另外一阵属于我们的“另类摇滚”之风。毕竟,“不断超越”,这将是我们永恒的主题,不仅是对我们的勉励,更是对我们之前的领导者——盘尼西林的铭记。

Dr.Rollin:你刚才说到提斯波斯,对于这段经历,我和听众们都迫不及待地想要了解更多。是否真的如传言所说,他和你们之中的布洛芬有段不为人知的暧昧关系?

杜冷丁:哈,根本没有这回事,这完全是谬传,他只是在那次演出后对布洛芬赞赏有加罢了。大家可能都不知道,提斯波斯已经和他们的邻星,莫西沙星的公主定了婚,我们都对他们送上了真诚的祝福。

还记得那次布洛芬在左氧氟沙星上初次展示了她练习了上千遍的「万澍」,这使星球上的人们大为震撼,当然也震撼了我们,也使我们认识了提斯波斯。

在我们消失的那一段时间里,也就是盘尼西林离开不久,有两个比邻星上的奥斯特尔人就向宇宙法庭指控了我们,以什么「种族灭绝」和「非法炼铜」的罪名,他们本想指控盘尼西林来着,可是那时她早就匿迹于银河系了,这矛头就荒谬地指向了我们,真是可笑。就当我们已经做好了在荒无人烟的A-5410上度过余生时,提斯波斯的突然出现彻底逆转了局面,简直把那两个奥斯特尔人驳得哑口无言。我必须说,那真的是宇宙法庭成立以来最精彩的一次审判了。

Dr.Rollin:我们将会在34个Axl单位后收到来自宇宙法庭的庭审记录,届时,也就是下期节目中,大家便可以看到当时状况的百分百还原了。

我们继续,杜冷丁先生,您这次来是为了宣传乐队的新专辑《Restitution A》,那么接下来请为我们介绍一下关于这张专辑的一些事情吧。

杜冷丁:这可能不是我们最出色的一张专辑,但它绝对是我们为之付出最多,而且最具有开创性的一张。在和地下死人的合作中,我们决心在这张专辑中,开创一种属于我们自己的摇滚乐风,可留给我们的时间并不多,我们急需向世人证明我们,证明盘尼西林的离开,并没有带走蛾乐队的才华与理想。

这张专辑倾注了两个乐队的一切灵感与汗水,它的每一首歌曲都经历了数十次的打磨,甚至是它的名字“Restitution A”,都值得我们为它费尽心思。我们也希望从这个名字中,传达出我们企图以一种复兴的方式,重建摇滚乐的多元与自由,这也是我们创作的初衷。

Dr.Rollin:我很好奇,在你们这样一个天才的团队之中,在音乐的制作与平日的相处时,会发生些什么鲜为人知的趣事呢?

杜冷丁:

sC2dGlILHhPO9K6.jpg

因斯林Insulin在奏鼓时释放大量粲以太

当然,我们间的趣事真的是车载斗量。就那平时的工作来说吧,记得那次“大人”戏弄因斯林说,他敲鼓时像一只浣熊在边敲自己的眼睛还边哇哇乱叫,这个食古不化的奥斯特尔人竟然生了气,当即用掺着粲以太的鼓声,震死了“大人”养了半生的洛克鸟,他们差点就要打起来,唔!最后还是布洛芬用四只手把他俩掰开的,就算已经虚弱得快要瘫倒,因斯林还是不停嘟囔着要“拿鼓槌好好地教你做人”,最后弄得自己虚得都开始晕船了……用我们之间的话说,他是真的“萌在鼓里”了,哈哈哈……

Yr6jS1VldORniM8.jpg

布洛芬Ibuprofen「萬澍」中的某个分身

说起布洛芬,她平时的幽默不仅可以扫除生活中的枯燥,还不可思议地给了我们很大的灵感,那次在D—960星上演出时,有个醉汉把她认成了仙女座的演员Marilyn Beau。竟然直接冲上台妄图拿反物质枪向她射击,想要让她像电影里那样直接消化成吨的反物质,这简直是疯狂到了极点,就算她真的是Marilyn,也不可能毫发无伤得从反物质武器中脱身。我们差点以为布洛芬要没命了,没想到她竟然召唤出几千只卫星大小的巨手,把所有的反物质分别握在手里,没一会,附近发出的亮光几乎要把整个星系吞噬,那场面真的难以形容……

自那之后,一定量的反物质就成了我们每次演出的必备道具,我必须说句实话,湮灭时的产生色彩真的是全宇宙最绚丽耀眼的光芒,哪怕只是一瞬间,都足以令任何人的思维被修葺一新。

Dr.Rollin:真是有趣的经历。那么,在创作期间,你们有没有和其它乐队或者歌手进行交流与合作?

杜冷丁:当然,毕竟孤雁难飞,孤掌难鸣,一个全新分支的建立可不是我们一支乐队能完成的,我们十分需要来自许多优秀乐手的想法。布洛芬曾在赫尔巴鲁时结识了西地那非乐队和特美汀乐队,他们都是很出色的民谣乐队,尽管演出紧张,他们还是给出了很多使人眼前一亮的点子,比如在演奏中加入量子钢琴,这属于我们从未探索过的领域,事实证明,这确实吸引了不少的关注,我真的应该好好感谢他们。

更令人惊喜的是,我们在太阳系的盖亚(Gaia)上,结交了一位天才式的摇滚乐手,他的音乐似乎被上帝施了咒语,那种魅力可以甚至可以使最绝望的赌徒都重新振奋。他告诉我们,他本是比邻星系的作家,一次偶然的机会下,才移民盖亚成为了一名摇滚歌手,星球上的人们称他为「David Bowie」,对他更是追捧至极。我们被他的才华彻底打动,他的音乐中,似乎有着我们的前辈盘尼西林的影子,这不得不使我们佩服,尽管盖亚人的演奏方式还很原始,但他正是我们所缺乏的——最纯粹的创作者。

不出你们所料,我们正式收编了他,并且他很乐意叫回他的本名——J Robert,在他的建议下,我们并没有惊动当地人,据他所说,这些人们还没有做好面对外星文明的准备,真不知道这种文明中是怎样诞生出如此繁荣的艺术景象。J目前正在盖亚上处理临走的最后一些事情,入队之日也近在咫尺,我们相信他会在蛾乐队中创造出更出色的乐曲,银河系将会为另一位摇滚巨星的诞生而疯狂。

Dr.Rollin:我们期待着见到你们将在摇滚世界掀起的下一阵惊涛骇浪,访谈结束,感谢你,杜冷丁先生,愿撒旦保佑你们,他可是你们的忠实粉丝。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