跋山涉水
评分: +8+x

我是在4219年成为勇者的。
那年我十五岁。
我的梦想和所有年轻勇者一样:打败住在星系尽头的魔王,维护宇宙和平。
于是我登上了星际飞船,踏上了讨伐魔王的道路。

星际旅行是件很无聊的事情。
有的时候,我们会在小行星上停留一段时间,用来补充食物,燃料与新奇感。
可大多数的小行星都很荒凉,唯一有趣的就是那些星际浪游商人。
在小行星上的时候,我经常一个人坐在地上看环形山自燃。
和我家煤气灶没什么区别嘛。

我遇见过一个漫游诗人。
她叫 █.████。
我不是在故作神秘。她的名字在大多数种族的语言里看起来就是这样的。
我甚至无法叫出她的名字。听她的发音,那是一种雪花融化混合着蜂蜜流淌的声音。
她坚持用她的母语写诗。写普通文章,写议论文,和人聊天什么的都可以用通用语,她说,但诗歌不行。我的指尖与唇瓣无法与其他语言发出共振,这样是写不出好诗的。
目前她还没遇见过可以读懂她的诗的人。
没关系的,我把我的每一首诗都寄回家了,我的族人能读懂。她微微笑着,给我看了一张她和她姐姐的照片。照片的背面有姐姐给她的寄语和一副小画。
那句话听起来像是苏济酒慢慢发酵的声音。

我的室友是个武士。
他的武器是笔。
你也是去讨伐魔王的吗?我问他。
不是啊,我是要回家的。他说。
啊,所以你是来地球参观的。
不算是啦,我是来学习的。
好厉害。
没有没有,也就一般啦。你看,这是我在夏威夷考的射击执照和飞行执照。喔,我还学了开飞船,可惜技术还不太熟练,只能飞短途。
为什么是夏威夷呢?
那里的气候和我老家稍微像一点吧,住着舒服。他挠挠头。哎呀,其实也没有那么像,我家要更热一点。
他下船时,我眼睁睁地看着他跳进他们星系的太阳里。
完全不是只更热一点好吗。

三年后,我终于到了星系的尽头。
“朋友们,这里就是终点站,请有序下船。”船长优雅动听的嗓音回荡在舱内。其实她说这句话完全没必要,因为现在船上只有我一个人。船长不太算人,她已经死了好几十年了,下次复活也得等至少五年之后。
我下了船。

魔王长的比我想象的要稍微正常一点。
乱糟糟的黑色长发,oversize的睡衣,毛绒小狗拖鞋。
早上好,他说,我是魔王。
早上好,我说,我是来讨伐你的勇者。
今天不太行,他说,今天是新年第一天,我要庆祝。香槟都买好了。
我坐了三年飞船才到这里诶。
真抱歉。这样吧,打败我的人都能实现任意一个愿望,今天我们略过这个步骤,我直接送你一个愿望,怎么样?
那好吧。
这样就解决了。来,先和我一起庆祝新年吧。

于是我和魔王坐下来,一起边吃自助餐边看综艺。魔王被那些老掉牙的桥段逗得哈哈大笑,手上的炭烤莳萝风味皇帝蟹腿掉到睡衣上也不管。
多吃点,魔王拍拍我的肩,我家厨师做的蜜汁香煎小羊排配菌菇酱汁佐以迷榴香超好吃的。
好,我尝尝。我费力地把嘴里的浓汤牡丹龙虾球和空瑟果挞咽下去,又喝了一口海蛎蔷宋瑶柱鸳鸯米汤。原汤化原食,从小我爹就这么教我。

再多吃点,魔王揉揉我的头,我家厨师做的辣味鲜菇熊喀米拉云吞也超好吃的。
好,我再尝尝。我费力地把嘴里的喀澳斯树莓粢饭糕和卡西肉排配血橙酱咽下去,又喝了一口紫苏墨兰雪莲汤。原汤化原食,从小我姥姥就这么教我。

还再多吃点嘛,魔王递给我一杯醋ilola汁,我家厨师做的鲣鱼珂菜卷配叻发酱也超好吃的。
好,我继续尝尝。我费力地把嘴里的槺晓牛肉和历星木棉豆腐咽下去,又喝了一口胡莫拉浓汤配鸡肉啫喱。原汤化原食,从小我姨妈就这么教我。

餐后甜点魔王点名要苋菜籽北菜冰激淋配芬果酱。这个热量低,他推荐到,我最近在减肥,所以就吃这个当甜点。
谢谢,我不用减肥。我礼貌地拒绝了,我还是更想吃白科芝士可丽饼佐以松露与巧克力酱还有薄荷米饼冰激凌三明治。
真羡慕你这种人,魔王摇摇头,太幸福了。

我们看了大概二十个小时的综艺,终于,魔王看完了第三十二季的最后一集,在整个团队相拥的画面与煽情的BGM中泪眼模糊地抽鼻子。
真好啊,他哭着说,多感人啊,你怎么不哭啊。
对不起,我哭不出来。
没事,他擦擦眼泪,我就是觉得,刚刚甲寺罗死了之后又被队友复活的那幕特别感人,让我想起了我自己。
你也被朋友复活过吗?
不是,我是想起来我没有朋友。
……
好啦,不说这个啦,我也该兑现诺言,实现你的一个愿望了。
好啊。

说吧,凡人,你的愿望是什么?
我想吃我妈做的面条。
好。魔王指指他客厅里的一个机器,你把第一个刻度调到5 salloes,第二个刻度调到10.325 gamma,然后按那个红色的按钮就行了。
谢谢,你要不要也来吃?我妈做的面条特好吃。
不用了,我也有妈。魔王瘫在沙发上,喔对了,你走之前,我加一下你好友,顺便跟你照张合影行吗?
行啊。
我和魔王照了张合影。魔王顺手就把照片发给他妈,配文“不要担心我了,你看我有朋友的”。
拜拜。
再见。

我跨进机器,睁眼时已经回到了家。
“臭小子,走那么久也不多给我打几个电话。”我妈从厨房里走出来。
“不好意思啊,外太空信号差。”
她斜眼看着我的裤脚:“外太空那么冷,你也不知道给自己套条秋裤,真不会照顾自己你这孩子。”
“没必要穿秋裤,我室友总是把我们屋的温度调得特别高,”我老老实实地解释,“他住在太阳上,习惯屋里热点。”
“我还住月亮上呢,你真是总有借口。”她在围裙上擦擦手,“得了,赶紧洗手吃饭,妈做了你最爱吃的炸酱面。”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