吟人五律
评分: +14+x

原文

1、吟者不可曲主之意,不可曲主之言。

2、吟者不可接触五类人:神父、商人、警察、学者、教徒。

3、吟者可去往驿站,那里有食物和水,还有书写用的羊皮纸。

4、吟者只可持有一支主赐之笔,不可使用其他笔书写于羊皮纸之上。

5、吟者需通音律。

注释

释吟者:指的是一群信仰异端的吟游诗人,他们通常为各种邪教的成员。主要信仰各路邪神与神性,包括红王、亚达伯斯、麦卡恩,甚至于外宇宙的邪神1。很多吟者的思维是极度混乱的,这主要是因为他们很多信仰的邪教在教义上存在冲突,吟者经常处于一种半睡眠的状态。他们进行邪恶的祭祀仪式、主持怪异的宗教活动,是一群疯狂的渎神者。阿斯奴克夫在其著作《黑枝》2中称吟者为“吟诵禁忌诗篇的人,书写不可名状之物的人。”

释第一律:吟者坚信“顺势巫术”的原理,认为对待偶像就如同对待神之本体。对主应毕恭毕敬且虔诚,当然这种虔诚可以视作一种有明确目的的疯狂,因为上文提到吟者并无清醒的意识。那么何为“顺势巫术”呢?“顺势巫术”在《黑枝》中有详细介绍,这里只作简单阐述:“顺势巫术”即“果必同因”,也就是说一个神的偶像可以指代为神本体,神的偶像就是神的本体。“顺势巫术”也叫做“模拟巫术”,除此之外“顺势巫术”还有很多的应用场景和方式,在此不作赘述。

那么这样也就不难理解为何会有此律了,神与祂的偶像之间依照“顺势巫术”的原理存在感应,谁都不想惹怒一个神性。为了他们自己,也为了神的的尊严,才制订了此律以护他们周全,免得在吟诵之时触怒神降罚于自己。

释第二律:吟者不想让自己暴露在光明之下,因为他们信仰至暗之物。这五类人无一不会让吟者陷入危险之中:神父和教徒将对吟者冠以异教徒之名,这将威胁他们的生命,在他们信仰邪教中不存在“殉道”这一说;警察商人和学者将导致吟者暴露在光明之下,这不是他们想看到的,他们在执行某些邪教仪式时总是会触犯四五条以上的法律,这足以直接把他们送上绞刑架。

到目前为止,我们释的两律大致都是保护吟者的安全,接下来的三律也是护他们周全的,毕竟吟者十分危险。

释第三律:吟者不会去城市,那里充满了第二律里的五类人。他们凭借着自己在全世界的秘密结社,在乡村设置了不少驿站。人终归是要吃饭的,驿站最重要的一个功能就是为吟者提供一个休息的场所和提供庇护。

羊皮纸是吟者最为重要的书写用纸,他们书写的大多都是吟诵邪恶之极的诗篇。这些诗篇写在一般的木浆纸上无法让神感受到这些吟诵祂的诗篇,为了让神感受到他们吟诵神之不可名状的诗篇,这些诗篇必须写在羊皮纸上。这同时也是为了保证驿站不被上面五类人追查到,这些羊皮纸大多是他们自己制作的,不会因为购买记录暴露自己。

释第四律:当吟者成为吟者之时,各路邪教将会赐予他一支笔。这支笔的主体材质由犹大之骨构成,涂有该隐之血,雕刻有撒旦之印以及各路邪神的代表印记。这些雕刻印记做的十分精细,一支短短的笔上刻有数十个邪神的印记。里面的墨汁是异世界邪神克苏鲁分泌的墨汁,永世不干。墨汁里参合着碾碎的笔尖,那些应该被钉上耻辱柱的人使用的笔尖。这支笔被视作吟者信仰每个神给予他的认可和嘱托,不是每个人都可以成为吟者,只有得到邪神认可之人才能成为这疯狂的吟者。使用其他的笔书写将被认为是对神不敬,应当处以轮刑3

无论是出于对神尊敬,还是对光明的恐惧,最后都会归于保护吟人。

释第五律:音乐是宇宙间除数学外唯一的通用语言,神只听得懂音乐。

以主之意书写不可名状之物,以主之意吟诵不可思议之物,以主之意传颂不可议论之物

——卡斯诺书于内米,阿门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