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好未来

这是一个旅行者和一座城的故事。

有一天,名叫Elise的少女骑着扫帚来到了城门下面。

“欢迎您。”门卫行礼欢迎她的到来。

“您好,我叫Elise,是一名旅行者。请问我可以参观这里吗?”少女这么说道。

“当然可以,请您稍等。”

没过多久,Elise就进入了大门。

要说这座城里的景致,倒也和别处没什么差异:居民楼、商店、魔法学校、工厂,该有的反正都有。但这里的几乎所有居民,都有着特别的习惯:不论到哪里,总要带着一个通体乌黑的史莱姆作为自己的“宠物”。有的人会把史莱姆顶在头上,有的人选择把史莱姆拴了一根绳子牵在身后,有的人把史莱姆放到扫帚后面……总之人们与自己的宠物形影不离。

而史莱姆们呢,蹦蹦跳跳的,偶尔变换着身体的形状,看起来还挺可爱,至少不像Elise以往旅途中遇到的那么糟糕。


“那个,先生您好,我可以买一份饼干吗?”旅行者摆出三枚铜钱,预备尝一尝这里的食物。

“好嘞!您且等着!”摊贩麻利地把散装的饼干放入袋子里,包好。

“谢谢您!”Elise接过饼干,看向他的脸。

他勉强地笑了一下,面色相当憔悴。


城中心的喷泉旁,Elise在原地转圈,寻找着任何可能勾起她兴趣的东西。

相互追逐的小孩?用扫帚寄送包裹的魔法师?还是……

“啊啦,是异国的旅行者吗?欢迎欢迎。”一位老太太在她身后拍了一下。

“您是怎么知道的?”

“因为你没有带着自己的孩子来啊。”老太太这样回答道。

“……孩子?您是指跟在您旁边这黑色的东西?”Elise指向她脑袋上的史莱姆问道。

“可别这么说!它们怎么可能只是‘东西’而已?它们可金贵了!”

“那您能讲一讲,有关您孩子的故事吗?”Elise问道。

是什么能够让这黑色的史莱姆的地位等同于真正的亲生孩子呢?

“你问我?我记忆力老差啦。”

老太太先是表面上推诿了一下,随后讲起了她所记得的故事。


“大概七十多年以前吧,那个时候我们的孩子还没有出生。1




“……所以我们就如同对待自己的亲生孩子一般喂养它们。新出炉的食物、破损的器具、以至于尸体,都喂掉了。而每当孩子们吞下那些东西时,身体的内部都会隐隐约约泛起一阵红光,暖暖的,然后凑到我们的身边,很舒服。”

“这样吗,”Elise感觉有些惆怅,“根据你所记住的内容来看,这确实是个很朴素而温暖的故事呢。”

“嗯嗯。是的呢。不过……”

“不过?”

“孩子们毕竟是孩子,总有长大的一天。”

“长大?”

“是啊,孩子们从我们喂食的东西中汲取魔力,体型变得越来越大,也越来越不规则,最老的孩子我见到它的样子甚至有点像我们自己了呢。”

“啊啊,或许孩子们在向你们报恩呢。”

“希望如此吧。这些孩子们每间隔一年半载的时间,就会运用强大的魔力开启传送门,然后跳进去。”

“魔力这么强的吗!?”

“嘛这个我们也不清楚,总之就是当它们认为自己是时候离开养育它们的人时,就会这么做,与我们告别,去新的世界自己闯荡去喽。”

“那它们有回来过吗?”

“回不回来都无所谓吧,看到它们满意地离开我们,我们就很高兴啦……瞧,看那里。”

这时候Elise才注意到老太太身边的史莱姆不见了,它正朝着老太太手指的方向一路蹦蹦跳跳过去。

“……旅行者啊,你还是挺幸运的呢,有机会看到孩子们去往别的世界。”


一座巨大的传送门缓缓打开。

起初它只是城中心的一个奇点,随后扩张,再扩张,最后是一片圆形的深蓝。

史莱姆们在道别前轻轻地摩擦着人们的身体,很是温暖。

而人们一开始紧紧抱住史莱姆的手也不得已松弛了下来。他们挥手,向自己的恩宠做最后的告别。

史莱姆们一个接一个地离开了这里,它们即将踏上属于自己的旅程。

就这样,Elise在这个城邦的停驻也到此为止了。

“真好呢。”

她一把拿起扫帚,准备起身。

突然感觉到背后被谁拍了一下,她回过头。

老太太还在她身旁,许多的居民也逐渐围在她身边。

它们笑了。

是那种憔悴的、褶皱的、勉强的微笑。

Elise……2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